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此时叶婉若的身边也不好过,当黑衣人注意到子墨想要将叶婉若离带此地的意图后,十几人齐齐的朝着叶婉若的位置汇集过去。

    子墨与黑衣人很快便交上手,一心顾及着叶婉若的安全, 还要留心着黑衣人招招致命的动作。对于尉迟景曜那边,难免有些分身乏术,无法估计,可这却逃不过叶婉若的眼睛。

    眸光触及到尉迟景曜还在与面前不断纠缠的两名黑衣人交手,叶婉若想要出声提醒尉迟景曜已然来不及,腹背受敌使尉迟景曜陷入险境。若是这一刀刺下去,会使尉迟景曜严以反抗,必定难逃一死。

    就在这时,来不及过多思考,几乎在第一时间,叶婉若用尽全力的挣脱开子墨的束缚,不顾一切的朝着尉迟景曜扑去。

    子墨正与黑衣人交手,握住叶婉若手腕的力道尚浅,等意识到叶婉若的意图,再想去拉住叶婉若时,已经来不及。

    当眸光触及到尉迟景曜所身处的险境时,子墨的眸光更现凛冽,长剑送出,一齐解决掉了面前的两人。再一个翻身,长剑再次从两名黑衣人的腰间划过,便看到两名黑衣人再次倒下。

    子墨的眸光中迸发出冷冽,只想快速解决掉身边的黑衣人,奔回主子的身边。

    此时,尉迟景曜正与两名黑衣人周旋,并不知道身后所面临的险境。突然感觉身后一个重量紧贴过来,还不等尉迟景曜转过身,便听到南秦皇惊慌的声音响起:“婉若!”

    一时间,尉迟景曜的身体僵在原地,一种不好的预感十分强烈,令他有些不知所措。

    随着尉迟景曜迟缓的动作,胳膊上也随之被刺一剑,墨色长袍虽看不清血渍,却也是粘稠的一片。还不等那刺客的长剑再次落下,快速闪过一道身影,动作利落的击退了两人。

    尉迟景曜也不再耽搁,猛的转过身,一把将即将要倒下的叶婉若接在怀里,身形随之一闪,一脚将那偷袭的黑衣人踢飞,眸光中迸发出狠戾。

    怀中的人儿,身体轻盈,左侧肩膀处被匕首深深刺中,值得庆幸的是距离心脏位置还有一些距离,虽受伤严重却不致命。

    冰蓝色的长裙上被鲜血染红,叶婉若只感觉呼吸困难,好似每一次呼吸都会使伤口如撕扯着的疼痛一般。

    只感觉身体随之落入一个温暖且熟悉的怀抱中,接着便看到尉迟景曜凌冽的面容。

    以往的每一次,都是尉迟景曜赶来救她,如今能为尉迟景曜做些什么,叶婉若很开心。

    当看到尉迟景曜摆出的一副臭脸时,随即用尽力气朝着尉迟景曜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脸。终于抵抗不住困意,缓缓闭上了眼睛。

    “婉若....”

    依昔听到尉迟景曜急促的声音,可叶婉若却再也睁不开眼,接着便失去了意识。

    此时场中的情况,凄惨无比。侍卫们死的死,伤的伤,皇子们的身上也或多或少的都挂了彩,就连南秦皇也受了伤。

    最后终于将刺客击毙,却无一活口。

    一时间,龙船上尸体遍野,血流成河。

    对此,南秦皇震怒,特将此案交由太子盛审理,并命三日内必须找出幕后真凶,否则他这个太子之位也别想保住了。

    船只迅速靠岸,叶婉若的伤口急需处理,得到南秦皇的允许后,尉迟景曜便先带着叶婉若先行离开。

    而南秦皇也在发泄了心中的怒火后,阴沉着脸,朝着公主府奔去。

    各皇子识趣的相继离去,此时的船舱内只留下尉迟盛与尉迟贤两人。

    只见尉迟盛负手而立,尉迟贤则躬身站在下侧,船舱内毫无声息。

    突然,尉迟盛暴怒的将桌子统统踢翻,冷眸猛射向尉迟贤,沉声问道:“尉迟贤你好大的胆子,明明事先说好只要尉迟景曜的命,为何那匕首会刺向婉若?今日之事你必须给本太子一个说法,否则休怪本太子不客气!”

