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横眉凛冽,南秦皇不怒自威的威严,面色微沉便已令台下的一众夫人小姐们引起一阵胆寒,更是不自觉的低垂下了眼睑。

    太子府内除了春风扶柳时,隐隐传来树叶沙沙作响,此时已经一片寂静。

    众人都屏住气息,生怕此时会惹火烧到自己身上,唯恐避之不及。

    “舅舅不要生气,婉若不分场合说出此事已是罪过,并不想舅舅迁怒于任何人,婉若只求得舅舅与舅母为婉若证明清白的一句话而已,婉若肯请舅舅息怒!”

    原本叶婉若此时处于弱势,被人刁难,背负骂名。因年幼丧母,被人指证没有教养。

    如果换作她人,恐怕此时一定会恨不得置对方于死地,偏偏这叶婉若,在此时还能大方得体的说出此番话,自是博得在场众人的对叶婉若刮目相看。

    也勾起了南秦皇对于叶婉若更深的亏欠与怜惜,只是虽然贵为帝王,有些事情却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

    “婉若丫头,你母亲过世的早,民间俗称娘亲舅为大,这些年舅舅没有尽到照顾你的义务,平白的令你遭受到那些委屈。舅舅保证,以后这样事不会再发生!婉若也不必为此困惑,婉若丫头是朕的外甥女,这婚事也自当由朕亲自赐婚才算作数。

    只是,这婉若丫头虽没有册封,没有品阶,但却也是名副其实的皇亲国戚。此等挑衅皇威的举措,朕绝不姑息!”

    南秦皇沉稳的声音传来,令莫亦嫣的脸色顿时一沉,这一番表露无疑等于打碎了莫亦嫣所有的幻想与计划。

    但莫亦嫣岂是会轻易服输的人?想到南秦皇此举或许对自己来说或许也是好事。

    如不将叶婉若送上太子妃的位置,不掌握住公主府的兵权,她莫亦嫣也枉费了这些年处于后宫的勾心斗角之中。

    就在叶婉若说出那一番话时,太子盛的眸光猛的朝着陈嘉卉冷射过去,伴随着凛冽的寒光,似乎要在陈嘉卉身上划刻出血痕一般。

    自作聪明的陈嘉卉,以为叶婉若再怎样也不会这样不分轻重,说到底不过是女儿之间的闹剧而已,终究是上不得台面的事。

    可叶婉若却大有不把此事闹得沸沸扬扬,誓不罢休的趋势。一番夸大其词的言语,更是让陈嘉卉敏感的嗅到了危险。

    叶婉若的哭诉令陈嘉卉隐在长袖中的双手,下意识的紧握着,抒发着自己心头浓浓的憎恨。

    直到此时,陈嘉卉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是被叶婉若利用了。

    此时叶婉若的行为已经再明显不过,正是利用了陈嘉卉醋意行为,借机澄清了与太子的种种传闻,更是断了太子与皇后的念想。

    叶婉若的高明就在于,轻而易举的逃过了皇后的究责,不动声色的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在陈嘉卉的身上。

    此刻,陈嘉卉才终于承认,自己饱读诗书十几年,还真是愚蠢至极!

    原来,刚刚为自己倒茶,打破茶盏都只不过是诱饵而已,真正的用意不过是为了此时。可是现在才知道,是不是有些为时过晚?

    恐怕,即便侥幸逃过了今天的罪责,日后太子盛与皇后都不会放过自己的。

    除了陈嘉卉感到了岌岌可危的处境,还有一人便是处于众大臣之首的左丞相--陈斌。

    早就知道女儿喜欢太子盛,以为不过是美事一桩,陈嘉卉或是能虏获太子的芳心,日后成为太子妃。

    日后太子登基,他陈斌就是国丈,这丞相府恐怕也会成为别人巴结的对象。

    陈斌早就看懂了陈嘉卉与叶婉若之间的小摩擦, 叶婉若刚刚哭诉时,陈斌的眸光碰触到自家女儿那惊慌的神色时,心中更已了然。

    此时听出南秦皇语气中所透露出的愤怒,恐怕太子妃的梦不仅破灭,就是丞相府会不会殃及,都是未知的事情。

    绝不姑息!

    凛冽的四个字,从南秦皇不带有一丝情感的口中蹿出来,字字敲打在陈嘉卉的心上。

    眸光再触及到太子盛那冷冽的眸光,似乎恨不得将陈嘉卉千刀万剐了一般,那样幽深的恨意令陈嘉卉双膝一软便跪在了地上。

    “皇上,臣女....臣女冤枉啊!”

    当陈嘉卉跪在地上的一瞬间,南秦皇那满脸的怒意陡然转向陈嘉卉,深不见底的眸光甚至想要将陈嘉卉吞噬了一般。

    感受着来自南秦皇的压力,陈嘉卉伏在地上,内心的忐忑与惶恐令陈嘉卉的身子不停的在颤抖着。

    “冤枉?左丞相你可真是调教出来一个好女儿啊,还真是令朕刮目相看!”

    听到陈嘉卉的辩解,南秦皇的嘴角挂上冷笑,言语犀利的指向陈斌,眸光却未离开陈嘉卉半分。

    要问为什么南秦皇会在这众多官员的女眷中认出陈嘉卉,这还要从一次宫宴上说起。

    当时陈嘉卉跳了一曲《云门舞》,优美的舞姿惊艳全场,惹得南秦皇龙心大悦,要对陈嘉卉封赏。

    结果陈嘉卉当时就表示,什么都不要,只想问太子盛一个问题?

