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如果不是叶婉若就是景远,恐怕叶婉若会怀疑沈亦舒此举究竟为何?甚至会质疑着沈亦舒此举居心叵测的真实目的。

    以沈亦舒的通透,不会分析不出来如今公主府以及叶婉若所要面临的处境。

    如今景远是各势力争取的对象,以叶婉若敏感的身份再去大张旗鼓的寻找景远,恐怕就连南秦皇都会怀疑起公主府的用心以及意图。

    哪怕南秦皇再爱屋及乌的喜欢叶婉若,可帝王谋权,一旦威胁到自己地位的人,别说是叶婉若,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都难逃一死。

    历朝历代,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叶婉若自然不会这样自不量力的去触南秦皇的霉头,以一已之力去挑战皇家的威信。

    沈亦舒之所以一直犹豫着,要不要说出来,正是顾忌到这点。

    可事关景远的生死,如若不是沈亦舒走投无路,又与叶婉若一见如故,也不会病急乱投医的,寻得叶婉若的帮助。

    否则以这件事的重要性,沈亦舒是不会这样随易的表露出来。毕竟涉及政治,为了自保与自身的前途光明,保不准对方会为了讨好谁而出卖自己。

    沈亦舒的一番话使叶婉若陷入沉思中,可沈亦舒却认为叶婉若是意识到了这件事的危险性,不愿意出手相助。

    情急之下,沈亦舒缓缓站起身,走到叶婉若的面前,不顾身份的朝着叶婉若福身行礼,带着请求的语气说道:

    “姐姐知道,公主府现在的处境,已是自顾不暇。可姐姐若不是到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也不会想要将妹妹牵扯进来。

    尽管知道这样的要求很无理,但亦舒还是请求妹妹,能够帮得亦舒这个忙,日后亦舒定当报答妹妹的恩情。事关人命,还请妹妹不要推辞!”

    沈亦舒虽是情急之举,却使周围看向自己的夫人小姐们,眸光中的诧异更盛了几分。

    叶婉若当然不能任由着事态发展下去,否则明日还指定传出什么谣言来,叶婉若也连忙站起身,拉起沈亦舒,将她重新安置在刚刚坐下的位置上,朱唇轻启:

    “姐姐宅心仁厚,虽是内阁的千金小姐,却有着侠女风范。婉若如再推脱,岂不是小人行径?

    只是姐姐也知道婉若如今的处境,此事婉若虽愿意凭借一已私利帮助姐姐,却也只能暗中进行。否则,一个失察,整个公主府都有可能为之陪葬。

    你我皆是为人子女定当知道自己的责任,所以这件事还需从长计议,急不得!”

    得到叶婉若的应承,沈亦舒的眼中重新燃起了希望,眼中尽现感激的眸光,这让叶婉若连忙收回了神色,转身坐回一旁。

    看着沈亦舒为了自己另一个身份伤神,叶婉若便觉得无颜面对,甚至不敢与其对视。

    叶婉若之所以应承下来,也是想借此断了沈亦舒对景远的念想,从而让沈亦舒的安全也得到了保障。

    至于刚刚沈亦舒所说的话,叶婉若并不担心。毕竟景远的身份除了离疏与两个丫头,无人知晓。

    不对,还有一人,那便是盛权。

    而盛权,注定了与自己只会成为彼此生命中的过客,只要叶婉若不再女扮男装出行,景远的真实身份就永远不会暴露,也算是间接得到了安全保障。  “一切全凭妹妹作主,妹妹也要以自己和公主府的安全为重才是,景远的事情尽力而为便好!”

    听到叶婉若思虑周全的话语,沈亦舒更加坚定,看来自己今日算是找对了人。暗自在心中做了决定,日后叶婉若有需要,自己定当全力以赴,绝不推辞。

    叶婉若淡然的点了点头,说话间,便看到从远处走过来两名摇曳生姿的女子,一边踱着莲步,一边还相互在耳边低语着什么。似乎谈到尽兴之处,两人之间传出一声声媚笑,令叶婉若的鸡皮疙瘩直往地上掉,升起一阵阵恶寒。

    按说面前的情景与叶婉若也没有什么关系,只是那两名女子的眸光中夹杂着的嘲讽,从头至尾未从叶婉若的身上移开过,敌意已经尽现出来。

    当然,这一切当然也逃不过沈亦舒的眼睛,沈亦舒不知道为什么如此高冷的自己会对叶婉若产生莫名的好感?也或许只是因为叶婉若与景远有几分相像,爱屋及乌也是说不定的。

    叶婉若可以对眼前的情景熟视无睹,可沈亦舒却是看不过去的。

    像沈亦舒这样高冷的人,一旦被他们认定成为朋友,那便定会倾心相交,视为知已。也定会为朋友两肋插刀,荣辱与共。

    看着两人距离越来越近,沈亦舒刚想起身出言斥责,却没想到叶婉若在这时,淡然的开口,柔声说道:

    “姐姐喝茶,虽然眼前这景致不尽相同,可这太子府内的茶却是极好的,姐姐不如静下心来细细品味一番!”

