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婉若高烧,几人也不敢再耽搁下去,快步朝着普华寺原路返回去。感受着怀抱中的温度不断升高,尉迟景曜的眸光也在黑暗中变得异常冷冽。

    回到房间后,菱香先是为叶婉若换下了那身湿衣服,尉迟盛便遣人去叫了太医。

    虽然盖着棉被,却依旧可以看到叶婉若的身体正瑟缩在一起,不断颤抖着。额头上细布的冷汗,面色惨白,睡得极其不安稳。

    那井水冰冷彻骨,叶婉若一个弱女子又怎么能受得住?更何况她身中巨毒,身体本就虚弱,自然无法抵抗。

    对于叶婉若的情况,此时的高烧无异等于雪上加霜,太医来请脉的时候,一直在摇着头,最后有开退烧的药方时,留下了一句沉重的话:“叶小姐本就身中巨毒,再加上寒冰入骨,依臣看,叶小姐很可能落下了头风病的顽疾。此病每到冬季天气寒冷时极容易发作,终将可能伴随一生!”

    陈夫人的此次计划虽然没能要了叶婉若的命,但却还是给叶婉若留下了一生的隐患。这种头风病的每每复发,疼的令人欲昏欲死,无法根除。

    想到陈夫人,立于一旁黑着脸的尉迟盛率先开口对着门外的护卫吩咐着:“来人!立刻派人搜索普华寺后山,看到可疑之人全部抓补回来严加审问盘查。另外,将陈夫人与那名婢女分别关押,不得任何人探视,明日一早押送回京,一切全凭父皇定夺。如若失职,提头来见!”

    “是,属下遵旨,不敢马虎!”

    半跪着的护卫不敢迟疑,连忙起身后退三步,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菱香不断为叶婉若更换着额头上的绢帕,涨得通红的面容却丝毫没有得到缓解,紧皱的眉心似是在倾诉着她的痛苦。

    尉迟盛双拳紧握,心中已经恨不得将那个罪魁祸首的陈夫人,千刀万剐了才解恨。

    这时,门外再次响起的声音中透出恭敬,拉回了尉迟盛的思绪:“太子殿下,皇后娘娘请您过去一下,有要事相商!”

    尉迟景曜听出了桂嬷嬷的声音,都知道桂嬷嬷是莫亦嫣身边的红人,莫亦嫣能让桂嬷嬷在此时来叫太子盛,足以说明此事的重要性!

    “知道了!”

    敛去眸光中的心疼,尉迟盛不再犹豫的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恭送太子皇兄!”

    尉迟景曜俯身朝着尉迟盛的身影行礼,眸光中的狡黠一闪而过,嘴角的笑意在触及到叶婉若痛苦的神色后全部消失不见。

    “我来!”

    顾不得去换下身上依旧湿着的长袍,尉迟景曜来到床榻边,接过菱香手中的绢帕,在水中浸湿后拧干,温柔的放在叶婉若的额头上。

    动作轻柔,思绪潮涌。

    陈夫人来此不过半日,便将叶婉若的情况了解的一清二楚,尉迟景曜总是隐隐觉得此时与莫亦嫣有脱不掉的关连。

    今晚去营救叶婉若,若是他尉迟景曜一个人去,就算莫亦嫣不会流露出来,内心也一定会对尉迟景曜有所防备。再胆大一些,说不定有什么埋伏也说不定!

    但若是连她最宝贝的太子盛也跟着一同去,那么,莫亦嫣会怎样?尉迟景曜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几分。

    陈夫人一事已成定局,再无翻盘的可能。

    想到锁命门,尉迟景曜眸光中的温柔被狠戾所取代,抬手招来子墨,在他耳边轻声吩咐着什么,便看到子墨快步从门口走了出去。

    ※※※

    想到刚刚尉迟景曜抱着叶婉若回来的一幕,仿佛在捧着什么至爱的宝贝一般,尉迟盛还从来没见过尉迟景曜的面容上出现过这种神色,危机意识在尉迟盛的心头蔓延。

    心中虽然不甘让尉迟景曜与叶婉若独处,可母后招见,尉迟盛也不得不离开。

    看来这次风波过去,要趁早与叶婉若找机会,让她真正了解他的情感才是。

    如果可以,他愿意永远做那个简单的盛权,只是上天所赋予每个人的职责不同,盛权可以单纯的考取功名,他却是要坐上龙椅的太子--尉迟盛。

    而他坐在他身边的皇后只能是叶婉若,哪怕不择手段,不惜一切,她叶婉若也只能是他尉迟盛的女人。

    思绪间,已经来到了莫亦嫣所下榻的房间,桂嬷嬷轻轻敲了敲房间,低声说道:“娘娘,太子殿下来了!”

    房间里寂静一片,没有应允的声音传来,桂嬷嬷却已经将房门打开,请尉迟盛走了进去。

    在尉迟盛走进去的同时,桂嬷嬷将门关好,谨慎的守在门口。

    此时,莫亦嫣端坐在一旁简陋的木桌旁,烛光昏黄,为房间里增添了一抹忧郁的气息。饶是尉迟盛也感觉到了莫亦嫣的与众不同,径自走到莫亦嫣的身前,福身行礼:“儿臣给母后请安!”

    “你刚刚去哪了?”

    莫亦嫣清冷的语气与平时的慈爱截然不同,尉迟盛敛眉垂首的如实回答道:“婉若有危险,儿臣去了后山....”

