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侧殿之中,主位上坐着一名端庄贤淑的女子,面似芙蓉,眉如柳,比桃花还要媚的双眸勾人心弦。万千青丝被挽成高高的美人髻,上面插着九凤绕珠赤金缠丝珍珠钗,举手投足之间尽显雍容华贵,眉宇之间更现令人无法忽视的威严。

    身穿累珠叠纱宫缎素雪绢裙,上面用金色的丝线绣制出栩栩如生的腾飞凤凰,肆意盘旋、翱翔一般。其中的尊贵更是不言而喻。

    不用多说,如此坐在主位,身穿凤凰绢裙的除了一国之母莫亦嫣,还能有谁?

    虽然莫亦嫣如今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可皮肤保养的更像是个闺阁小姐一般,岁月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过多的痕迹,肤若凝脂,身段妖娆,令人不禁暗自称赞。

    如果不是因为与莫亦嫣的对立关系,叶婉若还真想向莫亦嫣讨教一下容颜不老的秘籍,心中想着如若带回21世纪,必定能大赚一笔。

    此时,在莫亦嫣下方的左手边位置空闲着,想来许是中途离开的惠贵人。右手边的首位是太子正妃--赫敏儿,挨着赫敏儿坐着略显纤细的身影,眉宇之间皆是羡慕之色,此人乃是太子侧妃-吕若云。

    吕若云本在太子府服侍太子多年,甚至比赫敏儿更早进太子府,可也不过是个侧妃而已,没能添个一儿半女,就连太子正妃的位置都不敢肖想半分。

    如今看着赫敏儿为尉迟盛添了子嗣,又成为了太子妃,颇受皇后的喜爱,如果说不羡慕是假的。

    除了吕若云外,其她低贱的侍妾在这样的场合连露面的机会都没有,更别提能见到皇上和皇后娘娘,得到他们的青睐了。

    “母后,您看瑞儿正看您笑呢!”

    此时,赫敏儿跪在莫亦嫣的身边,看着莫亦嫣不断逗弄着怀中抱着的尉迟瑞,眼中满是慈爱。

    一个月未见,这尉迟瑞出落得越发可爱,一双大大的眼睛懵懂的看着眼前的莫亦嫣,两只小手不断呼扇着,时而还放在嘴里啃咬着,偶尔咯咯咯的笑出声来,面部表情更加丰富了几许。

    神色间似是与尉迟盛更加相像了几分,只是这孩子的命运却是在出生时,便早已注定了的。

    就连莫亦嫣也收敛起眸光中的算计,享受着这难得的天伦之乐。

    “启禀皇后娘娘,叶小姐到了!”

    突然,门外传来的一道声音打破了侧殿内一派祥和的画面,令莫亦嫣慈爱的笑容僵在嘴角,而赫敏儿的眸光中则猛然迸发出恨意,看向莫亦嫣怀中的尉迟瑞,却满是不舍与爱怜。

    “还不快让婉若进来?”

    半晌,莫亦嫣才厉声吐出几个字,像是在责备门外吴怀的不谙世事。

    这时,侧殿的门被打开,从门外走进来两道摇曳的身影,或许是没想到蕙贵人居然会与叶婉若一同回来,莫亦嫣的神色间明显的一愣。

    “婉若给皇后娘娘,太子妃,太子侧妃请安!”

    直到两道身影走到侧殿正中央时,叶婉若这才站定,无可挑剔的朝上座的莫亦嫣几人福了福身。

    “这孩子,怎么与舅母还愈发的客气了?来,快来舅母身边坐,看看你皇表哥的小皇子,真是讨喜的很呢!”

    莫亦嫣此时满脸慈爱,一边说着,还不忘朝叶婉若亲昵的招了招手,看起来真的如同爱护孩子的长辈一样。

    叶婉若直起身体,并没有立刻走上前,不知为何,心中竟十分不愿意与那孩子接近。

    莫亦嫣的一双眸光只专注的放在怀里的小金孙身上,可赫敏儿却早已按捺不住心中对叶婉若的好奇,在叶婉若走进来的同时,赫敏儿的一双眸光紧锁在叶婉若的身上。

    只见她皮肤细润如玉,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双鬓的两缕发丝随着走动而随之飘逸,嘴角含笑,慧黠的眸光轻轻转动,透出几分调皮与灵动。

    身穿芙蓉色烟萝纱白御寞炎裙,腰身不盈一握。虽然并未浓妆艳抹,却依旧美得不可方物,仿佛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仙子一般。没有过多的首饰装扮,却更显玲珑,此时看来,好似任何贵重的首饰在她的对比下都显得黯然失色。

    看到这样的叶婉若,赫敏儿此时终于明白的了太子盛会为何对她如何狠心?为何不惜害死自己孩儿的命,也要将叶婉若束缚在身边?

    叶婉若,这个美人儿,果然世间少有。

    只可惜,再美的玉也有瑕疵,今日过后,叶婉若将会背负罪名,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思及于此,赫敏儿的嘴角快速闪过一抹冷笑,转眼即逝。似是看出了叶婉若的顾虑,赫敏儿笑意吟吟的起身,朝着叶婉若走过去。

    虽说叶婉若与赫敏儿素未谋面,但此时能够坐在皇后身边的,除了太子府的女主人赫敏儿,叶婉若想不出来还能有谁?

