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婉若之所以不屑于与陈嘉卉发生争执,是因为陈嘉卉近乎于白痴的行为,其目的性,已经是再明显不过的。

    那满眼的敌意,叶婉若才不会相信,她来到自己身边,是为了与自己结交挚友,谈天说地的。

    别忘了叶婉若在前世的21世纪,可是圈内小有名气的美女作家,对于设计陷害人的路数与套路,叶婉若可以堪称为她们的鼻祖,又怎会轻易落入别人的圈套?

    如果叶婉若此时真的与其怨怼,那才是真的让对方称了心,如了意!

    要说那陈嘉卉是恃宠而骄,仗势欺人,那么眼前站在陈嘉卉身边这位女子,才真正引起了叶婉若的关注。

    甚至在心中,已经将对方划为有着一定份量的对手。

    只见那与陈嘉卉并排而立的女子,湖蓝色织绵蓝语芊纱裙,墨玉的长发只是被简单挽了个朝月髻,头饰与耳环都只是寻常的玉器,可见此人并不张扬。

    如玉凝脂的肌肤,黛眉狭长,一双细长眼遮去了眸光中的精光,朱唇粉嫩,看似柔心弱骨。

    从古至今,示弱与柔情是女子最好的利器,也是百试不厌的杀手锏。

    面前这女子如此神态,让叶婉若质疑着,此女子看似平常无奇的外表下,究竟隐藏的是怎样一颗蠢蠢欲动的心?

    感受到叶婉若的打量,那女子只是微微勾起唇瓣,不带一丝感情色彩的眸光从叶婉若的身上略过,最后落在沈亦舒的身上,轻启红唇不缓不慢的说道:

    “沈小姐说笑了,虽然嘉卉对太子殿下的感情,天下人尽皆知,但也算被传为了一段凤求凰的佳话。

    何况嘉卉的行为举止也未曾失了女儿家该有的矜持,诗涵并不认为嘉卉有什么逾越之举?

    而且天人无人不知,当今皇后娘娘选定的太子妃可是坐在此处的叶小姐,难道沈小姐是在质疑着皇后娘娘的决定吗?如被太子殿下听到,惹怒了太子殿下,这罪责恐怕也不是我们其中任何一人所能承受的,所以沈小姐这玩笑可是开不得的!”

    果然,是被叶婉若看重的人!

    虽然语气像是善意的提醒,可字里行间无不在挑剔指点着沈亦舒的错误之处。

    嘴角挂着温情如水的笑意,远处看来只认为是小姐之间在闲聊罢了,也只有在场的人才能够听出来她语气中的弦外之音。

    只是,这沈亦舒当然也不是省油的灯,又怎会甘愿于位居人下,被人奚落?

    只见她在听到女子的话后,并未恼怒,而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而后意犹未尽的掩面,极力压抑着笑意说道:

    “是啊,何小姐不说 ,亦舒都差点忘记了。婉若妹妹是当今皇后娘娘最理想的太子妃人选,不像是陈小姐,巴巴的送上前去,人家太子殿下与皇后娘娘还看不上。

    这人啊,果然是比出来的。所谓有福之人,不用抢,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语毕,沈亦舒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两女子相视而笑,其中的寓意无需言明,便已明了。

    沈亦舒却不知道,她此时对叶婉若的一番维护,使叶婉若感觉到心头暖流涌过,打定主意要交下沈亦舒这个朋友。

    面前与陈嘉卉同行而来的女子,正是翰林院掌院学士--何文礼的嫡女何诗涵。

    何诗涵的母亲在何诗涵十岁那年便过逝了,何文礼另择贤妻,还为何文礼孕育一儿一女。

    只是可怜了这何诗涵,年纪尚小便学会看着别人的脸色过活。好在这何诗涵也算是个聪明的,无师自通便懂得如何讨得当家主母的欢心,虽然战战兢兢,但生活中的吃穿用度也是在享受着嫡小姐的标准。

    按说何诗涵也是个可怜的人,眼看着便到了及笄的年纪,对于何诗涵来说,能够如愿嫁给自己心仪的人,才是自己未来的倚仗。

    可是她喜欢的人,偏偏是那个闲云野鹤的五皇子尉迟景曜,而这五皇子却又不喜女色,至今为止,尉迟景曜都不曾有过侍妾。

    更何况,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即便是身为翰林院掌院学士的何文礼,此时在朝局动荡的时候,也想要择一参天大树庇荫。

    而尉迟景曜无疑不是最佳的选择,白白搭了自己的女儿,却不能为娘家带来福泽,别说是何文礼,就是他如今续弦的妻子,也是坚决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要说这陈嘉卉能与何诗涵成为好朋友,也算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眼看着自己喜爱的人,却不能与之携手,共尽余生,这该是怎样的心酸与苦楚?

    此时,陈嘉卉却立于一旁,脸黑的如紫茄色一般,怒怼着两人。

    刚想放刁耍泼的指责着两人,头脑中却似有什么快速闪过,陈嘉卉这才隐藏好眼中的戾气,对着两人嫣然一笑,犀利的说道:

    “素来清高者大多孤芳自赏,高处不胜寒。不过以沈小姐此番行为来看,也不枉然。京都城内的千金,谁人不知道督察院左右督御史沈御史的嫡小姐,为人淡雅高冷,不喜与人亲近。

    可如今看来沈小姐也并不是传说中的那么不识人间烟火。如今太子府上这么多世家小姐,皆是入不了沈小姐的眼,惟对这废材小姐一见如故,这其中的寓意难道还不分明吗?

