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听这尼姑的语气,仿佛确实知道叶婉若的下落,就连地下跪着的敛秋与菱香也将眸光带着希冀的看向慧珍师太。

    此时,慧珍的师太一脸正色,在听到莫亦嫣问出的问题后,抬步走进了房间内,朝着莫亦嫣微微俯身行礼,胸前双手合十的手依旧没有动摇,低声解释着:“阿弥陀佛!昨晚贫尼从此地路过,听到房内的呼救声,情急之下贫尼便闯了进来,却没想到这位施主的房间里满地是毒蛇,贫尼只得先将女施主救走。可是匆忙离开,却没发现女施主竟被毒蛇咬伤,如今依旧还在贫尼的禅房中休息!”

    “什么?婉若被毒蛇咬伤?现在伤势怎么样?”

    慧珍的话才刚说完,尉迟盛便大步走上前,神色中满是凝重,迫不急待的问道。

    提到叶婉若的伤势,慧珍也无奈的跟着摇了摇头:“那蛇有巨毒,女施主被咬伤后,从昨晚到现在一直高烧晕迷不醒。虽然贫尼帮施主清理了伤口,但体内还有残留,如今也只能看这女施主的造化了!”

    “什么?”

    当初尉迟凝说出这自以为英雄救美的劣计,尉迟盛虽然打心眼儿里不赞同,却还是听从了母后的吩咐,只是尉迟盛却从来没想要叶婉若的命,这件事怎么会严重的到这种地步?

    叶婉若如今危在旦夕,尉迟盛皇族威严一览无遗,突然想起了什么,眸光转而瞪向尉迟凝,眼中迸发出来的凛冽,似乎要将尉迟凝冰封了一般。

    感受着尉迟盛冷射过来的寒光,尉迟凝也只得装作没看到一般,连忙低眉颔首着假装视而不见。

    “贫尼来此,一来是想要告知各位不要因为女施主的失踪而着急; 二来,贫尼是为了参加浴佛节法会而来,现在女施主身边离不开人照顾,所以....”

    慧珍师太的话还没说完,尉迟盛已经听懂了慧珍师太字里行间的意思,眸光瞥向地上跪着的菱香与敛秋,沉声开口:没听到师太的话吗?还不快去伺候你们家小姐,都给本太子精心着点,婉若若是再出什么意外,本太子唯你们是问!还有,让随行的太医过去为婉若把脉,总之本太子不允许婉若有任何危险发生!”

    “奴婢不敢,奴婢们定当尽心照顾好小姐!”

    大概是感受到尉迟盛语气中的冷厉,菱香连忙回答着,与敛秋两人带着叶婉若的日常用品便起身随慧珍离开。

    时辰已到,方丈住持也遣人来请莫亦嫣去佛堂礼佛诵经,刚刚还热闹非凡的房内,此时只剩下尉迟盛与尉迟凝。

    “呃....哥哥,我突然想起来刚刚母后让凝儿换身衣服,随她去佛堂诵经,那凝儿就先离开了!”

    似乎是忌惮尉迟盛刚刚那副凛冽的神色,也或许是感受到房间内空气都变得有些压抑,看着莫亦嫣离开,尉迟凝便略显慌张的寻找借口想要离开。

    “凝儿难道就没有什么想要对本太子说的吗?”

    在尉迟凝即将踏出房门的同时,尉迟盛已经先一步开口,眸光阴沉,双手负于身后,虽然语气听着平缓,可尉迟凝却丝毫不敢小觑,暗自皱起眉心,停了下来。

    “凝儿不懂皇兄在说些什么?”

    尉迟凝虽然被迫留了下来,却摆出一副装傻充愣的神色,尽管心底已经慌乱不已,却还在故作镇定。

    “不懂?那好,本太子就提醒提醒凝儿!之前不是说,那些毒蛇的毒牙都派人拔掉了,不会有危险的吗?为什么婉若还会中毒?”

    说话间,尉迟盛已经抬步来到尉迟凝的跟前,一双眸光锐利的紧逼着尉迟凝,想要从她的神色中探出一丝端倪。

    而尉迟凝自然是不敢与尉迟盛对视的,在意识到尉迟盛的意图后,竟径自转过了身,心中忐忑却还是找着蹩脚的借口:“话虽是如此,可皇兄不要忘记这里地处高山,地形险峻,那毒蛇辨别到雌蛇的气味自己找来的,也是有可能的啊,这种事总是无法避免的。看来那叶婉若这次是运气不好,连老天也天妒红颜,想要收了她的命!”

    “究竟是天妒红颜?还是你尉迟凝对她动了杀心?你可真是本太子的好妹妹!”

    尉迟盛再次强迫尉迟凝面对自己,一而再的咄咄逼人,还说出这样的话来,在尉迟凝的印象中,这是尉迟盛第一次这样对她说如此重的话,却是因为一个野丫头!

    尉迟凝贵为南秦国的长公主,从小也是千恩万宠长大的,哪受得住这样对她疾言厉色?一时之间,委屈感袭来,尉迟凝一把从尉迟盛的束缚中挣脱开,冷声问道:“皇兄竟然为了区区一个叶婉若,如此声色俱厉的对凝儿说话?从小为了皇兄的储君之位,凝儿受了多少委屈?为了让皇兄顺利坐上这个位置,凝儿帮助皇兄受了多少责罚,无论是皇兄的过错?还是凝儿的过错,都由凝儿来承担,只是担心你会在父皇面前失了恩宠,失了地位。现在皇兄居然为了一个那个野丫头如此制问凝儿,皇兄才真是凝儿的好哥哥!”

