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锁命门里,个个都是顶尖的杀手,每个人都有独特的看家本领与手段,什么样血腥的场面没见过?春桃自以为他锁命门的人足够冷血,却没想到面前的这名男子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随着尉迟盛手上不断用力的动作,春桃的面色逐渐呈出现红色,紫红色,青紫色,呼吸也跟着越来越局促。瞳孔扩散,意识开始渐渐模糊,那种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感觉令春桃不由的开始惊悚了起来。

    如果是一刀解决也就算了,这种让你眼看着自己生命流逝消散,想要挽留却又无能为力的感觉,才是最折磨人的。

    明知道无力还手,可为了那仅有的一限希望,春桃的双手握在尉迟盛的手腕上,绵薄无力,却还想能够拉开尉迟盛的钳制。

    或许是对于春桃的表情感到满意,就在这时,尉迟盛突然松开了手,游戏才刚刚开始而已。

    下颚的束缚消失,春桃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向尉迟盛的眸光中却透出鄙夷,讥讽着尉迟盛:“我还以为还能玩出什么新鲜的花样,看来,也不过如此!”

    尉迟盛却对此并毫不在意,从袖袋中拿出巴掌大小的匕首,同时怀中拿出一个瓷瓶,粘稠且透明的液体沿着刀刃上涂抹均匀。

    嘴角挂上嗜血的笑容,还不忘和煦的对着春桃解释着:“我这匕首削铁如泥,这点你可以放心,一点痛苦都不会有,而且这刀刃上被我淋了蜂蜜,你猜猜那带有血腥味的伤口沾染上蜂蜜,会不会很受一些小动物喜欢?”

    尉迟盛的话使春桃浑身上下汗毛凛立,不敢想想如果这匕首真的将自己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下去,那蜂蜜必定会招惹来蜜蜂蚂蚁等一些虫子。最可怕的是,到时候她也只能看着它们攀爬在自己的伤口上,想想都觉得恶心。

    而且这深山里,血腥味直接可以要了她的命,恐怕她还没因流血过多而死,就被那些喜欢血腥味的动物们分割了肉体,生生被咬死。

    就在这时,尉迟盛已经俯身来到春桃身边,波澜不惊的眸光从春桃浑身上下扫过,似乎在纠结着从哪里下手比较好。

    春桃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下去,背叛了锁门命,最多也就是赐毒药而死,但总比这样要来得痛快一些。

    “后山!”

    春桃妥协的吐出两个字,严重出乎了尉迟盛的意料,本以来今日不见点血腥,她是不会松口的,却没想到这么快便服输了,着实扫了尉迟盛的兴致。

    可是叶婉若现在生命危在旦夕,尉迟盛知道自己没有那么多时间可耽误,再次与春桃确定着:“

    什么?”

    “你要找的人被带去了寺庙的后山,喷泉井那边!”

    与此同时,在春桃说出叶婉若的去处后,躲在暗处的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便悄悄的朝着后山摸去。

    而尉迟盛对此却完全不知,嘴角的笑意更盛了几分,扔掉手中的匕首,拿出贴身放着的绢帕,细致的擦了擦手,沉声吐出了两个字:“多谢!”

    语毕便起身抬步走着后山的方向走去,见此,春桃暗暗长吁了一口气,可是还不等暗自庆幸的时候,前面那道伟岸的身影却再次停下。

    转过身歉意朝着春桃开口:“还是要麻烦你领路,这样心里才踏实!”

    不容拒绝的话语说出来,春桃整个身体已经被尉迟盛拉了起来,一瘸一拐的在前面引路,朝着后山的方向走去。

    ※※※

    普华寺后山地处荒凉,荒山野岭,一望无迹的除了树林就是树林,可大自然鬼斧神工,竟在这荒凉之地,开辟出一喷泉井。

    之所以叫它喷泉井,是因为这井眼里的水根本无须人工去打,它便径自朝外喷水。

    而且井水甘甜,入口醇香。普华寺的吃水都是从这里打出去的,更重要的是这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更是令人惊叹。

    这地方正处于树林的中间,所以一般外人是不会来到这里的,一个不留神就可能会迷路。

    白天还好说,可到了夜晚,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后山的温度直剧下降,再加上后山时常有蛇出没,一个不注意都可能丧了命。

    即使是来打水的僧人也不会选择在夜晚, 所以说锁命门选择在这里,也算是别有一番苦心。

    此时,后山喷泉井边,站着一名女子,外面套着黑色的披风斗笠,帽子遮挡了她的长相,与这夜色几乎要融为一体。眸光久远,眉宇间的疲惫尽现。

    在女子的身边站着一男一女,小心的伺候在女子的身边,眸光中满是谨慎。

    寂静的夜里,稍微有个风吹草动都能引起人的关注,突然传来几声急切的脚步声,女子猛的转过头,眸光锐利的朝那声音的来源处射了过去,双拳紧握,寒意逼人。

    而在女子身边的男子也在第一时间进入了备战状态,抬步挡在女子的身前,眸光中满是防备。

    当看到来人肩膀上扛着的一抹裙装时,女子无法隐藏眉宇间的欣喜,踱步朝着那人迎了过去,直到确定了此人正是叶婉若,女子的眼底才彻底迸发出毫不掩饰的恨意。

    “陈夫人,你交待给我们锁命门的任务,已经完成。就此告别!”

