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因赫敏儿是待罪之身,而尉迟瑞又年岁尚小,所以丧事一切从减。

    按照规矩,尉迟瑞被太子盛亲自带人送去了皇陵安葬,而赫敏儿却成了孤魂野鬼,被剥夺了太子妃的封号,还做出如此有悖祖训之事。就连其父大理寺少卿-赫彭毅也不允许赫敏儿入住赫家祠堂,还扬言称赫敏儿能做出这样的事,就不再是他赫家的女儿。

    如此一来,无人认领的尸体也只能被随之扔入乱葬岗,不仅被蛇虫鼠蚁啃噬尸体,还被那些无良的商人剥去了华丽的外裙,拿去变卖。

    谁都不会想到堂堂太子妃会落到如此这般田地!

    原本曾经一时风华正盛,万千荣宠享用不尽,如今也不过落得了如此凄凉的下场,一时之间难免令人感慨万千。恐怕这赫敏儿也是南秦皇有史以来,下场最悲惨的太子妃了!

    更令人意外的是,赫敏儿的死,赫彭毅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痛苦与对皇室的丝毫不满,反而极力在向尉迟盛示好。

    赫敏儿死讯传出来的第二天,赫彭毅在上朝时特向南秦皇请罪,自称是教女无方才会使罪女犯下如此滔天大祸,自请受到南秦皇责罚。

    南秦皇并没有与其计较,只称此事已成定数,若是心有愧对,日后要多多为国效力才是。

    接下来,赫敏儿尸骨未寒之时,赫彭毅接连向太子府贡献金银珠宝等,就是美人也接连送了不下十几人。父女之情荡然无存,现实的状况,难免不令人暗自唏嘘事实的残酷。

    从太子府回来后,叶婉若倒是每天呆在听雨阁里,每天喂喂鱼,写写字,当然,瑜伽是每天必不可少的锻炼项目。

    自从那日后,岑玉时常单独出行,迎香派人专门留意了她的情况。面对迎香的禀报,叶婉若也只作不知,一笑而过。

    心中却格外清楚她去了哪里,而尉迟景曜也同样派人留意着武怀光的动向。如此形式来看,两人已不仅是鱼水之欢的简单欲望,而是暗生情愫了一般。

    尉迟景曜与叶婉若一直有通信往来,子墨会在夜半时带来消息,叶婉若也会将写好的回信交给子墨。只不过一切都是暗自进行,无人知晓而已。

    想着一月之期即将临近,这岑玉如今也怕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面临着抉择吧?

    ※※※

    这天,德正业突然来到公主府,传南秦皇口信儿说是八皇子尉迟聪游历回朝,南秦皇龙颜大悦,特要在仓温湖上游龙湖赏景,为八皇子接风洗尘。

    南秦皇称上次赫敏儿的事吓坏了叶婉若,同时也想带叶婉若去赏景游湖,平复心情。

    一来,南秦皇一番美意,叶婉若总不好辜负。二来,仓温湖,叶婉若确实没有去过,近来在府中呆的烦闷,倒也想出去散散心。反正有南秦皇在,还不至于丢了小命回不来。

    如此一般思量,叶婉若便应了下来。

    德正业最后只留下话,说三日后会来接叶婉若一同前往,便匆匆回宫去复命。

    此时,天气已不似初入春时那般带着丝丝寒意,气温逐渐转暖,就连听雨阁里都是一副生机盎然的景像,更何况是外面的风景?而且心中的猜测也是到了验证的时候了!

    三日后,叶婉若只单独带了菱香出门,因为说是南秦皇来府上接小姐,敛秋对此倒也放心,却还是坚持送叶婉若出门。

    又是一个风和日丽、艳阳高照的好天气。

    叶婉若换上冰蓝色的上好丝绸锦裙,上面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清爽干净,将叶婉若的身材衬得更加高挑秀雅。千丈秀发一半如瀑布般披散开来,一半被菱香给挽了一个利落的发髻,用羊脂玉固定好,简洁大方,更显清新脱俗。

    当迎香来请叶婉若出府时,并没有看到南秦皇的仪仗队,另人意外的是只有尉迟景曜与子墨两人。

    似是看出了叶婉若眉宇间的迟疑,尉迟景曜原本温润的眸光透出不悦,沉声问道:“怎么?我来接你,不满意?”

    很少看到尉迟景曜这副认真的模样,叶婉若倒是觉得像极了讨不到糖吃的孩子,反而嫣然一笑:“怎么会?五皇子肯屈尊来接婉若,婉若开心还来不及呢!”

    这讨好的话语对尉迟景曜来说倒是十分受用,唇瓣微微抿起,勾起的弧度彰显了他此刻的好心情。

    负手站在马车上,伸出另一只手亲自迎向叶婉若。

    在别人看来,暧昧至极的动作,对21世纪的新时代女性来说,倒也不甚在意。落落大方的将手交到尉迟景曜的手中,稍一用力,便将叶婉若拉上了马车。

    菱香与子墨坐在外面赶车,马车内,尉迟景曜早已泡好了茶,只等佳人一同来品味。

    此时叶婉若落落大方的坐在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此时的尉迟景曜,眸光内敛,如星河一般璀璨的双眸闪烁着令人无法忽视的光芒,正聚精会神的为叶婉若斟茶,皮肤好的令叶婉若都忍不住想要上去揉捏两下,试试弹性。

    一如既往的穿身墨色段子衣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的镶边。腰系玉带,举手投足间贵气十足,更是巧妙的烘托出一位艳丽贵公子的非凡身影。

    尉迟景曜如同没有感受到叶婉若的眸光一般,继续着手中的动作,随着马车缓缓前行,尉迟景曜突然开口问道:“可还满意?”

