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谈天相约?

    正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原本叶婉若还想着要与谈天见上一面,却没想到谈天先一步委派离疏找到了她。此时在叶婉若的内心,谈天的神秘感又增加了几分。

    难道这谈天真有窥探天机之术?似乎除此之外再没有其它更合理的解释了吧?

    见叶婉若听到他的传话而变得深沉,离疏的眸光中透出打量与不解,挥手在叶婉若的眼前晃了晃,低声说道:“你和老头子如此神秘,究竟有什么事瞒着我?”

    “凭什么告诉你?”

    叶婉若收回心神,故弄玄虚的回答着。

    可她越是如此,离疏便越加的好奇起来,眸光闪过一抹狡黠,竟拉着叶婉若的手腕撒娇着:“婉婉,就凭我对你痴心一片,你也不该如此对我嘛!你就说嘛....就说说嘛!”

    以离疏这故作娇嗔的声音,再加上眉宇间的柔媚,偏偏他还是一名男子,这恶寒的一幕令叶婉若不由自主的升起了鸡皮疙瘩。

    尽管身上无力,却还是用力将离疏的手毫不留情的甩出去,手臂挡在离疏面前,冷声说道:“滚一边去,你以后再这么和我说话,我让你变成太监!”

    无情的遭到嫌弃,离疏一张小脸顿时沉了下来,如水的眸光中透出无辜,委屈的看着叶婉若:“婉婉你真是不解风情,人家还不是担心你!这些年,我还没见过老头子对谁如此用心过!老头子阴险狡诈的,婉婉哪里是他的对手?”

    阴险狡诈?

    叶婉若的额头上冒出黑线,有人这么评价自己爷爷的?还真是....没良心!整个一白眼狼!

    “你真的确定你是谈天老伯的亲孙子?”

    本以为离疏在面对叶婉若这带有玩笑的话语时,会如以往一般插科打诨的继续嘻笑下去,却没想到离疏的眸光中竟闪过一抹黯然。

    虽然转瞬即逝,但叶婉若还是看了个仔细。

    “小时候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反正从我睁开眼睛后,就一直跟在老头子身边。我不知道小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居然会让我失忆,任我怎么回忆都没有任何踪迹。可我还是想将它找回来,无论好的坏的,总是我人生的一部份不是?”

    说话间,离疏似乎已经深陷其中,只是遗憾的是,令他如何努力,大脑中都有一处是空白的。

    正如他所说,无论是好的坏的,都是属于他的童年,他都想将它找回来,让人生变的完整。

    以往只看到离疏那副桀骜不驯的模样,好似没有烦恼一般,有着浪荡公子的闷骚气质。第一次看他如此消沉,竟将叶婉若也带入这悲戚的情绪之中。

    房间中的氛围一时之间有些低沉,让叶婉若有些心疼离疏的遭遇。

    想到第一次见到谈天时,他说起离疏离奇的身世,那些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的人究竟是谁?而离疏又是什么身份,竟使对方如此大动干戈?

    相比之前对离疏戒备的心理,叶婉若竟因为离疏的一番言语而卸下了心防。

    “别听我胡诌了,好好养着,七日后的辰时我会在仁德茶楼门口等你!”

    转眼间,离疏便恢复了以往桀骜不驯的样子,径自站起身,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还不忘留下一句贴心的话。

    尽管那抹红色的身影看惟异常飘逸潇洒,可叶婉若总觉得那背影中透出的是落寞。

    想要张口说出什么安慰的话,却发现擅长写作的她居然词穷了,好似任何语言在此时都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就在叶婉若迟疑间,离疏的身影再次停了下来,倏然转过身,看向叶婉若再次不放心的叮嘱着:“有时候眼见都不能为实,更何况耳闻?要听从本心,不被身边的人蛊惑!小心身边人!”

    “究竟是谁?”

    第一次听到离疏说起她身边人有问题,叶婉若还对此不置可否,曾认为是离疏身份不明,想要故意挑拨她们主仆关系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经过普华寺一行,她差点中毒身亡,以及尉迟景曜也曾有过这样的提醒。

    就算再心机单纯,叶婉若也感觉到是她的身边人出了问题,可究竟是谁?这个问题从她醒来便一直困扰着她。

    她一直在暗中观察身边人的一言一行,却终究未有所获。此时再次听到离疏的警告,叶婉若不由自主的问出心中的疑惑。

    “是人是鬼终有定论,莫急!”

    离疏留下别有深意的一段话便提步离开,这神秘的样子,竟与谈天真的有几分神似。

    直到属于离疏的气息全部在房间里消散,叶婉若这才无奈的摇了摇头。

    离疏所说也有几分道理,一切终有定论,又何必急于一时。可也正因为这样的境况,提醒着叶婉若在接下来有限的时光里,小心为妙!

    深夜,窗外寂静,偶伴有风声拂过。叶婉若竟无心睡眠,一个人躺在软榻上,脑海里浮现的全部都是梦里的画面。

    为何在她刚刚对尉迟景曜产生依赖时,出现这样的意外?叶婉若想不出,除了尉迟景曜还有谁愿意向叶玉山一样疼惜着她?保护着她?

