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听到龙颜震怒的质问,皇后莫亦嫣连忙踱步上前,跪在了一侧,婉声说道:“臣妾疏忽,没能照顾好婉若,让婉若受到如此病痛的折磨。可臣妾也是疼婉若的,知道婉若身体虚弱,还特意命人做了参汤送去给婉若补身子,却没想到会被有心人利用。原来臣妾也是好心,听陈夫人说为女儿超度亡魂,便准许她住了下来。谁成想,陈夫人醉翁之意不在酒,都是臣妾识人不明,才铸成此错,还请皇上责罚!”

    莫亦嫣的话使南秦皇眸光微闪,原本这次同意莫亦嫣的建议,让叶婉若跟去,南秦皇也有自己的思虑。

    虽然知道有莫亦嫣在,叶婉若此行可能会存在着一定的风险,但委派尉迟景曜去护送,弦外之意已经再明显不过。

    越是危机的时候,救命恩人才是越容易入心的。南秦皇如此为尉迟景曜筹谋,也算是花费了一番苦心。

    但南秦皇却没想到,事情的后果原比他想的还要严重。如果叶婉若真的因此而丧命,即便他是受万人瞩目的皇帝,也同样会愧疚不安。

    莫亦嫣的小心思,南秦皇不是不懂,此时她的话可信度又能有多少呢?

    以子墨的回禀来看,很有可能是这莫亦嫣对叶婉若已经动了杀心,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种事,南秦皇丝毫不怀疑她的手段与能力。

    令人震惊的是,莫亦嫣的话音刚落,跪在上方的陈夫人,不顾身份的率先开口:“皇上,臣妇自知罪该万死,但事到如今,臣妇不得不说出实情,还请皇上为臣妇作主,允许臣妇说出真相!”

    “说!”

    南秦皇威严的声音响起,底气十足的吐出一个字。

    陈夫人的杀人意图已经再明显不过,此时听到陈夫人的话中似是含有隐情的话音,在场的几人眸光都跟着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臣妇谢皇上恩典!”

    陈夫人朝着南秦皇叩拜行礼后,跪着的身体却突然转向莫亦嫣,眼中没有任何慌乱,从容不迫的开口:“事到如今,既然皇后娘娘不念旧情,那么臣妇也不能再为皇后娘娘隐瞒。臣妇一介贫民,死不足惜,但皇后娘娘呢?”

    “你这毒妇到底想说什么?设计陷害婉若还不够,如今连本宫都不放过,本宫岂会容你胡言乱语?如今证据确凿,你还想狡辩吗?来人,还不快将这毒妇拉下去!”

    令莫亦嫣没想到的是,眼前事实确凿,陈夫人竟不认罪,朝她反咬一口。

    看着南秦皇越来越晦暗的面色,莫亦嫣已经不敢想像这后果,哪怕陈夫人说的都是谎话也势必会在南秦皇的心底留下隔阂。

    南秦皇本性多疑,借此陈夫人的话语,南秦皇难保会不顺势想到她莫亦嫣所动的心思。

    不等陈夫人的话说完,莫亦嫣竟越俎代庖的率先开口,意图阻止陈夫人指证下去。

    可莫亦嫣却好似忘记了,这里是御书房,不是她宁贤宫,即使莫亦嫣的吩咐已经说出口,却丝毫没有人听她的差遣。

    倒是使陈夫人更加激动了起来,朝着南秦皇嗑头哀嚎着:“皇上英明,臣妇冤枉啊,皇后娘娘想要杀人灭口还请皇上为臣妇作主啊,皇上.....”陈夫人凄婉的声音在御书房内响起,令南秦皇不悦的拧紧了眉心,冷眸射向莫亦嫣,似乎想要看清她内心的想法一般。

    这让莫亦嫣生起了不好的预感,也连忙俯身朝着南秦皇俯身解释着:“皇上,臣妾什么都没有做,还请皇上相信臣妾。这毒妇此番言语,明显是在挑拨我们夫妻的关系,求皇上切莫相信了这毒妇的话。”

    “既然皇后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就不能听陈夫人说下去呢?难道皇后不想当面指证陈夫人的栽赃陷害?或是陈夫人真的知道了什么?”

    相比之前的威严,南秦皇这话说的别有深意,语气平静的更加令人胆寒。

    莫亦嫣诧异的望向南秦皇,看他深邃的眸光中如一汪深水般,波澜不惊,莫亦嫣一颗心突然沉了下来,缓声回答着:“就依皇上所言,臣妾全凭皇上作主!”

    一时之间,莫亦嫣像是泄下了全身的力气,疲惫感尽现。

    自以为下了一手好棋,却没想到,她莫亦嫣也会沦为别人棋盘上的棋子。

    或许更早的时候,陈夫人便已经做了两手准备,一条是要了叶婉若的命,为女报仇;那么另一条就是拉她莫亦嫣下水,无论陈夫人是否能真正得逞,都在南秦皇的心中埋下了疑虑的种子。

    对于莫亦嫣的表现,南秦皇满意的点了点头,无论她怎样阻拦,今天陈夫人的话都是要说完整的。再次冷眸转向陈夫人,沉声说道:“继续说下去!”

