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离疏的提醒,使叶婉若在心里将身边的每个人都具体分晰了一遍。

    菱香与迎香都在那在次刺杀中与自己同患难的,敛香虽说是后来到自己身边的,但却是叶玉山安排来保护自己安全的,也大可放心,而叶玉山是自己的父亲更不会加害自己。

    比起在自己身边知根知底的人,只有离疏的身份值得怀疑。想起当初谈天对自己提及离疏的身份,虽是简单带过,但已说明了离疏本就异于其他人的身份。

    离疏的真实身份究竟是谁?会让对方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想放过他一个?

    而离疏此番对自己的提醒,究竟是善意为之?还是只是他计划的一部分?叶婉若猜不透。

    反正该来的躲不掉,管它是真是假,总有一日会见分晓不是吗?

    整整一个下午,这个问题都困扰着叶婉若,为何总有种事情脱离自己可想象范围内的无力感?

    临近晚饭,叶玉山才从宫中当职回来,敛秋急忙来回禀了叶婉若,想到岑元的事情,叶婉若便更了衣朝着叶玉山的书房走去。想到之前为叶玉山挑选的毛笔,在迎香受了那么重的伤后,还依旧抱在怀中,不肯松手。

    单说这份重于泰山的情意,叶婉若就说什么都不能辜负。

    回房取了那方盒子后,在敛秋的陪伴下,叶婉若便走出了听雨阁。

    没有了岑元,自是无人禀告,只是越是靠近叶玉山的书房,里面传来女人啜泣的声音便越加明显。

    自羲和公主去世后,叶玉山身边随个侍妾的丫头都没有,此时怎么会在叶玉山的房间里传来女人的声音?哪怕叶玉山对羲和公主一往情深,可是男人嘛,终究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在古代男人三妻四妾是再普遍不过的事情,更何况是手中拥有重兵权的叶玉山。只要他娶的女子不牵扯到朝政,不影响制衡各部族势力,就算是羲和公主在世也是不能阻止的。

    更何况是叶婉若?两人虽是亲生父女,可有些话也自是难以启齿的,叶婉若在确定了书房内的声音后,便停下了脚步,打算原路返回。

    反正一会儿用晚膳时也会与叶玉山碰面,到时候再说也不迟。

    就在叶婉若转身刚要离开时,里面再次传出哽咽且带着请求的女声进入叶婉若的耳中:

    “老爷,玉儿与哥哥同老爷一同长大,玉儿对老爷倾心,玉儿不相信老爷体会不到。玉儿在府中为奴为婢,只为能够守在老爷身边。可老爷却连个侍妾的名分都不愿意给玉儿,玉儿自知老爷有老爷的难处,玉儿不恨老爷。

    如今玉儿只有哥哥这么一个亲人,难道老爷也要将玉儿这惟一的亲人也要剥夺了吗?老爷,就算哥哥犯下天大的错,可他也是与老爷您从小一起长大,这胜似手足的情义,老爷不能视而不见啊。

    哥哥他这些年为了老爷,为了公主府当牛做马,任劳任怨。即使大小姐想要立威,也不能拿哥哥来杀鸡儆猴不是?

    不管怎么说,我哥也是公主府的管家,平时又多亏了有老爷的照拂。大小姐这样做,分明是没有顾忌到与老爷之间的父女情分。

    老爷,这公主府终归还是老爷说了算,玉儿求老爷饶了哥哥这一次好不好?玉儿相信哥哥是断然不敢做出这种事来的,都是那些个下人看到老爷对哥哥另眼相待,才会招惹了她们嫉妒。

    玉儿请老爷为哥哥作主啊,不然哥哥真的在这公主府连命都丢了!”

    原本只以为屋子里的哭声无非是些儿女情长的琐事,却没想到此女竟是岑元的妹妹,如此肆意挑拨着叶婉若父女之间的关系,已让叶婉若无法再坐视不理。

    穿越在这个陌生的朝代,身边本就潜在着一些岌岌可危的险境,叶玉山是叶婉若惟一的依靠,叶婉若不允许任何人来破坏他们父女之间的亲情与信任。

    而叶婉若也在此时终于知道了,岑元之前对自己的为难、强势以及对自己的不屑来自于哪里,都是因为他手中握有岑玉这个王牌,他以为岑玉能够有朝一日成为这公主府的女主人,到时候他也可以扬眉吐气一番,可事情真的如想像中的那般美好吗?

    看着叶婉若如水的眸光中闪过凌厉,敛秋也自知屋内的声音引起了叶婉若的不满。想起自家小姐让自己出去办的事,这岑家兄妹还真是不知好歹!

    只见叶婉若调整了方向,重新朝着叶玉山的书房走去,迈着的步子中都渗透出丝丝寒意。

    来到书房前,敛秋便上前叩响了书房的门。

    “老爷,大小姐求见!”

