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以往每次看到叶婉若,两人之间不是斗嘴就是较劲,难得看到叶婉若摆出这副女儿家的娇羞模样。尉迟景曜恨不得将这独有的美好隐藏,不被任何人看到。

    眼前的人儿,一绺秀发随风飞舞,柳眉细长,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流盼妩媚,瑶鼻秀挺,玉腮隐隐泛着红晕,娇艳欲滴的唇瓣,洁白如雪的娇靥晶莹如玉,未施粉黛却依旧美得不可方物。

    没有那些女子身上浓重且刺鼻的胭脂水粉味道,鼻息下萦绕着的是独有的淡淡芬芳,惹得尉迟景曜心神为之荡漾。

    一时之间竟令尉迟景曜看呆了眼,感受着心脏的位置强劲有力的跳动,尉迟景曜知道这一切只为眼前的女子。

    “呃....我还有事,婉若先告辞了!”

    似乎是感受到空气中弥留的暧昧氛围,叶婉若率先打破了平静,逃也似的留下一句话便要离开。

    还不忘在心里暗自菲薄着:叶婉若你疯了吗?你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你表哥,近亲....近亲....生下的孩子都会有什么遗传病和先天性身体、智力障碍的!

    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居然还好意思脸红?还想到了生孩子?叶婉若,你一定是被他的美色迷住了,这只是幻觉,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叶婉若在心里默默的提醒着自己,可是还没等走到路口,便感觉到手腕上一紧,叶婉若只得停下脚步,不得不转而带着迟疑的望向尉迟景曜。

    “我陪你去!”

    尉迟景曜轻声吐出四个字,嘴角带着抹玩味的笑意,那笑容更令叶婉若的面颊红晕了几分。连忙摆手拒绝着:“不....不用....表哥还是快进宫去见舅舅吧,就不劳表哥费心了!”

    在叶婉若眼中,此时的尉迟景曜就如同艳丽的罂粟花一般,花开妖艳,香气扑鼻,却含有剧毒,一旦沾惹,很难戒掉。叶婉若唯恐避之不及又怎会允许这罂粟花,不,是尉迟景曜的靠近?

    “不是说有事?你到底要做什么?”

    手腕上的大手并没有因为叶婉若的拒绝而有丝毫的松动,反而好脾气的再次问道。

    突然想到刚刚那辆马车上出现的岑玉,事隔这么久,叶婉若连忙回过神。既然上天都给了她与岑玉相遇的机会,没有理由不把握住机会不是?

    一时间,叶婉若似是已经忘记了刚刚的旖旎,连忙拉住尉迟景曜的胳膊:“快....帮我追上那马车!”

    虽然不知道那马车上究竟是什么如此引叶婉若的注意?但看出了叶婉若的急切,尉迟景曜也不再迟疑,揽着叶婉若便要离开。

    “等一下,敛秋她去望香楼买桂花糕估计也快回来了,我....”

    突然想到敛秋若是回到这里找不到她会是怎么样的急迫?叶婉若再次开口。

    只是还不等她的话说完,耳边已经传来尉迟景曜的吩咐声:“子墨你留下等敛秋,我和婉若办完事会回来这里找你们!”

    “是,主子!”

    子墨恭敬的回答着,不用看到叶小姐与主子暧昧,子墨也乐得清闲等在这里。

    办完事....为啥叶婉若总觉得这三个字那么充满诱惑呢?好吧,请愿谅她偶尔的小邪恶。

    就在叶婉若暗自为自己的邪恶找着看似充分的理由时,尉迟景曜带着她飞檐走壁,几个闪身便追踪到了那马车的踪迹。

    好在那马车跑得缓慢,尉迟景曜带着叶婉若也丝毫没费力气。

    来到南秦国,叶婉若至今为止只发现一样是比现代好的,就是他们的武功,动不动就飞檐走壁,一言不和就动武,着实令叶婉若感到恼怒,还曾经愤恨这真身的叶婉若怎么不是个武功高强的女侠呢?

    行侠仗义,行走江湖,可远比现在的生活来的惬意。

    不过....抬眼看到面前近在咫尺的俊颜,能够有这样一位绝代佳公子载着自己,这种感觉也还不错!

    “要拦下它吗?”

    就在叶婉若再次神游九天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的声音,以及感受着尉迟景曜喷洒着的热气令叶婉若连望向尉迟景曜的勇气都消失的荡然无存。

    只见叶婉若低垂的眼睑摇了摇头,尉迟景曜便没再开口,小心翼翼的揽着叶婉若落下一个角落里,快步跟在马车的后面。

    经过七拐八绕,马车终于在一处僻静的宅子前停下。

    那宅子看似普通,安静异常,只是门口挂着的几个火红的大灯笼特别引人注意。

    尉迟景曜拉着叶婉若藏身于一旁胡闹里,侧眸小心观察着那马车里的动向。

    “妈妈....到了!”

