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眼看着那四人魂归西天,子墨转而提步去敛秋身边增援。眸光刚刚转过去,便看清了敛秋所处的危险,子墨不敢忽视,抬起弯月刀也快速朝着敛秋的位置奔去,鹰眼锐利无比。

    春桃当然看出了子墨的意图,以子墨的距离,恐怕还没等到达敛秋的身边,敛秋便早已丧命了。

    害他锁命门损失这么多兄弟,怎么也要礼尚往来一番才说得过去,春桃眼中怒意正盛,杀意一览无遗。

    在她眼中,敛秋此时已如刀俎鱼肉,根本再无危险可言。

    春桃肆意猖狂的将眸光看向急迫朝着敛秋奔过来的子墨,眼中邪魅的笑意像是在挑衅。

    就在春桃的身子落下,匕首距离敛秋越来越近时,突然大腿上传来一阵刺痛,这种痛感让她失去了力气,似乎忘记了刺杀敛秋的动作,不可思议的看向大腿根部向往冒着血迹的伤口。

    刺伤她的不是别的,正是刚刚同伴射向敛秋的飞镖,不知什么时候敛秋悄悄用绢帕藏了一枚,却没想到这么快便有了用处。

    更让春桃震惊的是,为了重伤她,敛秋居然不顾自己的伤势,用那只受了伤的胳膊攻击了她。

    待春桃反应过来,想要玉石俱焚的时候,敛秋的身子灵活的跃起,一脚将春桃的身子踢了出去。

    为了留下活口能够找到自家小姐,敛秋也真是拼尽了全力,或许是因为失血过多,面色如白纸般,这动作几乎用尽了她全部的力气。

    看着春桃的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出去,敛秋也终于卸下了全部力气,身体一晃,单膝跪在地上,大脑短暂的空白出现。

    “你没事吧?”

    子墨同时赶到敛秋身边,眼中满是关切。

    两人各为其主,虽曾见过面,却不曾有过交集,如果不是刚刚敛秋救下他的命,恐怕子墨也不会有现在的神色。

    “没事,现在找到小姐才是最重要的!”

    敛秋摇了摇头,惦记叶婉若心切的她,哪里会顾得上手臂上的伤口?

    眸光扫过敛秋的手臂上,借着划破的衣服依昔可以看到她的伤口此时正流血不止,肉皮外番,看上去狰狞的样子有些吓人。

    子墨没有说话,却执拗的抬起敛秋的手臂,不顾她的挣扎,冷声说道:“你这伤口若是不及时处理,手臂会废,到时候你怎么保护你家小姐?”

    虽然语气微沉,但子墨却在心里暗自唏嘘着,这样的重伤,即使男人也不一定如做到她这样的淡然,可她却不为所动,此等衷心护主的表现以及倔强的坚强,更是赢得了子墨的称赞。

    简单的为她检查了下伤口,确定那匕首上没有毒后,从怀中拿出一个玉瓶,为敛秋的伤口上药止血。

    药末所到之处便会传来钻心的疼痛,敛秋也因此额头上瞬间布满细密的冷汗,可敛秋却依旧紧咬牙关,不肯发出半点声响。

    可这药末果然确有其效,所到之处,竟真的不再渗出血迹来,凝血效果惊人。

    上药过后,子墨再次拿出一条白布为敛秋简单的包扎伤口。除了叶婉若,从来没有人这样关心过她的生死,敛秋清冷的眸光中划过一丝感动。

    或许两人都太过于专注,竟没发现另一侧春桃拖着流血的腿,一边小心的观察着两人,一边正打算朝远处逃跑。

    “既然来了,不打算留下点什么,就想这么走,未免太容易了吧?”

    温润的声音传来,使春桃不甘的停下脚步。

    如果不是刚刚轻敌,也不会落得如今的下场,可此时后悔明显也已经无济于事。

    此声音传出,不仅是春桃,就连子墨与敛秋的眸光也为之一亮,连忙起身,朝着声音的来源处奔去。

    “奴婢给五皇子请安!”

    “主子!锁命门的人!”

    当看着踏着月色匆忙赶来的尉迟景曜,敛秋的眼中闪过一丝希冀,只要有五皇子在,自家小姐就有救了。

    尉迟景曜淡淡的点了点头,清冷的眸光从敛秋手臂上被包扎好的伤口上划过,眸光再次落在那春桃的身上。

    虽然春桃身上的装束可以给人错觉,但尉迟景曜心里清楚,这件事与陈夫人脱不开关系。莫亦嫣的目的已经达到,而陈夫人却不同,她不仅希望叶婉若死,还要让她受尽折磨才会甘心,只为心中深埋的仇恨。

    见她身上穿着下人的服饰,心中已经了然,沉声问道:“一直以来锁命门与朝廷相安无事,如今你们受金钱诱惑,胆敢将手伸来朝廷中来,你们真的做好了与朝廷为敌的准备了吗?”

