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原本周密的计划却因为叶婉若的消失,最后以失败告终,尉迟凝的眼中透出不甘的神色。

    最重要的是,叶婉若如今消失是偶然?还是早就识迫了她的目的?骄傲如她,一心想着她的计划一定会成功,如今面对叶婉若的突然失踪,就连尉迟凝也不免有些担心,如果在回宫前还是没有找到叶婉若,她已经不敢想像父皇该会怎样的大发雷霆?降罪于自己?

    尉迟凝很清楚,太子盛早晚有一日是要继承千秋大业的,容不得半点差错出现,所以一旦事情闹开,只有她来承担。

    看着太子盛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目的明确的从她的房间中快步离开,尉迟凝也顾不得其它,披上披风便跟了出去:“哥哥你去哪?”

    太子盛仿佛没听到一般,浑身上下散发出凛人的气息,尉迟凝刚追到房门,便看到太子盛连门都没敲便直接推开了尉迟景曜的房间,走了进去。

    心中好奇为什么哥哥这么笃定的朝着尉迟景曜的房间走去?但尉迟凝也不敢迟疑,连忙跟了上去,叶婉若突然消失已经很让人很不安了,可不能再让太子盛做出什么莽撞的事来。

    房间内,尉迟景曜猛的从床榻上坐起来,身上穿着亵衣,睡眼朦胧的样子,墨鱼长发倾泻而下,疲态中透出慵懒,显然是刚刚才从睡梦中被惊醒。

    看着太子盛出现在他的房间,脸上挂着不明所以的懵懂,在短暂的迟疑后,才反应过来,连忙便要下床给太子盛请安。

    哪怕是亲兄妹,也是男女有别,尉迟凝看到这副情景后,连忙退了出去,站在墙壁的另一侧等着太子盛出来。

    尉迟盛一双鹰眼锐利的扫过房间的各个角落,直到确定并没有什么可以藏人的地方,这才收回眸光,隐藏了眼中的盛怒,连忙制止了尉迟景曜起身下榻的动作,略带歉意的开口:“皇兄不知道五弟竟这么早睡下,突然想到临行前父皇交待的事,便来找五弟商量,一时激动忘记了敲门,想着我们兄弟之间没有那么多礼数,却没想到打扰了五弟的清梦,是皇兄唐突了。”

    “太子皇兄说的哪里话?只是近来确实偶感疲乏,本想小憩一会儿,竟没想到真的睡了过去!五弟这就穿戴,听凭太子皇兄的差遣....”

    尉迟景曜一如既往的温润如玉,并没有因为太子盛突然闯进来,而有任何的不满,反而礼数周全。

    尉迟盛之所以会想到尉迟景曜,完全是因为那晚在太子府,宴席上,尉迟景曜与叶婉若不约而同的离开,再加上南秦皇如此授意明显的想要让尉迟景曜娶了叶婉若,尉迟盛对此不得不防!

    此时看着尉迟景曜这睡眼惺忪的模样,就算是他赶去救叶婉若,也不可能会有这么快的动作?而且,他现在房间里休息,又将叶婉若藏在哪里呢?亲眼验证后,尉迟盛这才放下了心中的猜忌!

    思及于此,尉迟盛再次拦住了尉迟景曜的动作,连忙开口阻止着:“其实也不急于这一时三刻的,明天再说也来得及,五弟就先休息,明天皇兄再来叨扰五弟!”

    说着尉迟盛便不再迟疑,负手转身走了出去。

    尉迟景曜也在这时走下床榻,快速的穿好长靴,朝着那已经离开房门的身影,躬身行礼:“五弟恭送太子皇兄!”

    直到房门被从外面关上,尉迟景曜温润的面色中这才透出凌厉,听着门外传来尉迟凝的声音:“哥哥,叶婉若怎么就会突然凭空消失了呢?哥哥难道觉得她会出现在五弟的房里?”

    “你先回房休息吧,这件事我来处理!”

    太子盛的话音落下,便听到属于两人的脚步朝着各自的方向离开。

    直到确定门外的声音完全消失,窗外随之响起了暗语的鸟叫,那是尉迟景曜与子墨之间确定安全的信号,尉迟景曜这才放下心来,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幽幽的开口:“人走了,出来吧!”

    安静的房间里,尉迟景曜的声音显得有些突兀,可低沉的语气却异常好听,带着别样的性感。只是,房间内却没有半点回复,连一丝响动都没有!

    尉迟景曜已经抬步来到屏风处,将刚刚脱下的长袍再次不紧不慢的套在身上,看着床榻上依旧没有半点反应,尉迟景曜再次说道:“难道是觉得我的床太过舒服,不愿意起身?”

