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原本电闪雷鸣的空中转眼间隐没在天际边,突然狂风大作,使地面上的灰尘伴于骤然呼啸的狂风之中。

    可叶婉若却顾不得此时天气的变化,强烈的求生意识支撑着她只知道拼命的拉着两个丫头离开,一边朝前跑去,一边还要时刻张望着身后紧随其后的两名黑衣男子。

    大概是两名黑衣男子笃定了今晚叶婉若的命运,只是一直紧跟在身后,却也没有使出全部力气追上去。

    “啊....”

    原本叶婉若右手紧握着的菱香似乎因为着急逃跑而崴了脚,身体无意识的朝着地面扑去,迫使她逼不得已挣扎开拉着叶婉若的手。

    “菱香!”

    看到菱香摔倒,叶婉若顾不得身后紧追上来的黑衣男子,连忙停下来到菱香的身边。

    吃力的扶着菱香站起来,可瞬间便浮肿起来的脚踝,根本无法再走动半分。

    “嘶....”

    脚才落地,菱香便感觉到了刺痛传来。可看到身后那如阎王催命一般的身影就要追上来,菱香难掩眼中的焦急。

    “小姐,别管我,快跑。菱香只不过是贱命一条,就算死了也不足惜,但小姐身份尊贵。快....迎香快带小姐走!”

    看着自家小姐不愿抛弃自己独自活命 ,菱香的眼中神色被感动所取代,推开叶婉若的手,命令着迎香带走叶婉若。

    “说什么废话,要走一起走!坚持一下....”

    听到菱香的话,叶婉若的眼中浮出现丝丝怒意,看着身后提着闪着蓝光的长剑即将追上来的黑衣人。

    叶婉若倔强的不肯扔下菱香,拉起她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一步一步坚难的朝着前方挪去。

    叶婉若很清楚,这样下去谁都别想独活,可早已将菱香与迎香当作家人的叶婉若,也断然做不出抛弃她们的事来。

    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就是叶婉若此时所想。

    迎香接过菱香手中的锦盒,跟在两人的身边。

    转眼间,身后紧跟上来的黑衣人,似乎是玩够了猫捉老鼠的游戏,原本的兴趣盎然被逐渐升腾的杀意所取代。

    看着前面自以为情深义重的三人,黑衣人眼中闪过自不量力的神色,抬起手中的长剑,便要朝着叶婉若的头顶劈去。

    “小姐....”

    就在这时,迎香刚转过身便看到黑衣人的动作,顾不得其它,闪身扑向叶婉若的身后。

    叶婉若只一心扶着菱香想快点离开,却没想到身后危险已经临近。

    只感觉身后传来的撞击使她的脚步向前一个踉跄,头顶束起的发髻,也因为刀尖上略过而得到了释放。

    在狂风的吹扶下,秀发随风飞扬。

    叶婉若已经猜想到了什么,心口的位置一阵紧缩,便清楚的听到身后传来尖刀划破衣服,刺破身体的声音,叶婉若呆若木鸡的转过身。

    便看到在刚刚自己的位置上,迎香的肩膀被长剑穿过,鲜血妖异的喷洒在半空中,也被星星点点的洒在叶婉若的长袍上。

    巨痛已经使迎香的小脸变得惨白,没有一丝血色。可仅凭着心底的意志,还在坚持对着叶婉若用尽全力的喊道:

    “小....小姐....快....快....快跑!”

    一时间,叶婉若只感觉到眼眶辛酸不已,却不知道泪水早已瞬着她的面颊流淌了下来。

    叶婉若不是这个朝代的人,也不知道他们拿人命当作什么,叶婉若此时什么都顾不得,只知道眼前这个小丫头正用自己瘦弱的身体保护着自己。

    “迎香!”

    叶婉若大叫了一声,朝着迎香正一点一点滑落的身体扑了过去。

    而那黑衣人眼中却闪过嗜血的精光,看着叶婉若重新返回来,并不惊讶,仿佛如所预料中一般。

    只是接触到叶婉若不断加快的脚步,黑衣人持着手中的长剑缓慢的从迎香的肩膀处一点点的抽离出去。

    每离开迎香身体一分,迎香的脸色更加惨白一分,痛苦的神色加重一分。

    叶婉若从来没见过这么残忍的手段,尽管电视剧中时常会出现,尽管自己的笔下也曾写下这样的桥段,但此时画面在自己眼前浮现,还是让叶婉若有些不知所措。

    如果此时的叶婉若也会武功,怕是杀了两人也不足以平复心底的气愤。

    “迎香.....迎香.....”

    当长剑被完全从迎香的肩膀处抽离出去,迎香的身体便不受控制的朝着地面上栽倒下去。

    顾不得地面上的灰尘,叶婉若连忙扑过去,在迎香即将倒在地上前,将迎香扶进自己的怀中,却又害怕碰到她肩膀处的伤口。

    “小....小姐,迎香没事!能够照顾.....小姐,是....是....迎香的福气!”

    剑被拔出来后,透过已经破损的衣服,便可以看到那触目惊心的伤口,正不断往外涌出鲜血。

    殷红的血流染红了迎香的衣襟,叶婉若连忙从袖袋里拿出一块精美的绢帕,捂在迎香的伤口上。

    只是那真丝绢帕转眼间便被血色浸透,看着这血怎么都止不住,叶婉若眼眶里的泪水更加汹涌了起来。

    鲜血流淌下来,滴落在叶婉若的长袍上,使叶婉若的眸光也变得腥红。

    “小姐别哭,迎香不疼!”

