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那护卫的动作令尉迟景曜顿时暴怒,朝着叶婉若奔过去的同时,袖袋中的匕首也伴随着冷光朝着那护卫后心射去。

    可笑的是,那护卫自以为大功告成,本想借着夜色朝着陈夫人离开的方向逃离,当感觉到身后的劲风朝他奔来时,再想躲开已经来不及。

    感受到匕首刺破皮肤,硬生生穿入心脏的位置,那护卫最终不甘的倒在了地上。

    殷红的血迹在他的身下蔓延开来,直到死,他也没想到,他竟然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失去了生命的迹象。

    当尉迟景曜踏破万空赶来喷泉井边时,叶婉若的身体已经沉入了井内,没入不断奔涌出来的井水里,完全看不到她的身影。

    眼看着便要抓住那绳索,却没想到绳索也随着叶婉若的重量落入井中,连最后的一线希望都随之破灭,尉迟景曜暗自懊恼。

    此时,随着井水不断喷涌,而所散发出来的潮湿,寒气逼人,令尉迟景曜的眸光更冷了几分,几乎是没有片刻的犹豫,尉迟景曜便朝着那喷泉井内扑了进去。

    千钧一发时,当看到尉迟景曜赶到,叶婉若只有满心的欢喜与雀跃,暗自想着:尉迟景曜果然没让她失望。

    只是当感觉到身体不受控制的朝着下面栽下去时,叶婉若又莫名的心慌了起来,想到下面是深不见底的井水,而她又完全不懂水性,掉下去无疑是等于送死。

    双手还被钳制在身后,不论她如何挣扎,那绳索不开,反而更紧叶婉若又怎会不害怕?

    或许是出于身体掉入水中的惯性,进入井内后,叶婉若只感觉到身体急剧朝着井底坠去。随着不断深入,水压也越来越大,那井水无孔不入的从四面八方朝着叶婉若奔涌而来,同时彻骨的寒意席卷着叶婉若,使身上的每一根筋骨都传来酸涨的痛意。

    刚刚呛水的经历还令叶婉若记忆犹新,越是紧张,越是不知如何是好?可屏住呼吸,又能紧持多久?

    眼前浮现出穿越到这南秦国后的每一幅画面,一幕幕依旧是那样的真切,犹如还在昨日。

    “在下盛权,并不是京都人,我本是临淇人来京都科举考试,现还住在客栈里。兄台一看绝非是小户人家,盛权无意高攀,也只是举手之劳,真的无需如此客气!”

    “这府邸是你母亲在世时,先皇命人给你母亲打造的,据说里面的设计都是先皇亲自执笔设计的....所以婉若,如今的局势,你也要避免与任何一位皇子有所牵连。往往他们的示好,其实在意的是你背后公主府的势力与兵权。千万不要被假象所迷惑,你娘已经不在了,爹不能再失去你....”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小老儿--谈天。要问老夫有什么过人之处,那便是熟知五行入卦、奇门遁甲之术,可窥视天机、预知命数。早知你不会这样轻易相信,老夫也不怪你。老夫算到你月余后会有一劫,丫头要远离水域地界,不管丫头相信与否都要小心才是。

    “五表哥,婉若都受伤了,你也不说等等婉若?”

    “谁让你放着好好的门不走,一定要去爬墙?怎么样?这滋味还好受吗?”

    “听说五表哥府内,连个暖床的丫头都没有,此事可当真?”

    “甘你何事?”

    “婉若只是在想,五表哥如此毒舌,没有女子倾心也不足为奇!”

    叶婉若如同局外人一般,思绪跟着画面中的场景流转:尉迟盛的有意接近,叶玉山的警告,谈天的预测,以及一直救她于危难之时的尉迟景曜。

    一种疲惫感油然而生,自从来到这里,她处处谨慎,小心提防,过的生活也是如履薄冰。可百密尚有一疏,叶婉若突然觉得如果能够就此沉睡下去,未免不是一件幸事。

    意识逐渐模糊,呼吸也跟着开始局促了起来,叶婉若没有了惊慌,嘴角反而勾起释然的笑意。

    就在这时,依昔可见从井口的位置再次坠入的另一道身影。墨色长袍在清澈的水中异常明显,束发被冲散,随着他不断游动探寻的动作,发丝飞舞,更显飘逸,眉宇间的急切与担忧毫不加掩饰。

    他还是来了....

    叶婉若毫无血色的唇瓣勾起了一抹笑意,而这时尉迟景曜也发现了她,正朝着她奋力的游过去。

    在水中,那粉红色裙装更加绚丽妖娆,裙摆在水中绽放开来,如同一朵在水中盛开的水莲花。而叶婉若就如同水中仙子一般,虽然病态依旧,却别有美感,就连一直不为女色所动的尉迟景曜一时间也看呆了眼。

    以尉迟景曜皇子的身份,不说皇子妃就连暖床的丫头也应该有几个了,而尉迟景曜却一直清心寡欲,不动凡心。

    南秦皇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不知道偷偷往尉迟景曜的床上送了多少美人,可尉迟景曜对此却依旧不为所动,原封不动的又全部送还过去,单说这份定力也是无人能及的。

