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听到这令人胆战心惊的几个字,陈嘉卉面如土灰,已经顾不得与管家吴怀周旋,连忙转向太子府门口的方向跪下,随着一众夫人小姐们齐声说道。

    看到陈嘉卉自食其果,吃瘪的模样,叶婉若的嘴角勾起一抹若隐若现的笑意。

    却也连忙收敛心神,垂首着跪了下去。

    眼前暂时的得利,并不能让叶婉若迷失方向,接下来的好戏才刚刚登场而已。

    虽然叶婉若现在的处境堪忧,但并不代表叶婉若会任人欺辱。自从在叶玉山处得知了公主府以及自己的处境后,叶婉若就打定主意,坚绝不能委屈了自己。

    沦落为皇家权利争夺的棋子,已是无可奈何 ,再苟且偷生的过活,那岂不是白白穿越来这个朝代活上一遭?

    如此将事情闹大,叶婉若就是要让陈嘉卉知道,女人之间最可怕的争斗不是互怼,而是轻敌。

    更何况,陈嘉卉对自己的恶语相向,如若不回她送一份大礼,岂不是平白的浪费了陈嘉卉对自己提供的良机?

    本以为这件事因为南秦皇的到来而终结,却没想到这仅仅是个开始而已。

    随着德正业的声音落下,一身明晃晃的黄马褂出现在太子府的门口。

    只见,南秦皇迈着健硕的步伐走在最前方,左侧跟着的身着金丝织锦礼服的皇后莫亦嫣,墨玉长发被高高挽起,露白洁白的玉颈,发间插着一只镂空飞凤金步摇。体态轻盈的踱着莲步,端庄贤淑,因伴圣驾左右,一国之母的风范尽现无疑。

    右侧则是这府邸的主人,当今的太子殿下--太子盛。紧随三人身后的是南秦皇的一众皇子,正所谓龙生九子,个个不同,此时也是体现的淋漓尽致,接着才是按照品阶排序的各大臣。

    当锐利的眸光接触到太子府内跪到一片的各臣内子,南秦皇这才敛起眉宇中的威严,眸光在一众女眷身上略过,沉声说道:

    “平身吧!”

    “谢皇上、皇后娘娘!”

    听到南秦皇故作轻柔的语气,一众夫人小姐在道谢后,盈盈起身,礼数周到的无可挑剔。

    叶婉若依旧站在原地,敛眉垂首着。淡雅清新的几乎要与这景色融为一体,可在一众小姐的映衬下,却略显出众。

    素青色的烟罗紫轻绡曳地望仙裙在周围艳丽的裙装中,如同绿叶映着红花一般。

    只是在叶婉若的脚下,一地的茶盏碎片份外抢眼,如此大喜的日子里,居然发生如此不吉利的事,南秦皇的眸光不由得散发出凛冽的寒光。

    太子盛在此时顺着南秦皇的视线,也看到了那一地的碎片。

    太子盛与皇后先后被禁足,此次虽得以脱离险境,却也是如履薄冰的小心谨慎。南秦皇好不容易因为小皇孙的诞生解了母子二人的禁足,并下旨在太子府内设宴,这无疑是给了太子盛以及太子府天大的殊荣。

    如若再惹得南秦皇圣怒,太子盛不敢想像面临自己的后果究竟是什么?

    思及于此,太子盛连忙朝着管家吴怀走过去,沉声斥责着:

    “吴怀,你是怎么办事的?冲撞了父皇与母后,你这小命也别想要了!”

    还不等管家吴怀回答,立于一旁的陈嘉卉,眼中却闪过了一抹算计,连忙付之于行动,福身朝着太子行礼,用自己听来最柔媚的声音说道:

    “回太子殿下的话,这杯子是婉若妹妹不小心打破的,并不关吴管家的事!”

    陈嘉卉只一心放在太子盛的身上,并没有看到叶婉若此时嘴角加深的笑意,心中讥讽着:陈嘉卉,说你蠢,你还真是当仁不让。我还没主动去搭理你,你却偏来招惹我。也好,不让你死心,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陈嘉卉此举,一来是想引起太子盛的关注,二来,也是想推卸掉身上的责任,将众人的注意力再次推到叶婉若的身上。

    殊不知,自己一番愚蠢的行为,其实是为叶婉若做了嫁衣。

    太子盛并没有因为陈嘉卉看似仗义执言的提醒,有任何的好脸色,射向陈嘉卉的眸光中则更冷厉了几分。

    不等太子盛的回答,南秦皇却已经迫不急待的开口:

    “婉若丫头,舅舅来了,还不过来舅舅身边,愣在那做什么?”

    即使面对群臣与一众内室夫人小姐,南秦皇也丝毫不掩饰对于叶婉若的疼爱,语气中与之刚刚更是轻缓了许多。

    不再是帝王君相,只是一个想要索取更多关注,更多亲情的长辈。

    令叶婉若在这居心叵测的人心中,感受到了几缕温暖,却也是在仅仅一瞬间而已!

    闻言,叶婉若提步走到南秦皇的跟前,并没有恃宠而骄,而是大方得体的福身行礼着:

    “婉若给舅舅和舅母请安,愿舅舅和舅母福体安康!”

    “这孩子,和舅舅还讲究什么礼节?叶爱卿,朕的婉若都被你管傻了!”

