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婉若只知道沈亦舒的出现并没有这么简单,却没想到沈亦舒竟是为了景远而来。

    看着沈亦舒投向自己的眸光中隐现出丝丝绵长情意,以及悠远的希冀神色,如果叶婉若再看不懂,可真是愚钝至极了!

    没想到自己女扮男装的无心之举,却意外碰到沈亦舒,还惹下了桃花债。

    就连沈亦舒这样清高的人,都可以如此披怀虚己的放低姿态,这让叶婉若于心何忍?

    叶婉若又怎会知道,自那日沈亦舒与景远相遇后,便开始对景远心心念念起来,每日头脑里想的都是景远那副谦卑儒雅的样子。

    每天对着那盏小兔子花灯,沈亦舒宝贝的不得了,自顾自的沉浸在对景远的情意中无法自拔

    直到有一天,沈德厚的一番话将沈亦舒所有的情思都击杀的粉碎,也无情的将沈亦舒从梦境中残忍的拉出来,让沈亦舒意识到,无论景远生与死,此生都无缘与此共度余生。

    沈德厚权衡利弊的能力无可挑剔,哪怕沈亦舒再对景远倾心,也无法反驳。

    家族生死存亡面前,不成为家族之间交换利益的牺牲品,已经不易,怎还能为了一已儿女私情,将整个家族的生死置之度外?

    这其中的道理,沈亦舒不是不懂,只是静下心来,沈亦舒还是无法看着景远成为各方势力争夺皇位的工具,也无法看着景远这一身才华成为招灾惹祸的祸根。

    思来想去,沈亦舒还是决定要凭借自己的能力找到景远,哪怕不能与其长相厮守,她也希望景远能够平安的活在这个世上!

    于是沈亦舒也随之付出了行动,她派帖身丫头秘密出府查探景远的下落,还一再的嘱咐着,一旦打探到景远的下落后,让他立刻逃出京都,走得走远越好。

    殊不知沈亦舒的一切行动,均掌握在沈德厚的手心之中。

    上次二皇子夜访沈府,已经在无形之中将沈府推上了风波逐浪之中,眼下,哪怕是疼爱女儿的沈德厚也不得不以保住沈府为首要。所以,即使沈德厚再是爱女心切,也不得不将沈亦舒萌生情爱的种子扼杀在摇篮之中。

    接下来,景远不但没找到,反而使沈亦舒失去了自由出府的权利,每天被软禁在府内,就连身边所有贴身婢女都被换掉,就是怕沈亦舒有任何与外界联系的机会。

    因为担忧着景远的安危,沈亦舒每日以泪洗面,心神不宁,总是害怕会在某一天突然传来景远被追杀的噩耗。就连晚上睡觉,也是噩梦连连,睡不安稳。

    长此以往,沈亦舒就如同得了相思病一般,每日食不下咽,夜不能寐。

    看着沈亦舒日见消瘦的身躯,沈德厚与夫人柳诗茵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刚好太子侧妃诞下皇孙,南秦皇下旨设宴为其庆生,沈德厚与柳诗茵商量着,便带着沈亦舒一同前来。

    一来,可以让沈亦舒散散心,与各府千金谈天说地的,也可消除心中的烦忧;二来,沈亦舒已经举行过了及笄典礼,如若在这宴席上碰到能够让沈亦舒心动的男子,也算是弥补了景远一事的缺憾。

    要说这沈亦舒比叶婉若虚长两岁,早就过了及笄的年纪,古代女子满15岁为及笄,及笄后便到了婚配的年纪。可这沈亦舒却过于清高,各官宦世家的子弟,在沈亦舒看来,皆是凡夫俗子,入不得眼。

    因得沈德厚与柳诗茵的宠爱,对于沈亦舒的婚事却也不强求,一切以女儿幸福为首要,这件事便耽搁了下来。

    谁知道,景远的出现,却成为了沈亦舒的情劫,也显些为沈府带去灾祸。

    虽不情愿,但沈亦舒还是随母亲来到太子府。

    最大的原因,还是想找机会,看看是否可以查探到景远的下落。

    却让沈亦舒没有想到的是,乍一看到叶婉若时,沈亦舒便觉得这叶府的大小姐似是与景远有几分相似。

    哪怕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为了景远,沈亦舒也不想放过,这才会主动与叶婉若主动攀谈起来。

    此时叶婉若心中虽是愧疚,却也不敢表现出任何神色出来,只得敛眉颔首的端起茶盏,微抿了一口,带着疑惑的口气问道:

    “景远?沈小姐难道是在考婉若不成?虽然婉若深居公主府内院,但如今景远的大名,恐怕时至今日,在这京都城内,已经到了无人不知,无人不祥了吧?

    婉若虽不才,但还是听说过景远的威名,只是这人....婉若着实还未有幸得以一见!”

    听到叶婉若的回答,令沈亦舒眼中燃起的希望,瞬间被熄灭。

    是啊,世间哪有那么巧合的事?只是长得有几份相像而已,自己竟可笑的以为叶婉若会与其有关连?看来,自己真是中了景远的毒,以至于神志都开始不清楚了。

    沈亦舒在心中苦笑着,敛去眸光中的失落,呆坐在一旁有些失神。

    对于沈亦舒的表现,叶婉若并没有打断,心中的愧疚感却是越加强烈。

    两人之间陷入了沉默,而后还是由沈亦舒开口打断了空气中的寂静:

    “婉若妹妹,姐姐自知第一次与妹妹相见,提出要求实在唐突,可如若不是万不得已,姐姐也不会想到要麻烦妹妹。事关生死,姐姐只得寻求妹妹的帮助,还请妹妹万不可推辞!”

