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解药喝下后的叶婉若睡了一天一夜,虽然如以往昏迷时无异,但唇瓣上的青紫已经渐渐褪去。第二天,天还未亮,叶婉若便醒了过来,惺忪的睡眼中,满是懵懂。

    她是毒发身亡了吗?想起在梦中看到的情景,或许也只有死了才能解释的通吧?

    只是,眸光所触及的地方是高高的承尘,侧过头,眸光环视房内的摆设与布置,都是所熟悉的一切。

    叶婉若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此时正躺在听雨阁的闺房里。这一瞬间令叶婉若有些恍惚,难道....?

    难道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叶婉若在心中暗自菲薄着。

    刚想挣扎着起身,却感觉到浑身酸软的没有一丝力气,整个人又被重重的摔了回去,经这么一折腾,令本就虚弱的叶婉若,气息有些微喘。

    叶婉若躺在床榻之上,眸光望着承尘,神情呆滞,思绪却已经融入到了刚刚的梦中。

    梦里的一幕还尤为清晰,康宁的眼泪与叶安诚依昔可见的青丝白发,无一不牵动着叶婉若的心。还有弘惟俊对她的深情,这些所有的种种无一不激发了叶婉若想要回去的强烈心理。

    穿越南秦国以来,叶婉若只顾着斗皇后,宫心计,挣扎着摆脱命运,希望不被沦为皇权之争的棋子。

    却忽略了,既然机缘巧合之下可以来到这里,就有一定有办法可以穿越回去。

    可是想到公主府真正的大小姐,叶婉若的心里划过一丝愧疚。

    尽管南秦国的叶婉若身处险境,但不得不承认,叶玉山对她的疼爱是无可厚非的。虽然她难逃命运的齿轮,可羲和公主与叶玉山却也是用生命在保护着她。

    如果她离开了,叶婉若简直不敢想像叶玉山未来要如何面对一个人的生活?

    脑海中的画面渐渐清晰,只是,父母的期盼她也同样不能辜负,叶婉若不能也不敢忘记,在遥远的21世纪,还有她未完成的使命。

    “早知你不会这样轻易相信,老夫也不怪你。老夫算到你月余后会有一劫,丫头要远离水域地界,不管丫头相信与否都要小心才是。”

    水劫?谈天?

    过往的一幕重现在眼前,不知道为什么,叶婉若的脑海里竟随之突然回想起初见谈天时,他的提醒。

    如今因为陈夫人的算计,不管是机缘巧合也好,还真是天命难为也罢,这落井之劫确实与谈天的说辞吻合。

    想到谈天说他熟知五行入卦、奇门遁甲之术,可窥视天机、预知命数。

    既然这水劫如此灵验,还预测出她不是此世之人,是不是也同样可以帮助她找到可以穿越回去的方法?

    对于这样的发现,叶婉若的眸光闪现出一抹欣喜,或许她心里的答案也只有谈天能够解答。

    心中暗暗做着决定,在她身体康复之后,一定要想法与谈天见上一面。只是以叶婉若路痴的本质,早就找不到谈天的去处。

    茶楼!对,就是茶楼。只要找到初次遇到谈天的那家茶楼,就不怕找不到谈天。

    想到或许很快就可以找到方法回到爸爸妈妈的身边,叶婉若的眸光中隐约闪现出泪花儿,内心的激动与澎湃,溢于言表。

    眼前的情况,养好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此次醒来,虽然身上没有力气,却精神十足,脑海里清醒的很。

    捋顺思虑,有了目标后,叶婉若整个人都感觉神清气爽了不少。

    三天滴米未进使叶婉若的喉咙干痒难忍,看到床榻边摆放着的茶碗,想要伸手去拿,却没想到没能如愿,反而将茶碗碰到了地上。

    ‘砰’的一声响动,惊醒了门外为叶婉若守夜的敛秋,连忙推开门,锐利的眸光警觉的扫过房内,并没有任何可疑之人的出现。

    快步来到床榻边,惊讶的发现叶婉若竟醒了过来,此时也正睁着眼睛看着她。

    这几日里的提心吊胆,看着叶婉若重病,一点一点的消瘦,饶是敛秋如此淡漠的人,一时之间竟也湿了眼眶,哽咽的唤道:“小姐,您终于醒了!”

    叶婉若勾起略显发干的唇瓣,嫣然一笑,朝着敛秋点了点头。

    看着床榻边被打破的茶碗,敛秋很快意识到什么,来不及抒发太多的情感,随之抹了一把泪花儿,笑着说道:“小姐一定是渴了,奴婢这就给您倒水!”

    说着,敛秋整个人晃动了一下,随之消失不见了。

    听着耳边传来敛秋因为惊喜而略显慌乱的声音,茶盏随之碰在一起,叮当作响,叶婉若嘴角勾起一丝欣慰的笑意。

    在敛秋的帮助下,叶婉若坐了起来,喉咙也因为有水的滋润舒服了不少。

    “我睡了几天?怎么好像身上轻松了不少?”

    再次将叶婉若安置在床上后,叶婉若忍不住心中的疑问,轻声问道。因为身体虚弱,说出的话也似是软绵无力。

    “从普华寺回来,小姐睡了有四日了。如今小姐体内毒素已经彻底清除了,当然会感觉舒服了不少!”

    “不是说药引难寻?怎么就解毒了?”