    车夫将马车停稳后,跳下马车来到一侧,恭敬的开口。

    接着便看到从马车里走出来一抹粉红色的身影,摇曳生姿,扭 臀掐腰的在车夫的搀扶下走下马车。

    左右顾盼确定没有人后,那老鸨这才来到那宅子门前,有节奏的敲响了房门。

    看到老鸨警惕的样子,尉迟景曜连忙拉着正偷偷窥视着的叶婉若躲回胡同里,看到她那副认真的样子,尉迟景曜忍不住在叶婉若耳边问道:“你跟踪她们做什么?”

    “抓小三!”

    “什么?

    叶婉若只一心记挂着马车那处的情况,不加思索的吐出三个字。

    可叶婉若却低估了身为古代男子的智商,抓小三,这三个字尉迟景曜却是如何都听不懂的,眸光中透出一丝不解,再次朝着叶婉若质疑着。

    “哦,家里有枝红杏要出墙,我来参观一下!”

    叶婉若欲盖弥彰的说辞令尉迟景曜不但没听懂,反而更是一头悟水,家里红杏出墙来这里参观什么?真是多此一举!

    就在尉迟景曜暗自研究着叶婉若这番话字里行间的意思时,宅院内传来了低沉的男音传来:“花冠上空....”

    “静候客来!”

    老鸨熟练的与之对着暗语,在老鸨的话音刚落下,传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老鸨并没有立刻走进去,而是来到马车前,满脸堆笑的说道:“夫人,请随我来!”

    怀揣着忐忑的心情,尽管内心焦灼难耐,但想到如今她的处境,岑玉紧咬着唇瓣,像是坚定了内心的犹豫不绝,缓慢的走下马车。

    老鸨连忙笑脸相迎,亲自上前将岑玉扶下马车,两人这才双双朝着宅院里走进去。

    那车夫没作停留,将马车朝着后门赶去。

    看到刚刚还热闹的宅院转眼间落了个清静,叶婉若不再犹豫,作势便要上前。

    却感觉腰身一紧,便再次被带了回来,叶婉若看着腰间出现的大手,还不等她说话,耳边已经传来质疑的声音:“你要做什么?”

    “对暗号啊?没看到她们是怎么进去的吗?”

    “难道你没看到是有专人带来的吗?你这样的生面孔,恐怕刚走进去,脖子上便已经被刀架上了!”

    似乎是觉得尉迟景曜说的有道理,叶婉若反问着:“那你说怎么办?”

    “我有办法,跟我来....”

    须臾,尉迟景曜眸光流转,计上心来,拉着叶婉若从另一侧离开。

    想他堂堂一皇子居然做起了如此鸡鸣狗盗之事,尉迟景曜对此也感到不可思议,可内心却没有丝毫的反感,反而有点小期待,想看看叶婉若究竟在搞什么名堂?

    当叶婉若被尉迟景曜带着站在屋顶时才明白,原来尉迟景曜所说的办法就是趴房顶,虽然这不施为一个好办法,可此时站在高高的房檐上,晕晕的不说,还要时刻警醒着,被人发现的危险。

    叶婉若这个肝颤啊,最重要一个问题是这两栋二层小楼,岑玉究竟被带去了哪间?叶婉若完全没有头绪,这样一个房间的找过去,恐怕还没等找到人,他与尉迟景曜先被人发现了。

    此时,叶婉若与尉迟景曜相互对视一眼,才发现眼前任务艰巨啊!

    就在这时,从宅院对面的二层小楼里走出来刚刚送岑玉来此的老鸨,身后跟着一名手持长刀的壮汉,满脸胡须,眉宇间透出冷厉,紧紧跟在老鸨身后。

    一双阴郁的眸光只有在看向老鸨那婀娜多姿的身段时,才呈现出渴望。

    听到这响动,尉迟景曜连忙拉着叶婉若躲向另一层房顶,两人趴在房檐上,只露出两双眼睛,紧盯着下面走出来的两人。

    “让人给我伺候好了,这夫人可是有钱的主儿,保不准会成为这里的常客,再说就是给我们多介绍几位客人也是好的!”

    走在前面的老鸨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纤纤玉指指向其中的一间窗子,不放心的对着身后的人嘱咐着。

    因为老鸨的动作,胸前的饱满一览无遗,摇曳的身姿,玲珑的身段,再加上这一副风情万种的样子,直看得人心痒痒,同时使身后满脸胡须的男子竟一时之间愣了神儿。

    似乎是因为没有得到意想中的答复,老鸨满脸不耐烦的望向那壮汉,只是当看懂了那壮汉眼中的欲望时,老鸨转而换上妩媚的神色,单手在壮汉胸前画着圈圈,嗔笑着:“看你这副死样子....看来老娘这次说什么都要依了你了!还不跟老娘过来?”

    说着,白嫩的手指一路下划拉向壮汉腰间盘踞的腰带,娇笑着,拉着壮汉朝向侧面的二层小楼走去。

    即将要发生的事不言而喻,而叶婉若现在关心的是她刚刚口中的夫人是不是就岑玉?

    按照刚刚那老鸨所指的方向,尉迟景曜与叶婉若对视一眼,朝那目的地靠近过去。最后确定了目标,叶婉若俯下身,轻轻揭开了房檐上的瓦片....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