    刚刚从尉迟凝的住处回来的匆忙,寺庙的房间都过得简单,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无奈之下,尉迟景曜只得将叶婉若藏在被子里。

    虽是无奈之举,但却是最安全的,就连小心谨慎的尉迟盛也不会能想到,尉迟景曜居然大胆的将叶婉若藏在自己的被子里,这种不顾男女有别的大胆做法,也真的不太符合尉迟景曜一向沉稳的性格。

    以叶婉若不饶人的性格,哪怕刚刚尉迟景曜救过她,此时也一定会站出来反驳,可这突然就安静了下来,就连尉迟景曜也感到有些出乎意料。

    眸光中透着狐疑的神色,脚下的动作却是丝毫没再迟疑,朝着床榻上走去。

    坐在床榻边,小心的将被子掀开,不知道这丫头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还不得不谨慎防备着她会耍各种小手段。

    直到看着叶婉若那张惨白的小脸,本是粉嫩的红唇有些发紫,双眼紧闭,呼吸略显急促,似乎很痛苦的样子,尉迟景曜这才意识到什么,轻声唤着:“婉若....”

    叶婉若没有回答,依旧安静的躺在那里。

    中毒?看着叶婉若那发紫的唇瓣,尉迟景曜第一时间下了定论,回想起刚刚房间里的画面,或许正是他急着救人,没留神的时候叶婉若被蛇咬到,可这丫头未免也太马虎了一些,连被蛇咬都没在意!

    看这样子,这种蛇的毒液很是强烈,可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去确定这伤口到底在哪里?

    眸光中似是想到了什么?尉迟景曜这才对着窗外沉声叫了一声:“子墨!”

    窗子被打开,子墨身着夜行衣出现在尉迟景曜的面前,房间内并未掌灯,如果不仔细看去,会发现这子墨俨然已经与夜色融为一体,眉宇间透着谨慎与肃穆。

    “主子!”

    尉迟景曜的掌心从叶婉若微微滚烫的额头上移开,眼中满是凝重。在子墨的耳边轻声嘱咐了几句,便看着子墨小心翼翼的抱着叶婉若从窗子处离开。

    虽然不想假借子墨之手,但太子盛才刚刚离开,既然能找到他所在的房间,就说明已经对他起了疑心。说不定此时,太子盛的人正在什么地方紧盯着这房间的大门,就等着叶婉若从这房间走出去,抓住尉迟景曜的把柄。

    尉迟景曜倒不怕什么,本来就是那兄妹俩使用了不光明的手段,只是这么晚从他的房间里走出去,毕竟对叶婉若的闺誉有所影响。

    普华寺后山,夜深人静,寥无人烟。偶尔传来春风拂过树叶,所发出的沙沙响动,伴随着不知名的鸟叫,凭添了几缕凄凉。

    仔细看去,就会发现此时,一抹高大的身影负手站在一颗参天大树下,似是在等着什么人的到来。身上的威严毫不掩饰,皇族尊贵的气质一览无遗。

    不多时,便从远处走过来略显急促的身影,莲步紧踱,衣裙随之摆动,摇曳生姿。一双眸光小心的观察着周围,当眸光接触到树下那俊逸的身影时,眉眼间透出羞涩与少女情动的情愫。

    “主子!”

    直到走到男子身后站定,女子这才停下了脚步,福身行礼,柔声开口。

    “到底是怎么回事?”

    凌厉的声音响起,使那女子低眉敛首,连忙俯身跪在了地上:“回主子的话,奴婢....奴婢也不知道,奴婢是按照计划行事的,可是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奴婢真的不知道!”

    “除了不知道,你还能说出别的来吗?”

    似乎是对这答案并不满意,高大的男子猛的转过身,随之而来的压力几乎让女子不敢再与之对视。

    谁知男子却依旧没打算这么轻易的放过女子,一只手毫不留情的抬起她的下颚,强迫她面向自己,捕捉到她眼中的惊慌,男子依旧不为所动,沉声警告着:“收起你的小聪明,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动的什么小心思,乖乖的守好你的本分,本太子岂是你可以觊觎的?别忘了你自己的责任,否则本太子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奴婢不敢,奴婢谨记主子的警告!”

    即使下颚被捏的疼痛不已,女子也不敢做出任何反抗的动作,眸中闪着晶莹的泪光,梨花带雨的模样却依旧打动不了男子的任何吝惜,只得乖巧的回答着。

    “你的一言一行可在本太子的掌控之中,最好识相些!赶紧回去吧,别让人起疑,如果有什么消息及时通知本太子。等本太子迎娶正妃之日,定当不会亏待了你!”

    说着,尉迟盛已经嫌弃的松开了手,拿出绣着盛字的丝帕仔细的擦拭着手指,而后随手扔在地上,不顾还跪在原处的女子,大步离开。

    看着那个让她魂牵梦绕的身影,就这样离开,女子的眼中透出一抹不舍。

    眸光接触到那个被太子盛丢弃在一旁的手帕,女子竟鬼使神差的将那绢帕拾起,小心翼翼的贴在她胸前的位置放好,直至远处的身影消失,这才心满意足的起身朝着原路返回....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