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仁德茶楼内不似第一次来此时的人声鼎沸,台上正进行着毫无吸引力的评书演讲,好似是杜撰的什么皇室秘辛。台下零星坐着几桌客人,却都是三五成群,一边品茶一边兴致正浓的在相互交谈着什么。全然不顾台上,讲得唾沫横飞的说书人。

    望着眼前的情景,叶婉若无奈的摇了摇头,此人说书的功力与谈天比实在相差甚远,也难得客人只将此处做茶楼,而完全忽略了他的存在。

    抬步跟着离疏的脚步走上楼梯,不知为何,越是走近,叶婉若只觉得一颗心越加的无处安放。不知究竟是兴奋还是紧张导致的?

    直到离疏的脚步停在楼上其中一处雅间的门口,叶婉若这才回过神,不知是有意无意,这雅间竟是叶婉若初次来此时所坐的位置。

    离疏并没有走进去,而是朝着叶婉若对雅间使了个眼神,似乎是不放心,贴进在叶婉若的耳边轻声说道:“婉婉,我就在外面,老头子若是欺负你,你就叫我!”

    从一开始时,便深知这爷孙的相处方式甚是奇怪,对此,叶婉若倒也不稀奇。

    只是此时的叶婉若,已经没有了打趣离疏的心情,瞥了眼离疏,似是在安抚内心的紧张情绪,叶婉若长长吁出一口气,稍微平复了下心情,这才迈步径自走了进去。

    “老夫说过,总有一日你会回来的!”

    走进雅间,谈天正端起茶盏品茶,仙风道骨的样子更显飘逸,并未抬眼,却率先开门见山的开口,直到一口茶咽下,这才悠然的放下茶盏,抬眼看向叶婉若。

    “老伯料事如神,婉若佩服!不如老伯便猜猜婉若此次前来所谓何事?”

    不知为何从走进这房间开始,叶婉若紧张的心情竟突然沉稳了下来,难道还有什么比她眼前的境况更糟糕的事吗?

    叶婉若落落大方的勾起唇角,看着谈天,眸光内波澜不惊。 没有丝毫的忸怩,两人并未因为年纪的差距显得有些拘谨,反而像多日不见的好友,相互打着哑谜。

    “难道不是想要尽快摆脱眼前被利用的局面?”

    几乎在叶婉若的问题问出口的同时,谈天便已经开口,不假思索的问道。

    叶婉若对此倒是不甚追究,她想回到过去的生活,与脱离眼前被利用的局面按说算是一回事。

    早就在第一次见面时,谈天便已经知道她不属于这里,叶婉若也没有必要再继续矫情下去,直接了当的开口:“实不相瞒,婉若之前九死一生,确实应了老伯所谓的水劫。不管它是命中注意还是巧合使然?婉若并不感兴趣!婉若今日来此只有一件事想求老伯!”

    “哦?难得你这个倔犟的丫头说求老夫,既然如此便说来听听!”

    从第一次的心怀质疑到现在的虔诚之至,叶婉若的心境确实发生了变化。她不再是那个初来乍到,不谙世事,妄想着将命运把握在自己手中的天真大小姐。她深知自己的处境与身份,深知一举一动都需谨言慎行。

    再者,此时叶婉若能够出现在这里,就是改变的最好证明,不是吗?

    叶婉若并没有落坐,直立于一旁,在谈天的话后,叶婉若看向谈天,眸光中满是憧憬,郑重的开口:“老伯既精通五行入卦、奇门遁甲之术,可窥视天机、预知命数。那婉若有个不情之请,求老伯能够为婉若参透命数,寻得回到我自己生活原点的方法,不知老伯可否愿意?”

    “所谓天命难为,不可改变,芸芸众生,各具其命。丫头之所以能够来到这里,不是偶然,而是命中注定。想要回到你那个年代不是不可能,时间、空间、磁场必须在统一的平行线时方可打开时光的隧道。可万物有因才有果,丫头若非要逆天而行,那么终将酿成大祸。丫头忍心看这世间万物皆因丫头一人而化为乌有吗?”

    谈天的话无疑带给叶婉若希望,却也同时将她深深的掷在了谷底。原本听到有回去的方法令叶婉若无比欢喜,可谈天的后半句却是让叶婉若面对道德与良心的考验。

    哪怕她再想要回到原点,却也没有办法看着这里的一切因她而毁灭。

    积蓄在内心已久的问题得到了答案,没有想像中的值得欢喜,反而残忍的令叶婉若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失魂落魄的转而坐到谈天的对面,喃喃自语着:“难道真的没有其它可行的办法了吗?”

    “先天之命不可违,但后天之运却可以催促它快速运转。待你来到这里的任务完成,自然便到了你离开这里的合适时机,时空隧道会为你打开,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谈天的话再次让叶婉若的眸光中升起希望,带着希冀的眸光转而望向谈天,急切的问道:“那我来到这里的任务究竟是什么?”

    “这个....老夫也无法参透。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依老夫所见,丫头如今应主动迎战,化被动为主动,尚可在这皇权争夺的棋盘上获得一线生机。”

    谈天的恰到好处的话锋一转,将叶婉若的注意力转移到她如今的处境上。

    既然无法回去,为了生存,叶婉若也自当要好好谋划一番才是。

    只是心中闪过一丝疑虑,转而望向谈天,带着试探性的开口:“老伯如此为婉若劳心劳神,婉若心有不忍,不知能为老伯做些什么?”

