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婉若只一心系在这个可怜的婢女身上,当注意到赫敏儿时,她已经来到了跟前,正一脸阴晦的看着自己。

    瑶竹的死未能令赫敏儿恢复意识,反而令她看起来更加兴奋。这样的发现,不得不令叶婉若防备着她手上那把随时可能指向她的匕首。

    “好可惜,只差那么一点,今日倍受指点的就是你叶婉若。今日我没能如愿致你于死地是我技不如人,但即便我死了,我也会画作厉鬼每日纠缠着你,让你日夜不得安宁!生,我斗不过你;死,我也不会放过你!”

    赫敏儿怒目圆睁,凛冽的眸光似是要将叶婉若吞噬一般,即便是处事不变的叶婉若,在看清了这愤恨的眸光后,脚步虚浮,下意识后退一步。

    尉迟景曜连忙将叶婉若扶住,固定好她的身体,听到叶婉若不解的问向赫敏儿:“婉若与太子妃往日无冤近日无仇,连见面都是屈指可数,太子妃为何会如此痛恨婉若?”

    “无冤无仇?要怪就怪你是公主府独女的身份,又有着如花似玉的容颜。要不是你,我和瑞儿也不至于落得今日的下场。我入太子府几年,时刻谨慎的伴在太子殿下的身侧,他曾经视我为独一无二的伴侣,我们日夜缠绵悱恻,宠我如初,爱我入骨。我不惜一切为太子殿下诞下子嗣,本以为即便他不喜,也会任我所为。却没想到时过境迁,他视之为敝履。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叶婉若。

    曾经我以为他的一颗心都挂在了国家政事,江山社稷上,直到我看懂了他眼中对你的缱绻爱恋,我才明白他不是无心,只是不愿给我而已。在他心里配得上这太子妃之位的,除了你叶婉若,便再无第二个人选。可笑的是我,还曾天真的以为能够重拾我们的过去,能够挽留住他哪怕对我的丁点的怜惜也是值得的。可如今我才发现,我错了,错的离谱,却为时晚矣!”

    赫敏儿将所有委屈在此时都尽数倾诉出来,或许是对于即将注定好的命运无力抗争,眸光中的失落与爱恨抵死纠缠,令赫敏儿看上去异常孤寂。

    叶婉若能够理解她此时的心情,终其一生爱一个男人,可最后却落得空欢喜的下场,还有什么比这更可悲的事?可这一切非要说与她叶婉若有关系,未免也太过牵强了一些。

    “可你所说的这些又有我与什么关系?还令你如此决绝的对一个孩子痛下杀手,是想要报复吗?”

    叶婉若缓缓问出心中的质疑,眉宇间透出不解。

    说到底,赫敏儿也是个苦命的女人,在这深宅大院里的女人,又有几人是集万千宠于一身,能够得到独宠独爱的呢?还不是内心无止境的贪婪,才会想要得到的更多。

    “呵呵呵,你以为这一切由得我选择?那是我十月怀胎,九死一生所生下的孩子,我见证了他的呱呱坠地,见证了他每一天成长的变化,见证了他越来越像我爱的男子模样,我怎么会忍心?你可知道我内心的痛苦与不甘?可若不是你叶婉若的存在,若不是你们公主府控制着南秦国的大部分兵权,若不是你令他爱上了你,我和我的瑞儿也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叶婉若,你的身份我无法改变,我倒是想要看看,如果你这张小脸被刮花,太子殿下还会如此钟爱你吗?五皇子还会像现在这样紧紧护着你吗?难道你不想知道吗?如果不是你的存在,太子殿下他怎么会忍心向我的....”

    随着事实的真相逐渐清晰,赫敏儿无助的说着,语句中的恨意正不断肆意的滋生,满眼阴狠的一步一步朝着叶婉若靠近过去。就连尉迟景曜也被赫敏儿此时的神色震惊,做足了想要将叶婉若随时带离这个危险区域的准备,满眼防备的看着赫敏儿!

    说到最后,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眸光都转而望向她,不知道她接下来还会说出怎样惊人的真相。

    只是还不等她的话说完,身后已经快速闪过一道身影,赫敏儿的身体也随之立于原地,动弹不得。

    先是心口之处,冰凉的触感传来,接着是痛意被无限放大,好似每一下喘息都带着不死不休的痛苦。

    赫敏儿震惊的垂下头,便看到心口的位置被从后面刺中,长剑硬生生穿透了赫敏儿的身体,露出尖锐的刀尖,鲜血如流水般滴落下来,可赫敏儿还是看清了,那长剑正是太子盛所有。

    胸口被鲜血渲染开,嘴角也随着流淌出妖艳的血迹,本就是满身是血的赫敏儿,此时更似厉鬼一般,看上去令人胆战心惊。

    赫敏儿突然抬起头,看着叶婉若却笑了,那笑容除了凄凉还有一缕解脱与释放,还有一抹令人回味的寓意。

    “爷,你.....好狠的心!”

