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是的,熟悉!这声音让叶婉若想到那个叫贾琴,曾请求自己收留且命运坎坷的妇人。

    门外一前一后的追赶声甚是强烈,勾回了叶婉若的思绪。仔细听去,隐约还可以听到门外传来骂骂咧咧的粗糙男声:

    “你个小贱子,你居然敢勾引我,你给我站住,看今天老子不打死你....”

    如此粗俗的话语,令叶婉若的眸光略微深沉,一记冷眸猛的朝着门外射去。

    就连立于一边的敛秋都感觉到了叶婉若的不怒自威,心中好奇着明明自家小姐没有武功,可这气势却是丝毫不输于任何人的。

    “啊....”

    随着尖叫声落下,还不等那女人再次说出什么,紧接着便是一阵拳打脚踢的声音传来。

    叶婉若朝着敛秋使个眼色,敛秋了然的点了点头,将手中的佩剑背于身后,借着桥梁的助力,敛秋的身体已经凌驾于半空中,转眼间便落在了门口。

    叶婉若愤然的收回眸光,委屈的撇了撇嘴,径自从自制的瑜伽垫上起身穿上鞋子,朝着阁楼内去换衣服。

    虽然叶婉若对敛秋的功夫已经羡慕了好久,却也只有干瞪眼的份,毕竟身为武者所需要付出的艰辛与耐力,是常人所无法忍受的。再者,以叶玉山对女儿的疼爱,说什么都不会允许叶婉若练武的。

    此时,听雨阁院外,正上演着精彩的戏码。

    应入敛秋眼帘的是男子气恼的骑在女人身上,手中的拳头星星点点的落在女人的身上,可另一只手却捂在女子的嘴巴上,避免她发出任何声音。

    及其恶劣的手段,就连敛秋都为之鄙夷。

    “放肆,小姐居住的院子前,也容得你们在这里撒野?”

    敛秋的脸上带着怒意,瞪着地上的两人,精致的五官上凛冽的气息,令人不敢质疑。

    敛秋的声音,使那男子从女子的身上跌落下来,诧异的转过身,瞥见敛秋的身边并没有出现叶婉若的身影,这才长长的吁出了一口气。

    而被压下的女子,头发乱蓬蓬的不成样子,领口处因为被撕坏而露出里面花白的肌肤,嘴角、脸上都是青红相间的淤青,更加证明了她刚刚所受到的虐待。

    当男子从女子身上滚落下去时,女子顾不得自己此时身上的伤,以及裸露在外的肌肤,朝着台阶上敛秋的脚下爬去,还不忘哀嚎着:

    “求求你帮我通报小姐,我叫贾琴,求小姐救救我,不然我不是被打死,也早晚会被岑管家侮辱了身子。虽说我丈夫死的早,但我不能随便让人夺去了清白。如若小姐今天不见我,我也只能撞死在这门口,以证清白了。

    求求你,可怜可怜我,帮我和小姐通报一声,求求你了....”

    原来被打的人正是当日被叶婉若收留的贾琴,怪不得叶婉若在乍一听到这声音时,会觉得熟悉。

    贾琴的哭诉使一旁跌坐在地的岑元顿时变了脸色,利落站起身。顾不得拍去身上的灰尘,也连忙走上台阶,狠狠的甩出一脚,踢在贾琴的腹部,厉声说道:

    “臭裱子,你再敢说一句试试,明明是你勾引我在先,现在又来恶人先告状,你信不信我一拳砸死你?”

    说着,岑元果真握紧拳头要朝着贾琴的脑袋上招呼过去。

    或许同为女人,而贾琴此时又明显处于弱势的一方,连平时不喜欢管闲事的敛秋也看不过去,连忙横过握着手中的佩剑挡在岑元的身前,阻拦道:

    “干什么?小姐院前你还这么猖狂,是不把小姐看在眼里吗?”

    领略过叶婉若的手段与睿智,更是差点因此失去公主府管事一职,此时叶婉若没找他,让他交出手中的权利,他岑元又怎敢造次?

    听到敛秋的话后,岑元连忙收回拳头,满脸堆笑的对着敛秋奉承道:

    “老奴不敢,老奴这就带这贱人回去加以管教,也以免打扰了小姐的清静,老奴告退....”

    岑元一边说着,一边再次走上前去,丝毫不懂得怜香惜玉的拽起贾琴,不顾贾琴眼中心灰意冷的神色,便要朝着奴役房走回去。

    敛秋知道这贾琴被带回去,自然少不了一番责罚,能活下命来都是好的。可没有自家小姐的吩咐,敛秋也自知自己没有身份立场去管这件事。

    毕竟管家教训下人,在任何府中都是常见的事。

    “岑管家既然来到我听雨阁,又哪有过门不入的道理?我这里有上好的西湖龙井,是之前皇帝舅舅赏赐给婉若的,今儿个婉若就请岑管家喝上一壶,也尝尝鲜!”

    就在岑元拉着贾琴即将从听雨阁的门口经过时,院子里响起不紧不慢的声音,虽然如水般轻柔,却令人无法质疑她语气中的威严。

    听到叶婉若的声音后,岑元皱紧眉心,面容上闪过似是后悔似是恼怒的复杂神色。

    就在岑元迟疑间,敛秋从台阶上迈步走下来,停在岑元的面前,沉声问道:

    “让小姐等你,岑管家好大的架子!”