    不多时,叶玉山亲自来到书房的门前,为叶婉若将房门打开。

    “爹爹,花灯节时婉若亲自为爹爹选了一只毛笔,上次看到父亲为母亲画的丹青,还想请爹爹也为婉若画上一幅。这样婉若在想起母亲时,也能够时常看到。”

    叶婉若走进书房后,全然不理会跪在一旁已经如泪人儿一般的岑玉,只是从敛秋的手中接过那方深红色的上等小叶紫檀木盒,摆在书房门口的提案上。

    如此一番话不过是想要警告着岑玉,即使羲和公主过逝,父亲依旧对母亲一往情深,她是什么身份居然还敢肖想得到父亲的疼爱?简直就是自不量力。

    更何况她如此居心不良的挑唆他们父女之间的关系,便已经说明她是个其心当诛的狠毒角色,这样的人叶婉若绝对不允许她陪在父亲的身边。

    而岑玉在看到叶婉若走进书房后,身体明显一僵,随之抖动的厉害。虽然身着一身粗布麻衣,却掩饰不住岑玉身上散发出来的灵气,肌肤吹弹可破,只是叶婉若却极其不喜欢她那双算计的眼睛。

    想起刚刚自己说的一番话,岑玉又怎能不紧张?如若这岑玉只是为了岑元,今天在府中明知道岑元被关押怎么会不去求得叶婉若的宽恕?

    这兄妹俩明明是在府中作威作福惯了,如若岑元不再是公主府的管家,她还有什么资格每日在府中悠闲度日?叶玉山摆明了对她没有男女之情,岑玉是再清楚不过的。

    以前有羲和公主在她不敢,现在即便是羲和公主过世,她也是入不了叶玉山眼里的。

    再者,单说那些平时被她欺负的丫鬟婆子们,只怕没有了岑元的倚仗,也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到时候她岑玉在公主府内又能好过到哪里去?恐怕那些下人对她扒皮抽筋都不会感到解气的。

    还真是不愧是兄妹俩,一路的货色。对于亲情置若罔闻,将自己的利益看得尤为重要,只是岑玉真的会如愿吗?

    叶婉若的余光从岑玉的身上瞥过,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讽刺笑意。

    叶玉山随着叶婉若的脚步来到提案前,从盒子中拿出那只狼毫笔,只是一眼,叶玉山便已经爱不释手,更是认定了这支笔的连城之价。

    “爹爹可喜欢?”

    将叶玉山的神情看在眼里,叶婉若心中已经得到了答案。

    所谓送礼投其所好,叶婉若为叶玉山选的这个礼物,甚是深得叶玉山的喜欢,眼睛一眨不眨的欣赏着的狼毫笔身的构造,感叹道:

    “喜欢!婉若有心了!”

    单不说此笔的材质与做工,只是笔杆上色泽喜人,质地莹润的10粒天然红珊瑚,便是极少见的。红珊瑚自古视为富贵祥瑞之物,这也算是叶婉若对父亲所寄托的福愿。

    “父亲喜欢最重要,但是可要记得给女儿画母亲的丹青哦!不然女儿可是会反悔的!”

    “哈哈哈这调皮的丫头!”

    看着叶婉若俏皮的模样,叶玉山竟笑出声来,自从羲和公主过逝后,叶玉山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眼前如出水芙蓉般的叶婉若,就如同上天赐给自己的福祉,另叶玉山一个人的生活不会再感到孤独。

    “只顾着与父亲撒娇却没注意到这儿还有个哭得如此伤心的人呢,这是怎么了?”

    说着,叶婉若俯下身,蹲在岑玉的身边,一只手将她的脸抬起。虽然岑玉极度隐忍着,但叶婉若依旧看懂了她眼中对自己的恨。

    “奴婢岑玉见过大小姐!”

    即使岑玉对于现在自己的身份再不甘,但考量到自己此时所处的地位,也只得调整方向与叶婉若作揖行礼着。

    叶婉若笑吟吟的将岑玉的身体扶起 ,因为笑弯的眼眸敛去眸光中的犀利,一字一句的说道:

    “快快起来,怎能让你跪这样久?婉若可害怕有人说婉若是为了立威而惩戒下人,这罪责婉若可是承担不起的。”

    原本听着叶婉若让自己起身,岑玉吊的一颗心已经安放了下来,可听到叶婉若字里行间对自己的警告,岑玉被叶婉若扶起的身子,又猛的跪了下去,惶恐的说道:

    “大小姐,奴婢刚刚挂念哥哥,一时失言,还请大小姐饶恕!”

    叶婉若没有理会岑玉蹩脚的理由,这种人不让她意识到自己的愚昧无知,还以为别人都是傻子。叶婉若淡笑的瞥了她一眼,走到叶玉山面前再次开口:

    “父亲,女儿还有一件事想与爹爹相商!”

    听到叶婉若的话,叶玉山投去诧异的眸光,只见叶婉若从敛秋的手中拿出一张房契摆在叶玉山的面前,柔声说道:

    “父亲,岑管家这些年倚仗着与父亲的手足之情,在公主府中为虎作伥,枉顾人命,按南秦国律法,其罪当诛。

    但女儿念在岑管家与父亲从小的兄弟情义,多年来在府中,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公主府不能失了规矩,女儿也不想让父亲失意难过。

    女儿便着敛秋在京都城郊给岑元买了一户院落,既全了父亲与岑管家多年的主仆情义,也算是让岑元老有所依。至于家里的管家,我们再仔细挑选,反正也不急于这一时三刻!父亲可认同女儿的决定?”

    叶婉若的话不禁令叶玉山刮目相看,这些年岑元的事,叶玉山不是一无所知。只是念在多年的情义,只要岑元不过分的情况下,都是睁一眼闭一眼的。

    此时听到叶婉若此番的思虑周全,叶玉山怎能不感到欣慰?

    不知不觉间,与菡儿的女儿已经长大成人,这正是自己所希望看到的不是吗?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