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夜幕降临,叶婉若与两名丫鬟换了男装后,便从公主府的后门离开。

    与两名丫鬟来到京都最热闹的街市前,与之前那次白天的感观完全不同,此时的街市灯火通明。

    各家各户的商贩门前,都挂着外面形状不同的花灯,不仅为过往的行人照明,还为自家的商铺增添了别样的光彩。

    从这边望去,前面是一望无际的人海,人头攒动,人声鼎沸。

    没有白日里的马嘶长鸣,却随处都可以听到女孩子们兴奋激动的声音传来。

    就犹如叶婉若此时溢于言表的心情,想到刚刚晚饭后,岑元那张暗淡的面色,叶婉若心里便没由来的畅快。

    岑元将茶杯打碎后,叶玉山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悦,只是淡淡的瞥了岑元一眼,沉声说道:

    “岑元,你是老了,也该享享清福了!”

    岑元惶恐的俯身将地面上碎了一地的茶杯碎片拾起,心中想着叶玉山那句话的寓意,连被割破了手指都没有感觉到。

    叶婉若一直在仔细观察着岑元的表情以及神态,看来之前自己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想想也是,就算叶玉山与岑元的情义再深厚,叶婉若也毕竟是叶玉山的亲生女儿,血浓于水的道理,叶玉山又怎么会不明白?

    望着这耀眼的星空,叶婉若想,岑元此时恐怕已经没有了欣赏此番美景的闲情雅致。对于今天忤逆了叶婉若的决定,而引发的后果,岑元现在一定后悔死了!

    收回心神,隐约可以听过到前面传来锣鼓喧天的喧闹,以及接连不断人们的呐喊声,看来花灯节的重头戏还在前方。

    就在叶婉若欣赏着眼前这人山人海的场面时,身边的两个小丫头早已按捺不住心底的兴奋,若不是有叶婉若在身边,早就迫不急待的钻进人群里。

    “走吧,我们也去逛逛,今晚喜欢什么尽管开口,本公子送给你们!”

    似乎是看懂了两名丫鬟眼底隐藏的那一抹跃跃欲试的兴奋神色,叶婉若率先带着两名丫鬟融入这熙熙攘攘的人海中。

    官道两旁,商贾小贩的叫卖声,声声入耳。

    遥遥望去,或是有捏糖人的,或是有卖花灯的,还有卖玉佩手饰、胭脂水粉、雕牌平安饰物。

    琳琅满目、花样繁多的小商品,看得人眼花缭乱。

    放眼望去,绵长的街道,一眼望不到边界。

    叶婉若三人也是寸步难行,只得随着人群,缓慢移着脚下的步子。

    虽然公主府内的手饰、物品应有尽有,还是在市面所买不到的。但菱香与迎香到底还是女孩子,看到街边摆的小物件儿也是喜欢的不得了。看到什么都要把玩两下,碰到喜欢的更是爱不释手。

    叶婉若也很大方,只要看到两个丫头喜欢,就都买下来送给她们。

    对于钱,叶婉若从来都不过于斤斤计较,很多时候,更有视之为粪土的意境。

    当走到卖花灯前,两个丫头更是看看这个,摸摸那个。

    “挑两个喜欢的吧!”

    来到这世上,一直都是这两个丫头陪伴着自己。

    在叶婉若的心里,早就将她们看作是自己的家人一样,此时见她们开心,叶婉若也难掩心中的喜悦。

    “谢谢公子!”

    听到叶婉若的慷慨,菱香与迎香笑得更灿烂了。

    “公子,我要这个!”

    挑选了半天,迎香终于选定了外表是小兔子的花灯。

    听到迎香的声音,叶婉若望去,只见那小兔子活灵活现,甚是可爱,也难怪迎香会喜欢。  就在这时,一边传来女孩子清脆的声音,引起了叶婉若的注意。

    “丝竹,那小兔子花灯好漂亮!”

    循声望去,一名如出水芙蓉一般,冰肌玉骨、眉清目秀的女子出现在叶婉若的面前。

    只见她樱桃小口、娇艳欲滴,身着藕荷色天蚕冰丝软银轻罗百合裙,金边红宝石簪子插在飞天髻上,更显摇曳生姿。

    浑身上下散发出来高贵的气质不容人忽视,只是眸光中透露出狂妄自大到目空一切的神色,让叶婉若没由来的产生了一丝厌恶。

    那名叫丝竹的丫鬟,在听到自家小姐的话后,连忙上前,生硬的一把从迎香手中夺过那盏小兔子花灯。而后恭敬的递到了自家小姐的面前,眼中得意的神色,好不傲娇。

    接过那可爱的小兔子花灯,女子眼中掩不住喜爱的神色,微抿着的粉嫩唇瓣勾起令人沉醉的笑意。

    就连来往的行人都被女子的样貌所迷惑,或驻足欣赏,或不断回头张望,无一不为女子的美貌所留恋。

    “这花灯我要了!”

    欣赏把玩了半晌,那女子这才从轻轻吐出几个字,却从始至终都未曾看过迎香一眼,或者有一丝的歉意。

    听到自家小姐的话,丝竹立刻走上前,颐指气使的对着那卖花灯的掌柜说道:

    “喂,老头!我们家小姐说话,你没听到吗?这花灯我们小姐要了,说吧,多少银子?”

    “这....”

    那掌柜自知是迎香先选的花灯,此时虽被人夺了去,但做生意也讲究个先来后到不是?

