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父亲,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感受着叶玉山的痛彻心扉,叶婉若缓声问出心底的疑问。以叶玉山对羲和公主的用情至深,叶婉若才不会相信叶玉山会荒唐到对岑玉酒后乱性,只是房间内扑鼻的酒味,叶婉若不敢保证叶玉山是否还会记得?

    提到昨晚发生的事,叶玉山悔恨不已的眸光中透出迷离,思绪转而深陷其中....

    昨晚宿醉的叶玉山依昔只记得他看到了羲和,温婉的如以往一般,提醒他少饮酒。原本叶玉山还沉浸在梦境中无法自拔,可当今早看到身边赤裸裸的岑玉时,叶玉山完全惊呆了。

    猛的坐直了身子,织锦被子随之划落,露出精壮的胸膛。眸光触及床铺上一抹艳丽的红色,像是在提醒着叶玉山昨晚两人经历了怎样的恩爱缠绵?令叶玉山眸光变得更加凌厉。

    或许因为叶玉山起身的动作惊醒了岑玉,见她低眉垂眼,半羞半喜的样子,娇滴滴的唤了声老爷,叶玉山更加不寒而栗起来。

    书房是叶玉山的禁忌,还曾勒令严禁下人进入,此时岑玉躺在这里,绝非偶然。

    “你怎么出现在这里?昨晚到底怎么回事?”

    叶玉山眸光晦暗,并没有被岑玉含羞带臊的样子所打动,内敛的眸光中透出几不可闻的杀意。

    而岑玉对此却全然不知道,缓慢的起身,赤身裸体的从叶玉山的背后伸出如玉藕一般的手臂,双手缠绵悱恻的缠绕上叶玉山的身体,满是柔情的拥住叶玉山的腰身,面颊更是紧贴在叶玉山的后背,羞涩的说道:“昨晚从这里路过,听到你在里面让下人送酒,一时担心,便走了进来....”

    不知道是岑玉的话语中漏洞百出?还是感受到身后紧贴上来的柔软?

    突然,叶玉山冷眸圆瞪,双手紧紧握住将束缚在腰间的双手,稍一用力,岑玉即使不愿,也只得吃痛的松手。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下颚便已经被一双大手遏制住,眼前的情景有些出乎岑玉的意料。即使没有想像中的缱绻缠绵,也不应该如此这般?

    感受着下颚的大手一点一点的缩紧,岑玉的面色也由此变成青紫的颜色,双手下意识的攀上叶玉山的手腕,有些吃力的开口:“老爷....这....这是....为何?”

    “羲和在我心里的位置无人替代,既然你如此执迷不悟,让我做出对不起羲和的事,那你便先去和羲和当面道歉吧!”

    叶玉山眸光清冷,深邃的眸光中并没在因为手上的动作而有任何的波澜,令岑玉的心上一惊,泪水很快便凝聚在眼眶,看上去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不断的摇着头:“老爷....玉儿待老爷一片真心,哪怕老爷未曾爱过玉儿,玉儿也甘愿做羲和公主的替身。为何老爷待玉儿如此狠心?哪怕老爷不顾及我们一同长大的情份,难道就连我们兄妹俩的一番真心,也不放在眼里了吗?”

    岑玉的一番话令叶玉山的眸光更显晦暗,虽然手上的力道丝毫未减弱,但岑玉分明感受到了叶玉山的大手此时在颤抖。

    深知叶玉山的内心已经动摇,岑玉趁机再次开口,眸光中满是憧憬:“老爷....玉儿可以当作昨晚的事没有发生过,只求能够远远的看上老爷一眼就好。玉儿想,如果哥哥在,他也希望老爷可以过得幸福!老爷....”随着岑玉凄婉的祈求声传来,眼眶的泪花儿随之划落,滴在叶玉山的手背上,同时也在焦灼着叶玉山的内心。

    岑元的死虽说是咎由自取,但叶玉山的内心总觉得是他放任而为的结果,如果在一早发现岑元的所作所为后,便警言相告,恐怕岑元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想到岑元,叶玉山紧紧钳制在岑玉下颌的手竟突然有了松动,感觉到呼吸再次恢复顺畅,岑玉不敢迟疑,如同死里逃生一般,连忙拉过那薄纱长裙裹在身上,连滚带爬的离开床榻。

    好似此时的叶玉山不是那个让她深恋已久的男人,如同冷面阎罗一样,让岑玉感到害怕。

    叶玉山丝毫不理会岑玉眼中的惊吓与躲避他的动作,沉声开口:“离开公主府,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叶玉山的话令岑玉心上一颤,身体同时僵硬,眸光不可思议的望向叶玉山,软糯糯的轻声吐了两个字:“老爷....”

    她岑玉用尽心思,做了这么多努力,不是为了从公主府离开,消失在叶玉山的眼前,而是想要锁住叶玉山的心,成为她榻上的女人。

    眼前的结果明显不如人意,岑玉怎能甘心?

    只是让她想不到的是,叶玉山态度坚决,面对岑玉的孤独无助却极尽咆哮的朝着岑玉怒吼着:“滚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你!”