    “老夫与丫头自是有缘,也算得上是忘年交。看破了丫头的遭遇,老夫心生不忍,本想助丫头一臂之力,却发现丫头的命数如天上的云朵般变幻莫测。其实老夫并未为丫头做些什么,但老夫确有一事想求丫头!”

    “老伯但说无妨!”

    叶婉若不是天真的傻白甜,无论在21世纪,还是身处如今人心叵测的古代,叶婉若从来不会相信人与人之间已经简单到了如此地步。

    在听到谈天的话后,叶婉若眸光中波澜不惊,内心却已经开始警醒。

    “之前老夫曾说过,慕家于我们离家有救命之恩。如今慕寒进宫当了嫔妃,也算是命数使然,是她与离疏这孩子没有缘份。只是寒儿还小,宫中又是人心险恶,如今虽倍受皇帝宠爱,难免遭人嫉妒。即便老夫想要帮她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老夫想求丫头,若是寒儿有危险时能救上寒儿一命,也算还了当年慕家对离家的恩情,不知丫头可否愿意?”

    “既然老伯开口,若是婉若能帮得上蕙贵人,自当尽力而为。”

    面对谈天这看似多此一举的担心,叶婉若敛去眸光中迟疑,颔首答应着。

    “若是婉若有缘与寒儿相见,请将这香囊交与寒儿,待寒儿在这后宫立足后,定会在宫中帮衬着丫头,也算是老夫承了丫头的人情!”

    这算什么?达成联盟?叶婉若在心中暗自菲薄着,不过似乎内心对此并不反感。

    伸手接过谈天手中的香囊,并没有透出好奇的神色,而是贴身放于胸前,也算表现出对此事的在意。

    原本叶婉若还在担心慕寒进了宫去,会因为过往与她为敌。如今看来,两人很有可能会达成同盟,嫔妃与皇后本就是天敌,而叶婉若与皇后的过节也是愈演愈烈。所谓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如若能看着她与皇后斗智斗勇,也不施为一件好事!

    虽然没能如愿的寻找到回去的途径,但想到未来,或许不用她亲自出手,便可以坐山观虎斗也算是个好消息了吧?

    嘴角的笑意绽放的更加明媚,叶婉若毫不客气的为自己斟了一杯茶。鼻息下随之萦绕着浓郁的茶香,茶盏中色泽清澈明亮,叶婉若不吝夸赞道:“好茶!”

    叶婉若本是不喜喝茶的,但来到这里后,为了打发时间的无趣便也慢慢学会了一些皮毛。

    端起茶盏送入口中,唇齿间萦绕着淡淡的苦涩之味,却给人以甘醇沁心的感觉,吞咽后,口中茶香弥久不散,令人回味无穷。

    听到叶婉若的夸赞,谈天也顺势拿起茶盏,想要送入口中,只是刚贴进唇瓣,谈天深邃的眸光转而透出犀利,力道集中在手臂上,挥袖一扫,茶盏已经随之被他朝着门外抛了出去。

    更令叶婉若吃惊的是,茶盏中的茶水并未因此而洒出半滴,这不禁令叶婉若突然警觉,谈天究竟是怎样的身份?

    精通五行八卦之术,又有如此惊人的功力?一个普通的说书人怎么会有如此通天的本领?如果谈天的身份不简单,那么离疏又是谁?慕寒呢?难道那日的以命护驾,真的有表面这样简单?掩饰好眸光中的疑惑,叶婉若转而恢复自然。

    刚放下手中的茶盏,只见一双纤纤玉手撩起门帘,走过来离疏略显狼狈的身影,一侧的发丝与红色长袍被茶盏浸湿。

    离疏的神色间透出哀怨,手中拿着一个落了的茶盏,全身上下写满了三个字:很不爽!

    “臭小子,何时养成的习惯,居然还会偷听了?再被我发现,小心我割了你的耳朵!”

    谈天此时摆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眸光中带着警告射向离疏。

    “我就想知道你和婉婉之间有什么秘密是我不能听的吗?万一你欺负了我们家婉婉怎么办?我得看着!”

    走进来后,离开径自便要朝着叶婉若的位置走去,语气中的亲昵令谈天的眸光中快速的闪过一丝冷意,转瞬消失对离疏斥责道:“越发没有个样子,丫头是闺阁小姐,你即便不注重自己的身份也应该为丫头考虑她的闺誉!”

    叶婉若嫣然一笑缓缓站起身,既然此行目的已经达到,已经没有再留下来的理由,朝着谈天略施一礼,礼数周道的开口:“那婉若便不再叨扰老伯了,婉若先行告辞!”

    谈天点了点头,叶婉若已经转身离开。

    “婉婉等等我....”

    看着叶婉若从头到尾都未曾看他一眼,就仿佛他不存在一般,离疏说着便要朝叶婉若的身影追出去。

    “给我坐下,我有事和你说!”

    身后传来谈天底气十足的声音,虽然不情愿,却也只得停下了脚步,意兴阑珊的坐在了谈天的对面....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