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慕寒来到翰墨轩时,叶婉若正惬意的坐在一边,品味着茶香。

    而离疏则好奇的东逛逛,西看看,一会儿拿起这个在手中把玩,又拿起那个进行观察。好似对什么都好奇,好似又哪个都入不了他的眼。

    当瞥见慕寒走进来时,原本悠闲自得、闲逛着的离疏,立刻皱紧了眉心,换上了厌烦的神色。

    “还真是阴魂不散,我去外面逛逛,一会儿回来找你!”

    离疏与叶婉若打了个招呼,便负手朝着门外走去,丝毫不在意慕寒眼中受伤的神色。

    叶婉若没有应声,本来也没有邀他一同逛夜市,离疏是去是留与自己又有何干?

    只是令叶婉若惊讶的是慕寒并没有跟在离疏的身后,而是朝着叶婉若走来,在她身后站定后,双手不安的搅动着手中的绢帕。

    对这个年纪较小,长相俊美的小女孩儿,叶婉若对她的印象更多的是可怜,喜欢上了一个对自己丝毫没有感觉的人。那该是怎样的辛酸与悲切?

    古人云: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对此叶婉若深有体会,所以并不想与慕寒有更多的牵扯,至于刚刚和离疏的话,也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

    眼下不知道慕寒此举为何?叶婉若很清楚,如若今天自己不应了她,只怕她也不会甘心。

    思及于此,叶婉若这才不紧不慢的放下手中的茶盏,淡淡的问道:

    “有事?”

    “寒儿想请公子帮个忙!”

    听到叶婉若终于注意到自己的存在,慕寒的眼中划过一抹惊喜。

    只见慕寒乖巧的朝着叶婉若福身作揖后,这才轻声说出自己难以启齿的请求,只是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似乎语气中还透着胆怯。

    “说说看!”

    对于不熟悉的人,叶婉若从来都不废话,素来行事大刀阔斧、干脆利落。

    慕寒似乎也不介意叶婉若的态度,在叶婉若的注视下突然面带桃花,双颊绯红的对叶婉若娇羞的开口:

    “寒儿自小与离疏哥哥一起长大,很早就开始喜欢离疏哥哥了,可离疏哥哥却对寒儿讨厌的紧,甚至都不屑于与寒儿说话。寒儿的父亲、母亲过世的早,对于寒儿来说,爷爷与离疏哥哥就是寒儿的亲人。

    自从爷爷为我们定下婚事后,离疏哥哥越来越讨厌寒儿。但离疏哥哥对公子却是极其特别的,因为离疏哥哥长相柔美,常常引来不少男子的青睐。

    离疏哥哥讨厌他们看向自己的眼神,所以也从来不与男子相结交。公子您不同,离疏哥哥第一次与另外的男子有身体上的接触,公子您还是第一人。

    所心,寒儿斗胆请公子为寒儿给离疏哥哥转交一件信物,这是寒儿亲手为离疏哥哥准备的,说不定离疏哥哥在看了这物件儿后,就会对寒儿大为改观也未可知。只是不知道公子是否愿意帮寒儿的忙?”

    一边与叶婉若呈请着,一边还不忘将自己最柔弱的一面展现在叶婉若的面前。

    惟一的遗憾,慕寒却不知道自己是对人表错了情。

    如若叶婉若是男人,说不定真的会被慕寒眼中的哀求而打动,从而导致了同情心泛滥,生出大男子主义在作祟的保护欲望。

    可慕寒却不会想到,自己口口声声叫出的公子,却是与自己同一个性别。

    “不愿意!”

    简洁的三个字,显明已经让慕寒震惊在原地,似乎还在怀疑自己是否是耳力出了什么问题?

    回想起刚刚自己的说辞,慕寒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但叶婉若眸光中所流露出的神色却是那样的坚决。

    还不等慕寒问出为什么?或懂事的道谢,叶婉若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似乎刚刚的三个字已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不顾慕寒诧异的神色,叶婉若则继续淡淡说道:

    “我与你的离疏哥哥今天也不过是第二次见面而已,所以我们之间并不相熟。难道你看不出来他只是在利用我支开你吗?今天就算不是我,他也可以随便拉出个阿猫阿狗的与你闹情绪。

    我与离疏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所以也不想有过多的牵扯。至于你们之间的感情问题,别人是无法参加其中的,我当然也不例外。以请恕景远不能相帮!况且,送礼物这样重要的事,别人怎么可以代劳?”

    慕寒自以为自己已经算计了一切,却没料到叶婉若却是这样决绝的拒绝了自己。

    而且,拒绝的理由却是冠冕堂皇令自己都再找不出借口争辩。

    虽然此时的慕寒表现出一副赢弱的模样,但袖口中的双手却是紧握着的,哪怕指尖在手心留下了清晰印迹,慕寒却依旧没有感觉。

    就在这时,翰墨轩的掌柜已从内室走出来,手中还捧着两只深红色的上等小叶紫檀木盒。面带歉意,嘴角含笑的对叶婉若说道:

    “让公子久等了,还请公子见谅!”

    叶婉若只是谦逊有礼的笑了笑,示意掌柜不必挂怀。

    掌柜将手中的盒子并排摆放在叶婉若的面前,只是看着这盒子,叶婉若便对这里面的毛笔充满了隐隐的期待。

    只见盒子上方是镂空的暗花设计,中间呈现出一个丰挺且圆润的笔字,在盒子的右下角则记录了八个字:

    ‘珍藏珍品、百年传承!’