    虽然语气中透出对叶婉若的责备,但这宠溺的神色,就连南秦皇的一众皇子中都未曾体会到半分。

    听到南秦皇的话后,叶玉山连忙在众大臣中出列,快步走到叶婉若的身边,躬身作揖答道:

    “让皇上见笑了!”

    说话间,莫亦嫣已经来到叶婉若的跟前,亲昵的拉过叶婉若的手腕,慈爱的寻问着:

    “前阵子听闻婉若受了惊吓,身体抱恙,正赶上舅母也犯了头痛的病,没能去探望婉若,婉若可不要怪舅母!”

    听着莫亦嫣这心口不一的回答,叶婉若在心里冷笑着,明明是被禁了足,还什么犯了头痛病?果然,这宫里的女子还真是会颠倒是非,扭曲黑白!

    本是一句客套话,谁知叶婉若的眼泪竟扑簌扑簌的流淌下来,好似是真的受了感动一般。

    “这孩子,怎么说着说着还哭了,徒惹了婉若伤心是舅母不对,乖孩子快别哭了!”

    莫亦嫣的话也令南秦皇的眸光也跟着射了过来,叶婉若虽是年幼丧母,可是通过两次的接触,南秦皇并不认为她是个无知无畏的世家千金。

    此时叶婉若的表现,定是受了什么委屈,想到这其中的可能性,南秦皇的眸光随之更冷了几分。

    只见叶婉若脱离开莫亦嫣的拉着自己手,后退一步,猛的朝地上俯身跪了下去。

    顿时惹起南秦皇一阵惊慌,连忙要上前拉起叶婉若,就连莫亦嫣也为叶婉若突如其来的动作感到莫名其妙了起来。

    倏然,叶婉若扬起一张带着泪痕的小脸,眼中满是柔弱,语气中尽现委屈:  “舅母对婉若的关怀,婉若自是深受感动。但婉若斗胆,想请舅舅与舅母为婉若验明证身,还了婉若的清白!使婉若不再受人非议!”

    验明证身?受人非议?清白两个字看似简单,却是闺阁千金们都在意的事,在此时却被叶婉若大刺刺的说了出来。

    哽咽的话语,不断流淌下来的泪珠儿,无不在诉说着自己的辛酸与刚刚的遭遇。

    刚刚在太子府内,目睹了陈嘉卉与叶婉若发生争执的经过,在此时听到叶婉若的一番形容后,皆是下意识的将眸光转向陈嘉卉,眸光中透着几分同情。

    以往南秦皇疼爱叶婉若只是听闻,如今得到证实,恐怕这陈嘉卉已经不能独善其身了。

    南秦皇自知此事没有这么简单,看着此时盈弱的叶婉若,连忙越过莫亦嫣走上前,坚定的拉起叶婉若,低沉的说道: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舅舅在这里,自当为婉若丫头作主!”

    感受到南秦皇不加掩饰的怒意,叶婉若拿出绢帕轻拭着面颊上的泪痕,哽咽的说道:

    “婉若自知,母亲过逝的早,多年来倚仗着舅舅与舅母的福泽,才成就了今日的婉若。婉若可以忍受别人说婉若没有教养,也可以忍受别人笑话婉若有爹疼没娘爱,但事关婉若的清白,婉若却无法再听之任之。

    婉若自认与各位表哥都是以礼相待,但却有人传出婉若勾引太子表哥的话来,竟还妄加揣测说是舅母想要将婉若嫁给太子表哥。

    婉若还未到及笄的年纪,便已传出这样的谣言,日后婉若还怎么见人?女子自视闺名比生命还重要,如若不是到了万不得已,婉若也不会来求舅舅与舅母为婉若证明清白,还请舅舅与舅母为婉若作主!”

    说着,叶婉若便又要俯身跪下去,却被南秦皇拦了下来。

    一双深邃且锐利的眸光如刀子一般从莫亦嫣的面色上划过,危险的气息令莫亦嫣也连忙垂下头去,不敢与之对视。

    如若不是有莫亦嫣的首肯,这样的流言蜚语怎么会流传得出来?莫亦嫣的打算,从最开始,南秦皇就是知道的,如今听到叶婉若借机在众大臣的面说出来,南秦皇也自当愿意彻底打消了莫亦嫣的念头。

    有些事,明明心知肚明,却彼此都不愿先说出口。

    叶婉若呢,以自己失忆为幌子,装傻充愣的求着南秦皇为自己作主,其实不过是想要借此机会,彻底撇清与太子盛的牵扯,也让莫亦嫣与太子盛打消了算计自己的念头。

    偏偏叶婉若的无心之举,另莫亦嫣找不出任何漏洞,此时莫亦嫣已经在心里,恨不得将那个乱嚼舌根的人,千刀万剐了才解气。

    叶婉若并没有发现,站在一旁的叶玉山有些紧张的面色,似乎也在为叶婉若如此莽撞的行而捏了一把汗。

    其实叶婉若也在赌,只因为莫亦嫣在宫中将自己带回了宁贤宫,南秦皇便将莫亦嫣禁了足。说明两人的关系并没有表面看着的这样琴瑟和鸣,实则已经暗生嫌隙。

    此番举动,不仅使叶婉若脱了身,更是给了南秦皇借机打压莫亦嫣的机会,南秦皇又怎么会不加以利用呢?

    就在叶婉若的思绪间,已经听到南秦皇略带威严的声音响起,语气中的凌厉令人无法忽视:

    “是谁说出的这番话?”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