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其实叶婉若不知道的是,自从回到京都后,每日深夜,尉迟景曜都会来此探望,虽然只是片刻,但却时刻留意着叶婉若的病情。

    尉迟景曜来到床榻边坐下,轻柔的为叶婉若拉了拉被子,眸光微闪,思绪流转。

    那日在普华寺,想起尉迟景曜在子墨身边所说的话:“派人去京都附近的村庄,以锁命门的名义造谣生事,事情闹的越大越好!”

    尉迟景曜表面看似温润,与世无争,只是因为这皇位本就不是他想要的,他装傻充愣,故作闲云野鹤,都是为了远离纷争。

    可惜生为皇子,有些事情不能受他控制,也不能得偿所愿。

    当看到叶婉若被倒挂在喷泉井之上时,当看到叶婉若坠入井里时,尉迟景曜便下定了决心,此仇此恨,必定讨回。

    可如今的局势,即便因为叶婉若,南秦皇也不可能因为叶婉若一人而下定决心要产除锁命门。尉迟景曜深知这点,所以才会想到助力成就此事。

    一旦锁命门的存在威胁到了南秦皇,引起百姓们的不满,必定会引起南秦皇的重视。

    叶婉若的事只是一个由头,重要的是,以锁命门的实力,如果触及朝政,成就任何一个党派,都势必在朝廷之中引起恐慌。

    南秦皇生性多疑,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是身为皇帝的基本技能,从此次讨伐锁命门来看,足以证明尉迟景曜的猜测不假。

    尉迟景曜早就料到如此危机重重的事,不会有人愿意去冒险,这也刚好正给了尉迟景曜机会。朝野中,只有尉迟景曜主动请缨,即使南秦皇再不愿,也不得不应承下来。

    一切朝着意愿的方向发展,明日即将启程,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即使是与世无争的尉迟景曜也难免欲血沸腾。

    惟一的牵挂就是叶婉若,如今至阴之人始终没有线索,这样拖下去,尉迟景曜生怕叶婉若等不到他回来。

    思及于此,顿感惆怅万千,不自觉的拉起叶婉若的葇夷,明知叶婉若听不到,却依旧固执的自言自语着:“婉若,此行锁命门必定付出代价,但你也要坚强的等我回来!一定会有办法的!”

    如想像般一样,没有任何回应,房间内静谧安然,烛光映照在叶婉若的脸上,恬静美好。

    就在这时,丝丝缕缕的声音令尉迟景曜立刻警觉起来,猛的射向那声音的来源处,厉声开口:“谁?”

    说话间,尉迟景曜全身戒备起来,丝毫不敢松懈。

    不一会儿,从屏风后闪现出一抹大红色身影,墨玉长发随意的披在脑后,眉宇间隐现担忧,一双眸光中透出柔情万缕,毫不遮掩的朝着叶婉若缱绻而来。

    一如既往的装扮,本是阳刚公子却透出女子的阴柔之意,美得不可方物,此人除了离疏还能有谁?

    只见离疏的眉宇间隐现疲惫之意,风尘仆仆的样子,似是经过了长途跋涉一般。

    明明是一位俊俏的公子却美的如此柔媚,就连尉迟景曜也有一瞬间的恍惚,当触及到对方看向叶婉若温情脉脉的眸光时,尉迟景曜紧蹙的浓眉透出隐隐不悦,毫不犹豫的起身阻挡了离疏的视线。

    “你是谁?”

    眼看着离疏脚步轻盈的走过来,尉迟景曜第一时间在心里告诉自己,对方是个高手。

    虽然感觉不到对方的恶意,甚至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对叶婉若所表现出来的情意,尉迟景曜还是不甘的继续问道。

    心中好奇着,叶婉若什么时候结识了这样的人?

    因此,离疏也将眸光落在了尉迟景曜的身上,丝毫不加掩饰的打量起尉迟景曜,棱角分明的冷俊,深邃的眸光中泛出晶莹的光亮,浓眉、挺鼻,全身上下,举手抬足之间无不张显出他的高贵与优雅。或许这就是皇族之人独有的魅力!

    “素闻五皇子温润如玉,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只是夜半擅闯女子闺阁,似乎有失五皇子的身份!五皇子可以不在意名声,但婉婉的闺誉可是经不起再受污损的。”

    离疏嘴角勾起笑意,本就一身大红色长袍,更显妖娆。虽然说话的语气好不肆意潇洒,却无不透露出对叶婉若的忧心。

    只是那句婉婉真的引起了尉迟景曜的不悦,他们的关系已经亲密到如此称呼了吗?

    即便如此,嘴上却丝毫不相让,淡然的回怼着:“ 似乎兄台也不是选在白日里正大光明的来探病吧?婉若是这公主府的大小姐,既不想污损了婉若的名节,兄台就应该尊称婉若一声大小姐,怎会如此轻浮?”

    “我是来救她的!”

