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就在叶婉若准备坦白景远的真实身份时,沈亦舒却坚定的摇了摇头,虽然面容波澜不惊,可浑身上下却透露出万念俱灰的气息,令叶婉若心上一沉。

    转而便听到沈亦舒轻启红唇,柔声说道:“妹妹,之前是姐姐着相了,景远于我只有一面之缘,他如空中明月般触不可及,是姐姐妄想了。如今景远没有消息便是最好的消息,只要他能平安,亦舒也可安心。所以,之前拜托妹妹的事,就请妹妹忘了吧!如今妹妹身陷囫囵之境,自是要珍重才是!”

    只是一瞬间,叶婉若便感觉到心头上如同压了个巨石一般,令叶婉若快要喘不上气来。

    虽说沈亦舒的命运早已注定,可景远的出现无疑等于加速了这一切的发展。

    看出来沈亦舒眼中的坚定,到嘴边的话也随之咽了回去。如此,便是最好的结局不是吗?反正景远不会再出现,时间终究会令沈亦舒淡望这个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人。

    叶婉若默默的点了点头,却依旧忧心的看着沈亦舒,柔声劝解着:“婉若会的,只是姐姐这样匆忙嫁过去未免太委屈了一些!”

    “婉若,我们身为女儿身,不能身穿戎装,保家为国,就连命运也是身不由已。其实有的时候我真的很羡慕妹妹,无关你皇亲国戚的身份,只因你能为了自己的幸福而抗争。那股子不服输的精神,打心眼里让姐姐喜欢。

    可是,这世上能做到妹妹如此气魄的又有几人呢?我们女子生来便不能决定自己的命运,若不能顺从安排,最后只能轮为家族的弃子。谁不想与心仪之人长相厮守?相伴到老?说到底不过是水中望月,痴人说梦罢了!不过,皇上如此疼爱妹妹,定不会为难妹妹,妹妹可要坚持本心才是啊!”

    沈亦舒的一席话说出了当代很多官宦家子女的心声,身不由已却也无可奈何。

    可说到坚持本心又谈何容易?叶婉若思绪潮涌,如今她的处境也是苦不堪言,只不过与沈亦舒遇到的境况不同而已。

    似乎是看出了叶婉若情绪里的低沉,沈亦舒的面容上闪现过歉意,朝着叶婉若嫣然一笑,反而宽慰起叶婉若:“看姐姐真是该死,妹妹切莫听姐姐胡言乱语,妹妹的婚事自有皇上作主,是姐姐庸人自扰了!”

    还不等叶婉若开口,门外响起菱香惊慌的呼喊声,引起了两人的注意,同时使叶婉若面色陡变:“小姐....小姐....不好了!”

    惊呼声落下,菱香已经惊慌的从门外跌跌撞撞的跑进来,眸光扫过菱香急切的神色,叶婉若的整颗心也跟着不自觉的猛烈跳动起来。

    眼看着菱香跑上石桥,来到叶婉若面前时,没有说话,竟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如此慌张成何体统?”

    叶婉若故作轻松,内心早已澎湃不已却还在暗自支撑着。

    “小姐,宫里刚刚传来消息,说是五皇子在围剿锁命门的时候坠崖落难,就连子墨也跟着跳了下去。皇上闻言大发雷霆,已派人朝往寻找五皇子,称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什么?”

    菱香的话果然出乎叶婉若的意料之外,稳坐在软垫上的身子也跟着猛的站起来,瞪大的双眼显然无法相信这样的事实。

    坠崖落难?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叶婉若摇着头,脑海中浮现出曾与尉迟景曜相处的每个画面,呆愣的怔在原地,如重磅在击一般。突然觉得呼吸一窒,叶婉若闭上眼睛,身体软绵绵的朝地上栽倒下去。

    “小姐....”

    “婉若....”

    意识消散前,隐约听到耳边乱作一团的呼叫声,接着便完全失去了知觉。

    ※※※

    好在南秦皇的坚持,李世康隔三差五的就会来为叶婉若诊脉,叶婉若晕倒的时候,李世康刚好来到公主府。

    经李世康一番检查后,最终确定,叶婉若只是伤心过度,郁结于心,所以才会出现短暂的昏厥。在为叶婉若施了针后,李世康又开了新的滋补药材,方才离开。

    听到叶婉若身体已无大碍,沈亦舒也告辞离开。叶婉若晕倒的事传入宫中,叶玉山连忙赶回府中,守着叶婉若直到深夜,看她丝毫没有醒过来的迹象才忧心的离开。

    此时叶婉若睡于床榻之上,额头上密布了细汗,脑袋不断晃动着,明显睡得十分不安稳。尽管床榻边坐着的人正拿着绢帕小心翼翼的为她擦拭,却也丝毫没有阻挡住她的梦魇。

    睡梦中正有人在向她伸手,好似求救一般。虽然看不清那人的长相,可叶婉若却下意识的认定那人便是尉迟景曜。

    叶婉若奋力的想要拉住他的手,却只差了一步,只得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身影在眼前逐渐模糊,直到坠落崖底。

    即使是睡梦中,叶婉若依旧不受控制的嚎啕大哭起来,愤恨自己的无能,不能救下尉迟景曜。仿佛心中在那一瞬间被掏空了一般,好似什么重要的东西正距离她远去。

    “景曜....”