    虽然不知道叶婉若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沈亦舒却还是顺势停下想起身的动作,端起茶盏,送入口中。

    这茶水入口微苦,咽下后口中却弥留甘甜与茶香,令人回味无穷,忍不住想要喝下第二口再次品味一番。

    刚刚沈亦舒因为着相于景远的事,喝下的茶水也是饮之无味,如今得到释然,反而品出了茶香。

    以此看来,人的心态是多么的重要?

    “传闻沈府的沈小姐心比天高,如今看来,果然沈姐姐的境界我们常人所达不到的。哪怕对面坐的是一位人尽皆知的废材大小姐,也能够照旧谈笑风声,还真是让妹妹们羡慕不已!”

    此时说话的女子,身穿石榴红色银霓红细云锦广绫合欢的齐胸瑞锦襦裙,头戴紫玉镂金簪。浑身上下,只要暴露在外的皮肤,都带着配饰,自以为贵气十足,却在叶婉若看来如爆发户一般上不得台面。

    眉眼中媚态十足,一双勾人的桃花眼,说话间还不忘掩面而笑,仿佛从她口中说出来的,不是什么挖苦的话语,还是在讲着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

    女子的话音刚落,沈亦舒便已经将眸光转向叶婉若,只见她依旧泰然处之的坐在另一侧,仿佛真的坐实了废材大小姐一说,并没有听出对方话语中对自己的奚落。

    叶婉若的表现使站在一旁的两名女子笑得更欢了,眉眼中透出轻蔑与嘲讽。可沈亦舒却并没有轻看了叶婉若,刚刚的一番交谈,已经让在沈亦舒的心中打番了外界传言的废材一说。

    此时看到叶婉若所表现出来的神态,更是在心中对叶婉若刮目相看,单说出这份定力,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叶婉若不想与之计较,并不代表沈亦舒是那样的好脾气,只见她放下手中的茶盏,淡淡的瞥了那女子一眼,冷冰冰的说道:

    “原来是左丞相府的嫡小姐,只是陈小姐的这声姐姐,亦舒可是担当不起的。一来,我们似乎并不相熟;二来,众所周知,陈小姐一心想要嫁给太子殿下,做太子妃,单说陈小姐的雄心壮志,这声姐姐,亦舒也是不敢应下的。

    否则,日后陈小姐真的成为太子妃,亦舒唯恐会平白的受到刁难,岂不是得不偿失?”

    原来,刚刚口口声声称叶婉若为废材小姐的正是当朝左丞相之女,陈嘉卉。传闻这陈嘉卉三岁识字断句,四岁出口成章,五岁便已满腹经纶,一直被当作掌上明珠般夸奖长大的女子,自是自视清高,无人能敌。

    一次在皇家宴席上与太子盛相见,被太子盛风流倜傥的外表所迷惑,暗自许下芳心,觊觎着太子妃的位子已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按说古代男子三妻四妾实属正常,如若太子盛也爱慕陈嘉卉,男婚女嫁也算是美事一桩。

    可要说这太子盛对陈嘉卉的态度已经不能用恶劣来形容,有一次,陈嘉卉亲自绣了个鸳鸯戏水的香囊给太子盛,谁知,太子盛居然当着陈嘉卉的面,直接赏给了自己身边侍卫,还说什么自己香料过敏。

    直到事情过去不久,太子盛的腰间带着太子侧妃绣的香囊,陈嘉卉才想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

    再者,即使是左丞相嫡女,也未必就一定受皇后莫亦嫣的喜爱。

    没有利用价值的棋子,自然弃之。

    皇后选儿媳,看重的不是那一肚子的墨水,而是谁能助自己的儿子登上皇帝的宝座。

    在得知皇后有意让太子盛娶了叶婉若为太子妃时,陈嘉卉自当不服。想她陈嘉卉,不能自夸为才女,却也是一般女子所不能比拟的,如今被一个废材小姐打败,定会怏怏不服。

    只可惜这几年间,皇宫大摆宴席,叶婉若从不参加,自然没有给陈嘉卉为难叶婉若的机会。

    此时看到叶婉若,惊讶之余,自当冷言冷语的对其讥讽一番,以泄自己的心头之愤。

    原本,陈嘉卉是想故意激起叶婉若的怒意,让其对自己恶语相向是最好,刚好惹来大家的关注,也让众人看看这个废材大小姐如何能配得上太子妃的头衔?

    可叶婉若的态度,却让陈嘉卉觉得自己的一番筹谋如同打在棉花上一般,令陈嘉卉无力感强烈。更让陈嘉卉想不到的是,一向以高冷着称的沈府大小姐,居然会为了叶婉若出头,对自己反击。

    从未听说过沈亦舒与叶婉若交好,眼前的情景,不得不让陈嘉卉感到诧异。

    而诧异也只是一方面,更多的是让陈嘉卉觉得在好友面前,让自己的颜面尽失,这是陈嘉卉所不能接受的。

    被父母捧在手心里并以才女着称的陈嘉卉,顺境成长,不允许自己有任何的不完美,眼下更是如此。

    “你....”

    虽说陈嘉卉喜欢太子盛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但在听到沈亦舒拿太子盛的事来取笑自己时,还是令陈嘉卉艴然不悦,嗔目切齿的冷眼瞪向沈亦舒。

    冷冽的吐出一个字,刚想反驳,却被身边的好友制止,就连叶婉若也被此女子的动作吸引,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