    听到沈亦舒急切的言语,叶婉若第一时间将这危机与自己景远的身份相联系在一起。

    可既然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承认,也并不想与结交,此时更不能因为沈亦舒的话语,表现出热络的神色来,凭白的招惹来嫌疑。

    只见叶婉若淡笑着,将瞥向沈亦舒的眸光转向周围,眉眼带笑的说道:

    “沈小姐看看这周围,所有看向婉若的眼神中,有嘲讽的,轻蔑的,打量的,惟独没有信任的。沈小姐此番话语,如果传到这些夫人小姐的耳中,只怕会被笑掉大牙!沈小姐确定此求助不是找错了人?”

    “从看到婉若妹妹的第一眼,姐姐就知道妹妹不是她们口中所说的那种人,妇人之仁而已,妹妹都未曾与其计较,又何苦来考验姐姐呢?”

    随着叶婉若的话,沈亦舒的眸光淡淡从各府夫人递送过来的神色上扫过,最后却转回到在叶婉若的身上,直白的语气已经说明内心的惶急。

    叶婉若很清楚,骄傲如沈亦舒的人,如果不是紧急关头,定不会低下她那高贵的头颅,对叶婉若求救。

    虽然面色如常,但不得不承认,沈亦舒已经完全勾起了叶婉若的好奇心。

    景远,不过是自己为了方便出行,女扮男装的另一个身份而已,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才能使沈亦舒流落出这样的表情?就连叶婉若也身临其境般,感到了强烈的不安。

    可却还是掌握好分寸,收起脸上的笑意,仍旧不急不缓的开口:

    “既得沈小姐如此信任,婉若再作推脱,似乎也实在说不过去。只是婉若实在是能力有限,若是能做到定当不会推辞;可若做不到,还请沈小姐也不要怪罪!”

    其实沈亦舒又何尝不是在作赌注?关于景远的事,越少的人知道,其实越利于景远的安全。

    如今,沈亦舒被软禁在府内,再不依靠外面的资源,恐怕想救景远的事,也只不过是一句空谈而已。

    这些年,因为沈亦舒高冷的性感,倍受各官宦世家小姐的排挤,也没有什么能够交心的朋友。

    让沈亦舒好奇的是,不知道为了什么,自己竟对第一次见面的叶婉若如此信任?也同时坚信着,似乎除了叶婉若,也没有人可以帮到自己。

    “妹妹过谦了,姐姐所拜托的事,只要妹妹同意,举手之劳便可做到。”

    听到叶婉若终于同意帮忙,沈亦舒的眼中重新燃起了希望,郑重其事的说道。

    “哦?还请沈小姐说来听听....”

    “所谓生死攸关的大事,正是事关景远。可我如今被禁足在府内,别说寻找景远,就连身边贴身的婢女也被换掉,已是自身难保。

    所以才会向妹妹伸出援助之手,烦请妹妹派人暗中寻找景远,一旦找到他的踪迹,让他立刻逃出京都,逃得越远越好,否则可能会有杀身之祸!”

    看到沈亦舒眉宇间的严肃,叶婉若终于敛去了眼中的笑意,神色之间虽不为所动,可大脑却在急速的运转着。

    沈亦舒对景远的情意,叶婉若不是看不懂,也自以为大可不必说出这样的谎话来。

    可景远虽被世人传得神乎其神,但却也不至于遭到杀身之祸,叶婉若疑惑的是沈亦舒所谓的灾祸究竟出自何处?

    大概是看出了叶婉若的质疑与猜测,沈亦舒依旧没有放弃,直言不讳的说道:

    “妹妹或许并不知道,这景远虽是被世人传诵的博学之人,可同时也是各方势力的拉拢对象,如今皇帝到了知命之年,对于皇位之争,各方势力暗潮涌动,各自做着打算。

    景远的存在得到了当今圣上的赞许,如若得到了景远相助,各势力无异等于如虎添翼的事。当然这里也不缺少有人抱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心理。

    如今景远身陷危机,但姐姐却无能为力。如今姐姐也只能寻得妹妹的帮助,希望能够早日找到景远,得以让他远离纷争,脱离险境。”

    让叶婉若感叹的是,自己与沈亦舒只有一面之缘,但沈亦舒却接连对她出手相助,这一次又不惜为了景远,放下自己的清高,对自己寻求帮助。

    这沈亦舒该是怎么样的情根深种?抛去对沈亦舒的愧疚不谈,叶婉若承认,沈亦舒终于以自己独特的方式,赢得了自己对她的好感。

    另外,更令叶婉若想不到的是,叶婉若此生的命运似乎与皇权之争脱不了干系。

    无论是公主府大小姐的叶婉若,还是具有着文韬武略的景远,似乎都逃脱不了,各势力争取与坎坷的命运。

    一时之间,叶婉若的心中竟生起了悲凉.....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