    此时,在看到叶婉若的同时,尉迟景曜突然感觉到刚刚内心的缺失瞬间被填满,这样的发现让尉迟景曜也难免有些惊讶。

    快速来到叶婉若的身边,将她手腕上的束缚解开,青紫的瘀痕十分明显,使尉迟景曜的眸光中再次划过一抹心疼。

    揽住叶婉若纤细的腰枝,将她固定在怀中,这才发现叶婉若白皙的面容上,凭添出两道血痕,虽丝毫不影响美感,却让尉迟景曜皱紧了眉心。

    刚刚只看着她被倒吊着,便已经让尉迟景曜生出了想要毁灭一切的愤怒,此时再看到她脸上的伤痕,尉迟景曜已经暗自握紧了拳头。

    虽然意识渐渐模糊,但叶婉若还是感觉到了自己落入尉迟景曜的怀中,下意识朝着尉迟景曜嫣然一笑,大脑因为长时间缺氧,变得越来越沉重,紧接着便缓慢的闭上了双眼。

    为此,尉迟景曜大惊失色,眸光快速流转,几乎毫不犹豫的朝着叶婉若的唇瓣压下去。

    唇瓣上清晰的触感,以及氧气的摄入令叶婉若不由得瞪大了双眼。近在咫尺的面容令叶婉若心脏的位置猛烈的开始了跳动,不知所措的双手荡在空中,足以说明叶婉若此时的慌乱。

    这可是她叶婉若的初吻,还是跟自己的表哥,虽然他长得也还不错,可这关系....也太劲爆了吧?

    叶婉若暗自菲薄的时候,尉迟景曜可是丝毫不敢含糊,一边通过此种途径带给叶婉若氧气,一边快速的揽着叶婉若朝着井口处游去。

    原本子墨此时正与那锁命门的人交手,突然身后传来‘扑通’的落水声音,子墨下意识的转过头,便看到尉迟景曜也毫不犹豫的朝着井入跳进去。

    “主子!”

    子墨大声嘶吼出来,而那杀手也不敢耽误,连忙趁机朝着远方窜出去。

    孰轻孰重,子墨自当知晓,含恨的看着那杀手消失的位置,虽心有不甘,却还是面色凝重的朝着井口扑过去。

    黑夜原本就影响视线,此时深不见底的井水,再加上井口处井水上涌,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况。“小姐呢?”

    赶回来的敛秋环视过喷泉井附近并没有看到叶婉若与尉迟景曜的身影,反而只有子墨一人,望着喷泉井出神。

    敛秋心中一惊,带着不可置信的神色问向子墨。

    刚刚陈夫人带着婢女离开,走得匆忙,慌乱中竟没有注意到敛秋跟在身后,直到婢女发现身后的异常后,以性命来阻挡敛秋的追捕,从而使陈夫人逃脱。

    敛秋在那附近找了找,并没有看到陈夫人的身影,想到叶婉若还在喷泉井,便原路返回,赶了回来。

    谁知,此时的喷泉井哪里还有叶婉若的身影?

    敛秋虽常年习武,但也不愚钝,此时子墨的表现,已是再明显不过的证明。敛秋的眸光也跟着紧张的望向井面,想着有五皇子在,一定会保护好自家小姐的。

    就在这两人迟疑间,一根绳索从井底如龙一般,盘旋而上,不偏不倚的系在上面方便打水的悬梁上,子墨与敛秋对视一眼,眸光中满是惊喜。

    两人连忙上前,帮助加快绳索的速度,不一会儿的时间便看到了尉迟景曜揽着叶婉若浮出水面。

    “小姐....”

    “主子....”

    敛秋与子墨兴奋的唤着各自的主子,纷纷伸手将两人从井里拉出来,除了浑身湿透,但也总算是有惊无险。

    夜晚冷风袭人,叶婉若刚被救出水面,冷风便吹在她本就湿透的裙装上,令叶婉若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秀发上水珠还不断在滴落,在这寒意凛然的夜晚对叶婉若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叶婉若下意识的抱紧了肩膀。敛秋连忙将外衣服脱下来盖在叶婉若的身上,握着叶婉若的手,不断帮她呵气,为她取暖。

    “主子,人跑了!”

    当尉迟景曜在井边站定时,子墨这才带着愧疚的说道。保护叶婉若是尉迟景曜交给他的任务,他没能在第一时间救下叶婉若,反而还差一点害叶婉若受到酷刑,子墨怎能不对此感到愧疚?

    尉迟景曜淡然的点了点头,看着叶婉若不断颤抖着的身体,面无血色,完全是在凭靠着一丝意志力强撑着。

    “先回普华寺,这一身湿衣服要先换下来才行!”

    尉迟景曜毋庸置疑的声音响起,接着便看到他两步走到叶婉若面前,打横将叶婉若抱起,大步转身朝着山下走去。

    “我....”

    刚刚的一幕至今还没令叶婉若缓过神来,叶婉若是21世纪的新时代女性,一个吻对她来说,还不至于达到寻死觅活、非他不嫁的程度。

    可这尉迟景曜是谁?可是与她有着血缘关系的表哥,虽然在古代表兄妹通婚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可叶婉若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尽管双膝早已酸软无力,但叶婉若依旧还想逞能的说自己可以走。

    但尉迟景曜却没给她拒绝的机会,还不等她的话说完,不容拒绝的声音已经响起:“有力气就好好休息下,只是夜晚风寒,别睡着!”

    这一次叶婉若没再拒绝,踏实的窝在尉迟景曜的怀里,表哥抱表妹,天经地义,不是吗?叶婉若在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似乎依昔可以感受得到尉迟景曜强有力的心跳,叶婉若惨白的面色上,竟没由来的升起一片红晕。

    感受着叶婉若难得这么听话,尉迟景曜的嘴角勾起一抹可有可有的笑意,只有尉迟景曜知道内心此时柔软一片。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