    说话间,同时将手中的茶盏递到叶婉若面前,满眼含笑的望着叶婉若。

    这让叶婉若有种偷窥被识的窘迫感,只见她慌乱的收回眸光低垂下眼睑,双颊上升起可疑的红晕。

    似是为了掩饰尴尬,连忙接过尉迟景曜手中的茶盏,还没等送到嘴边,却没想到这原本平稳的马车突然强行停了下来。

    强大的冲力使叶婉若的身体随之向马车后倒去,手中茶盏的茶水也随之溢出来,滚烫的茶水洒在她白皙修长的手指上,顿时通红一片。

    “咝....”

    刺痛感传来,叶婉若下意识倒吸一口气,将手中茶盏快速放回茶几上,刚想对着手指吹气,却没想到有人比她更快一步。

    墨色衣袍一闪而过,便看到已经拉着她手的尉迟景曜出现在身边,正一脸紧张的检查着她手指上的烫伤。

    “怎么回事?”

    看到叶婉若手指上的红肿,尉迟景曜的面容上陡然间变得冷厉,即使是坐在身边的叶婉若,也能清晰感觉得到。

    “主子,官道上突然冲过来一只猫,避让不及只得停了下来!”

    马车外传来子墨恭敬的声音,即便理由充分,却依旧不能令尉迟景曜的面色有所缓和。过了半晌,才听到他沉声开口:“嗯,没有下次!快走吧,别让父皇等急了!”

    “是,主子!”

    子墨恭敬的声音再次响起,马车重新稳稳的行驶在官道上。

    马车内,叶婉若的手指还一直被握在尉迟景曜的手中,随着尉迟景曜的轻轻吹气,清新的气息喷洒在叶婉若的手指上,透出丝丝凉意,不再似刚刚那般灼热的赤痛,反而舒服了很多。

    叶婉若从来没有见过一个认真的男子可以美得这样无可挑剔,尉迟景曜与离疏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

    离疏是柔性的美,而尉迟景曜是儒雅的美,更像是温润的一块璞玉,只是一眼便令人再也移不开眼睛。眼前的尉迟景曜周身都放出异样的光芒,令叶婉若移不开眼睛。

    “无碍!”

    收回心神,叶婉若轻轻吐出两个字,下意识的想抽回手指,只是尉迟景曜却丝毫没有想要松开的意思。

    只记得小时候受了伤时,妈妈会像尉迟景曜这样轻柔的在她的小手边吹气。身处异世,能有这样一个男子能像妈妈那般疼爱她,令叶婉若的心底划过一阵暖流。

    暖流还没流进心田,耳边却响起了尉迟景曜戏虐的声音:“对本皇子的长相如此痴迷?难道你看上本皇子了?”

    刚刚的感动转眼间便随之化为乌有,只见叶婉若危险的眯了眯眼睛,点头赞同的附和道:“是啊,婉若早就对表哥爱慕已久,当然是看上表哥了!表哥毫不懂得谦逊,婉若还真是越看越欢喜呢!”

    “咳咳....”

    就知道这丫头一定有话没说完,可这明明是贬低的词汇,从叶婉若的口中说出来,还真是差一点被尉迟景曜信以为真。

    只得尴尬的咳了几声,转而坐到另一边,轻抿了一口茶水,柔问向叶婉若:“上次你说的事,计划好了吗?”

    尉迟景曜的眸光微闪,看向马车外久远而暗藏深意。

    “这件事我已经想好了!但还需要表哥的配合才行!”

    似是看懂了尉迟景曜眼中的深意,叶婉若粉唇微抿,嘴角绽放自信的笑容。

    “单凭吩咐!”

    两杯茶在半空中碰响,叶婉若的眸光也随之转而望向了马车外。

    此时,马车离开官道朝着仓温湖驶去,而在仓温湖边的丛林中,数十名黑衣人暗藏其中,眸光一瞬不瞬的紧盯着那停在岸边的龙船。

    就在这时,一抹与之不符的身影从另一侧缓缓而来,带头的黑衣人连忙起身,朝那身影躬身行礼道:“三皇子!”

    尉迟禄淡然的点了点头,眸光望向对面停泊的龙船,沉声开口:“一会儿你们等我暗号,还有此行不仅是要尉迟景曜的人头落地,还有那个死丫头也一并收拾了!”

    “可是二皇子....”

    听到尉迟禄的命令,那带头的黑衣人神色间有明显的迟疑,缓声开口。

    还不等那黑衣人的话说完,尉迟禄威严的声音再次传来:“可是什么?本皇子现在不正是来传达二哥的命令?都给我精神着点,这一次不得再有马虎!”

    “是,三皇子!”

    对于黑衣人的态度,尉迟禄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叶婉若,上一次让你免遭一劫,这一次你与尉迟景曜一起做个伴吧,刚好成就了一对神仙眷侣!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