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轻飘飘的字条随着南秦皇的动作,在空中跌跌荡荡的落在了地上,莫亦嫣的眸光转而变得诧异,不清楚那凭条上究竟写着什么,令南秦皇如此震怒?

    尉迟盛的眸光中也同样充满了不解,大步上前俯身将那凭条拾起,眸光一阵紧缩,换上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虽然尉迟盛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一切不可能是母后做的,但想到昨晚临行前莫亦嫣对她的警告,能做出来这样的事又觉得是情理之中。看着叶婉若躺在软榻上,如果不是微弱的气息,根本看不出来她任何的生命体征,心中似流血般的痛令尉迟盛再移动不开半步。

    父子两人几乎一模一样的表情令莫亦嫣更加不安,顾不上什么礼仪,猛的起身朝着尉迟盛扑过去,一把将那尉迟盛手中的字条抢了过来。

    落款处一个嫣字令莫亦嫣身体一僵,自以为布局缜密,痴心妄想的要抓陈夫人来做替死鬼,却没想到陈夫人从一开始便已经将她算进了她的棋局中。

    根本不是不恨,而是将恨放在了心底。从一开始,叶婉若与莫亦嫣,陈夫人一个都没打算放过。

    这样的发现难免令莫亦嫣吃惊,眸光扫过陈夫人,发现她嘴角若隐若现的笑意满是算计。

    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不能慌乱,莫亦嫣在心里告诉自己,强迫自己稳了稳心神,再次朝着南秦皇跪了下去,没有了刚刚的歇斯底里,如以往般落落大方,缓声说道:“臣妾有些事情不明,请皇上允许臣妾向陈夫人问个明白!”

    南秦皇淡然的眸光丝毫未从莫亦嫣的身上瞟过,仿佛已是厌恶之极的神色,不耐烦的点了点头,似乎连一个字都不想与莫亦嫣多说。

    “陈夫人,本宫想请教你几个问题,你口口声声说是本宫吩咐桂嬷嬷将从宫中带出去的千年老参熬参汤,可你是否知道?千年老参实属难寻,如若本宫真的有,自当会献给皇上滋补身体,怎么会独自藏私?你说是桂嬷嬷遣去了婢女,私自下了毒药,那你可知那婢女叫什么名字?桂嬷嬷下的又是怎么毒药?

    你说本宫伙同锁命门意图要婉若的命,被你发现后,本宫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你?反而让你为本宫办事?岂不是像如今一般为自己留下后患?本宫是一国之母,是皇后,深知皇上对锁命门的深恶痛绝,难道你还以为本宫会明知顾犯?

    还有那个陈夫人所谓的字条,带有个嫣字,就是本宫所作了吗?难道本中会傻到留下这样的证据给你?陈夫人,虽然你这棋下的实在高明,却漏洞百出,别说皇上不会相信你,就连本宫这关你都过不了!”

    莫亦嫣看着陈夫人,一字一句说的真切,丝毫没有慌乱与紧张,这点倒是出乎了南秦皇的意料,冷声朝着莫亦嫣问道:“朕倒是想听听,皇后口中所说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

    “回皇上的话,婉若中毒体弱,臣妾确实遣人炖了补汤给婉若,可送汤的婢女却离奇失踪,没再回来。臣妾去佛堂诵经礼佛回来,便与桂嬷嬷一起前往探望,这才听说了婉若失踪的事。幸好是盛儿与景曜将婉若救了回来,否则臣妾就是百口莫辩了!”说着,莫亦嫣竟还委屈的哽咽了起来,眸光中升起的泪花儿,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好不令人心疼。

    好似已经忘了,昨夜是谁,因为去普华寺后山营救叶婉若的事,而狠狠的打了尉迟盛一个巴掌?

    听到莫亦嫣将还原的事实真相陈夫人的面容上却闪现惊慌,眸光中似有闪躲,却嘴硬的坚持着:“皇后娘娘巧舌如簧,能言善辩,臣妇自知不及。但皇后娘娘敢不敢对这苍天大地发誓,说皇后娘娘从来没有动过想要杀叶婉若的心?事情败露,如果不是婢女舍命相救,臣妇现在已经魂归西天了,那外面的尸首就是最好的证明!臣妇斗胆,请皇上彻查此事,还臣妇一个清白!”

    即便是慧眼识珠的南秦皇也被眼前的情况搞得头痛,两人各执一词,证据又不充分,南秦皇偏袒任何一方,对方都会说南秦皇徇私舞弊。

    就在这时,南秦皇的眸光中闪过一道精光,在德正业的耳边吩咐了两句,德正业便走了出去,不一会儿便看到德正业带着叶婉若的两个婢女走了进来。

    “奴婢叩见皇上!”

    菱香与敛秋走进来后,便连忙俯身跪下,朝着南秦皇叩首行礼。

    “你们两个是一直伺候婉若的贴身丫头?”

    南秦皇并没有让她们起身,低沉的声音中透出王者的威严,令菱香与敛秋低垂颔首着,齐声回答着:“回皇上的话,是!”

