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接下来一连几日,叶婉若都没再出府,右手手心中的伤口让她连生活起居都不得不依附丫鬟们伺候,而偏偏叶婉若每日都有沐浴的习惯。

    本就不喜欢古代奴隶制的叶婉若,更是在21世纪已经独立生活习惯了。

    完全依附别人的生活,连洗澡这样简单的事都做不到,这可让叶婉若着实不舒服了好一阵子。

    这段日子,叶婉若因为手受伤而行动不便。闲暇无事便去叶玉山的书房取几本书来读,时间也在读书中慢慢度过。

    不过,要说尉迟景曜的金疮药果然是上等货色。

    才不过几天的功夫,叶婉若手心的伤口便已经愈合结痂,最重要的是没有留下任何疤痕。

    虽然叶婉若本人对于这些外在,丝毫都不在意。

    但对于这个封建的朝代来说,未出阁的千金小姐如果身上有疤痕是嫁不出去的,传言据说会给男方带去晦气!

    尤其是那些达官贵人的府邸,更是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哪怕是妾室都是不允许的,自称会影响了老爷们的官运。

    所以在双方定下亲事前,都会有媒婆亲自来验明证身。

    这些封建的思想,叶婉若也是从菱香那里听来的。

    对于尉迟景曜的金创药,事后迎香还是对叶婉若说起了它的来源,想到又欠下尉迟景曜一个人情债,叶婉若不禁感觉到头疼。

    从那天后,尉迟景曜没有再出现在听雨阁。

    只是不时派人送来金疮药,就算一万个不愿意也已经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用了人家的药,在叶婉若看来:用了一瓶和十瓶的效果是一样的,反正这个人情债迟早都是要还的。

    在这段时间,南秦国发生了一件大事:景远这个名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趋势迅速蹿红。

    传说中的景远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只要这世间存在的,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最重要的是还会揣测人心,只要你说出前半句,他后半句就可以知道你所要表达出的意境。

    甚至还颇得前朝的殿阁大学士--夏渊的青睐,只是这景远神龙见首不见尾,没有人知道这景远来自何方,居住何地?

    还有传闻,就连当今的圣上也对这位景远是何方神圣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曾着身边亲信秘密寻找景远,却一无所获。

    民间更有神乎其神的传言,还说这景远是上天派来帮助南秦皇成就统一大业的天上神仙,背负着辅助皇族的重任。

    一时之间,景远这个名字成为上京赶考的秀才学者们的钦佩对象,就连当朝文官们也对这位传说中的人物,感觉到了岌岌可危的胁迫感。

    “小姐,您说这位景远真的如外面传言那样,是位通天彻地的奇人吗?”

    闺房内,叶婉若正站在东侧的书桌前,手才刚好,叶婉若便已经迫不急待的用那方“石眼”纹端砚试试自己荒废已久的‘汉隶唐楷’。

    案台前,叶婉若缓缓书写下来的是李白的《静夜思》,刚好抒发了叶婉若的思乡之情。

    对于叶婉若识字的事,菱香与迎香还在最初时有些惊讶,时间久了,也就司空见惯了。迎香坐在窗前做着女工,一边与叶婉若说起这几日外面盛兴的传闻,一边提出质疑。

    早在21世纪,叶婉若便见识到那些狗仔队颠倒是非黑白的能力,没想到连古代的以讹传讹也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要不是景远就是女扮男装的景远,连叶婉若自己都要被这传闻所迷惑了心智。

    听出迎香语气中的疑惑,叶婉若放下手中的狼毫毛笔,一边看着自己书写下的楷书,一边回答着迎香的问题:

    “那景远是不是位奇人我不知道,但我想,如果他听说了民间的传言,一定会忍不住笑出声来的。”

    这事可真不假,叶婉若最初听到迎香的话时,差一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自己有几斤几两,叶婉若还是知道的。

    却没想到通过那次意外参加的以文会友,从而让自己一炮走红,接着便是景远这两个字跟着水涨船高,一发不可收拾。

    看着宣纸上的楷书,似乎还是觉得哪里不那么如意。

    叶婉若总觉得这狼毫用着没有羊毫那么顺手,虽说狼毫毛料寸长寸金。因羊毫管壁薄,毛管较细,所以总体而言狼尾毛比羊毫笔弹性强。尽管狼毫因为皮质层厚所以弹性好,但是吸墨性就不如羊毫了。

    将压着宣纸的镇尺拿开,一把将宣纸拿起,叶婉若略微揉了揉扔向了一旁的纸篓里。

    而叶婉若的回答却让聪明的迎香,敏感的意识到了什么,不由自主的放下手中的女红,朝着叶婉若靠近过去:

    “小姐,您是说....?”

    “小姐,小姐....”

    只是还不等迎香的话说完,门外便响起菱香兴奋的呼唤声。

    听到菱香这兴奋的声音,连叶婉若都可以感觉得到她这发自心底的愉悦。

    “看你这毛毛躁躁的样子,打扰了小姐清修,看小姐不治你的罪!”

