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另一边,陈夫人的婢女以性命为陈夫人争取了逃跑的机会,陈夫人自然不能浪费了婢女的一番衷心,想要尽快离开这片是非之地。

    只要逃离开这里,陈夫人就可以有千百种理由证明此事与自己无关,可陈夫人的如意算盘真的可以如愿吗?

    今夜注定是个不眠夜,借着忽明忽暗的月色,陈夫人加快脚步朝着山下走去,而这时尉迟盛也在春桃的指引下奔向喷泉井。

    晚风习习,距离山顶越近,彻骨的冷意越是明显。晚风吹风着树木,发出萧瑟的响动,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中,不免令人不寒而栗。

    尽管如此,尉迟盛还是听出了夹杂在这晚风之中,略显凌乱的脚步声。

    “谁?”

    习武之人听觉自是异于常人,当确定了这声音的来源处,尉迟盛凌厉的眸光冷射过去,沉声问道。

    陈夫人只顾着防备身后随时都有可能会追过来的敛秋,却没想到山下还有比敛秋更危险的人存在。黑夜阻挡了她的视线,让迎面走上山的尉迟盛倒是先一步发觉了她的脚步声。

    当听到尉迟盛的声音传来时,陈夫人突然停下了脚步,虽然夜色正浓,看不清前面的身影,但陈夫人还是听出了这声音是属于当今太子尉迟盛的。

    想到尉迟盛,陈夫人便想起了她那命苦的女儿,如果不是一心执着的爱着他尉迟盛,陈嘉卉又怎么会因此香消玉损?受尽凌辱而死?

    如果不是为了他,陈嘉卉更不会不知分寸的跑去与叶婉若挑衅,从而失去性命,想到这里,陈夫人眼中划过一道阴霾,却转眼即逝。

    尉迟盛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其目的自然不言而喻。

    尽管心中恨不得将尉迟盛千刀万剐,也清楚此时的她,已经没有了与尉迟盛对抗的能力,快点逃离这里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

    惟一值得开心的就是叶婉若此时恐怕已经九死一生了,刚刚看着叶婉若掉进喷泉井里,以这后山早晚较大的温差,叶婉若掉进去,恐怕还没等被救出来,就已经先被冻僵了。

    收回眉眼中的笑意,陈夫人也自知耽误不得,眸光流转,看向旁边的灌木丛林。

    那里杂草丛生,人迹罕至,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树纵横交错,透出大自然神秘的气息。也正是这样的地方,想要藏一个人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打定主意后,陈夫人停下的身体,一步一步,小心谨慎的朝着那树丛中移动过去。

    可陈夫人这小伎俩又怎么会瞒得过尉迟盛,只见他一挥手间,一把匕首已经随之朝着陈夫人的位置飞射过去,凌空传来嗖的一声响动。

    眼看着距离越来越近,却破空飞过来一把匕首吓得陈夫人再也无法移动半分。令陈夫人更加诧异的是,那匕首就仿佛长了眼睛一样,不偏不倚的刚好落在陈夫人的脚下,深深的插入地面。

    心有余悸的感觉令陈夫人慌了心神,不知所措的立于原地,就在这时尉迟盛已经来到了陈夫人的面前,语气带有不解的开口:“陈夫人?”“臣服给太子殿下请安!”

    既然被尉迟盛认了出来,陈夫人也不得不与尉迟盛打着招呼,虽然内心有些忐忑,却依旧礼节有度的朝着尉迟盛福身行礼。

    “深夜陈夫人不在寺内休息,居然跑到这荒郊野岭来,还真是有闲情雅致!”

    尉迟盛别有深意的一番话,虽是在试探陈夫人,却令陈夫人的眸光中瞬间闪过一道精光,敛眉回答着:“太子殿下说笑了,臣妇本有些失眠,听闻这普华寺后山的喷泉井口味甘甜,还有安眠的功效,便特意寻来一试。”

    陈夫人的话令尉迟盛为之嗤之以鼻,如果是别人说出这话,或许尉迟盛不会怀疑,可陈夫人,她是谁?敏感的身份根本让人无法忽视。

    春桃说,他要找的人就在后山喷泉井那边。

    这叶婉若刚失踪,她陈夫人就恰巧的出现在这后山,还美其名曰的说她是因为失眠去寻井水才来,这样拙略的演技也只有陈夫人她能想得到。

    眸光扫过身边的春桃,尉迟盛的眸光淡然的再次看向陈夫人,沉声开口:“陈夫人快请起身,本太子也是忧心陈夫人的安全而已,毕竟这后山夜晚温差较大,又荒无人烟,若是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再伤及身子,母后一定会挂心的!”