    原本尉迟景曜还在想,这陈夫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不成,居然明目张胆的叫人来这里绑了叶婉若,别说陈夫人吃不了兜着走,不管叶婉若是生是死,这陈府上下都必定受到牵连。

    但如果是锁命门的人参与其中就不一样了,如果能够暗度陈仓最好,就算最后事情揭露,也大可以将全部的责任推到锁命门的身上。

    反正这些年,锁命门与朝廷一直相安无事,就算是南秦皇再疼爱叶婉若,也不会为了一个她,而不惜与锁命门作对。到时候再遭来锁命门的报复,那可就是得不偿失的事了。

    更何况这陈夫人的心思又何尝单纯?单从这女子身着皇后身边丫头的服饰,便可以看出来,她是做好了一箭双雕的准备了。

    将思路捋顺清楚,尉迟景曜的心思则更沉重了几分,传言锁命门从未失过手,如此一来,也就代表着叶婉若更危险了几分。

    谁知道那女子明显是受过严格的训练,对于尉迟景曜的话丝毫未感到惊吓,反而嗤之以鼻的嘲讽着:“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本就是生存之道。更何况你们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我就是锁命门的人?光凭你们的一面之词?即使是朝廷的人也要讲究证据确凿吧?罔顾人命,你就不怕天下百姓为之惶恐吗?”

    “锁命门的存在本就使惶惶不安,人人自危,你以为百姓不会乐见锁命门消失?既往你们敢接了这任务,就应该知道灭门之灾对你们来说不远了!”

    尉迟景曜沉声开口,依旧温润的语气,却在这样的夜晚,显得有些诡异。身上的王者风范尽现无疑,不容人忽视。

    对此,春桃只是不可置信的一直摇着头,尉迟景曜的话如恶魔一般,无时无刻不在缠绕着她,令她想要逃脱。腿上的巨痛还依旧存在,却无法令她挪动半分。

    却在这时,尉迟景曜已经将这条路打探了个通透,依稀可听以从远处疾步而来的脚步声。

    尉迟景曜微微蹙眉,不用想也知道是尉迟盛,似乎比他预想的还要快一些。朝着子墨使了个眼色,子墨拉着敛秋,三道身影迅速消失在原地,只留下春桃一人发愣。

    还以为对方给自己提供了逃跑的机会,春桃强忍住疼痛,一瘸一拐的朝着树林深处走去。每走动一步,所传来钻心般的疼痛,令春桃咬紧唇瓣,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什么人?”

    却没想到身后赶来的尉迟盛却丝毫没给她逃跑的机会,隐约可见面前的身影,尉迟盛快步追上去,沉声问道。

    春桃眸光快速流转,停下脚步的同时,则快速的转过身看向太子盛,水光熠熠的眸光中散发着异样的光彩,使她看上去十分惹人怜惜。

    只是还不等回答,盈盈一握的身姿竟朝着地上倒去,春桃柔媚的声音响起,惊呼着:“啊!”

    虽然对方看似是个弱女子,可这个时间孤身一人,恰巧出现在这荒野之中,也难免不引起人怀疑?

    “你怎么了?”

    尉迟盛将信将疑的朝着春桃走去,春桃没有回答,隐约却可以听到传来低低啜泣的声音,在这空旷的树林里,令人有些毛骨悚然。

    在尉迟景曜的吩咐过后,菱香便去禀告尉迟盛,还将刚刚所发生的一幕,原原本本的讲给尉迟盛听。尉迟盛从他们失踪处追来时,便看到这女子,同时这也是他惟一能找到叶婉若的助力。

    想到叶婉若如今还处在危险之中,尉迟盛朝着春桃走近的脚步也加快了几分,却没有发现春桃隐藏在眼底一闪而过的杀意。

    就在尉迟盛来到春桃身边时,谁知道刚刚还看似赢弱的女子竟然快速出手,猛的亮出隐藏在袖袋中的匕首朝着尉迟盛便刺了过去。

    尉迟盛也一直在小心着春桃,当看到匕首带着冷光朝着他刺过来时,身体下意识的侧过,躲过她的攻击后。同时出手,一把握紧她的手腕,微微用力,春桃手中的匕首便应声落在地上。

    最后,将没有任何危险可言的春桃,用力一脚踢飞出去。

    直到春桃的身子撞在一颗参天大树的树干上,这才阻止她不断后退的身体。但或许因为这强力度的撞击,使春桃胸口一闷,接着喉间腥甜传来,噗的一声,鲜血从口中喷涌出来。

    然而,尉迟盛却并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大步上前,居高临下的怒视着春桃,大手毫不留情的遏制住她的下颚,沉声问道:“你到底是谁?你们究竟把婉若带到哪儿去了?”

    春桃丝毫不为所动,嘴角沾着的鲜血透着一丝诡异,勾起的弧度透出挑衅的意味:“我凭什么告诉你?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杀了你?那岂不是如了你的意?既往你没有半点用处,不如就将你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下来,眼看着自己只剩下森森白骨,那种感觉一定非常美妙,你说呢?”

    尉迟盛邪魅的声音响起,并没有为此恼怒,却听在春桃的耳中,如同地狱里的恶魔一般,令人惊悚,眼中满是恐慌....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