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宜妃聚精会神的刺绣着,仿佛已经沉迷于其中,连做事都美到了极致,恬静的面容让南秦皇想到了宜妃刚入宫的那年。

    宜妃的话音刚落,便看到面前横过来的一把剪刀,只是握住剪刀的手明显不属于自己的婢女。

    这让宜妃没由来的有些紧张,诧异的抬起头,便看到南秦皇此时正笑意吟吟的看着她。

    不敢失了礼数,宜妃连忙起身,却被南秦皇制止,执意她坐在原处,南秦皇也自然的落坐在宜妃的对面。

    “还有没有你亲自做的芙蓉糕?突然想起这一口!”

    “皇上还真是有口福,本想做了让碧儿给皇上送过去,赶巧皇上竟来了臣妾这里!碧儿去将小厨房里的点心端过来....”

    听到南秦皇的话,宜妃笑着吩咐着丫鬟。

    在这深宫里,最不缺少的就是传言,早在德正业去祈云殿送信时,这后宫里便已经闹得人尽皆知了。

    宜妃对这并不感兴趣,不代表宫里的人也能达到宜妃的心境。可对此,宜妃只当作没听到一般,并不理会。

    哪怕此时南秦皇刚出了祈云殿便来这里找芙蓉糕,宜妃也依旧温婉贤淑,没有过多的追问与挖苦,这其中的默契自然不言而喻。

    “听闻皇上喜得小皇孙,臣妾想着,物以稀为贵,便亲手为小皇孙做了这小衣服,皇上看看可还满意?”

    说着,宜妃轻轻的将自己绣的小衣服拿给南秦皇看。

    南秦皇竟也真的接了过来,满意的点了点头,毫不吝夸赞的说道:“爱妃的手艺自当精湛,可难道爱妃就没有其它什么要问朕的吗?”

    南秦皇借机会抓住宜妃的手,眸光中柔情直达眼底,其中的宠爱不言而喻。

    “皇上是天子,做什么事自当有皇上的目的,臣妾怎会质疑皇上的决定?更何况,臣妾相信皇上,慧眼识珠,定当不会被蒙蔽。”

    俗话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有时候旁观者才是最独具匠心的那个人,宜妃与事无争是不假,却不代表她看不懂事情的错综纠葛。

    听清了宜妃语句中所要表达的意思,南秦皇竟爽朗的哈哈大笑起来。

    每当南秦皇遇到烦心的事,都会来蓝月阁坐一坐,宜妃心资聪慧,往往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便可以令南秦皇顿悟。而且宜妃清静淡雅的性子,总是可以令南秦皇莫名的安下心来,这也是多年来他如此对宜妃交心的原因。

    尉迟景曜与宜妃的性子很像,只是尉迟景曜是南秦皇认定的接班人,哪怕皇权被他视为粪土,他的未来也是无法改变的。

    看着宜妃举止端庄的从碧儿的手中接过芙蓉糕,摆放在面前,南秦皇拉着宜妃坐在自己身侧,朗声开口:“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新晋的贵人不简单,只是不知道这是盛儿的安排?还是皇后的授意?居然将心思打到朕的身上,朕也只有顺势而为了。这些年皇后为了让他的儿子登上皇位,手段也越发的肆无忌惮,既然如此,还不如逼他们露出马脚!”

    “这些年后宫的事臣妾都不过问,只希望皇上能够龙体安康,臣妾就放心了!”

    南秦皇的眸光中闪过一丝赞赏,如果每个人都像宜妃这样的心性,他又何苦于这样忧心?一双大手无声的抚上宜妃的葇夷,胜过千言万语。

    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南秦皇再次开口:“三日后,朕会让景曜远行几日,如果想念孩子,近日便将他宣进宫来陪陪你!等这些事忙完,朕带你出宫散散心!”

    听到南秦皇的安排,宜妃点了点头,并没有多问。能够提醒她提前见见儿子,已经是恩典,宜妃识大体,自然不会贸然追问。

    在蓝月阁小坐片刻,品尝了宜妃的手艺,南秦皇便摆驾回了御书房。

    临行前,宜妃还吩咐了碧儿为南秦皇带了些点心回去。哪怕两人惺惺相惜,相濡以沫,多年来,却依旧没有过多的盛宠,这已然成为了南秦皇保护宜妃的一种手段。宜妃很清楚,并将所有的感动也都放在心里,自知身份,并不炫耀。

    很快在祈云殿里所发生的事便在宫里快速传播开,慕寒圣宠正浓,南秦皇居然命皇后去普华寺为蕙贵人祈福,这其中的寓意,已经不敢令人揣测。

    消息传播的同时,朝中的风向也在无形之中,发生变化。

    当晚另一道旨意传来,三日后的浴佛节,由长公主尉迟凝陪同皇后带人前往普华寺,令叶婉若没想到的是,同行的人员名单里,还有叶婉若。理由是她大病初愈,又屡遭遇刺,南秦皇念她身体柔弱,希望浴佛节能够祛除了她这一身的病痛与厄运。

    对此,叶婉若却并未感念皇恩浩荡,心中竟隐隐升起了不安。

    所谓的浴佛节,是释迦牟尼的生日,佛寺常于此日诵经,以各香浸水灌洗释迦之太子诞生像;纪念佛之诞生,称为浴佛节。

    皇家也常在此日重金为释迦牟尼佛塑造金身,寺庙门前布施百姓,祈祷新的一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天平地安。

    三日后,皇家卫队浩浩荡荡的朝着普华寺而去,仪仗奢华,足以说明南秦皇对于这次出行的重视。

    只是令人深思的是,南秦皇在乎的究竟是皇后出行的安危?还是为蕙贵人祈福的重要性?