    一个问题而已,南秦皇当然愿意做了顺水人情,准了奏请。

    其实在陈嘉卉提出交换请求时,南秦皇便看懂了一个情窦初开的小丫头对太子盛的情意。只是,南秦皇也很好奇太子盛的回答。

    出乎了南秦皇的意料,陈嘉卉问出的第一个问题竟是:请问太子殿下,刚刚嘉卉跳的舞美吗?

    太子盛醉意朦胧略点了点头,在得到太子盛的肯定,陈嘉卉嘉出望外,接着又问道:

    “那待嘉卉及笄后,太子殿下会娶嘉卉吗?”

    这个大胆的问题,不仅惊呆了在场参宴会的群臣,更使南秦皇的眸光中也划过几抹异样的神色。

    陈嘉卉嫁给太子盛,已经不仅是陈嘉卉对太子盛的爱慕之情,同时也意味着左丞相也会因此加入太子盛的党羽之中。毕竟成为太子盛的岳父,对于左丞相来说是本利而无一害的事情,与其同时,太子党在无形之中也如虎添翼,距离皇位也更进了一步。

    如若这只是陈嘉卉的一厢情愿还好,但如果这是左丞相的授意,那么南秦皇就要怀疑左丞相在这其中所扮演的角色,还有其中的用心了!

    谁知,太子盛的回答却令南秦皇以及在场的众人大吃一惊:

    “这已经是第二个问题了,请恕本太子不作回答!”

    虽然没有直接拒绝了陈嘉卉,但这其中的寓意也已经不言而喻。

    从此,陈嘉卉三个字,一夜之间也在京都里以迅猛的趋势蹿红。本以为女子珍爱名节,陈嘉卉自此便会有所收敛,却没想到,接下来只是变本加厉了而已。

    所以陈嘉卉也给南秦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可南秦皇怎么都想不到,有一天,这陈嘉卉会对叶婉若产生敌意,并成为自己达成目的垫脚石。

    听到南秦皇提到自己的名字,左丞相的额头上已经密布了一层细汗,躬身来到南秦皇的面前,诚惶诚恐的跪下,小心谨慎的说道:

    “微臣罪该万死,臣女年纪尚小,是臣教导无方还请皇上恕罪!”

    年纪尚小?这陈嘉卉刚过及笄之礼还叫年幻尚小?不过是作为父亲袒护女儿的推脱之词罢了!

    左丞相的话使南秦皇的面色陡然骤变,突然抬起虎步,一脚将左丞相踢倒,怒声吼道:

    “罪该万死?朕看你是罪该万死!堂堂丞相居然连女儿都管教不好,朕看你枉为一国之相。

    左相之女目空一切、藐视皇威、出言不逊、侮辱皇亲贵族,在盛宴上公然打破茶盏,此等大不敬之行为都做得出来。万死也不能免其责!左丞相....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南秦皇所列出的种种罪责,听得陈斌脸色也是越加的晦暗,就连陈嘉卉也感受到了南秦皇对自己起了杀心。

    哪里还有刚刚颐指气使的样子,一颗心一直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身体也随之颤抖的更加厉害,全然没有了主意,只想着如何保命要紧。

    陈斌又好到哪里去?本以陈嘉卉的才华,即使不嫁太子盛,也会嫁到世家子弟府中,最起码也是个正式夫人。

    可如今倒好,自己养了十几年的女儿,一天都未为丞相府做过贡献,如今眼看着便要丧命了。

    自古世家女儿出嫁,都不过是笼络关系,交易权利的牺牲品而已。陈斌眼看着自己精心培养的女儿便要香消玉损,一时之间也有些接受不了。

    谁知,就在这时,皇后在叶婉若的身边缓缓转过身,仪态万方的朝着南秦皇福气作礼,雍容华贵的说道:

    “皇上息恕,能否听臣妾一言?”

    冷冽的眸光从莫亦嫣的身上划过,不知道莫亦嫣在这个时间,插一脚进来究竟为何?可在众大臣的面前,南秦皇也不能轻易扶了莫亦嫣的面子,还在维护她一国之母的威信。

    怒气冲天,寒光凌厉,淡扫了莫亦嫣一眼,冷沉着吐出一个字来:

    “说!”

    “今日是盛儿的好日子,长皇孙才出生,以臣妾来看,此时不宜见血光,别冲撞了长皇孙的福瑞之气。不如皇上将此事交由臣妾来处置,不知皇上能否放心?”

    莫亦嫣的话似乎也在理,只是莫亦嫣在这个时候提出这样的要求,难免令人质疑她的居心。

    可是转念一想,此时因为陈嘉卉的愚蠢而破坏了莫亦嫣的计划,她应该恨她入骨才是,定当不会徇私舞弊。况且还是当着一众群臣的面,哪怕莫亦嫣想用什么小心思,也是没有这个胆量的。

    陈嘉卉还以为是皇后娘娘心慈,念及了自己对于太子盛的一往情深,要为自己求情,原本灰暗的眸光中重新燃起了一抹希冀。

    却不知道这深宫大院里,如此心慈的人早已成为了冤灵亡魂,只有手段足够狠辣,才能更得更久一些。而莫亦嫣能够在皇后的位置上,稳居数载,依靠的可不是皇上对她的宠爱,而是手段。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