    将叶婉若的表情收在眼底,掌柜的眼中闪过一丝骄傲的神色,将其中一只盒子打开,掌柜这才开口专业的介绍着:

    “公子请看,这只笔管通体白玉质,两端饰阴刻回纹一周。笔管端处嵌铜箍,内填烧蓝;上部浮雕云龙,张口露齿;通雕花卉及缠枝莲纹。

    笔毛是在没有交 配过的雌性山羊身上采到的优质“尖锋”毛,毛杆细匀,锋颖细长嫩润、弹性极好、柔而不分岔,并且耐用。”

    眼前的这只羊毫笔,叶婉若似曾在故宫博物院看到的玉雕龙管羊毫笔,羊毫笔渐行是在宋元时期,大盛时则在明清时期。

    因为羊毫笔偏软,油性小,没有狼毫易于控制,可狼毫笔写出的字也较容易出现枯笔。

    所以两种笔,也算是各有千秋、不相上下。

    就在叶婉若思绪间,掌柜已经将羊毫笔放回了盒中。再打开另一只盒子,小心翼翼的从中拿出另一只毛笔,继续介绍着:

    “公子再看这只,笔头由狼毫制成,笔锋锐利、饱满圆润、吸墨性强。使用志来柔而不软,婉转流畅,富有弹性。笔杆是由10粒天然红珊瑚串成,红珊瑚与珍珠、琥珀并列为世界三大有机宝石,色泽喜人,质地莹润,红珊瑚自古视为富贵祥瑞之物。

    笔杆两头的笔颈和笔尾皆采用象牙材质,雕工精美、圆润细腻。此笔笔杆老化的色彩以及光泽,自然而富有感染力。不知这两只笔,可合公子的意?”

    本来叶婉若只想进来碰碰运气,却没想到真的遇到了上等精品,叶婉若的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惊艳。

    “掌柜的,这两支我都要了!”

    叶婉若朝着掌柜肯定的点了点头,而后朝着菱香使了个眼色。

    因为钱带得充足,叶婉若也不遥担心像之前醉梦楼的事情再次发生。

    一般卖文房四宝的,通常以缘字结交,此时看到叶婉若年纪尚轻且眼光独到、出手阔绰。

    这两支笔,单拿出任何一只,都是价值连城的上等货色,可叶婉若一连买下两支,却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这让掌柜的也不禁对叶婉若的身份感到好奇。

    菱香在叶婉若的示意下,跟随在掌柜的身后去结帐。

    而慕寒本打算离开的身体,却才刚走到了翰墨轩的门口又再次返了回来。

    “给我仔细的找,胆敢偷了禁军统领的玉佩可是死罪,我倒想看看是谁这么不开眼?”

    门外响起狠戾的声音,令慕寒的身体难免有些不寒而栗。

    袖袋中的物件儿传来冰冷的凉意,如果按照自己刚刚的计划,此时这物件儿已经出现在了叶婉若的身上,到时候她百口难辨,离疏还会愿意对他另眼相待吗?

    却没想到他居然拒绝了自己的请求,这让慕寒至今都想不清楚,到底是自己的演技太假还是叶婉若本就是这样一个危机意识强的人?

    思绪间,禁军们已经搜寻了过来,慕寒连忙利用店门口的墙壁遮挡住自己的身子。

    瞥见叶婉若依旧惬意的坐在椅子上,仿佛置自己为透明人一样,丝毫都不为所动。

    慕寒更加气愤了,手中紧捏着的玉佩似是想要将其捏个粉碎、毁灭证据一般。

    ‘你以为拒绝了我,就可以远离是非了吗?无论如何,你也休想独善其身!’

    下定了决心,慕寒便朝着叶婉若身边靠近过去,却在这时,离疏的大红身影又突然出现,这让慕寒的动作突然停住。

    “景远,快走,我带你出去看戏。你说一个禁军领统贴身之物都能丢,真是徒有空贤!”

    离疏行步如风一般的走进来,嘴上还兴奋的说着刚刚的所见所闻,不顾叶婉若的挣扎,拉着叶婉若便朝着门外走去。

    眼看着两人的身影与自己擦肩而过,如果自己跟出去,很可能暴露自己的行为。就在慕寒不知所措时,两人走到门口的身影却突然被迫停了下来。

    “都给我听好了,我们禁军统领的玉佩丢了,那可是当今圣上赏赐的。拾到者若如实上交,大大有赏;如有人想拒为已有,一经查处按南秦国律法惩戒。”

    门口传来的声音清楚的传入慕寒的耳中,四处探望,最终慕寒的眸光定格在了装着毛笔的小叶紫檀木盒上....

    叶婉若与离疏被迫再次回到翰墨轩内,身后则跟进了正在搜查的禁军护卫。

    而跟去交款的菱香与掌柜在这时,也走了出来,看到自己的店铺内突然涌入的官兵,掌柜的眼中透出一抹茫然。

    却丝毫不敢含糊,连忙走上前去,朝着官兵们躬身作礼道:

    “不知各位爷来到小店所谓何事?小老儿惶恐!”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