    听到对方问价钱,掌柜并没有露出贪婪的眸光,而是面带为难之色。看了看迎香,又看了看那高傲的丫鬟,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这什么这?给你钱都不要是什么意思?惹怒了我们家小姐,信不信我砸了你的摊位?”

    还真是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丫鬟。

    一看那叫丝竹的丫头就是个狗仗人势的东西,倒是那卖花灯的掌柜竟让叶婉若平添了几分好感。

    “这位小姐,实在是人家小公子先选的花灯,老朽这是小本买卖,所有花灯加一起也不值几个银子,但却是以诚信为闻名!如果这位小姐实在喜欢,就与那位小公子相商,否则这钱,老朽是不会收的!”

    那掌柜一看就是个讲原则的人,丝毫不为丝竹的威胁而困扰,眉宇间的坚定更是不容忽视。

    “你....”

    听得出那掌柜居然软硬不吃,丝竹的眸光中露出狠戾之色。

    可是瞥见周围这看热闹的人群,丝竹勉强收敛了嚣张气焰,走到迎香的面前,将一锭银子不容拒绝的塞到迎香的手中。

    斜视着迎香,眸光中透着嘲讽,趾高气扬的说道:

    “这花灯我们家小姐要了,这一锭银子足够你买下这里所有的花灯了,收着吧!”

    语毕,丝竹便转身踱着莲步想要走回自家小姐的身旁。

    迎香看了看手中的银子,又看了看叶婉若,明显是在争取着叶婉若的意思。

    叶婉若笑着朝着迎香点了点头,希望她能够按照自己的本心来决定。

    “慢着!”

    似乎是得到了叶婉若眼视的鼓舞,迎香故意压低声音,沉声叫住前面丝竹的身影。

    丝竹的身体明显一僵,而后不明所以的转过身看着迎香,心里想着,难道这世人还有在面对银子时,不为所动的吗?

    只见迎香踏着沉稳的脚步走过去,将手中的银锭子又塞回到丝竹的手中,大声的说道:

    “这花灯我不卖,你们家小姐喜欢,我可以借她看看,但是我不卖!”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我没听清!”

    丝竹听到迎香的话,眼中闪过不可置信,将耳朵凑近迎香的方向,再次确认着。

    “我说,这花灯我不卖!”

    得到迎香确认的回答,丝竹这才正直着身体,面对迎香,双手环于胸前,嘴角挂着轻蔑的笑意:

    “呦!一个大男人,居然这么宝贝一个花灯,难道希望给你变出个娘子来吗?别做梦了,快醒醒吧!”

    周围看热闹的众人此时在听到丝竹的话后,也哄堂大笑起来。

    迎香本就性子柔弱,此时看着周围人对自己指指点点的嘲笑,面色涨红,眼眶也跟着红了起来。

    “南秦国律法,有哪条规定了男子就不能买花灯的吗?请恕在下孤陋寡闻,且愿闻其详!”

    看到迎香答不上自己的话,丝竹还在心里暗自庆幸着。

    却没想到半道杀出个多管闲事的程咬金来,听到这突然传来的声音令丝竹立刻射过去愤恨的眸光。一边说着,叶婉若一边闲散的朝着几人走去,迎香与菱香也自觉的站到了叶婉若的身后,仿佛找到了倚仗一般。

    “你又是谁?”

    丝竹轻瞥了叶婉若一眼,只见他仪表堂堂、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可是说出的话却是令人无言以对。

    “在下只是无名小卒,不足挂齿。只是姑娘的话实在令在下不能理解!难道男子就不可以有所喜好吗?姑娘的理由未免也太过于牵强,再者就如这位掌柜所言: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买东西也应该讲个先来后道不是?

    姑娘本就是强词夺理,又何必在这里咄咄逼人?难道姑娘就不怕丢了你家小姐的脸吗?”

    叶婉若看似不愠不火却言辞犀利,令四周围观的人都表示赞同的点着头。

    “公子说话如此犀利,难道不知道我们家小姐是谁吗?”

    丝竹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的难堪,头脑一热便想摆明了自家小姐的身份,压一压对面不知所谓男子的气焰。

    可叶婉若反而却更显坦荡,勾起唇瓣边的笑意,冷凝的说道:

    “在下还真不知道你家小姐的身份,但就算是当朝公主在此,也不会如此目无王法,欺压百姓吧?”

    “你....”

    “丝竹,住口!”

    要说叶婉若带高帽的功夫还真是无人能敌,那丝竹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女子出声制止。

    女子冷厉的面色闪过愠怒,却一闪而过,对着叶婉若歉意的说道:

    “是小女子管教下人失德,还请公子不要见笑!”

    “小姐说笑了,按说男子应有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之广阔胸襟,只是今天之事,恕在下不能相让。菱香....”

    听到叶婉若的吩咐,菱香连忙上前,从袖袋里两锭银子恭敬的放在掌柜的手中。

    叶婉若这才转了方向,礼数周全的朝着那掌柜行了一礼,温润的说道:

    “请问掌柜,这些银子买您的这些花灯可够用?”

    掌柜在叶婉若行礼时,便已经不知所措,此时听到叶婉若的话后,连连点头:

    “够了,够了!”

    “那麻烦掌柜将这花灯都送与这位小姐,就当作在下失礼的惩罚,多谢!”

    这时,人群中不知道是谁突然惊呼一句:

    “是景远,他就是景远!”

    叶婉若温润的笑意依旧挂在嘴角,没有承认也没有否定,朝众人略施一礼,便朝菱香与迎香使了个眼色,连忙转身离开....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