    失血过多导致迎香的头脑有些眩晕,可当看到叶婉若心疼的样子时,迎香吃力的抬起自己的小手,为叶婉若抚去流落的泪花儿。

    “呵呵还真是主仆情深啊,不过我会承全你们的,等到了阎王那里再相聚也不迟!”

    看着眼前的画面,两名黑衣男子却丝毫不为所动,默契的笑声似乎更加嚣张肆意。

    听到男子的声音,叶婉若扶住迎香的身体,投射过去仇恨的眸光。

    “看什么看?小心大爷我挖了你的眼睛,一个俊俏的小娘们居然喜欢乔装成男人,一会儿大爷我就成全了你!哈哈哈....”

    另一名黑衣男子在接收到叶婉若愤恨的眸光时,怒吼过去,只是当瞥见叶婉若俊俏的面容时,还不忘流露出卑鄙下流的笑声。

    “有能耐你就杀了我!”

    叶婉若深知在那黑衣男子的笑容隐藏着怎么样的寓意,不由得恼怒的说道。

    “杀了你?文人不是有句话,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吗?今天咱们哥俩就相伴做个风流鬼,也不枉此生了!”

    在叶婉若的话后,距离迎香不远处的黑衣男子走上前,一只手用力的抬起叶婉若的下颚,看着她的脸一字一句的说着。

    而另一边的黑衣男子,却应景的跟着狂笑起来。

    “小姐....小姐....”

    就在这时,另一侧的黑衣男子,已经一只手抓起正坐在地上的菱香,要朝着一旁的巷子里走去。

    六神无主的菱香,双手极力的反抗着,下意识的叫着叶婉若,眼中满是惊惶失措。

    “放开她....放开她....”

    手中抱着迎香的身体,叶婉若大声的制止着不远处男子的动作。

    “急什么?很快就会轮到你的!”

    而叶婉若的身边的黑衣男子在这时,却发出了如鬼魅一般的声音,手下抬起叶婉若下颚的动作加重起来。

    “嗖....嗖....”

    就在这时,两枚带着劲风的绣花针,稳稳的插入了两名黑衣男子的手中。

    或许这绣花针是精准的没入了黑衣男子手上的穴位,致使两人的动作都被迫停止了下来,双眼小心的紧盯着四周,不知道到底是从什么方向飞过来的绣花针。

    趁着黑衣男子松开了钳制自己的手,菱香连忙朝着叶婉若的身体飞奔过去。

    “小姐....小姐....”

    菱香扑进叶婉若的怀中,显然是被吓坏了,身体不停的颤抖着。

    在受到暗器的伤害后,两名黑衣男子移动着脚下的步子,背对背的站在一起。两双眼睛小心翼翼的提防着四周,满是谨慎。

    “什么人?既然都来了,还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吗?”

    “出来,再不出来,我杀了这丫头!”

    两人不断移动脚步,一人一句,希望暗中的人能够出现。其中一名男子更是说到做到的,将手中的长剑抵在叶婉若白皙的脖颈间。

    “嗖!”

    这一次不再是那枚纤细的绣花针,而是换成了石子硬生生的将抵在叶婉若脖颈间的长剑打飞出去。

    虽然只是一枚石子,却由可见此人的内力有多深厚。

    “深夜居然在此追杀几名女子,两位壮士还真是好雅兴啊?不知两位壮士效忠何处?说出来也让在下膜拜顶礼一番?”

    就在两名黑衣人犹豫着做出决定时,从一旁的角落里走出来几道身影。

    身后的几人走出来时,立刻上前将两名黑衣人团团围住,而领头的男子却还不忘奚落两人一番。

    随着这声音,叶婉若提头望去,怪不得觉得声音这样熟悉,原来突然出现的此人竟是与之有过两面之缘的盛权。

    想起之前自己对盛权隐瞒自己的性别与身份,叶婉若的眼中闪过一抹不自然,既然盛权没有认出自己,叶婉若也不打算与之相认,连忙垂下了头。

    “知趣的就不要多管闲事,否则就别怪我们手下不留情面了!”

    虽然被围困在中间,可两名黑衣人的眼中却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说出警告的话语。

    连叶婉若都不知道,究竟是谁给他的自信?

    “恐怕真的要让二人失望了,今天这闲事在下还真是管定了。”

    说话间,两名黑衣人也相互使了个眼神,一个飞身,两个黑色的身影便混入对战之中。

    “姑娘....姑娘你没事吧?”

    盛权此时在双方交战时,已经来到了叶婉若的身旁,俯身轻声关心着叶婉若。而在这时,盛权的亲信从一旁的巷口中赶出一辆马车。

    顾不得对方还没回答,盛权急切的再次说道:

    “姑娘还是随在下先上马车,离开这非之地再说!这些都是守家护院的家仆恐怕抵挡不了多久的。”

    叶婉若点了点头,盛权的亲信将迎香与菱香一一抱上马车后,叶婉若也在盛权的搀扶下准备迈上马车。

    这时一阵劲风吹过,叶婉若的长发被吹起,与此同时盛权也看清了叶婉若那张熟悉的面容,还有与之不符的性别.....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