    造化弄人!

    上天对她也甚是残忍,竟将这一肯愿意心甘情愿的人从她的身边带走,叶婉若紧闭的眼角流淌出两道热泪,滴落在软枕上,瞬间便渲染开来。

    不知道躺了多久?也不知道想了多久?叶婉若竟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

    此时,叶玉山从听雨阁回来心烦难奈,竟独自来到书房独自宿醉起来。

    近日来,朝中各党派再起波澜,各势力对他献媚示好的花样也是层出不穷,虽然叶玉山不为所动,却还是引起了南秦皇的注意。

    南秦皇的接连试探令叶玉山深感疲惫,各势力也是争先恐后,对叶玉山竞相讨好,毫不示弱。

    叶玉山很了解如今的地位,却始终秉持着低调谨慎的行事作风,生怕有所疏忽,招来公主府的灭门之灾。

    再加上连日来叶婉若的身体状况,令叶玉山竟一时之间心生无力感。

    自从羲和公主过逝,他收敛光芒,小心行事,却也终日落得被猜忌的下场。一心想保护的女儿也因为宫斗落得了如此顽疾,终将伴随一生,无药可医。

    此时的叶玉山没有了往日的沉稳,一个人坐在软榻边的地面上,万千青丝垂于脑后,眸光中没有了往日的温润,只有无止无休的迷离。醉眼朦胧,略显消沉。

    几个已经被喝了个精光的玉壶被扔在一边,而他却依旧固执的往口中倒着酒。

    随着他的动作,大多数的清酒被灌入口中,只有少数瞬着嘴角流淌下来,浸湿衣襟,却别有一番落迫的美感。

    清酒入胃,辛辣刺激所生的灼痛令叶玉山好似又清醒了几分。

    “羲和,你在天上还好吗?你无情的离开,留下我和女儿,你知道我无时无刻不在饱受着思念的折磨吗?若不是婉若还小,公主府还需要我的支撑,我真想随你而去。天上人间,我都愿意陪你走这一遭!”

    “羲和,我们的女儿长大了,只是不知道你看到如今的婉若,是感到欣慰?还是心疼?”

    提到叶婉若,叶玉山的嘴角勾起一抹苦笑,将玉壶中的清酒尽数倒入口中,尽管是自言自语的表述,却是辗转情思,无奈与痛楚缠绵交织,依旧无法掩盖他深藏心底的情殇。

    “羲和,我对不起你,没有照顾好我们的女儿让她不能活得肆意洒脱,让她饱受病痛的折磨,让她如此年纪便不得不面对现世的惨状。每每看到她稚嫩的面容,我都心痛的不能自已!”

    “羲和,我记得你曾说过,如果可以,你想要成为普通人家的女儿。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上山砍柴,你教儿育女。山间田园,才是你一直想要的生活。

    “待一切结束,我便去找你!你一定要等我,没有你,独留下我只剩下冷清。到时候我们又可以终日厮守在一起。相信另一个世界一定没有尔虞我诈,没有勾心斗角的纷争,我们再也不用附和谁,平淡的过我们自己的生活。”

    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叶玉山迷离的眸光中满是憧憬,仿佛对他来说,在爱情面前,只要能与深爱的女人相守,即使是死又有何惧?

    顺手捞起玉壶再次朝着嘴边送去,玉壶里却只流下来几滴清酒,早已空空如野。

    叶玉山扫兴的将玉壶丢在一旁,对着门外大声叫嚷着:“来人,上酒!”

    眼前浮现的都是羲和生前的模样,尽管脑海中因为酒精的刺激已经浑浊一片,却依旧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仿佛只有酒精的麻痹,才能让他的心里好过一些。

    须臾,书房的门便被从外面推开,醉意微熏的叶玉山随声望去,只见从门外走进来一名女子,透明的纱裙彰显出朦胧的美感,玲珑身段,随着她的走动更显妖娆,同时勾勒出令人无限遐想的傲人身姿。手上端着玉壶,赤裸在外的粉嫩足莲一步一步朝着叶玉山走去。

    这一切虽魅惑无限,却未能打动叶玉山分毫。引起叶玉山注意的,是她那熟悉的面容,令叶玉山一时之间竟情难自已,眸光中透出不可思议。

    “过度饮酒伤身,爷还是要保重身体才是!”

    温婉的声音在书房内响起,女子已经来叶玉山的身边,将手中的玉壶放下,留下一句关心的话语。

    这让叶玉山的身体猛的一僵,瞪大的双眼看着女子想要起身离开的动作。

    “羲和....羲和....不要再离开我!”

    见状,叶玉山心上一慌,一把将女子拉入怀中,感受着怀中的柔软,叶玉山无比满足。

    曾经无数次在梦中出现的场景终于成为现实,叶玉山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同时庆幸深得上天怜悯,让羲和再次回到她的身边。

    叶玉山只顾着沉浸在这突如其来的喜悦之中,并没有看到被拥着的女子嘴角勾起带有深意的笑容,柔嫩的双手缓慢的抚向叶玉山的背后....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