    只是再看赫敏儿,一身鹅蛋色烟纱八幅锣裙,并不华丽却看起来也是落落大方,刚好将她匀称的身材勾勒出来。虽然刚诞下龙嗣,却未使她的身材看上去有多臃肿,反而多了些不一样的风韵,更显成熟之美。

    垂云髻上插着一只羊脂玉簪,低调内敛,就连叶婉若也忍不住朝着赫敏儿多看了几眼。

    不得不说这赫敏儿不是那种只一眼就可以令人难忘的美人儿,但仔细端祥起来,赫敏儿长得十分秀气,很耐看,一双桃花眼,笑起来格外妖娆,魅惑人心。

    眼看着赫敏儿来到叶婉若的身边,却没想到脚下一个趔趄,竟直直的扑倒在叶婉若的脚下。

    叶婉若吓了一跳,刚想上去搀扶,却感觉袖口被身边的人拉了一下,叶婉若明白这是慕寒在提醒她。

    “太子妃....”

    与此同时,赫敏儿身边的贴身婢女连忙上前,小心翼翼的将自家主子扶起。

    敛秋也在这个时候走上前,为叶婉若整理好裙摆后,再次退下。

    “太子妃没事吧?”

    看着赫敏儿已经红了一片的手心,叶婉若装作关切的问道。

    不知道是因为手心疼痛的缘故?还是觉得摔倒而失了脸面的原因,此时赫敏儿面颊通红,伸手扶下婢女的搀扶,抬步上前。

    亲昵的拉过叶婉若的手,落落大方的开口:“早就听闻婉若妹妹蕙质兰心,母后也是逢人便夸婉若妹妹聪明伶俐,如今一见,果然不同凡响。母后说的极是,都是一家人,婉若妹妹便不必如此多礼,唤敏儿一声表嫂便是了!快,来看看我们的小瑞儿,刚刚还对母后笑了呢!”

    说着,赫敏儿拉着叶婉若,自然的朝着莫亦嫣的身边走去。

    即使叶婉若此时内心实在不情愿,却也不得不随着赫敏儿走过去。

    亲自拉着叶婉若走到莫亦嫣的身边,将她安置在莫亦嫣的身边坐好,莫亦嫣也笑着转向叶婉若,将怀中的尉迟瑞递到叶婉若的怀中,笑着说道:“来,让我们瑞儿的婉若姑姑抱抱,快看,我们瑞儿听到有姑姑抱,多开心不是?”

    即使是在21世纪,叶婉若也是个千金小姐,哪里抱过这么小的孩子?

    只是还不等叶婉若拒绝,莫亦嫣已经将怀中的尉迟瑞送到叶婉若的怀中,慈爱的笑容令人产生幻觉。

    叶婉若只感觉怀中多了个软绵绵的小身体,看着他那么安静的躺在她怀里,就像个可爱易碎的瓷娃娃一般,叶婉若生怕抱的他不舒服,又不敢轻易乱动,手臂只得保持着一个动作,看上去有些僵硬。

    但叶婉若却不得不承认,当这小精灵抱在怀中时,心里的某一处正在无意识的融化、瓦解。

    突然叶婉若的眸光被尉迟瑞手腕上的一对小金镯吸引,那正是在尉迟瑞出生时,叶婉若特命敛秋找人打造的,如今赫敏儿竟会为尉迟瑞带上,着实令叶婉若惹到诧异。

    得了空,莫亦嫣这才对赫敏儿略显责备的开口:“敏儿,府中的下人还是不能疏于管教,你看那吴怀,究竟是怎么办事的?让他接婉若,结果接了这么半天,真是年纪大了!”

    “回皇后娘娘的话,这事说来都是臣妾的错,叶小姐迷路走到了假山与臣妾相遇。却没想到臣妾与叶小姐一见如故,多聊了两句竟耽搁了时辰,还请皇后娘娘见谅!”

    这时,还立于原地的慕寒适时开口,将刚刚的相遇轻描淡写的描述了一番,语气恭顺,令莫亦嫣无可挑剔。

    再者,如此若是真的治了慕寒的罪或是对慕寒奚落一番,不免显得莫亦嫣有些小家子气了一些,一国之母的风度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丢的。

    听到慕寒的话,莫亦嫣略显不悦的面容这才逐渐转暖,朝着慕寒挥了挥手:“罢了罢了,既是如此就暂且先饶了那吴怀。蕙贵人快坐下,别站在那立规矩了,若是被皇上看到,说不定还会以为本宫欺负了你去!”

    莫亦嫣虽然说着玩笑话,慕寒却丝毫不敢怠慢,微微福身,笑着勾起唇瓣轻言道:“皇后娘娘说笑了,从寒儿入宫起,皇后娘娘待寒儿一直是极好的,寒儿不敢忘!”

    “知道你是有心之人,先坐下来再叙话!”

    慕寒的话令莫亦嫣满意的点了点头,嘴角的笑意更加嫣然。慕寒也懂得适可而止,转而朝着莫亦嫣左手边的首位走过去,在婢女的搀扶下缓慢坐下,举止优雅。

    与之前那个喜欢追着离疏跑的慕寒有着天壤之别,令叶婉若也不禁精神恍惚,这才不过月余,慕寒却如同换了一个人一样。

    就在这时,一声婴孩的哭啼声打破了场内的气氛,这撕心裂肺的声音牵动着侧殿中无数人的心神。

    赫敏儿连忙上前为尉迟瑞检查,愠怒的瞪了眼一侧站着的婢女,略显斥责的开口:“还不去将瑞儿的汤药端来?真是个呆木头!”

    “是,奴婢这就去!”

    听到赫敏儿的吩咐,那婢女一脸惊慌,连忙福身行礼,动作迅速的退出了侧殿。

    所有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尉迟瑞的身上,却没有注意到敛秋在那婢女退出侧殿后,眸光快速从几人身上扫过,也小心翼翼的从侧殿内闪了出去,转而蹑手蹑脚的跟上前面婢女的脚步。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