    看到敛秋的话,叶婉若疑惑不解的问道。

    本以为此劫她必死无疑,却没想到居然还真的有奇迹发生,这难免让叶婉若有些意外。

    “小姐....迎香,小姐醒了!”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的惊呼声,打断了敛秋还没来得及的回答。

    原本,菱香想来换班敛秋的,却没想到并没有在房门口看到敛秋的身影,反而是依昔可闻的对话声引起了菱香的注意。

    当意识到是叶婉若醒过来时,菱香难掩心中的欢喜,还不忘朝着旁边的房间叫嚷着。

    一时之间,本漆黑一片的公主府,转而灯火通明。

    不出几个时辰,叶婉若醒过来的消息便传遍了整座京都,叶玉山在上朝之前匆匆来看了一眼,多日来的愁容满面在这一刻也终于露出了笑脸。

    南秦皇得知后,也第一时间派李世康下来诊脉,除了头风痛的顽疾,体内的毒素已经根除,身体只要稍加调养数日,便会痊愈。

    至于头风痛,却已然成为了叶婉若这一生无法根除的顽疾。好在保住了性命,也算是令人欣慰的消息。

    通过对菱香与敛秋的寻问,叶婉若也知道了这药引的来源实属诡异,并未有蛛丝马迹留下。对于左丞相--陈斌一家的下场,叶婉若虽惋惜,却也认为是他们咎由自取。

    这次普华寺的遭遇令叶婉若想了很多,不是一味的忍让,就可以自保的。

    既然承了叶婉若这具身体,在离开这里之前,叶婉若打算尽一些主人的本份,尽可能的帮助叶玉山清除一切窥视公主府视力的人,哪怕是莫亦嫣,又有何惧?

    此次真是毒发身亡也就算了,既然老天都不收她,那么她莫亦嫣接下来也别想好过了!

    得知叶婉若已经醒了过来,这两日公主府一改往日的阴郁,门庭若市,好不热闹。

    都是因为听闻南秦皇对叶婉若的宠爱后,以探病为由,想要拉近与公主府的关系。朝中的局势就是如此,风向随着南秦皇的喜怒哀乐而倒戈相向,来得快去得也快!

    更何况以公主府如今在朝中的地位,南秦皇又对叶婉若的疼爱有佳,有利无弊的事,日后或许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也说不定。

    只是,众人的如意算盘却未能够如愿的实现,都被迎香以叶婉若的身体虚弱,不宜见客为由而挡了回去。

    事实上,此时叶婉若的身体也确实正处于痊愈中,原本消瘦的面颊正在一点一点的丰润起来。面颊上的血痕也已经结痂脱落。

    从普华寺回到京都后,尉迟景曜曾遣人送来一瓶玉颜霜,说是坚持使用,日后定然不会留下痕迹。

    菱香每日为叶婉若涂抹,效果果然是极佳的。

    令叶婉若诧异的是,在她醒过来的这段时间里,没再见过尉迟景曜,按照敛秋的说法,从普华寺回来,尉迟景曜就没再来过公主府。

    偶尔让子墨送来一些药物,却也是放下就走,并没有留下口信。

    想到尉迟景曜,叶婉若的心底便划过一丝暖流:她能活下来,都是因为有尉迟景曜舍命相护,若有机会,定要当面向尉迟景曜道谢才行。

    这日,叶婉若的身体刚有好转,便已经忍不住,吵着要走出房间透透气。

    听雨阁的春天,美景如画,春风拂柳,荷塘里微波粼粼,几条欢快的锦鲤在荷塘里撒着欢儿,无处不透露出生机盎然的景像。

    这段时间养病,叶婉若感觉自己都要发霉了一般,每天三顿的补汤,喝得叶婉若现在闻到那个味道便想吐。

    一大早与敛秋、菱香几人软言细语的商量了半天,这才同意了让叶婉若在凉亭里小坐半刻,还是挑在晌午日头最大的时候。

    此时阳光正暖,风和日丽,叶婉若难得出来吹吹风,便直接坐在石桌前用了午膳,迎香正在为叶婉若盛粥布菜。

    远远的便听到门外敲锣打鼓的好不热闹,那声音由近及远,直至消失不见,乱轰轰的好似还振振有词的,说着什么有关五皇的歌谣。

    可距离太远,无论叶婉若怎样用心,都听不清楚。

    “迎香,外面如此热闹在说什么?”

    迎香娴熟的将粥盛在玉碗里,轻轻摆在叶婉若的面前,一边为叶婉若布菜,一边疑声的问道:“难道小姐没听说?”

    “听说什么?”

    迎香的话令叶婉若立刻升起警惕,心中隐现不好的预感,看着迎香等着她的回答。

    “小姐从普华寺回京都后,锁命门便开始在京都附近的村子里肆意作乱,烧伤掠夺无恶不作,令许多百姓流离失所,惹得皇上震怒,意图围剿锁命门。众所周知,那锁命门可是极度危险的杀手组织,凶狠残暴,此次行动极其危险。因为小姐重病,随时可能会有生命危险,老爷不能离京,便再没有第二人愿意出征。五皇子主动请缨,南秦皇虽不舍得,可锁命门的事又迫在眉睫,便只得应允,如今算起来已经有几日了。只是不知道谁编的歌谣,外面这些孩子是在歌颂着五皇子的英勇以及仁爱之心。只愿五皇子能够平安回来!”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