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离疏此番行动所表达出来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叶婉若也不再纠结,再说,这慕寒此次也算是罪有应得。

    如若不是她先算计了叶婉若,也不会出现惹火自焚的后果。

    看到叶婉若并没有想要救下这丫头,沈小姐眸光中的打量这才恢复如常,朝着赵统领点了点头。

    “沈小姐与景公子慢走!”

    对于两人如此亲密的动作,赵统领眸光微闪,却识趣的连忙收敛了心神,躬身颔首,就连赵统领身旁的那些护卫也连忙跟着照做。

    要说现在的结果,最开心的要数赵统领了,不仅保住了性命,还收获了美人。

    想到这美人即将被自己收入房中,心中已经按捺不住的激动了起来,已经迫不急待的赶紧交差后回家去消瘦美人恩了。

    直到脱离开身后赵统领的视线,沈小姐这才从挽着叶婉若的手臂中知礼数的脱离出来,看着叶婉若微微福身,歉意的说道:

    “抱歉,景公子,刚刚是亦舒失了礼数,只是情况使然,还请景公子不要介怀!”

    叶婉若很清楚,自己能够脱离险境都是因为眼前这位沈小姐的搭救,虽然之前与对这位小姐有些误解,但沈小姐能有如此胸襟,让叶婉若也不禁对这位沈小姐刮目相看。

    如此看来,倒显得自己狭隘了,只见叶婉若双手合于身前,躬身朝着沈小姐施了一礼,压低声音说道:

    “景远多谢小姐搭救之恩,之前....”

    “之前是亦舒管教无方,纵使婢女刁钻蛮横、不知礼数,还请景公子见谅!”

    提到刚才的事情,不免让沈小姐的脸上浮现一抹尴尬的笑容,还没等景远的话说完,便连忙打断,率先说出了是自己的管教无方的结果。

    “沈小姐,感谢您救了我们家公子,这小兔子花灯便赠与小姐,还望小姐能够喜欢!”

    这时,迎香提着那盏小兔子花灯走上前来,对沈小姐道谢后,将手中的花灯递了过去。

    这一幕,显然是沈小姐所没想到的,两人也算不打不相识了,只是眼下却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当看到迎香眼中的真诚后,叶婉若心中满是感动,转而对着沈小姐点了点头:

    “既是属下的心意,还望小姐能够收下!”

    沈小姐自是对这小兔子花灯十分喜爱,可又怕景远觉得自己太过于小气,正在犹豫间,听到景远的话时,沈小姐这才点了点头,朝着迎香嫣然一笑:

    “既然如此,我便收下了,不过你放心,我会好好保管的!”

    迎香本就是个善恶分明的姑娘,在听到沈小姐的示好后,也跟着笑着点头。

    “我说景兄你怎么这么慢,面前可是有好玩的猜灯迷,你这么厉害,一定可以通全关,快随我去.....”

    说话间,本已经离开的离疏却再次折了回来,大红色的衣服分外惹眼。

    走上前,不由分说的拉着叶婉若的手臂便要朝着前面拥挤的人群中涌去。

    “景公子....”

    迎香与菱香看着离疏拉着叶婉若要离开,便连忙跟了上去,就在这时,身后的沈小姐却突然叫住了叶婉若。

    叶婉若停下脚步,转过身看向沈小姐,只见她只是笑了笑,轻启红唇:

    “景公子,小女子名叫沈亦舒,希望再见面时,景公子不要忘了亦舒才好!”

    “不会....”

    叶婉若吐出两个字后,便又被离疏拉着离开了。

    其实叶婉若没有说出口的却是,不会再见了。景远只是自己的另一个身份而已,何况以如今的局势,景远势必会成为皇子们争权夺利的攀附对象。

    所以这个身份,还是能不用,就不用的好!

    虽然叶婉若随着离疏离开,可身后那道炙热的眸光却一直如影随形,直到叶婉若的身影被隐没在人群中,直至再看不见。

    景远,相信我们总会有再见面的一天!

    沈亦舒这才收回了视线,看着来往不断、拥挤的人群,小心的护住手中的花灯。

    “小姐,我们还要继续逛下去吗?”

    这时,沈亦舒身后的仆从,从后面走上前来,小心的寻问着主子的意思。

    “不了,回府!”

    “是!”

    听到沈亦舒的回答后,那仆从恭敬的回答着。而沈亦舒却在离开前,再次朝着叶婉若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转身离开。

    另一边,随着离疏走出一段距离的叶婉若,突然挣扎着从离疏钳制住自己手腕中脱离出来,立于原地,不肯移动半分。

    “怎么?替你摆脱了那丫头的纠缠,你也不说谢谢我,还真是没良心!”

    因为叶婉若突然其来的动作而被迫停下脚步的离疏,突然转过头,看到叶婉若那一脸的愤怒后,阴阳怪气的说道。

    “不是因为你,你的慕寒妹妹怎么会牵怒于我?还想让我说谢谢你?我是应该谢谢你,谢谢你今天让我差点死你情妹妹的手里。”

    虽然离疏刚刚有意为叶婉若躲过一劫,但这一切都不得不承认与离疏有脱离不开的关系。

    听到叶婉若的意有所指,离疏立刻换上委屈的神色,瞪大眼睛看向叶婉若,撇了撇嘴佯装撒娇的说道:

    “什么情妹妹?还不是那老头子强塞给我的?我可不稀罕!