    凄婉的呼唤声响彻了的山谷,也同时使叶婉若从梦中惊醒,眼角的泪痕还依旧存在,那种心有余悸的感觉还尤为明显,令叶婉若分不清那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竟如此清晰!

    只不过,叶婉若此时已经无心去顾及那梦境的真实性,刚刚睁开眼睛,便看到出现在面前的一片大红色袖角。

    不知道对方是因为叶婉若的那一声凄厉的景曜而愣神?还是没想到叶婉若会突然醒过来?

    当看到叶婉若突然睁开的双眼时,本想为叶婉若擦拭汗珠的手却僵在了半空中,不知是该收回?还是该落下?

    面前突然出现的身影令叶婉若猛的坐起身,刚想推开面前的人,可不知道是不是睡得太久的缘故,一阵眩晕令叶婉若差点再次昏厥过去。

    就在这时,陌生的气息萦绕在鼻息,身体并没有传来痛感,反而落入相对柔软的怀抱中,耳边依昔传来柔情蜜意的声音:“感觉怎么样?”

    这声音令叶婉若一阵恶寒,恢复神识后,第一时间将拥着自己的人一把推开,瞪大的眸光中满是提防。

    只是叶婉若这推向男子胸膛的手却是用了十足的力气,看着男子轻轻紧蹙的眉心,一只手捂在胸口的位置,状似痛苦的样子,叶婉若狐疑的扫向男子:“你怎么了?”

    “听说婉婉晕倒,我趁夜来探望,婉婉却如此待我,着实令人伤心!我的心....真的好痛....好痛!”

    婉婉?此人除了离疏还能有谁?

    依旧是那身妖异的红色长袍,俊秀的面容,连身为女子的叶婉若都自愧不如。刚柔并劲的美感,如同妖孽一般的存在,再加上摇曳的身姿,不做断袖真是浪费了他自身的好资源。

    随着此时娇滴滴的声音,以及双手捂在胸口处的动作,令人忍不住浮想联翩。

    不得不承认,每一次看到离疏,叶婉若都免不了为之惊叹一番。虽然叶婉若也曾觉得自己没出息,可面对美丽的事物或人,谁不想多看几眼呢?

    不过,叶婉若在欣赏过后,并没有被离疏的美色而扰了心智,只见她轻轻的倚靠在床榻边,瞪了眼此时正矫揉造作的离疏,撇了撇嘴:“少来,你真是够了,你难道是采花大盗吗?专喜欢夜半偷袭女子的闺房?放着好好的门你不走,偏偏跳窗户!啧啧这爱好还真是....”

    胸口的痛感是真实存在的,离疏的伤势并未痊愈,此时叶婉若毫不知情的动作,差点没让离疏痛的晕过去。

    若不是刚刚叶婉若昏迷时叫出的那一声景曜,离疏也不会因此伤神,以叶婉若这个毫无武功可言的人,想近他身恐怕不容易!

    双手捂在胸口也不过是怕血迹会浸透长袍,引起叶婉若的怀疑而已。好在手上并没感觉到粘稠,离疏悄悄的调整了气息,待痛感消失才转而走向一旁。

    似乎是听出了叶婉若声音中透出的嘶哑,离疏倒了杯水后再次回到叶婉若的身边,没有说话而是径自递了过去:“别没良心,要不是担心你,大爷我此时温香满怀,别提多惬意呢!”

    叶婉若也不矫情,接过离疏手中的茶盏,大口吞咽着,明显是渴了。

    直到将茶盏中的水喝了个精光,这才心满意足的将手中的茶盏递回到离疏手中,毫不客气的回怼着:“就你这柔媚的样子还大爷?别说温香满怀了,有个枕头搂就不错了!现在人家慕寒成蕙贵人了,本属于你的女人你却拱手让人了,打脸不?真替你害臊!”

    提到慕寒,离疏神色一顿。

    慕寒进宫的事,虽然老头子并未表现过多,可离疏隐隐觉得这件事并没有这么简单,却又毫无头绪。

    此时听到叶婉若的奚落,离疏很想说,什么慕寒,他从开始就不稀罕。从花灯会的那晚,离疏的心里便住下一女子,那种感觉很复杂,却只有他最清楚。

    离疏转身将手中的茶盏送回去,再次回到床榻边,嘴角勾起邪魅的笑意,柔声说道:“慕寒是谁?我只知道,婉婉才是我的女人!”

    感受着离疏的靠近,以及这肉麻的话,冷清秋立刻将手支在胸前,语气不善的开口:“少在那恶心我!人已经看到了,没事可以走了!还有,以后再晚上来,别怪我叫人抓你!”

    听到叶婉若的驱赶与威胁,离疏转而换上委屈的神色,像足了受气的小媳妇般,饶是叶婉若也想撕烂他这副伪装的嘴脸。

    看到叶婉若将头转向一边,离疏这才再次开口:“老头子让我转告你,七日后仁德茶楼见!”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