    尉迟凝说的不错,为了让尉迟盛登上太子之位,莫亦嫣可算是呕心沥血,不惜牺牲尉迟凝来辅佐尉迟盛,如此看来,这尉迟凝的心思又会有多单纯呢?

    或许是尉迟凝的话勾起了尉迟盛对往事的回忆,看向尉迟凝的眸光中多了些许歉意,低声开口:“凝儿,皇兄知道这些年,为了皇兄让凝儿受了委屈,可凝儿也知道,叶婉若对皇兄很重要。如果得到公主府的势力,那么皇兄登机皇位定是指日可待的事,如此一来,凝儿多年来所为皇兄受的委屈也算是没有白费。如今朝局动荡,皇兄怎么能不仔细筹谋一番?稍有差池,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全部付之东流,相信凝儿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一幕发生不是?”

    虽然尉迟盛的语气相比稍有缓和,但尉迟凝却似乎查察到了什么,敏锐的问道:“皇兄你该不会是爱上了叶婉若吧?”

    “怎么会....”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尉迟凝眸光中探寻的眼神,尉迟盛竟一时之间竟不也与之对视,有些僵硬的回答着。

    还不等尉迟盛的话说完,尉迟凝已经打断了尉迟盛的话再次开口:“不会最好,皇兄该不会认为这件事凝儿一个人便可以作主吧?皇兄从小就是母后培养储君的人选,为了皇位,母后不允许皇兄掺杂任何私人感情,皇兄应该很清楚,如果母后知道了皇兄动了情,那么母后会怎么做?皇兄身不由已,凝儿又何尝不是?总之一切终究还是为了皇兄的帝位考虑为先!”

    “你是说,这毒蛇是母后安排的?”

    敏感的辨别了尉迟凝语句中的重点,尉迟盛不可思议的与尉迟凝确认着,眸光中满是不解与不敢置信。

    尉迟凝没有回答,则一脸认真的望着尉迟盛,此处的安静已经代表了更好的答案,尉迟盛只感觉一阵无力感袭来,脚步虚浮,身体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低声呢喃着:“怎么会?怎么会?”

    “怎么不会?虽说公主府的兵权母后势在必得,但皇兄认为她叶婉若会是辅佐皇兄最好的人选吗?日后皇兄为天子,她叶婉若就是天后,她的儿子也会终有一日继统大业,到时候这天下还有皇兄有什么关系?

    以叶婉若如今急于与皇兄摆脱关系来看,皇兄难道还以为叶婉若会心甘情愿的嫁给你?无论她叶婉若最后会不会嫁给皇兄,她的结局都早已注定,因为母后是不会允许这样一个威胁存在的。按照母后的决定,如果昨日计划得逞,那么她叶婉若不仅会如愿嫁给皇兄,还会因为巨毒无药可医而丧命,到时候皇兄你理应得到了公主府的助力,又为母后清除了这样一个心头大患,难道不是一举两得的事?

    即使最不好的结果,叶婉若誓死不愿嫁给皇兄,那么叶婉若魂归西天,任何一方也都别想得到公主府的助力,这对皇兄也来说也算是喜事一桩。公主府的路行不通,母后自然有其它的办法帮助皇兄得偿所愿,也不失为一桩美计。皇兄以为,如果不是为了皇兄,母后为什么会请求父皇要将那个上不得台面的叶婉若带在身边?”

    尉迟凝口中的真相一字一句敲打在尉迟盛的心头上,也再一次让他认识到了母后的手段。

    可笑的是正在刚刚他意识到叶婉若在他心里的位置时,才发现的,原来在母后的心里,早就下了要置叶婉若为死地的决定。

    事实的真相让他感觉很无力,这么多年,他人前光鲜,可实际却过着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生活,接受母后为他安排的一切,包括婚姻。这种感觉已经快要让他忘记了,他内心深处到底想要的是什么生活?他内心渴望的是什么?那个遥不可及的皇位真的是他的毕生追求吗?

    第一次,尉迟盛对他的人生产生了怀疑,嘴角的苦笑也份外明显。

    “那毒真的无药可解吗?”

    尉迟凝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尉迟盛,从小兄妹两人是最交心的,见此,尉迟凝也于心不忍,可她还是因此看清了尉迟盛的真心。

    是的,他爱上了叶婉若,一个本不该有感情可言的储君,居然爱上了与他关系对立的叶婉若,还是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爱得无可自拔。

    如果叶婉若也爱他,那么倒或许可以成全了一段佳话,哪怕尉迟盛想要顺利登基离不开公主府的助力,那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可事实恰恰相反,就连尉迟凝也不得不承认,叶婉若与那些闺阁小姐很不同,她思想独立,懂得取舍,所以她才会急着于尉迟盛撇清关系,她就像翱翔在空中的大雁,经不得半点束缚。

    思及于此,尉迟凝有些担心,真不知道她应该开心皇兄终于有了自己属意的女子?还是应该暗自担忧皇兄会因此而丧了心智?从而影响大业?

    听到尉迟盛的问题,尉迟凝收回了心绪,诚实的摇了摇头:“或许可解,或许无解,是生是死真的只能看叶婉若的造化了!

    尉迟凝的话使尉迟盛的脸色更沉了几分,双拳下意识的握紧,悔恨不已....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