    令叶婉若出乎意外的是,同行的居然还有太子盛与尉迟景曜。只要想到太子盛的心机与手段,叶婉若隐隐就会觉得不安。

    皇上在太子府遭遇刺杀的事,还未调查清楚,京都依旧处于紧张戒备之中,叶玉山留在京都保护皇上的安全,对于叶婉若随皇后出行普华的事,叶玉山虽然忧心不已,也只能细心叮嘱她如果遇到危险,就去找五皇子帮忙。相信看在羲和公主的份上,五皇子一定会伸出援助之手。

    一路上菱香不时的掀开车帘看向窗外,对窗外风景的好奇与向往不言而喻,叶婉若却一直闭眼假寐,内心思量着这次出行,远离了父亲的保护,一定要三思而后行,切莫留下把柄,枉费自己在太子府时的一番苦心。

    可走在半路上,尉迟凝却非要吵着与叶婉若坐同一辆马车,说是一个人太无聊,而皇后莫亦嫣又在休息,尉迟凝也不敢打扰。说到尉迟凝,虽贵为南秦皇的长公主,但至今却仍未出嫁。原本皇后为尉迟凝选的驸马,也是位高权重的重臣之子,只是却没想到出嫁前,那准驸马竟离奇失踪,至今没有音讯。

    所以尉迟凝的婚姻大事便搁置了下来,此事一出,虽然尉迟凝贵为公主,但京都人都相互传言称尉迟凝是个不祥之人。

    对此传言的喜怒哀乐也只有尉迟凝自己知晓了!

    听着尉迟凝踏上自己的马车,叶婉若连忙站起身,想要朝着尉迟凝施礼,却没想到尉迟凝倒是落落大方,丝毫不拘泥于礼数,在叶婉若福身前便制止了她的动作。

    “坐吧,按辈分来说,你也算是我的表妹,都是一家人,何须这样多礼?”

    看着尉迟凝大刺刺的坐在一侧,马车里的丫头们也连忙退了下去,叶婉若便不好太过拘谨,只得坐到尉迟凝的对面,等着尉迟凝开口说明来意。

    只是这尉迟凝却一双大眼睛,充满探究的打量着落坐在对面,身穿乳白色纱裙的叶婉若,腰间用淡粉丝软烟罗系成一个淡雅的蝴蝶结,墨色秀发被挽起,斜插着一支灵薇簪。

    肤若凝脂,气若幽兰,未施粉黛,却丝毫不失典雅。

    感受着尉迟凝的打量,叶婉若也丝毫不在意,仿佛没有看到一般,低眉颔首的坐在一侧。

    直觉告诉她,这尉迟凝的眸光丝毫没有恶意,只是有莫亦嫣那样的母亲,不知道这尉迟凝是真的天真还是装的纯情?

    “几年未见,想不到表妹出落的越发精致,仿佛变了个人一般。听闻表妹发生意外后,便失去了记忆,难道所有的事表妹都不记得了吗?”

    听到尉迟凝的话,叶婉若颔首点了点头,心中猜忌着,果然这尉迟凝是来替莫亦嫣打探自己的,心中的防备自然更盛了几分。

    尉迟凝当然不知道叶婉若此时的心理活动,却备感惋惜的站起身,来到叶婉若的身边,拉着她的手握紧,柔声安慰道:“别难过,姑姑虽然不在了,但至少你还有我们!”

    感受着手上传来的温度,听到耳边传来的柔声细语,叶婉若猛的抬起头,眸光复杂的看向身边的尉迟凝,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来到异世,无辜的被卷入皇室争权夺利的漩涡之中,几乎每个人都是对她加以利用,不惜得到公主府背后的势力,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关怀,就连叶婉若也感到那么的不真实。

    心中的质疑依旧存在,可接触到尉迟凝坦然的神色后,叶婉若又开始迟疑了起来,心底有个声音在告诉她,一定不要被表面的现象所蒙蔽。

    叶婉若不留痕迹的将手从尉迟凝的手中脱离出来,神色客气且疏离的回答着:“谢谢长公主的关心,婉若过得很好!”

    对于叶婉若的表现,尉迟凝却不甚在意,眼中满是不解的继续开口:“婉若,哥哥是太子,为什么你就不愿意嫁给他呢?日后,哥哥若是成了皇上,那你就是皇后,一朝国母,难道不好吗?”

    尉迟凝的问题令叶婉若的眸光紧缩,仔细观察着尉迟凝神色间的变化,想要从中找出破绽....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