    没有得到尉迟盛的允许,陈夫人也只得保持着行礼的姿势,刚刚站直了身体,这才注意到尉迟盛身边的春桃。

    只是她此时略显狼狈,大腿上的伤口还很明显,陈夫人的眸光突然变得有些沉重。

    相比陈夫人的神色,春桃表现的却是再自然不过,就仿佛从来没有与陈夫人见过一般,眸光中透出冷漠。

    大概是意识到春桃不会出卖自己,陈夫人这才放下心来,了然的收回了眸光,状似感恩戴德的对尉迟盛回答着:“承蒙皇后娘娘爱戴,臣妇这就回去,明日再去向皇后娘娘道谢。那臣妇就先告退了!”

    陈夫人明显不想与尉迟盛纠缠下去,想要尽快从这里脱身。语毕再次朝着尉迟盛福身行礼,打算朝着山下走去。

    虽然尉迟盛深知陈夫人出现在这里并不可能像表面说出来的这样简单,可没有证据,尉迟盛也不能太过强硬。

    正因为太子的身份,做事更应该沉着稳重。

    没有听到太子盛的阻拦,陈夫人连忙踱步朝着山下走去,如今的处境,前有财狼后有虎豹,陈夫人生怕再纠缠下去,敛秋会追上来,到时候证据确凿,百口莫辩。

    就在陈夫人正在暗自窃喜即将远离危险的时候,身后传来清冷的声音如同惊雷一般,在陈夫人的耳边炸响:“陈夫人这是打算去哪啊?”

    原来,此时出现的,正是急着赶回去的尉迟景曜几人,没想到却与打算逃跑的陈夫人撞到了正着。

    刚刚若不是有那婢女阻拦,陈夫人也不会借机逃跑,如今看到陈夫人身影近在咫尺,敛秋已经安奈不住内心的愤怒,几个闪身手持长剑挡在了陈夫人的面前。

    想到自家小姐所受的苦,敛秋虽为女子,可浑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更显凛冽,仿佛要将陈夫人吞灭一般。

    “婉若?这是怎么了?”

    当看到面前逐渐清晰的身影时,尉迟盛分明看清了叶婉若与尉迟景曜浑身湿透的样子,而叶婉若此时正窝在尉迟景曜的怀里,异常的安稳。

    叶婉若是他尉迟盛认准的太子妃,而此时却在别的男人怀里,其中的酸楚自是不言而喻。

    尉迟盛危险的眸光紧缩了一下,却转眼即逝,大步走到两人的身前。

    “太子皇兄!”

    尉迟景曜朝着尉迟盛微微颔首,手中抱着叶婉若的动作却是丝毫不敢松懈。

    而叶婉若此时却双眼紧闭,贴在尉迟景曜的胸膛上,仿佛是睡着了!引人注意的是,她白皙的面颊涨得通红,因为她的睡姿,另一侧面颊上的伤痕也显得越加妖异。

    尉迟景曜早就感觉到了叶婉若滚烫的身体,不用想也知道她发烧了。原本中毒,体质本就虚弱,如此一来,尉迟景曜生怕叶婉若会因此留下什么寒疾。

    可此时尉迟盛阻拦在此,尉迟景曜也不好再说什么。

    “这是怎么弄的?”

    看到略显狼狈的叶婉若,尉迟盛已经忘记了心中的酸意,眸光中满是怒意更盛的问向尉迟景曜。

    “那便要问问陈夫人,到底对她究竟做了什么?”

    “五皇子冤枉啊,臣妇什么都没有做,臣妇只是恰巧出现在这里而已,臣妇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太子殿下,您要为臣妇做主啊!”

    垂死挣扎在此时被陈夫人演绎的淋漓尽致,一边哭嚎着,一边朝着尉迟盛俯身跪了下去。

    “陈夫人,你是什么都没有做,勾结锁命门意图残杀皇亲国戚,你就等着回去面圣给父皇一个交待吧!”

    尉迟景曜不愠不火的声音再次响起,眸光却带有深意的看向站在一旁的春桃,而春桃却不敢再去尉迟景曜对视,垂首敛眉。

    场内的情况已经非常明显,尉迟盛的眸光透出打量的看向春桃,她此时的形态已经是最好的证明。接着眸光落在陈夫人身上,冷厉逼人。

    感受着头顶那具有穿透力的眸光中,透出来的冷厉。心下一慌,身体更是紧贴在地面上,从尉迟景曜的声音响起的那一刻,陈夫人就知道,她完了!

    所有的计划都在此时像个笑话一般,一切都是她自不量力的结果。

    可是她却不后悔,为了给女儿报仇,哪怕让她粉身碎骨也会在所不惜。

    就在这时,尉迟盛已经抬步来到了陈夫人的面前,俯身看着脚下有些瑟缩的身影,寂静的山路上传来尉迟盛冷漠的声音:“婉若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陈嘉卉也别想安生,我要让她做鬼都不得安宁!”

    陈夫人不可思议的瞪大了双眼,耳边的声音如鬼魅一般的存在。

    直到看着尉迟盛已经大步离开,陈夫人身边还回响着那几个字‘别想安生,不得安宁’!尉迟盛如恶魔一般的话语,令陈夫人竟开始忐忑了起来,身体不由自主的便要朝着一边倒去.....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