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此时的太子府内,随处可见的红色装饰,布满了整座宅院。

    府内的家仆们进进出出,都在忙着各自手中的活计,小心谨慎,却井然有序。

    宴会场地已经布置完毕,今天对于太子府来说是个重要的日子,圣上金口玉言亲自下旨设宴,那该是怎样的殊荣?

    太子侧妃赫敏儿,是正四品大理寺少卿赫家的嫡长女,嫁入太子府后,便深得太子盛的宠爱。话说这赫敏儿可是个狠辣的角色,在太子府内所有受到过专宠的姬妾们,不是无故病死,就是无故失踪。

    单凭这点便足以说明赫敏儿非同一般的手段,如今硕大的太子府,没有正妃,一切都由赫敏儿一人当家作主,手中的权利自然不可想像。如今,更是为太子殿下产下子嗣,无疑等于让府中的众姬妾们失了颜色。

    原本府中的侍妾们还想着,等着太子妃嫁进太子府,看她赫敏儿能嚣张多久?

    却没想到这太子府正妃却迟迟没有着落,赫敏儿却连孩子都生了。姬妾们害怕的是终有一日,赫敏儿这侧妃会被扶正,到时候就更没有她们几人的立足之地了。

    女人之间,争宠霸爱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自然不在话下,能够借着别人的手杀人于形之中,也是惯用的把戏。只是,这太子府的正妃还没入府,便已经成为众人当枪使的拉拢对象了。

    而此时因赫敏儿刚生下孩子,还在月子里,对于南秦皇下旨设宴的事,也只得交给太子府的管家吴怀来布置打点。

    太子府前院用来会客,花园可供女眷们赏花游湖。宴会场地就设在太子府内的议事大厅,经过设计摆放,店内设宴百余人不成问题。

    除了满院喜庆的大红色,随处可见太子府内重病把守,脸上肃穆的表情,似乎与这样喜庆的日子有些不大相称。

    今日是南秦皇下旨设宴,南秦皇与皇后定当出席,安全当然成为首要隐患。

    太子盛特从叶玉山那里调取了禁军卫队,来保证宴席间的安全问题。如果南秦皇在太子府出了意外,别说太子盛,太子府上下恐怕都难逃其责。

    太子府门前,车水马龙,门庭若市,好不热闹。

    管家吴怀小心的伺候着来到太子府内参加宴席的各家女眷,尽管是太子府,可礼数却是万万少不得的。

    巳时刚过,南秦皇与众大臣还未到,家中女眷便已早早来到太子府,如此借机结交攀附的机会,作为各官宦家内的贤妻,自然不肯放过这样的机会。

    叶婉若此时还坐在马车上,闭眼假寐,菱香与敛秋也坐在一旁,没有发出任何响动。

    一路上,叶婉若都在回想着那日在密室,叶玉山对自己的提醒。

    按照叶玉山的说辞,皇后是有心想要将自己嫁给太子盛,如若得到公主府背后兵权的支持,那么太子盛无疑是如虎添翼,继承皇位也是板上钉钉的事。

    传言中尉迟盛为人阴险狡诈、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但却头脑简单、做事莽撞、容易听信谗言。那么此番太子盛想要娶自己的事,必定是皇后的意思。

    在心中暗暗告诉自己要多加防范皇后,却也同时在好奇,被南秦皇选中的傀儡皇子究竟是何许人也。

    直到马车停下,车帘外响起小厮恭敬的声音:

    “小姐,太子府到了!”

    叶婉若这才不疾不徐的睁开眼睛,掀开帘子一角,看到门前一侧已经停了不少马车。

    “小姐,各府夫人小姐已经来了不少,我们也快下去吧,一会儿冲撞了圣驾可就失礼了!”

    听到菱香的提醒,叶婉若赞同的点了点头,在菱香的搀扶下,缓缓走出马车。

    “公主府,叶小姐到!”

    随着叶婉若踩着车凳走下马车的动作,太子府的家仆在认出公主府的马车后,大声的禀告着,不多时,便看到管家吴怀疾步从府内走出来。

    当看到叶婉若这副素气朝天的模样,神色明显一缓,却还是快步迎了上前,躬身作揖道:

    “吴怀失礼,未亲迎叶小姐入府,还请叶小姐恕罪!”

    “吴管家快快请起,不必如此多礼!”

    叶婉若淡笑着开口,吴怀也随着叶婉若的声音直起身,小心翼翼的引着叶婉若走进太子府。

    叶婉若却不知,在自己的回答过后,吴怀的眸中快速闪过一道精光,素闻羲和公主的独女除了美貌一无是处,不懂女训,不知大体,甚是顽劣。

    可此番看来,似乎又与流言有所不同,就连一向不太看好叶婉若的吴怀也不得不谨慎伺候着。

    也难怪吴怀如此紧张,一来,太子盛有意娶叶婉若为太子妃,在京都内已然不是什么秘密。如若此举成功,那么叶婉若便是这太子府的太子府,就连吴怀都需要仰仗叶婉若的鼻息过活,又岂敢怠慢?

