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一晚,尉迟盛整晚未眠,派人找遍了整座普华寺,除了参加法会的尼姑所下榻的院子,尉迟盛几乎将这普华寺从上到下翻了个遍,却依旧没有看到叶婉若的身影,这让尉迟盛有些后悔当时为什么要听从尉迟凝信誓旦旦的鬼话?

    事情没有按照预想的方向去发展也就算了,居然还使叶婉若无故失踪,想到这普华寺地处高山,偏僻荒野,叶婉若的失踪令尉迟盛隐隐生起不好的预感。

    除了尉迟盛,一夜未眠的还有叶婉若的两个贴身婢女,只是沐浴的时间,叶婉若便整个人从屋子里人间蒸发?这样诡异的事情,怎么能不让两个丫头担心?

    叶婉若失踪,整晚未归,这件事传出去,不仅会影响到叶婉若的闺誉,更会惹人非议。敛秋已经暗自出去找了几次,却依旧没有叶婉若的半点消息。

    眼看着天色渐亮,菱香与敛秋也更加慌乱了起来,一会儿自家小姐便要随着皇后一同去佛堂吃斋诵经,如果到时候叶婉若再不出现,两人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了。

    没过多久,便有寺庙的人来送早膳,菱香只得顾作镇定的走出去,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道谢着将早膳接回来。可面对屋子里空无一人,菱香也只得祈祷自家小姐快点回来!

    早膳过后,皇后派桂嬷嬷亲自来请叶婉若过去,可叶婉若明明不在房间。

    敛秋灵机一动,让菱香躺在床上冒充小姐,自己则挡在门外,说自家小姐昨晚沐浴时着了凉,现在有些不舒服,直接将那桂嬷嬷打发了。

    本以为可以这样蒙混过关,却没想到不多时,门外便响起了桂嬷嬷不可一世的声音:“皇后娘娘驾到!”

    这让菱香更加紧张了起来,欺瞒皇后这该是怎样的罪过?一双眼睛不知所措的望向敛秋,可事已至此,也只得让菱香继续伪装下去,希望可以帮助自家小姐躲过这一劫。

    连忙帮菱香盖好了被子,敛秋长长的吁出一口气,故作镇定的快步来到门前,刚将房门打开,便看到莫亦嫣一身素衣出现在门口。尽管穿着再低调,却依旧隐藏不住她自身所散发出来的傲气。

    “奴婢给皇后娘娘、长公主....”

    敛秋收回眸光,退到一边朝着莫亦嫣行礼,可莫亦嫣却对此置若罔闻,在桂嬷嬷的搀扶下,径自快步迈进房内。

    早已不见往日的雍容华贵,眼中的担忧似是真切,朝着敛秋挥了挥身,沉声问道:“昨晚还是好好的,怎么今日就不舒服了?婉若,我这可怜的孩子,快让舅母看看!”

    说着,莫亦嫣便真的朝着床榻上,那紧紧蒙着被子,看似有些颤抖的人儿走去。

    天才知道此时的菱香感受着莫亦嫣的靠近,有多么的紧张,身体不自由主的颤抖着,想到这事情如果被揭发所带来的后果,菱香双手紧紧的抓着被子,不敢发出任何响动。

    看着床上的人儿不断颤抖,莫亦嫣的眼中快速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冷冽,却被她很快的隐藏在眼底,语气中透着关切:“这孩子,舅母来看你怎么还不快将被子拿下来?抖得这么厉害,一定病得不轻!”

    说着,莫亦嫣甚是慈爱的坐在了床榻边,伸出白皙手指朝着被子伸过去,意图想要看看被子里的‘叶婉若’到底病成什么样子?敛秋看着眼前的场景,也急在心里,根本来不及犹豫,大步上前,一把拦在莫亦嫣的跟前。

    “大胆奴婢,敢忤逆皇后娘娘,你是不想活了吗?”

    看着敛秋如此大胆的行为,桂嬷嬷阴沉着一张脸,指着敛秋大声的喝止着。

    敛秋深知自己的行为实在荒唐,也不敢再逾越,连忙俯身跟在地上,朝着莫亦嫣磕了个头后,这才解释着:“回皇后娘娘的话,我们家小姐感染了风寒,实在是怕传染,所以才不敢面对皇后娘娘,还请皇后娘娘饶恕奴婢这一次!”

    谁知道,听到敛秋的话,莫亦嫣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嘴角带着慈爱的笑意更浓了几分,柔声说道:“也真是难为婉若病得这么重,还考虑的这样周到,只是你这样下去会闷坏的,舅母不看一看怎么能够放心?再说,舅母的身体哪有那么娇弱?快将被子放下,再这样客气,舅母真的要生气了!”

    “就是,婉若,看你这样抖得厉害,身体怎么受得了?快让我和母后看看究竟是哪里不舒服?也怪我,昨晚要是不让下人来送沐浴花瓣水就没事了!”