    提到叶婉若,离疏显然已经没有了与尉迟景曜斗嘴的心情,一步一步朝着叶婉若走去。

    慕寒进宫当了娘娘,谈天特命离疏回祖祭祀,称慕寒有了如此归宿,也算是对慕家有了交待。走了一段时日,却没想到刚回到京都便看到大街小巷所贴满的告示,顾不得回去和谈天交待,离疏便直奔公主府而来。

    有了上一次入府的经验,离疏轻而易举的躲过了公主府内的眼线,来到叶婉若的房间。

    却没想到这深夜到此的不止他一人,如果不是迫切的心情,离疏也不至于留下痕迹,让对方注意到他的存在。

    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此时出现在叶婉若房间里的,正是当今声名远播的五皇子,尉迟景曜。

    来救她?

    这三个字,令尉迟景曜没再阻止离疏的靠近,心中不解着他所谓的救,究竟指何意?

    叶婉若现在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哪怕离疏的称呼令尉迟景曜很不舒服,却也不会愚蠢到以叶婉若的性命开玩笑。

    “你有解药?”

    尉迟景曜再次带着希冀的朝着离疏问道。

    “没有....”

    离疏诚实的回答,摇了摇头。

    说话间,已经来到了叶婉若的床榻边。

    距离上次见面,也不过十几日的时间,叶婉若惨白的小脸上,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迹象,整个人完全凭着一口气吊着。

    唇瓣发紫,清瘦的样子,与之前圆润的小脸相比,差点让离疏认不出来。

    眸光忍不住紧缩,眉宇间尽现怜惜之情,离疏不敢想像,如果再晚回来几日,或许叶婉若真的命丧于此了。

    “但我有血!”

    尉迟景曜心中刚升起的希望被离疏的两个字硬生生的浇灭,失望之时,再次听到离疏淡然的声音。

    使尉迟景曜猛的递过去探究的神色,难道.....他就是所谓的至阴之人?

    “你....”

    心中疑惑,尉迟景曜迟疑的发出声音。

    “是的,我就是公告里提及的至阴之人,如果早知道婉婉有难,我当日就不该离开。还好来得及,只是却让婉婉受苦了!”

    离疏收回视线,眸光中的怜惜还没来得及褪去,便转而与尉迟景曜对视着,坚毅的令人不敢质疑。

    语毕,离疏朝着另一侧的茶几前走去。

    只见离疏动作娴熟的从袖袋里取出一把匕首,在跳动的烛火上反复晃动了几下,抬手取过茶几上的空碗摆在眼前,眼前的情景明显离疏是有备而来。

    这时,离疏抬眼再次看向尉迟景曜,似是请求的开口:“还请五皇子不要与婉婉提及起这药引的来源,婉婉的性子看似柔弱,却最不喜欠下人情。所以还请五皇子今夜当作没见过在下,在下也从未在这里出现过!”

    如果可以,此时尉迟景曜多么希望自己的心头血可以当作药引?面前的男子对叶婉若的昵称,对叶婉若的了解,都令尉迟景曜莫名的嫉妒起来。

    可叶婉若危在旦夕,此时却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不管怎样,此人肯为叶婉若奉献心头血,都是值得敬佩的。

    “好!”

    尉迟景曜郑重的点了点头,轻声吐出一个字来。

    得到了尉迟景曜的保证,离疏的眸光再次探向叶婉若,脑海里突然想起上次也是在这间屋子,她倔犟的不肯与他相认。

    想到自己的血可以救她的性命,离疏反而毫不畏惧即将在心头上插一刀的痛,嘴角挂上暖心的笑意。

    随之右手握着的匕首已经一分一毫的嵌入心口的位置,每深入一分,鲜血便会随之流淌出来。

    不假借他人之手,离疏拿起一旁的空碗,淡然的看着鲜血流入碗中,好似这血不是他的身体里流淌出来的一般。

    面色上,没有痛,只有无尽的满足。

    可以救叶婉若的性命,别说是一碗心头血,就是要他离疏的命,也再所不惜。

    是的,他喜欢上了叶婉若,这喜欢看似莫名其妙,可他却无法控制。他无法忘记多少个日日夜夜,他想回起初识叶婉若是女儿身时的惊讶与窃喜,他就是喜欢上了她,甘愿为她做任何事!

    因为他身上穿着红色长袍的缘故,血色与长袍相融,只留下一片阴湿的痕迹。

    渐渐的,离疏的面色开始失去了血色。尉迟景曜大步上前,从怀中拿出一个瓷瓶,倒出两粒药丸,不容拒绝的塞入离疏的口中。

    “够了,不是要你的命!”

    尉迟景曜低沉的声音响起,令离疏的嘴角勾起一抹尴尬的笑意,没有血色的面容,万分赢弱的样子,自娱自乐的开口:“我以为....多多益善!”

    可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没松缓,快速的拔下匕首,殷虹的血液喷涌而出,离疏却毫不在意。

    在伤口周围快速的点了几下,影响了血流的速度,然后从袖袋里拿出瓷瓶,径自上药,再敷上绢帕,伤口的血似乎暂时止住了。

    稳了稳心神,离疏已经起身离开。

    “你....”

    看他柔弱的像个女人,可做出如此行为,令尉迟景曜刮目相看,刚想开口。

    却瞥见离疏朝他挥了挥手,无法洒脱的按照来时的方向离开,只是略显沉重的脚步出卖了他此时伤口处真实的痛感。

    看着面前那似乎还带着温度的血,尉迟景曜眸光深重,再次回到叶婉若的身边,为她盖好被子,离开房间前,在桌面上留下了两个字:入药!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