    “多谢皇上恩典!实不相瞒,嘉卉之死,确实令臣妇伤心欲绝,为了替女儿超度亡魂,臣妇去往普华寺请高僧为嘉卉超度。得知皇后娘娘在普华寺,便前去拜访,谁知皇后娘娘竟直言说一切都是叶婉若所害,当初她做那样的决定,本想救嘉卉一命,却没想到最终却害了嘉卉。皇后娘娘的一番话瞬间便勾起了出于臣妇作为母亲保护女儿的心理。

    皇后娘娘故意告诉臣妇,明日即将回宫,还说让桂嬷嬷将从宫里带出去的千年老参为叶婉若熬成参汤,以滋补身体。臣妇承认,当时确实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便偷偷想去厨房动点手脚。

    当臣妇来到厨房里,便看到桂嬷嬷将厨房里的丫头都遣了去,独自从怀里拿出个纸包,将里面的白色粉末全部倒了进去。之后臣妇一路跟着桂嬷嬷回到房间,听到桂嬷嬷说起什么锁命门的事。后来臣妇才听懂,原来是皇后娘娘早就对叶婉若动了杀心,因为太子府设宴,叶婉若拒婚的事引起了皇后娘娘的不满,欲杀之而后快。

    皇后娘娘乃是一国之母,素闻仁慈端庄,听到这样的消息,臣妇也很惊讶。慌乱之下,臣妇想离开,却被桂嬷嬷听到了声响。臣妇为了保命,不得不与皇后娘娘统一战线,表明了心中对叶婉若的恨意,为了证明我的忠心,皇后娘娘便将与锁命门对接的事交由我去处理。皇后娘娘还向我许诺,一旦杀了叶婉若,会将全部的责任都推到锁命门上,不会有人怀疑到我们身上。即使被人发现了蛛丝马迹,便由我承担下来,皇后娘娘说她一定会感念臣妇的恩情,一定会保住我和陈府的。

    只是臣妇没想到,皇后娘娘连半分努力都没做,便将一切都推在臣妇的身上。臣妇自知罪有应得,死不足惜,但皇后娘娘的态度着实让臣妇伤了心。臣妇没有其它的请求,只求皇上怪罪臣妇一人,免除陈家与老爷的一切责罚,臣妇愿以死抵过,向叶小姐赔罪!”

    说着,陈夫人叩首,朝着南秦皇俯身重重的嗑头行礼,似乎像是在表明自己的忠心。

    可南秦皇也因此一双眸光,阴晴不定的转向了莫亦嫣,面色微沉,龙心不可揣测。

    “皇上,臣妾没有,臣妾冤枉啊!这毒妇一定是怨恨当初臣妾下令,将陈嘉卉嫁给李成康的事,所以才会借题发挥,想要冤枉臣妾。皇上,我们夫妻二人这么多年,臣妾自知皇上待婉若如亲生女儿一般,婉若年幼丧母,臣妾疼她都来不及,臣妾怎么会做出如此丧尽天良的事?还请皇上为臣妾作主,还臣妾一个清白啊,皇上!”

    莫亦嫣惊慌的解释着,可在此时却显得苍白无力,看着莫亦嫣哭喊着冤枉,不断嗑头请求相信。南秦皇却对此不为所动,冷眼打量着莫亦嫣,似是在揣测她辩驳的真假。

    面前的情景令陈夫人的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她的死又何妨?叶婉若生死未卜,不足为患,莫亦嫣再因此受到惩罚,陈嘉卉死也算瞑目了,用死来交换这样的结果,很划算不是吗?

    南秦皇的冷眼旁观令莫亦嫣失望至极,忽然一双眸光愤恨的转向陈夫人,身体猛的朝她扑了过去,语气阴沉的说道:“你这毒妇居然想要挑拨我们之间的夫妻情分,看我不撕烂你这张嘴!”

    莫亦嫣的做法却令南秦皇的面色更冷了几分,如此泼妇行径,哪里有一国之母的风范?

    大概看出了南秦皇眼中的不满,尉迟盛连忙抬步上前,拉住莫亦嫣,厉声制止着:“母后!”

    尉迟盛的动作有些迟,虽然及时拉住了莫亦嫣,长长的指甲还是在陈夫人的脸上留下了长长的划痕,鲜血渗出皮肤,头发也被莫亦嫣抓烂,略显狼狈。

    随着尉迟盛的动作,莫亦嫣这才渐渐恢复了理智,顺着尉迟盛的眸光这才注意到南秦皇此时失望的神色,连忙叩首,凄婉的说道:“皇上,臣妾冤枉啊!”

    “陈夫人,你既指证一切都是皇后所为,可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欺君之罪,想必陈夫人也应该知晓,请陈夫人如实招来,朕或许还能网开一面!”

    半晌,南秦皇才收回了视线,转而望向陈夫人,沉声问道。

    提到证据,只见陈夫人如同早有准备一般,在怀中拿出一张字条,面色看似严谨的回答着:“回皇上的话,这是皇后娘娘交给臣妇,与锁命门联系的凭证。臣妇一直贴身保管,还请皇上明察!”

    此时,德正业已经回到南秦皇的身边,看到陈夫人真的拿出证据,在南秦皇的示意下,躬身走了过来,小心翼翼的接过凭证。

    再次走到南秦皇身边时,双手谨慎的递了过去。

    所谓的凭证,不过是与锁命门交易时,收费的证明而已。本无疑问,但在凭条的最下方落款的位置 却写了一个嫣字。与其说那是字,还不如说是印上去的,与莫亦嫣的嫣字刚好符合。

    见此,南秦皇的眸光陡然转向莫亦嫣,一把将那凭条扔向莫亦嫣,冷声说道:“看看你做的好事,皇后还有什么话可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