    恐怕这沈小姐也是看中了这废材小姐未来太子妃的身份,日后太子殿下世袭皇位,那么这废材小姐就是尊贵无比的皇后娘娘。

    如此看来与这废材小姐相交还真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我们这些没有远见的人,是无法理解沈小姐的用心,看来还是要多向沈小姐多多学习才是!”

    有人说,如果你心里住着天使,那么你所看到的世间万物都是美好的。如果你心里住着魔鬼,那么你所看到,体会到的都是不甘与屈辱。

    正是因为陈嘉卉的居心叵测,所以她自以为所有人都如她一般,有着幽深的城府,以及阴暗的心理。

    此次一番经过酝酿的话语,无疑是将坐着的沈亦舒与叶婉若全部讥讽在内了。

    殊不知,她所向往的太子妃之位,却被叶婉若弃如敝履。

    “你.....”

    正当沈亦舒刚想再次反驳时,却瞥见叶婉若朝着自己莞尔一笑,示意让沈亦舒稍安勿躁。

    而叶婉若自己却站起了身,亲手倒了杯茶水,朝着陈嘉卉缓步走去。

    在陈嘉卉眼中,沈亦舒这个对手还勉强够资格,而叶婉若,陈嘉卉至始至终,都未曾将她看在眼里。

    看着叶婉若端着茶盏走过来,陈嘉卉眼中的嘲讽神色更加分明。

    心中想着,果然是传闻中的废材小姐,自己如此这般的讥讽她,她却还端着茶盏来和自己示好。思及于此,眼中的清冷也更加分明,示威似的朝着沈亦舒勾起了唇瓣。

    若说对于叶婉若的行为,沈亦舒也是好奇的不行,只是她相信叶婉若如此举止,定然有她自己的道理。

    眸光也是一眨不眨的看着叶婉若此时反常的举动,那样子,仿佛生怕错过什么一样!

    只见叶婉若的神色中并未表现出丝毫的不满,那天真无邪的样子,似是真的没有听懂几人的唇枪舌战,反而面带笑意的柔声说道:

    “看着姐姐们叙了半天的话,想来也是口渴了,婉若特意为姐姐斟了茶,还请姐姐品尝婉若的手艺!”

    陈嘉卉看着面前的叶婉若,玉脂凝肤,眉眼带笑,美得不可方物,就连陈嘉卉也是自叹不如!

    只可惜,空有一副好皮囊有什么用?还不是沦落为世人的笑柄?

    打量到叶婉若眼中的柔和,陈嘉卉再次炫耀一般的将眸光转向沈亦舒,在沈亦舒的注视下,陈嘉卉缓缓伸出白皙的纤纤玉手,想要接过叶婉若手中的茶盏。

    谁知,就在此时,叶婉若手中的茶盏突然掉落在地上。

    ‘啪’的一声脆响,惊到了太子府内前来参加宴席的夫人小姐们,齐齐的都将眸光转向这里,满眼的好奇,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在古人看来,这是不吉利的!

    如若此时太子殿下在场,恐怕免不了一番究责。

    尽管主人未在,但管家吴怀还是应声赶了过来,当看到那碎了一地的茶盏时,满眼的愤慨与凌厉。

    想着太子即将回府,如若看到这不好的预兆,还指不定会发多大的脾气。

    只是当吴怀的眸光扫到站在一边的叶婉若时,吴怀有过短暂的迟疑,却还是不敢怠慢的走上前去。

    “小姐没事吧?可有受伤?”

    这府内的夫人小姐们,任谁打碎了这茶盏恐怕都会表现出惶惶不安的神色。

    惟有叶婉若,与生俱来的特殊性,令吴怀也无法说出指责的话来,还要上前缓声寻问着叶婉若是否受了伤?

    单是这份殊荣,就不是这里面的任何一位所享有的。

    叶婉若此时垂头敛眉,没有人看到她此时的表情,只是朝着管家吴怀摇了摇头,并未回答。看在众人眼中,仿佛是自知自己做错了事,而不安的样子。

    而陈嘉卉呢,呆愣在一旁,刚刚她明明还没有接过茶盏,可叶婉若却突然松了手,使这茶盏最后应声落在了地上。

    原以为这管家吴怀闻声赶来会对叶婉若犀利警告一番的,却没想到他居然只是寻问了叶婉若是否受了伤?这让陈嘉卉的眼中闪过一抹算计的精光,连忙想开口撇清牵扯:

    “婉若妹妹也真是太不小心了,这样吉利的日子,怎么会犯下如此大错?还不快.....”

    “陈小姐说的这是什么话?明明是陈小姐故意将这茶盏甩在地上的,怎么反而将脏水泼在婉若的身上了?婉若虽然无母相依,却也不会平白的被人这样欺辱去!”

    只是还不等陈嘉卉的话语表达完整,叶婉若便已经抬起了头,神色间呈现出一副无辜的模样,眸光中若隐若现的泪花儿,还真是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