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要不说还得是爹生娘养,这亲娘不在了就是不行,身为翰林院掌院学士的千金嫡小姐又如何?还不是在回府时愣是少了一个人都没有发现,如今这世道不太平,这若是出点什么事,夫人就不怕与老爷无法交代?”

    “瞎说什么?你没听说是小姐突然晕倒,所以才没跟上老爷与夫子的步伐?你当这是什么地方?切勿轻下妄言!”

    “这不是只有我们俩吗?什么晕倒?小姐身体一直以来好得很,刚刚来报信的可是五皇子的亲信侍卫,这还说明不了什么?小姐喜欢五皇子,这事府中谁人不知?

    就连夫人如今对小姐表面和善还不是希望小姐日后能嫁给五皇子,说不定日后自己也跟着飞黄腾达了起来?此次看来,小姐这是打算向五皇子表露心思了,所以才故意找得说辞!”

    “好了,好了,越说越离谱了,没看到公主府的马车还在吗?管好你的嘴,不然有一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叶婉若坐在马车窗口中,掀开帘角便看到了两名身穿家丁服饰的人快步走了进去,根本没注意到站在马车另一侧的敛秋与菱香。

    虽然只是对话而已,可透露出来的信息还真不少。

    原本叶婉若在太子府殿内看到何诗涵状似无知觉的躺在子墨怀中的时候,就感觉她的睫毛在轻颤,可叶婉若也怕是自己看走了眼,再望过去时便真的没有什么异常。

    再者,那贴身婢女说何诗涵从小身体不好,可刚刚听何诗涵说话时,觉得她底气十足,丝毫没有虚弱的迹象,何来的从小身体不好?

    如果是晕血症,那就更解释不通了,为何那血流成河时,她没有晕倒?反而赶在尉迟景曜身前晕倒?难道这用意还不明显吗?

    分明就是那何诗涵在太子府花园时,看到尉迟景曜在危险前救了自己,而坐不住了。

    既然知道自己挡了人家的桃花运,还不乖乖让道?叶婉若可不想在眼下四处楚歌的时候,再树新敌!

    再说这何诗涵心思缜密,能屈能伸,非寻常女子所能比拟,只是今日的手段可实在不怎么高明,寓意也太过明显了一些,难道她就不怕惹起尉迟景曜的反感?

    如果何诗涵得知此时,尉迟景曜依旧稳坐在自己的马车里,难免不会心生怨愤。

    心中的猜测得到证实,叶婉若眸光微闪,想要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将叶婉若全部神色收进眼底,尉迟景曜心中已有了分晓,借着叶婉若暗自思绪的时候,温润的声音传来:

    “看来表妹早就知道了何家小姐是装晕的对吗?”

    叶婉若想都没想,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直到感受着周身冷空气的袭来,叶婉若这才后知后觉的抬起头望向尉迟景曜。

    看着他眸光波澜不惊,透着一丝邪魅,嘴角挂着若隐若现的笑意,却令叶婉若头皮发麻。直觉告诉她,自己现在很危险。

    只见叶婉若立刻赔上笑脸,对着尉迟景曜否定的摇着头,柔声说道:

    “怎么会?表哥心思这样剔透的人都没看出来,婉若又怎会早知道?婉若....”

    “自然不知道,为何一定要强行将我留在那里?”

    还不等叶婉若狡辩的话语说出口,尉迟景曜冷凝的声音再次传出来。

    “是何家小姐的婢女说.....”

    面对尉迟景曜的质疑,叶婉若下意识的想要反驳,可在尉迟景曜的注视下,却发现自己的声音越来越没有了底气。

    叶婉若都不知道,在尉迟景曜面前,自己怎么就变得无力反抗的小白兔了?

    正当叶婉若黛眉紧锁,不知道如何开口搪塞过去的时候,贴进马车窗口的位置传来子墨的声音:

    “主子,事情办妥了!”

    尉迟景曜这才收回注视着叶婉若的视线,沉声吩咐道:

    “启程,送婉若回公主府!”

    “是!”

    子墨答应后不久,便感觉到马车走在官道上,朝着公主府而去。

    而菱香与敛秋两个丫头也没有再进来,想来是被子墨安排在外面。

    马车内异常的安静,除了依昔可闻的呼吸声,还有车轮碾压过官道所发出来忽隆忽隆的声响。

    叶婉若局促的坐在一边,想到尉迟景曜刚刚的疑问,好不容易被子墨打断,叶婉若才不想再自讨苦吃。

    一个人暗自坐在原处,与腰间束缚住自己的丝绸较着劲。

    突然面前横过来一只墨玉色的手臂,手中握着一个如巴掌大小,黑凄凄的东西。

    叶婉若不明所以的看向尉迟景曜,只见他面色依旧不好,却固执的一直举着手臂,当看到叶婉若递过来的神色后,这才冷声说道:

    “这个你拿着,如果遇到危险就拔掉上面的活塞,自会有人赶去救你!但这东西只能用一次,你自己小心保管!”

    说着,不等叶婉若接在手中,尉迟景曜一把将手中的物件,塞到叶婉若的手中,霸道的不容拒绝,叶婉若突然觉得这尉迟景曜有做霸道总裁的潜质。

    虽然眉宇间透出一抹不耐烦的神色,却还是再次开口嘱咐着:

    “左丞相为人心机深沉,不好对付,你自己小心!陈嘉卉的事情,左相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最好不要一个人出府!”