    叶玉山向来温润,疾言厉色都很少看到,此时这样的转变令岑玉一阵惊慌,想到刚刚差点没丧命于叶玉山的手上,心知自己的行为触碰了叶玉山的逆鳞,人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可是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的。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纵使心有不甘,岑玉也只得朝外面走去。

    当房门打开,冷风细雨朝着衣着单薄的岑玉席卷而来,同时刺激着她敏感的大脑神经。

    心底有个声音在不断的叫嚣,如此便放弃,那么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随之付诸东流了。更何况过了这个时机,将不会再有机会接触叶玉山,他一定会更加防倍她。

    尽管外面风雨呼啸令岑玉不寒而栗,但岑玉还是直挺挺的跪在书房门口,这才有了叶婉若赶来时发生的那一幕。

    听完叶玉山的讲述,叶婉若深感不解:这世上哪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岑玉与岑元自幼在公主府做活,能够模仿母亲的语气,叶婉若并不意外。只是这同样面孔的人,还真是令叶婉若感到诧异。

    “爹爹,如果母亲在天有灵,看到父亲如此不懂得爱惜自己的身体,也会心疼的。更何况这事并不是父亲的错,父亲就是再敏锐也无法日夜防备有心人的算计不是?”

    不去纠结那没有结果的答案,看着这样沉迷于痛苦中的叶玉山,叶婉若反而柔声安抚着,语气中没有分毫的怨怼。

    发生这样的事,叶玉山愧对羲和的同时,更是感到无颜面对女儿,听到叶婉若的一番言语,眸光透出希冀的望向叶婉若:“婉若,你相信父亲?”

    叶婉若郑重的点了点头,眸光坚定,令叶玉山感到欣慰。

    这时,外面的哭嚎声再次响起,打断了父女两人谈话:“老爷,既然老爷不改初心,不愿看到玉儿,那么玉儿今日便撞死在这里。哪怕死后变成孤魂野鬼,只要能够默默的守在老爷身边,玉儿的死也是值得的!还请老爷能够保重身子,玉儿便先去了....”

    话说岑玉看到叶婉若进去书房已久,房间里寂静一片,再加外面风号雨啸,耽搁的越久,岑玉便越加的不安。

    叶婉若的玲珑心她不是没见过,这样的等待无疑是最漫长且最煎熬的,岑玉也不得不出此下策,以死明志。

    正常来说权贵府中,死个下人的自然无关痛痒,也是司空见惯的事。可这岑玉偏偏不是普通的下人,又与叶玉山过了这样不清不楚的一夜,现在全府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流言蜚语不绝。

    即使是死,叶玉山也免不了要背负着负心汉逼死姬妾的恶名,叶玉山如今身份敏感。

    面对各势力的争夺不为所动,本就过着如履薄冰的生活,此时各势力恨不得抓住叶玉山的错误,以此相威胁,或将叶玉山置之死地。岑玉这一死,无异于将叶玉山推至水深火热之中。

    所以,岑玉此番,明为以死殉情,实则是以此相要挟,逼近叶玉山做出决定。

    “菱香,将她拦下....”

    听到门外的声响,叶婉若深知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先吩咐了门外的菱香看住岑玉,这才转而望向叶玉山,低声说道:“父亲相信婉若吗?”

    “这是什么话?你母亲病逝,你是父亲惟一的亲人,如连你都不能信任,这世上还有什么是父亲值得留恋的?”

    叶玉山明显是对叶婉若的疑问有些不满,毋庸置疑的语气像是为了坚定叶婉若的疑虑。

    “那不如这件事就交由婉若来处理,不知父亲可愿意?”

    叶婉若再次开口,岑玉如此步步紧逼,背后的用意叶婉若又怎会不知?此时若不如了她的意,公主府只会再次陷入流言蜚语之中,就连叶玉山也会身处险境,这是叶婉若如何都不会允许发生的事。

    原本此时叶玉山就对岑玉的处理感到心烦,此时听到叶婉若的话,叶玉山也乐得不去理会,赞同的点了点头。

    先将叶玉山扶到一侧的软榻上休息,叶婉若这才缓声吩咐了门外的菱香,再次开口:“菱香,将人带进来!”

    须臾,便听到书房的门被从外面打开,叶玉山随之将头扭向一边,明显不想再看到岑玉那张丑恶的嘴脸。

    此时的岑玉略显狼狈,全身上下被雨水打湿,薄纱粘稠的紧贴在皮肤上,万缕青丝也扑漱扑漱的滴着雨水,身体急剧的颤抖着,显然冻坏了。

    走进来后,岑玉便依旧跪在下侧,菱香则将书房的门关上,立于一旁。

    叶婉若抬步从床榻上拿起薄毯,踱步来到岑玉身后,亲自俯身为她搭在身上。薄毯的柔软与温暖令岑玉身体一僵,很快便让岑玉贪婪的索取着温暖。

    而叶婉若已经来到岑玉的面前,眸光清澈,居高临下的看着岑玉,轻声说道:“昨晚所发生之事,无论对错与是非曲直,确实不是你一人之责。可你也知道父亲心中只深爱母亲一人,无法再容下别人的存在。按说母亲病逝,父亲有个暖床的丫头也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可又不想委屈了你,婉若倒有一个办法,不知道你可愿意?”

    从岑玉踏进书房起,一双眸光便未曾从叶玉山身上离开后,见他态度坚绝,一副任由叶婉若作主的态度。此时听到叶婉若的话,也不免眸光中带着探寻的朝着叶婉若望去....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