    虽然心中暗骂这敛秋还真是个多管闲事的贱丫头,却因为敛秋是叶玉山指给叶婉若的而感到无可耐何。之前敛秋听叶玉山派遣,现在虽移交到叶婉若的手中,却也与普通的丫鬟婆子不同。

    不敢得罪了敛秋,岑元连忙继续陪着笑脸:

    “老奴不敢,就是再借老奴一个胆子,老奴也断然不敢忘记自己的本分!”

    说着,岑元已经死命的拉着贾琴改变了方向,走上台阶,眸光中带着丝警告,从贾琴的面色上划过。而贾琴却一直低眉颔首着,仿佛对岑元的警告置若罔闻一般。

    听雨阁内的凉亭里,叶婉若已经换好了一席紫罗兰百褶如意月裙,外面罩了层雪白色的细软绵纱,头发被挽成垂鬟分肖髻,斜插着一支蝴蝶流苏簪。

    白嫩的皮肤,黛眉狭长,粉嫩的红唇微微勾起,如从天上下凡的仙女一般。

    此时正举止优雅的端坐在一边,自顾自的品尝着茶盏中的茶香,眸光从始至终都未从走进来的两人身上划过。

    “老奴(奴婢)参加大小姐!”

    直到两人走进凉亭,俯身趴在地上与叶婉若行礼,叶婉若这才淡淡的收回视线,笑吟吟的说道:

    “快快请起,岑管家操持着公主府的大小事宜甚是辛苦,婉若又怎么能让岑管家给婉若行如此大礼?”

    就在岑元与贾琴站起身时,叶婉若的眸光刚刚瞥过去,笑容便僵在嘴角,疑惑的问道:

    “贾琴这是怎么了?怎么伤的这样严重?衣服也被撕破了!贾琴,不是本小姐说你,你既在公主府内效力,那自是我们公主府的人。有什么人欺负了你,或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自是应该找到岑管家帮助你才是。

    现在搞成现在这副样子,知道的人是你不喜麻烦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公主府的人是随意受人欺辱的呢!”

    原本,在听到叶婉若前半句话时,岑元的脸上还闪过傲娇的神色。可越听到最后,越是发觉,这大小姐明明话里有话,并没有庇护自己的意思。

    想来也是,当初为了贾琴,叶婉若对自己的那番警告与威胁。此时,又怎么会为了她,而偏心于自己呢?

    而立于一旁的敛秋,心里更是暗笑自家小姐太腹黑,明明刚刚在亭子里已经听到外面的情形,却明知顾问着。那认真的神色,简直令人无法质疑。

    叶婉若的话似乎是让贾琴找到了依靠,只见她眼眶中泪花隐现,‘扑通’一声再次朝着叶婉若跪下去,梨花带雨的说道:

    “大小姐,奴婢请大小姐为我作主.....”

    叶婉若心中早就盼着贾琴能够尽快将事情的始末讲清楚,可表面上还要装作为难的样子,沉思了半会儿,这才迟疑的看向贾琴说道:

    “贾琴,虽说我是这公主府中的大小姐不假,但你是府中的家奴,自有管家代替掌握一切大小事宜。如果我管吧,难免岑管家会介意我的多管闲事;如果我不管吧,这府中说不定还会流传出我叶婉若不近人情,罔顾仆从的性命,你说这事.....”

    说到最后,叶婉若这带着寓意的眸光却是转向了一旁,正朝着地上贾琴警告着的岑元。

    叶婉若突然停住了声音,令岑元连忙回过身,虽然心有不甘,却还是躬身朝着叶婉若回答着:

    “一切但凭大小姐做主!”

    “既然岑管家都这么说了,贾琴你且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一字不落的讲出来,本小姐定会为你作主!”

    叶婉若此时等的就是岑元的这句话,刚刚那一番话虽说是说给岑元听的,但讲的也不免是实情。

    “今日清晨,奴婢如往常一样在府中做事,却没想到岑管家突然找到我,说有件事需要我的帮忙。经过询问,奴婢才得知原来是岑管家有一件长袍被刮坏了,想让我帮忙缝补一番。

    念在岑管家独自生活,难免会遇到类似的事情,奴婢便好心的答应了下来,随他一起去往他的房间。

    却没想到....没想到,奴婢刚随岑管家走回他的房间,他便在身后一把抱住了奴婢。岑管家说他喜欢奴婢,还说他在这公主府是一个之上,万人之下的管家,奴婢跟了他后,自有享不尽的荣华。

    可奴婢是嫁过人的,虽然相公死的早,却也不能这样将自己胡乱交拖出去。

    奴婢抵死不从,再三挣扎后,才从岑管家的房间里逃了出来。为此,岑管家不肯放过奴婢 ,还扬言是奴婢勾引了他。

    还请大小姐为奴婢做主了啊,奴婢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也只能去地下找那死得早的亡夫了!”

    贾琴一边说着刚刚的经历,一边撩起袖口抹着不断滑落的眼泪,全然不顾岑元眼中那想要杀人的眸光与袖口中坚握的双拳....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