    不错,此时出现的女子正是与锁命门达成交易的陈夫人,今晚是她惟一的时机,她没有理由不加以利用。

    叶婉若害得她最以为傲的女儿香消玉损,还成为全京都的笑话。叶婉若不死,难消她心头之恨。

    男子将肩膀上的叶婉若卸了下去,毫不留情的将她扔在地上,任凭这几乎为零的温度,以及刺骨的夜风席卷着叶婉若的身体,却依旧掩盖不了男子眼中的寒意。

    这个任务让他锁命门损失惨重,不仅死了四名得力干将,就连那春桃如今也是生死不明,怎能不让男子感到气愤?

    似乎是对这温度感到了不适,只见叶婉若黛眉拧紧,双臂下意识的抱紧自己。

    对于叶婉若的这副样子,陈夫人无比满意,只是在听到男子要走时,陈夫人再次开口做着心中的交易:“侠士请留步,所谓送佛送到西,我再多出五倍的银两请侠士留下来。素闻锁命门折磨人的手段千奇百怪,不如也让我等这些女流之辈见识一下。”

    话音刚落,陈夫人朝着身边的婢女使了个眼神,只见那婢女拿着手中早已准备好的银两走到男子面前。

    花白的银两在月色的映照下,闪着异样的光芒,就好像在向男子招手一般,透出无限的诱惑。

    男子收回贪婪的眸光,思虑着:折磨人还有的银两拿,这样转巧的买卖不做才是傻子,更何况还可以弥补一下今天所造成的损失,也算是划算。

    思及于此,男子点了点头,将婢女手中的银两收起,转身再次走向叶婉若。

    娴熟的动作,不多时,叶婉若便已经被倒吊着,双手被绑住束缚于身后。立在这喷泉井之上,原本就透着寒意的夜,再加上喷涌而出的井水,浓重的湿气席卷叶婉若的头部。

    “好冷!”

    叶婉若此时,依旧嗜睡着,完全不知危险的到来。对于感觉到的不适,轻声嘟囔着,却让陈夫人的眼中升起兴奋的冷光。

    “将她弄醒!”

    掳走她叶婉若来这里,可不是让她来睡觉的,她表现的太过安逸,陈夫人便全身都不舒服。

    她女儿陈嘉卉生前所受的苦,她要让叶婉若千倍百倍偿还,否则这样就收了她的命,岂不是太便宜了她?

    陈夫人的话刚落下,只见那男子手中的绳锁突然松开,随之叶婉若倒挂着的身体便大头朝下的朝着喷泉井里坠去。

    直到叶婉若的头部完全浸在井水里,男子才拉紧手中的绳索。

    此时,正处于昏睡中的叶婉若,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水流朝着她席卷而来,冰冷的井水令她打了个冷颤,迷茫的睁开眼睛。

    入眼各处都是清冷的井水,叶婉若挣扎着想要脱离开这冰冷的水域,却发现自己的腿竟被束缚着,无法动弹分毫。

    叶婉若清楚的记得,前一秒她还睡在床榻上,再醒过来却是这样一番场景,心中怎么能不惊慌。

    求生意识及其强烈的她,刚想开口说什么,可那无孔不入的水流又快速流入口中。

    “唔....”

    当眸光注视到那绳索的晃动,以及水中响起沉闷的声音,男子这才不紧不缓的抓紧手中的绳索,将叶婉若拉出水面。

    “咳....咳....”

    离开喷泉井,叶婉若不顾一切的咳着,随之吐出被她吸入肺里的井水。冷风吹过头顶,寒意不言而喻。

    直到呼吸着久违的空气,叶婉若这才开始仔细打量起自己所处的环境,意外的发现自己正处于一口井水之上,令人意外的是那井水正向上喷涌着井水。

    只是此时叶婉若根本无法顾及这些,倒吊着的身体令她感觉气血全部涌到了脑袋里,昏昏沉沉的感觉很不好,眸光扫过周围的环境,这才注意到周围站着的几人,正无视她此时的处境。

    就算叶婉若此时再迟钝,也知道了自己正处于危险之中,对方的笑,叶婉若可不认为那是在向她示好。

    “我怎么会在这里?你们是谁?”

    或许因为倒吊着的原因,叶婉若此时说话时,鼻音稍重,可语气中的质疑却是尽现无疑。

    听到叶婉若的问题,陈夫人嘴角的笑意却是更深了几分,朝着叶婉若一步一步的走过去。

    借着月色,叶婉若分明看清了那几乎与陈嘉卉极为相像的面容,想到下午尉迟景曜对她的嘱咐。根本无须回答,叶婉若就已经猜到了此时这妇人的真正身份,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底而升,看来她叶婉若没被毒毒死,今天也是在劫难逃了!

    思绪间,陈夫人已经来到了叶婉若的身边,嘴角的笑意冰冷,眸光中猖狂肆意的毁灭神色令叶婉若的为之一震。

    就在这时,陈夫人一把扯过叶婉若的头发,拉进两人的距离,撕扯的痛感席卷叶婉若而来,陈夫人却不为所动,眼中迸发的恨意像是随时要将叶婉若吞没....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