    似乎是被菱香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迎香有些不满意,待菱香跑进来,迎香还不忘恐吓菱香一番。

    听到迎香的话,菱香小心翼翼的打量了叶婉若一眼,看她此时正颔首着似乎在想什么,连忙吐了吐舌头,端庄的朝着叶婉若施了一礼:

    “菱香莽撞,还请小姐恕罪。”

    看到平时机智聪颖的菱香,这么容易便上了当,迎香一时没忍住,竟咯咯咯的笑出声来。

    耳边传来的笑声让菱香抬起头看向叶婉若,发觉叶婉若的嘴角也挂着若有若无的淡笑,菱香这才发觉自己上了当。

    “好啊,迎香你居然敢串通小姐一起戏弄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被气急的菱香一边说着,一边快速的移动着脚下的步子,朝着迎香扑了过去。

    “小姐,快救救奴婢....”

    看着菱香真的朝着自己扑来,迎香一边朝着叶婉若求救,一边急忙躲在叶婉若的身后。

    丫头们之间胡闹也就算了,一旦牵扯到小姐,总归是有些拘谨的。

    眼看着菱香双手掐腰,怒瞪着叶婉若身后的迎香,眼中满是‘有你好看’寓意。

    迎香却站叶婉若的身后,不省心的朝着菱香扮着鬼脸,这可更是气坏了菱香,如若不是有叶婉若挡在身前,菱香早就冲上前去了。

    “好了,究竟是什么事,看你这副开心的样子!”

    就在两人僵持间,叶婉若这才不紧不慢的放下手中的书卷,离开了原地。朝着不远处的贵妃榻上走去,然后悠闲的倚靠在上面。

    经过叶婉若的提醒,菱香这才想起刚刚自己兴奋的原因,不再理会迎香,转身紧跟在叶婉若的身后。

    看到叶婉若倚靠在贵妃榻上,菱香连忙乖巧的在叶婉若的腿间搭了条薄毯,轻手轻脚的为叶婉若的腿部做着按摩。

    “小姐,今天外面的官道上好热闹,不少商贩们都在做着准备,看来今晚的京都又少不了要热闹一番呢!”

    “哦?今天是什么特殊的节日吗?”

    来到南秦国的这段时日,还真没听说过有什么普天同庆的日子,此时听到菱香的话,不禁也勾起了叶婉若的好奇心。

    “小姐,您看菱香那满眼渴望的样子,就知道她的目地一定不单纯。说不定,是有什么相好的了!”

    不等叶婉若的回答,迎香也回到窗前继续做着女红,听到菱香的话后,还不忘拆对方的台,取笑菱香一番。

    “一边去,小丫头知道什么?就会胡说!”

    菱香在听到迎香的话后,朝着她瞪了一眼,虽然阻止了迎香的玩闹话,可双侧面颊却升起了一抹可疑的红晕。

    这副神色让叶婉若看得通透,虽然菱香在年纪上与叶婉若差不多,但在21世纪就算是菱香叫叶婉若一声姐姐,也是不为过的。

    叶婉若很清楚,菱香所表现出来的样子,正是情窦初开小女孩的青涩模样。

    菱香一直颇得叶婉若的喜爱,如果菱香真的有了喜欢的人,叶婉若当然乐意促成,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公子这样有的福气?

    就在叶婉若神游间,菱香已经恢复了面色,抬头继续对着叶婉若说道:

    “小姐,今晚是咱们南秦国一年一度的花灯会,过了花灯会不久,就是浴佛节,接着便是赛龙舟的日子。花灯会是咱们京都官道上最热闹的节日之一,百姓们都会将自家的儿女盛装打扮出行,不知道会承全了多少好姻缘呢!

    最重要的是,每年的花灯会临近结束时还会有独特的节目出现,重要的就是其匠心独特、别具一格的心思,令人心向往之!”

    “那菱香是否也同样是心向往之呢?”

    大概是叶婉若见惯了大都市的热闹繁华,此时听到菱香的形容,竟真的勾起了叶婉若的好奇心。

    就算是从21世纪穿越过来,也终究是个女孩子,少不了该有的平常心。

    听到叶婉若的取笑,菱香的头埋得更低了,还不忘对叶婉若撒娇抗议着:

    “菱香原本一片好意,却换来小姐的取笑,菱香不说就是了!”

    看着菱香一副娇羞的模样,微嘟着的粉唇,满脸不依的神色,让叶婉若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刚好想再挑选几只用着顺手的毛笔,不如晚上就出去逛逛好了!只不过....”

    得到叶婉若的应允,菱香早已兴奋的快要尖叫出来,当听到叶婉若故意留下带有悬念的后半句话时,菱香连忙敛了心神,再次小心翼翼的问着叶婉若:

    “只不过什么?小姐?您倒是说嘛!”

    “只不过,你和迎香要换上男装才能跟我出门,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虽然迎香表面看起来一直在拆着菱香的台,但听到叶婉若同意带她们出行时,也难掩眸光中的激动神色。

    两个丫鬟交换了眼底喜悦的神色,便要朝着叶婉若施礼谢恩。

    “大小姐,门外有位妇人拿着这个物件前来求见大小姐!”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管家岑元恭敬的声音,叶婉若连忙坐直了身体,随后朝着菱香递了个眼色。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