    而且我刚刚不是也在补救了吗?我都没让你求那丫头,救慕寒出来,难道还不能说明我的诚意吗?再说,就算没有那丫头出来解围,那几个官兵,我离疏还不至于放在眼里的!”

    离疏的武功,叶婉若自是见识过的。

    可是现场的情况,就算离疏能够带着自己脱身,可自己的两个丫头还在那里,叶婉若也不会扔下她们不管的。

    并没有被离疏的说辞打动,叶婉若的眸光反而变得更加幽暗,无情的揭穿了离疏的话: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之所以扔下慕寒不管,还不是因为如此一来,你刚好可以躲避了她对你的纠缠?

    如意算盘打得真是不错,也刚好借我的手为你清除了障碍,回去再将全部的责任推在我的身上?我可告诉你,聪明点就和你那个爷爷说清楚,否则他来找我,我一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景兄,好歹我们也相识一场,你不至于做得这么决绝吧?”

    提到自家的老头子,离疏的眸光突然变得凌厉了起来,却很快掩藏于眼底,消失不见。

    离疏承认,今天看到叶婉若时,只是想拉下她做自己的挡箭牌,让慕寒认为自己是有着喜欢男人的断袖之癖。

    却没想到,再次接触下来,离疏竟对景远充满了好奇。

    “至于,所以现在趁早赶紧离我远点,看着你就心烦!别再跟着我了!”

    叶婉若丝毫不会为离疏那可怜兮兮的模样所动摇,阴沉的面色,凌冽的语调,警告性的瞪了离疏一眼后,这才带着两个丫头离开。  看到叶婉若离开的背影, 离疏这才收起了刚刚那副玩世不恭的笑脸,抬步跟了上去。

    沈府....

    沈亦舒刚回到府中,管家便立刻迎了上来,显然已是在此等候有一段时间了,恭敬的对着沈亦舒说道:

    “大小姐,老爷请您去书房!”

    “好的,麻烦管家帮我把这花灯送到我的房间去,千万要小心一些,别碰坏了!”

    说话间,沈亦舒已经将手中的花灯小心的递到管家的手中,仿佛还不放心,千叮咛万嘱咐的样子,令管家也不免有些好奇这花灯的由来。

    再怎样也只是个花灯而已,也值得大小姐如此在意?如果大小姐喜欢,别说是一盏花灯,就是整条京都城的花灯,沈府都是买得起的。

    只是沈府嫡小姐的吩咐,管家也不敢疏忽大意了,亲自拿着花灯朝着大小姐的卧房走去。

    沈亦舒一路绕过花园,经过长廊,或许是因为此时心中的好心情,沈亦舒竟惊奇的发现,自家的园子里居然有如此迷人的夜色。

    双手随意的把玩着胸前垂下来的秀发,小女儿姿态十足,迈着轻快的脚步一路来到书房的门前。

    “爹爹....”

    还没等迈进书房的门,沈亦舒便已经迫不急待的唤着书房内的父亲。

    透过半掩着的门,沈亦舒已经看到书房的台案前站着略显沉稳的中年男子,一只手负于身后,身穿紫青祥云袍,正低眉垂首的写着什么。

    当听到沈亦舒清脆婉转的声音时,抬起慈爱的眸光,放下手中的笔,从台案前走出来。

    “宝贝女儿这样高兴,看来是在这花灯会上收获颇多啊!”

    听出父亲沈德厚语句中的意有所指,沈亦舒并不奇怪,每次自己出门,父亲都会在暗中派人保护自己的安全。

    更何况如若在这京都真的有什么父亲不知道的事,那才会让沈亦舒觉得奇怪才是。

    可沈亦舒似乎并不想说出景远的事,只是装作不解的问向沈德厚:

    “不知道父亲找亦舒来所谓何事?”

    “听闻有人居然胆敢欺负了我的宝贝女儿,作为父亲,自然是要替我的女儿讨回公道才是。爹爹是想问问你,是想要他的命?还是他身上的某个部件?

    亦舒不要怕,管他是什么王孙贵族,只要欺负了我沈德厚的女儿,爹爹定当为你作主!”

    沈德厚自是看出了自家女儿的小心思,却也不说透,转眼间便装作气愤的样子,似乎真的是在为沈亦舒而鸣不平。

    “爹爹,不许您欺负了景公子!”

    或许是沈德厚表演的太过于逼真,原本蕙质兰心的沈亦舒竟也上了如老奸巨猾般沈德厚的当,在听到沈德厚的话后,连忙挡在了沈德厚的身前。

    那认真的小样子,还真是让沈德厚忍不住,豪爽的笑出声来:

    “哈哈哈,爹的宝贝女儿长大了,留不住咯!”

    “爹爹,景公子是好人,您看到以后一定会喜欢的!”

    看出来父亲对自己的试探,沈亦舒原本紧张的一张小脸顿时变得通红,撒娇似的拉住父亲的袖口柔声说道。

    “好好好,那就带那臭小子回来,让爹爹也看看究竟是怎么样一位神人,竟然能得到我女儿的芳心。”

    一连说出三个好字,眼中满是作为父亲对女儿的疼爱与宠溺,可是在沈亦舒看不到的眸光中却闪过一抹暗沉....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