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菱香也在同一时间回到了叶婉若的身边,满脸的担忧望向叶婉若,叶婉若只是朝她淡淡的点了点头,示意让她安心。

    离疏则坐到叶婉若刚刚的位置上,一只脚惬意的抬起踩在椅子上,手臂慵懒的搭在上面,前额几缕飘逸的秀发,像极了一个浪荡的公子。

    可与大红色的长衫相衬托,更显现出摄人心魂的妖娆,令后面的几名禁军护卫都一时间看呆了眼。

    “小老头,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禁军统领的那块玉佩可是御赐之物,如果包庇嫌犯,那可是要砍头的死罪。”

    领头进来的禁军护卫,先是将屋内的几个人都统统仔细端详了个遍,这才又重新收回视线,落在掌柜的身上。

    “小老儿不敢,能在小店出入的客人,都是识文断字、非富即贵之人,断然不会做出那等卑劣的行为。还请官爷放心,一旦看到有嫌疑的人,小老儿定当如实上报,绝不姑息!”

    掌柜的似乎处理这类的事情很有经验,一边做着具体分析赔着笑脸,一边走上前去,从袖袋里拿出一锭银子,默不作声的塞到了官兵的手中。

    其实掌柜说的倒也是实话,能买得笔墨纸砚的人,定都是知书达理的学者,断然不会违背纲常伦理、罔读了圣贤书。

    而家境贫寒的人立志读书的毕竟还在少数,有些百姓家里,连饭都快吃不起了,哪里还有钱去读书写字?

    此时领头的禁军护卫在收到掌柜塞到手中的银子后,没有再盘问那些有的没的,挂在脸上的贪婪笑容,似乎是对于掌柜的处事能力很满意。

    “掌柜的,既然这样,多有打扰,还请见谅!”

    将手中的银子贴身放好,领头的禁军护卫来了个八十度的大转弯,反而做出了一副官民和谐相处的假象。

    古往今来,无论哪个时代,千篇一律、亘古不变的定律便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这一点,在此时,叶婉若可是体会的淋漓尽致。

    听到领头官兵的话,掌柜连忙再次躬身送这些惹不起的官兵们离开。

    “这里没有,我们再去别处搜搜,走....”

    禁军护卫的话令慕寒的眸光闪过一抹失望的神色,今晚的一切都不那么顺利,看来就连上天都在帮助这个叫做景远的男子。

    就在慕寒想发出响声,来吸引住对方的注意力时。

    只见原本已经转身的领头禁军护卫,正打算指挥着身后的护卫们,却瞥见迈着虎步走进来的禁军统领。

    那领头的禁军护卫不再摆出一别不可一世的样子,连忙恭敬的迎了上去,小心谨慎的与之打着招呼:

    “大统领!”

    “你们这里搜查得怎么样?可有线索?”

    大统领淡淡的点了点头,愁眉不展的模样,看来那玉佩还真是大有来头。

    听到大统领的问话,刚刚领头的禁军护卫连忙俯身躬身回答道:

    “回大统领的话,这里没有查到,小的正要带兄弟们去外面搜索!”

    “那可是御赐之物,遗失圣物,别说我,就是你们也难推其责。所以还是不要玩忽职守的好!”

    大统领不闲不淡的几个字,却是将自己手下护卫们的小心思抓得死死的,丝毫不会让他们产生怠慢的情绪。

    “小的不敢,谨遵大统领教诲!”

    刚刚带头的禁军护卫连忙惶恐的低下了头,带着身后的护卫们一齐说出后半句话。

    虽说是御赐之物,可禁军领统也不敢大肆宣扬,一是今天是一年一度的花灯节,举国同庆的日子,禁军也不敢做的太放肆,让老百姓流露出对自己的不满。

    二来,既然是御赐之物,没有保存妥当导致丢失就是自己的失职,轻则小惩以戒,重则很可能会被免官发配。

    一个连自己贴身之物都管不好的人,何以带领着军队保护好百姓的安全?

    毕竟圣心难测,谁都不知道南秦皇会不会为了此事而龙心大怒?

    大统领满意的点了点头,刚想带兵转身离开,却瞥见桌子上摆放着的小叶紫檀木盒的缝隙处,裸露出来的丝丝麦穗。

    因为自己的玉佩下面搭配着的麦穗与其它的颜色有明显上的差距,所以更好辨认。

    其实这禁军统领之所以一直将其带在身边不是为了炫耀,而是为了时刻提醒着自己,自己所受到过的皇上的恩赐,更加恪尽职守的为皇上办事。

    令他没想到的是,居然真有人敢对这块玉佩下手!

    眸光定定锁在木盒的缝隙处,叶婉若也明显感觉到了那禁军统领僵在原地的动作。

    顺着他的眸光,叶婉若便看到原本那小叶紫檀木盒的缝隙处,多了本不属于那木盒的东西。

    叶婉若黛眉猛的拧紧,联想到了其中的牵扯,叶婉若升起不好的预感。

    “慢着!”