    第一次,叶婉若没有反驳,而是乖乖的点了点头。

    叶婉若困惑的何尝不是这个问题,别看她在陈斌的面前毫不在意,但心里却也明白,接下来走的每一步都需要小心谨慎。

    还有那个尉迟盛,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会蹦出来反咬自己一口,说出自己是景远的事?

    想起这些错综复杂的事,叶婉若不由得伸出纤纤玉手,揉了揉眉心。

    尉迟景曜将叶婉若的神色都在眼底,其她闺阁小姐,虽然免不了被沦落为成为棋子的下场,可至少还是倍受宠爱的。让叶婉若小小年纪承受这么多,尉迟景曜的眸光中隐现一抹不忍的神色。

    而就在尉迟景曜的送叶婉若回府的途中,何诗涵也被人接回了何府,对于自己耍的小聪明并没有得到理想中的回应,何诗涵心中隐隐透着不甘。

    不错,假装晕倒是她的赌注,她顾意落在后面,就是想要试探尉迟景曜在关键时刻是否也可以对自己伸出援手?只是这结果却差强人意!

    远远的便看到子墨骑在马背上为叶婉若保驾护航,何诗涵几乎可以断定,尉迟景曜就坐在马车里。

    是的,何诗涵就是故意在尉迟景曜面前装做晕倒的,本以为他会下意识的接住自己,却没想到是子墨那个下贱的仆从。

    最后在叶婉若离开前殿后,尉迟景曜更是不由分说的离开,同时让子墨去通知了何府的人来接何诗涵回府。

    如果说陈嘉卉对太子盛是真情,那么何诗涵对尉迟景曜的也不会是假意,一直以来的默默关注,如果不是看到尉迟景曜主动救下叶婉若的那一幕,何诗涵还不能下定决心要主动出击。

    只是出师不利,看来接下来要好好筹谋一番才是!

    当晚,慕寒胸口的长剑在被拔出后,流血不止,太医表示已无力回天,南秦皇震怒,表示如若救不回慕寒,太医一家老小都要为其陪藏。

    太医不敢忽视,万分努力下,终于将与死神擦肩而的过的慕寒拉了回来,慕寒也算是保住了一命。

    连夜慕寒就被南秦皇用凤撵接进了宫中,安排在养心殿养伤,这天大的殊荣,就连宫中的娘娘都是未曾享受过的。

    只是慕寒还不知道,在无形中自己便在这皇帝的后宫树立起了无数为之眼红的敌人。

    风声很快就传出了宫中,大家隐隐猜测,恐怕这慕寒很快就会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此时,太子府内,永宁阁的床榻上倚靠着一位美妇人,未施任何胭脂水粉,身上盖着织锦棉被,眉眼带笑的逗弄着床上的小婴儿:

    “瑞儿....瑞儿....刘妈你快看看,瑞儿看我笑了呢!”

    此时躺在床榻之上,贵气十足的女子正是正四品大理寺少卿赫家的嫡长女,太子侧妃--赫敏儿。不见了往日的凌厉,眉宇间满是慈爱,虽然保住这个孩子实属不易,但在赫敏儿看来一切都是值得的。

    刘妈是赫敏儿嫁到太子府时,母亲赐给赫敏儿的,就是因为初入太子府,希望经验丰富的刘妈能够帮助赫敏儿在太子府站稳脚跟。

    如今赫敏儿已经不再是初入太子府那个单纯的小丫头,行事做风也越加的乖戾,就连刘妈也对赫敏儿的威严与手段感到害怕,不得不小心谨慎的伺候着。

    此时刘妈站在床榻边上,笑呵呵的献媚道:

    “小姐,您看这小皇子的眉眼与咱们太子爷一模一样,老奴就说太子爷看到这孩子一定会喜欢的,哪有父亲不疼爱自己孩儿的道理!”

    听到刘妈的话,赫敏儿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几分,示意着奶娘将孩子抱下去,赫敏儿坐起身子,恢复了以往的算计,凛冽的开口:

    “叶家那丫头今天送了什么礼物过来?一个废材小姐也想坐上太子妃的正位?简直是痴心妄想,以前她都没机会,现在我为太子爷诞下小皇子,我倒要看那丫头拿什么跟我争?”

    将赫敏儿的神色收进眼底,刘妈小心的垂首着,低声回答着:

    “小姐说的极是,叶家小姐送来的是一对金手环,看起来,倒像是个稀罕物件儿....”

    还不等刘妈的话说完,赫敏儿已经一记冷眼射了过来,令刘妈立刻警觉的闭上了嘴,不敢再吐露半分,低眉垂首,内心却开始变得忐忑。

    良久,才再次传来赫敏儿清冷的声音传来:

    “给我扔出去,那女人能够有那么好心?别害了咱们瑞儿,扔了罢了!”

    “是,老奴这就去办!”

    刘妈微微福身,后退三步,便要走出房门去执行赫敏儿的吩咐。

    却在这时,房门被从外面大力的推开,哐啷的一声巨响,吓了赫敏儿一跳,就连刘妈也不知所措的立于原地。

    就在赫敏儿刚想怒斥开口时,瞥见疾步走进来的那抹身影,赫敏儿这才变了脸色,眸光中闪现不安.....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