    随着莫亦嫣的话赞同着开口的是尉迟凝, 尉迟凝一大早便钻进了皇后的房间里,便再也没有出来过。

    此时听到下人说叶婉若生了病,便随莫亦嫣连忙过来探望。担心的话说出口,莫亦嫣便已经上前,用力的将被子打开。

    随着尉迟凝的动作,一张完全陌生的面容出现在众人面前,使坐在床榻边的莫亦嫣也猛的站起身,不可思议的指着床榻上的人沉声问道:“你....你是谁?怎么出现在婉若的床上?婉若丫头去哪了?”

    本来敛秋的理由很充分,菱香便放松了警惕,以为即使是莫亦嫣也不能不顾及自己的凤体!却没想到尉迟凝会突然上来拉被子,菱香用力也不是,松手也不是,僵持下,被子已经被尉迟凝拉开。

    听到莫亦嫣的话,菱香已经顾不得惊慌,脸滚带爬的摔倒在了地上,朝着莫亦嫣嗑头,颤抖着回答:“回皇后娘娘的话,奴婢是小姐身边的贴身丫头,小姐....小姐她....”

    叶婉若去了哪里?菱香也不知道,如今面对莫亦嫣的问题,就连平时机灵的菱香也不知如何回答!

    “她什么她?你家小姐呢?为什么你会躺在你家小姐的床上?真是大胆的奴婢,信不信本公主这就遣人将你拉出去砍了?”

    看着菱香吞吞吐吐的样子,尉迟凝直接将她的话打断,问出了问题的关键。

    事到如今,叶婉若失踪这件事,就算菱香想隐瞒也是不可能的,此时听到尉迟凝的质问,也只得如实的回答着:“奴婢....奴婢也不知道!”

    “什么?不知道?你是怎么伺候你家小姐的?婉若人不见了,你不出去找,居然还在合伙欺骗本宫?来人,将这丫头拉出去....”

    莫亦嫣是真的怒了,听到菱香说不知道,已经不想再听菱香的废话,便想发落了菱香。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温润的声音,吸引了房间内所有人的注意力:“儿臣给母后请安,究竟是所为何事?让母后发这样大的火?”

    看着房间内的情景,和跪倒在一旁的下人,尉迟盛的眼中满是不解。

    尽管此时的他已经身心疲惫,却不得不按照母后的安排来到这里,虽然面色温润,可看向尉迟凝的眸光中却透出深沉的不满。

    一大早尉迟凝便又换了新花招,原本尉迟盛不想再受尉迟凝影响,昨天的事已经让叶婉若失踪了一整晚,如果再找不到,别说什么狗屁计划,恐怕回宫后都难以与父皇交待。

    却没想到母后竟然对尉迟凝的计划表示赞同,当即便派人将尉迟盛叫去,细心的叮嘱了一番。

    提起刚刚的事,莫亦嫣眼中的怒意更加强烈,略带凌厉的开口:“婉若丫头找不到了,谁知这两个丫头却欺瞒本宫,说是什么婉若昨晚感染了风寒,本宫前来探望,发现这屋子里哪有婉若的身影?全部都是这两个丫头搞得鬼,今日如果婉若真的出了什么事?本宫唯你是问!”

    “原来是这件事,说起来倒是怪儿臣了!婉若昨晚....”

    叶婉若失踪,如果是因为与尉迟盛彻夜长谈而忘记了时间,那么如果这件事传播出去,恐怕各种流言蜚语也会跟着接踵而来,叶婉若的闺名受损,哪怕与尉迟盛之间是纯洁的,在别人的眼中已经变了性质,到时候即使她叶婉若再不愿意,也不得不嫁给太子盛当正妃。

    尉迟凝这一招果然下了一手的好棋,只是她似乎忘记了,眼下的叶婉若是真的失踪了,绝非偶然。

    尉迟盛按照几人商定好的计划,像背剧本一样的将早就商定好的台词说出来,只是还不等他复述完整,门外已经响起了另一道沉稳的声音:“阿弥陀佛!”

    这声音干净淳朴,宁静致远,让人心生平静,竟忍不住一齐将眸光转了过去。

    只见房门前站着一位中年尼姑,一身海青长袍宽大的套在她的身上,双手合十立于胸前,眸光中波澜不惊,不为皇家的权势所动。

    “这位师太是....”

    既然是为浴佛节而来,哪怕是一国之母也不能在这里失了凤仪,在看到门口出现的尼姑时,莫亦嫣抬步朝着那尼姑走去,礼数周道的寻问着。

    “贫尼法号慧珍,不知道各位施主所找的那位小姐可是居住在这房间的主人?”

    那尼姑或许久居寺庙不常与外人接处的原因,竟没有过多的寒暄,开门见山的问道。

    听到尼姑的话,莫亦嫣与尉迟盛面面相觑着,不知道此时这尼姑出现在这里,还说出这样的话究竟是为何?

    “难道师太见过她?”

    莫亦嫣狐疑着开口,眼看着尉迟盛便要按照计划说出那一番让人浮想联翩的话来,却没想到半道杀出个‘程咬金’,要说不恨那是不可能的。

    可贵为国母,一言一行都倍受瞩目,即使再不情愿被人打乱了计划,也只得保持着端庄的举止。

    只是心中却在质疑着,叶婉若的失踪怎么会与这尼姑扯上了关系?看来她还真是不能轻看了这叶婉若的手段....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