    二来,叶婉若是南秦皇最喜爱的外甥女,稍有不慎,面圣告玉状可不是闹着玩的,恐怕其罪责也不是他一个小小的管家可以承受的。

    所以不管叶婉若是否是个废材小姐,吴怀也不敢太过于放肆,谁让人家背后的靠山硬呢!

    随着吴怀引入太子府内,叶婉若便看到各府夫人小姐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不是嘘寒问暖的假意奉承,就是互相夸赞对方的千金是如何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再看各家小姐,头上,手腕,脖子,耳朵,恨不得自己所有好看的配饰都带出来,炫耀个彻底。穿着也是五颜六色,环肥燕瘦,各各不同,身上透出令人作呕的胭脂味,脸上厚厚的粉色只是看着也难免令人生厌。

    叶婉若之所以不愿意过早的来到这里,也是不想与其相互假意奉承,做着无聊之举。

    就在叶婉若如水的眸光打量着府内的情景时,各府夫人小姐也同样停下阿谀献媚的话题,将眸光转向叶婉若。

    那无止境探索的眸光中,有端祥、探寻、有嘲讽与不屑。

    当然这些眸光也被叶婉若一一收尽眼底,却仿佛没看到一般,并不在意。

    叶婉若随着吴怀来到一安静处坐下,吴怀便小心的说道:

    “叶小姐请稍候片刻,一会儿太子爷会随皇上一同回府,如叶小姐没有别的吩咐,小的就先退下去厨房看看。”

    “辛苦吴管家了,吴管家请便!”

    叶婉若淡笑着回答,语气不卑不亢,一言一行都透着大家闺秀的风范,尽现温婉的气质。

    吴怀躬身后退几步才转身离开,眸光中隐现一丝疑惑,却很快敛去,加快了离开的脚步。

    越是在这关键的时候,越不能出任何差错!

    接收到属于那些夫人小姐不同的神色,叶婉若却不甚在意,只是泰然处之的拿起一旁摆放的茶盏,悠闲的品起茶来。

    还不等停下品茶的动作,便看到眸光中出现一抹湖蓝色的衣裙,叶婉若连忙放下手中的茶盏,出于礼貌的随即站起身。

    只见对面立着的人儿身着湖蓝色苏绣八幅锣裙,头发被挽成祥云髻,横直插着碧玉金步摇,摇曳生姿。眉清目秀的女子,红唇微抿,不似那些各府小姐的浓妆艳抹,淡淡的装容却更显娇艳欲滴。

    只是一眼,叶婉若便认出了面前的女子,正是那日在花灯会上偶然邂逅的沈亦舒,只是与那时相比,整个人略微清瘦了一些。

    同时认出沈亦舒的不只有叶婉若,还有站在一旁的菱香,只是菱香却不如叶婉若的淡定从容,在看到沈亦舒后,敛眉颔首着,声怕会被沈亦舒认出自己一般。

    殊不知那日,沈亦舒的整个人,整颗心都放在景远的身上,哪里会注意到菱香是高是矮?是胖是瘦?

    不得不承认,在这众多官宦世家的小姐中,沈亦舒的梳妆打扮与品位,更显得鹤立鸡群,与众不同。

    只是眼前沈亦舒出现在自己面前,叶婉若并不认为这是偶然,察觉出沈亦舒打量的神色,叶婉若也不躲闪,主动迎上她的眸光,等着对方开口说明来意。

    “我是沈亦舒,是督察院左右督御史,沈御史的嫡长女,比叶小姐虚长两岁,便不自量力叫一声婉若妹妹,还请妹妹不要介意!”

    传闻,这公主府千金是个废材小姐,除了美貌一无是处,虽然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来的消息,但沈亦舒并不这么看。

    刚刚与叶婉若的对视,叶婉若眸光中疏近疏离的神色,与无所畏惧的眸光,令沈亦舒也不敢小觑。

    即使心中对叶婉若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可沈亦舒还是懂得适可而止,开诚布公的与叶婉若做着自我介绍,还刻意以姐妹相称,以此想拉近两人的距离。

    原来是督察院左右督御史,沈御史的嫡长女,怪不得那日就连禁军统领见到沈亦舒,也不敢放肆,还要俯首称臣的以示谦卑。

    只是见识过沈亦舒当初的高不可攀,对于眼前沈亦舒的主动示好,叶婉若心中也在暗加防备,却还是落落大方一笑,朝着沈亦舒盈盈一拜,客气疏离的回答着:

    “原来是沈御史家的沈小姐,恕婉若失礼了!”

    或许是因为当初女扮男装成为景远的身份,叶婉若下意识的不想与沈亦舒太过于亲近,毕竟叶婉若就是景远的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面对叶婉若的疏离,沈亦舒又怎么会感觉不到,却没再与叶婉若客气周旋下去,踱步走到另一侧坐下,抿了口石桌上的清茶,带着希冀的问道:

    “敢问婉若妹妹,可识得一位名叫景远的公子?”

    只见菱香在听到这问题后,身体不自主的轻颤了一下,看着叶婉若依旧淡然的神色,菱香的头埋得更低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