    果然,在叶婉若意识到危机到来的同时,禁军统领已经叫住了已经转身离开的小卫队。

    一时间,所有人都狐疑的看向禁军统领原本打算离开的身体,却突然转换了方向,迈着虎步朝着离疏所坐的位置走去。

    慕寒看到自己的安排受到了关注,眼中立刻浮现欣喜的神色。

    只见禁军统领走到离疏的身边后,猛得将一旁桌子上摆放的小叶紫檀木盒打开,一块成色上好的碧绿色玉佩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玉佩上方雕刻的是展翅飞翔的雄鹰,而玉佩下面则是紫色的麦穗做其装饰。

    与此同时,屋内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显然是被眼前这突发的情况吓到,还没适应过来。

    叶婉若立于一旁默不作声,两个丫头已经吓得大惊失色,两只小手,一左一右下意识的拉向叶婉若的袖口。

    而叶婉若虽然心中着急,却还是沉得住气,看似垂下的眼眸,实则是在仔细观察着身边几人的神色。

    事情的前因后果,转眼之间便被叶婉若分晰个透彻。

    自从掌柜拿出这两个盒子后,这盒子都未曾离开过自己的视线,只有刚刚....

    想起刚刚的事情,不知道是偶然还只是意外,叶婉若清冷的眸光从慕寒的身上划过,继而又转向一边泰然处之的离疏。心中分析着,这是否才是两人今天遇到自己真正的计谋。

    按说两人只有过一面之缘,也不至于置自己于死地,就算是自己拒绝了谈天,可也不至于会为自己惹来杀身之祸。

    如今的局势也只能静观其变了!

    就在这时,原本最开始领头进来的禁军护卫,突然勃然大怒,神色凌冽的一把从腰间抽出长剑,毫不留情的比划在了掌柜的脖颈间,口中还振振有词道:

    “好你个老头,居然敢骗我!眼前这一切你要做何解释?今日今时,我便替天行道,先惩治了你这恶徒,再一把火烧了你这家黑店!”

    此时这副恨不得杀了掌柜的模样,全然忘记了掌柜在给他银两时,他眼中所绽放的贪婪无餍。

    正是因为在禁军统领面前失了颜面,这让那护卫几乎快要失去理智,只想先证明了自己的清白。

    听到那禁军护卫的话,掌柜已经面如土灰,故不得脖颈间比着的长剑,双膝一软便跪在了地上,惊魂未定的朝着禁军统领的方向不断嗑着头,大声求饶着:

    “大统领,小老儿冤枉啊,一定是有人想冤枉小老儿。小老儿都不曾见过大统领的这块玉佩,又如何盗来?

    还请大统领彻查此事,给小老儿做主啊!”

    掌柜的前额重重的磕在地面上,发出‘铛、铛’的沉闷响声。

    一会儿的功夫,掌柜的前额上便因为大幅度的动作,而出现了殷虹的血迹。

    “好了!本将军想知道这盒子到底是谁的?”

    须臾,禁军统领大声制止了掌柜的动作,最先发出来质疑。

    掌柜突然没了声音,却依旧还是跪在那里。虽说这盒子已经是那位公子的了,可毕竟还没离开过自己的店铺。

    再说以那公子的出手阔绰,又何须去盗来一块御赐的玉佩,不能换钱也不能当钱花,岂不是徒劳之举?

    而叶婉若此时也是满心的愧疚,对方明明是冲自己而来,而掌柜所做出的行为也不过是代自己承受而已。

    事已至此,还不如光明磊落的承认了,还能进一步看出对方的意图,再做出打算。

    “是我的!”

    只是,还不等叶婉若出声,更细腻的声音传出来,却是贴近在禁军统领的身边。

    叶婉若与两名丫鬟对视了一眼,显然没想到离疏会为自己应承下来。

    与此同时,同样震惊的还有慕寒,没想到才是第二次见面,离疏便愿意蹚这趟浑水,来保全这盒子真正的主人---景远。

    本来是想借此机会,让离疏看清景远的真面目,却没想到反而起到了相反的结果,如果离疏知道是自己所为,那岂不是更加讨厌自己?

    “离....”

    “退下,这里也有你说话的份?一点规矩都没有!”

    慕寒刚想开口为离疏做着狡辩,离疏却率先一步开口,斥责了慕寒的逾越。

    慕寒涨红了面颊,没有再开口,却眼中带恨的扫了叶婉若一眼。

    只是没想到,叶婉若此时也正观察着自己,这让慕寒始料未及,再次垂下了眼睑。

    禁军统领几乎在同一时间认出了慕寒,却还是淡然的回过神,望着依旧一脸无所谓的离疏,沉声问道:

    “这么说,你是承认自己盗走了我的玉佩?”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