    ‘啪’的一声拍在木桌上,发出的脆响令尉迟盛一惊,不可思议的看向莫亦嫣,见她怒瞪着自己,心中一慌。

    同时,耳边传来莫亦嫣更为愤怒的声音:“放肆!”

    不等尉迟盛再次开口,莫亦嫣已经起身来到尉迟盛的跟前,接着一个响亮的巴掌挥出,怒气冲冲的面容上不带有任何情感,一个清晰的五指印异常分明的落在了尉迟盛的左侧面颊上。

    突如其来的一个巴掌,令尉迟盛也显得有些错愕,耳边传来的嗡嗡轰鸣声说明了莫亦嫣使用了多大的力气,眸光中满是不可置信,缓声吐出几个字:“母后这是为何?”

    莫亦嫣眼中的怒意更加肆意,可这愤怒在尉迟盛看来,却显得莫名其妙,不明白他究竟做错了什么,惹得莫亦嫣如此暴躁?

    尉迟盛只记得小时候,看着其它皇子们快乐的玩耍,他却只能呆在书房里看那些无趣的古书典籍。

    终于有一天尉迟盛愤怒的说,不要这个母后,其它母妃都带着皇子们玩耍,只有他的母后近乎苛责的要求他做一个完美的人。当时莫亦嫣就是眼前这副模样,相隔多年,再次看到莫亦嫣的这副神情,尉迟盛竟恍如隔世!

    “愚蠢!简直愚蠢至极!”

    半晌,莫亦嫣才缓声吐出这么几个字,眉宇间的戾气仿佛在愤怒着尉迟盛的愚钝。

    “盛儿不明白,盛儿究竟做了什么,竟惹得母后如此气愤?”

    虽然半边脸依旧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尉迟盛却还是固执的问出心中的不解。

    “你做了什么?还好意思来问我?是谁让你去后山的?尉迟盛你要记住,你能坐上今天的太子之位,都是因为你的母后是这一国之母在为你撑腰。凡事多动动脑子,否则早晚有一天你会成为别人的阶下囚,你到底懂不懂?”

    莫亦嫣顺水推舟安排的这一切,故意向陈夫人泄露叶婉若的住处与病情,故意在陈夫人的面前说让桂嬷嬷给叶婉若送参汤,故意说起明日返回京都的事,都是在提醒着陈夫人,她只有这一晚的时间。

    叶婉若的生死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陈夫人这个替罪羔羊是当定了。

    原本莫亦嫣打算给陈夫人安插个罪名,便索了她的命,到时候再将一切都推到陈夫人的身上,说她是畏罪自杀,会是再完美不过的结局。

    谁知道,尉迟盛竟然也参与了进去, 什么不得任何人探视?押送回京,全凭父皇定夺?他还真是她莫亦嫣生下来的好儿子!听到来人禀告,莫亦嫣差点气得七窍生烟。

    尉迟盛的命令已下,若是在莫亦嫣的探望后,陈夫人自尽,那莫亦嫣也将与此有脱不开的关系。

    眼下也只得另寻机会,可尉迟盛当然不知道这些,相起尉迟凝的话,尉迟盛隐藏好眼底的晦暗,状似不解的说道:“可是当初母后不是也告诉过儿臣,叶婉若对儿臣的登基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吗?儿臣好不容寻得机会,能够得到叶婉若的关注,为何母后却又不满意儿臣所做的?儿臣不解!”

    叶婉若,叶婉若,又是叶婉若!

    以往,尉迟盛对她的命令只有乖顺的说是,如今却因为一个叶婉若,敢对她提出质疑?

    莫亦嫣深感尉迟盛的变化,冷眸从尉迟盛的面容上划过,转身走回原处坐好,沉声说道:“因为叶婉若已经是弃子了,你的太子妃日后会是一国之母,知书达礼,端庄贤淑,仪态万方是必不可少的。难道你没看出来,叶婉若她不仅没拿你当回事,就连你的母后她也不放在眼里吗?今日若是你得到了公主府的助力坐上了皇位,日后她叶婉若就敢以此威胁你,让她的孩儿上位,这样的事情我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说白了,其实莫亦嫣还不是害怕叶婉若成为第二个她自己?

    她处心积虑,为了给太子盛铺路谋权,她用尽心机与手段,还不是希望日后太子盛能够顺利登记?这就是没有爱情的政治婚姻所带来的结果与隐患!

    身为女人,她有没有权利选择与心爱的人厮守在一起,可是她却可以亲手毁掉始作俑者最在意的东西,那就是南秦国的江山。

    亲耳听到这些话从他最敬重的母后口中说出来,尉迟盛呆愣在原地,突然觉得上天对他是这么的残忍。

    再比这早一些,如果莫亦嫣告诉她,叶婉若是枚弃子,那么尉迟盛一定毫不犹豫的选择除掉她。

    可如今当看到母后的决定,尉迟盛竟发现他对叶婉若下不了手,不得不承认他害怕叶婉若从此会从世上消失,他害怕未来的生活都没有她的存在。

    看到她躺在别的男人怀里,他忍不住愤怒;看到她被设计差点丧命,他暴躁的想要颠覆一切。

    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几乎成为行尸走肉的尉迟盛,竟突然发现他有了感情,有了起码的喜怒哀乐,而这些都源自于叶婉若那个与众不同的女子。

    “那母后打算怎么办?”

    良久,尉迟盛才吐出这么几个字,虽然内心复杂,面容却依旧没有过多的表情,深得莫亦嫣的满意。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