    “叫你们进来,朕是有个问题想问你们,如若罔顾事实真相,欺上瞒下,朕定治你们个欺君之罪!绝不轻饶!”

    “奴婢不敢!”

    南秦皇的一番恐吓令两人的头更低了,似是惊慌的回答着。

    可这反应却令南秦皇无比满意,淡淡的点了点头,再次开口:“朕问你们,普华寺婉若受伤失踪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听到这问题,菱香与敛秋相互对视了一眼,敛秋这才如实的回答着:“回皇上的话,小姐失踪前,有一名自称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婢女为小姐去送参汤,谁知她自己失误将参汤打番,奴婢这才发现那参汤内含有巨毒。这时,菱香发现房间内的小姐已经失踪,奴婢追过去时,才知道那婢女原来是锁命门的人,善长媚术....”

    敛秋的话还没说完,陈夫人已经难掩面色上的欣喜若狂,朝着南秦皇嗑头叩拜后,声嘶力竭的声音再次响起:“事实摆在眼前,还请皇上为臣妇作主!”

    “即便如此也不能证实本宫便是与锁命门相勾结的人。本宫倒是问问陈夫人的用心,女儿入殡在即,陈夫人却跑去普华寺美其名曰的超度亡魂,先是勾结锁命门的人绑走了婉若,现在又来指证本宫,陈夫人究竟是什么居心?”

    “皇后娘娘不要血口喷人,现在人证物证均指向皇后娘娘,皇后娘娘的说辞再天衣无缝,也终究不能颠覆了事实!”

    “本宫行得正做得端,岂是你这等毒妇便可妄加揣测的?”

    “臣妇自知罪该万死,可事到如今,皇后娘娘又何以脱身?别说当今圣上,就连太子殿下恐怕都对皇后娘娘产生了质疑。皇后娘娘又何须再强词夺理下去?”

    御书房内莫亦嫣与陈夫人双方你一言我一语的互怼着,各不相让,哪里还顾及该有的礼数与尊卑?争辩的声音在御书房内开始沸腾起来,令南秦皇一阵烦躁,不自觉的拧紧了眉心。

    就在御书房内进行着激烈的争论时,躺在软榻上的女子却缓慢的睁开了眼睛,虽然面色惨白,唇瓣发紫,却依旧不能掩饰她的美。

    毫不加修饰的美如同未经过雕琢的璞玉,精致细腻,因为病疾所流露出来的柔弱,令人忍不住心生想要保护她的欲望。

    叶婉若睁开眼睛时,刚好听到陈夫人与莫亦嫣的互怼,因为在回城的路上,敛秋已经将大致情况告诉了她,所以在听到这对话时,叶婉若的心中对这一切也有了大概的定论。

    眸光流转间,叶婉若已经暗自做了决定,在听到陈夫人最后的指证时,叶婉若虚弱的开口:“我相信舅母!”

    这微弱的声音虽然与她们相比,显得微乎其微,却在这御书房内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以叶婉若的身体情况,谁都想到叶婉若会在这时恰好醒过来,众人的眸光也与此同时的朝着叶婉若望了过去。

    见她在吐出这几个字后,便意图想要起身,可因身上绵软无力,身体再次朝着软榻上摔了下去。

    “婉若....”

    叶玉山身形一闪,第一时间来到女儿身边,将她虚弱的身体接住,轻轻放在软榻上,眸光中满是怜惜。

    两日不见,叶婉若整个人都显得清瘦了不少,想到女儿的遭遇。未来的生与死对于叶婉若来说都同样布满荆棘,铁汉叶玉山竟一时间之间眼眶有些湿润。

    “父亲!”

    来到这个世上,叶玉山是从一开始就无条件相信她,疼爱她的人,此时将叶玉山的变化看在眼里,叶婉若也对此感动万分。

    不用想,叶婉若也知道叶玉山此时已经知道了她的病情,否则也不会流露出这样的神色。

    与此同时,南秦皇快步离开台案,越过众人来到叶婉若的跟前,面带慈爱的笑着开口:“婉若丫头醒了!”

    “舅舅!”

    “都是舅舅没照顾好你,婉若放心,舅舅已经发出了布告,一定会医好你的!”

    “谢谢舅舅!有父亲和舅舅、舅母疼婉若,婉若就算现在去见母亲,也死而无憾了!”

    叶婉若嫣然一笑,说出的话却令人揪心不已。

    “傻丫头,舅舅不准!舅舅是一朝天子,难道连自己的外甥女都救不了吗?舅舅要看着你好好活下去!你也要努力,不许放弃!”

    叶婉若的眼角随之流下了两行热泪,在真切的感受到南秦皇的担心,与叶玉山的疼惜后,叶婉若用力的点了点头。

    当眸光接触到立于不远处的莫亦嫣时,叶婉若再次开口看向南秦皇说道:“舅舅,婉若相信舅母,并没有想要害婉若的心,还请舅舅不要错怪了舅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