    艰难的吐出几个字,随着赫敏儿的倒地,身体微微抽搐后,便没有了气息。

    只是一双大眼睛,却始终没有闭上,尉迟景曜连忙挡在叶婉若的身前,不让她的眸光再触及到赫敏儿的模样,命人进来先将尸体抬出去。

    此次闹剧终于告一段落,叶婉若清者自清,并没有受及波折。

    对于太子盛突然出手杀死赫敏儿的事,太子盛也不过解释说是担心赫敏儿丧失理智,再伤及到叶婉若,所以只得率先出手。

    南秦皇虽然对此并没有表现异样,可心中也对赫敏儿那句没来及说出口的话存在着一丝疑惑。

    接连的人命,使皇长孙的满月宴也因此被遣散,叶婉若回到公主府后便沉沉的睡了过去,好似只有沉浸在这睡梦中,才能暂时忘记这所有的不快。

    睡梦之中,赫敏儿狰狞的样子还历历在目,好不容易从噩梦之中挣脱开,才睁开眼睛,便看到此时坐在床榻边,正伸手欲为她拭汗的大红色身影出现在眼前。

    叶婉若猛的坐起身,躲过离疏僵在半空中的手,心有余悸的感觉还依旧存在,随着起身的动作,一种凉意袭来,看来是因为噩梦惊慌而浸透了衣衫。

    “告诉过你,不要夜闯我的房间,你这是在向我挑衅!敛....”

    过了半晌,叶婉若似是才缓过神来,猛的瞪向离疏,转而朝着门外的敛秋唤去。

    虽然敛秋的身手根本敌不过离疏,但这夜半时分,确实容易引起误会。看着叶婉若神色中透出坚决,便要吩咐着门外的婢女。

    离疏连忙上前一把捂住叶婉若的嘴巴,不让她发出任何声音,轻声说道:“我来和你告别的!”

    叶婉若怒瞪了他一眼,一把将他推开,冷声说道:“什么意思?”

    “老头子让我出去办事,过段时间才会回来,我来和你告别的!婉婉,你脸色很不好,发生什么了吗?”

    叶婉若无力的摇了摇头,轻抚下额头,发现手心满是汗水,倚靠在床榻边:“那祝你一路平安!”

    “婉婉,这是我最后一次以这种方式进门,等我回来时,我要光明正大的从公主府大门走进来!”

    “那样最好!”

    因为到时候,我要正大光明的向公主府提亲!

    只不过,这句话离疏并没有说出来,放在心里默默的回味着,思及于此,心中竟对此隐隐有些憧憬。

    收回心绪,离疏想到了此次前来的又一目的,连忙从脖颈间摘下来一条项链,黑色的绳上挂着一块隐隐透出寒光的水晶,可摸上去却更像是一块温暖的玉石。

    摘下来后,离疏毫不犹豫的将这水晶为叶婉若戴好,轻声说道:“从我记事开始,这个东西就一直戴在我的身上,虽然我不知道这东西代表着什么,但老头子说它能保佑人平安,带来好运。现在我把这个送给你,希望我不在,你可以平安的等我回来!”

    原本对于离疏的离开,叶婉若并没有太多感触,此时听到离疏的这番言语,竟一时之间感到酸涩难忍。

    叶婉若刚想摘下来,离疏却率先制止了她的动作,眸光中带着愠怒,这还是叶婉若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离疏。

    也没再推辞,任由那水晶挂在身上。离疏这才满意的离开,虽说是告别,却没有类似于再见之类的话语,离疏生怕这两个字说出口,他便不愿再离开。

    黑夜将离疏大红色的身影隐藏,从公主府离开后,离疏辗转了两条巷子,终于停下脚步,沉声说道:“我要走了,婉婉就暂时先交给你了!等我回来,必定重谢!”

    只见从不远处走出来一身墨色身影,与夜色融为一体,若不是离疏武功强大,根本不会注意到他的存在。

    此人正是深意前去探望叶婉若的尉迟景曜,因为白日里发生了那样的事,尉迟景曜生怕叶婉若会有心里负担,只是刚赶到公主府,便看到离疏悄悄的潜入进去。

    虽然两人对话全部收入尉迟景曜的耳中,却还是在离疏离开时,忍不住跟了上来。

    此时听到离疏对他的嘱托,尉迟景曜只觉得此话听上去甚是刺耳,语气不善的开口:“婉若是我的表妹,我照顾她实属份内之事,倒是有劳了公子对婉若的一片用心。”

    “呵呵呵,可我若是没记错的话,婉若如今体内还流着我的血呢!这个你怎么说?”

    似是听说出尉迟景曜语气中的酸意,离疏嘴角的笑意更加邪魅,说出的话也直让尉迟景曜干瞪眼,或许只顾着与离疏较劲,并没有发现不知不觉他内心所发生的变化。

    “你....”

    “好了,我走了!以后还会再见的!”

    不等尉迟景曜说完,离疏故作潇洒的大步离开,与尉迟景曜只不过只有一面之缘,离疏一向不喜与人亲昵,却并不排斥与尉迟景曜的接触。

    只是离疏此番真的如所想的那样简单吗?直到离疏的身影消失,尉迟景曜才转身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

    公主府内,叶婉若此时已经睡意全无,面颊上因为赫敏儿那个巴掌感觉有些灼热,从方枕下拿出那方丝绢,叶婉若紧紧握在手心里,任由指甲嵌入肉中,眸光变得暗沉....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