    “皇兄莫要生气,此事其中必有蹊跷,更何况那匕首是刺向尉迟景曜的,兴许是叶婉若突然冲上去的,他无法及时收手也说不定!待臣弟查明原因再来向太子殿下请罪!”

    听到太子盛暴怒的语气,使尉迟贤躬着的身子更加低垂了几分,内敛的眸光中盛着几不可闻的怒意。

    “强辞夺理!尉迟贤本太子限你一日之内给本太子查明原因,婉若如今生死未卜,而父皇也放了狠话,若是不给本太子一个满意的答复,你也别想独善其身!”

    “臣弟不敢,臣弟这就着手调查,必定会给太子皇兄一个满意的答案!”

    面对太子盛如此明显的迁怒,尉迟贤虽然心有不悦,却依旧沉稳的回答着。

    对此,尉迟盛一甩衣袖,冷哼一声,大步走出船舱离开。

    脚步声越来越远,直至消失不见。尉迟贤阴郁的面容突然变得狰狞,眸光中迸发出狠戾,双拳不断握紧,转而大步迈出船舱。

    望着甲板上的尸体,尉迟贤的眸光更加阴沉了几分,食指微微弯曲放在嘴边,转眼间便响起如同鸟叫的声音,清脆悦耳。

    随着尉迟贤的口哨声落下,一道身影快速出现,眨眼的功夫甲板上再次出现一名黑衣人,恭敬的跪在甲板上:“主子!”

    “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只对尉迟景曜下手?”

    那黑衣人的恭敬并未令尉迟贤满意,反而自身散发出威严,冷声问道。

    “不是主子遣三皇子来传话,说连同叶婉若一同除掉的吗?”

    面对尉迟贤的质问,那黑衣人不解的抬起头,疑声问道。

    又是尉迟禄!

    得到的答案,使尉迟贤眸光中迸发出来的凛冽更加肆意,心中暗自说着: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尉迟禄,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本皇子不会再顾及兄弟情面!

    “将这里处理干净!”

    冷声留下一句话,尉迟贤便大步的走下甲板,背影似乎透出一丝决绝。

    ※※※

    此时,三皇子府,尉迟禄才刚走进府邸便看到锐英快步迎了上来:“主子回来了!主子,您受伤了!”

    锐英的话使尉迟禄将眸光转向胳膊上浅浅的伤口,莫不在意的摇了摇头,转而朗声笑了出来,答非所问的对锐英吩咐着:“锐英,去叫厨房准备些酒菜来,一会儿我们好好喝上两杯!”

    听此,锐英连忙朝着下人摆了摆手,那下人见状,连忙朝着厨房跑去。

    而锐英则笑意吟吟的跟在尉迟禄身后走向书房,低声问道:“主子如此开心,可是有喜事?”

    “当然是喜事,距离我们的宏图大业又近了一步,你说是否是喜事?”

    提到此事,尉迟禄难掩好心情,毫不避讳锐英的说着。

    对此,锐英心领神会随着附和的笑着,并没有再次问道,而是加快了跟随尉迟禄的脚步。

    两人绕过前厅,穿过长廊,当走到书房时,锐英连忙大步上前为尉迟禄打开房门。直到尉迟禄走去,锐英这才左右环顾,也跟着走进去。

    先是动作利落的为尉迟禄脱下外袍,尉迟禄简单的擦洗了脸上的血迹后,这才脱下亵衣,露出里面精壮的胸膛。

    而锐英则早就准备好了医药用品,动作娴熟的为尉迟禄清理着伤口。

    因为庄妃的身份卑微,尉迟禄从小没少受欺负,受伤挨打也是常有的事,每一次都是锐英为他清理着伤口。

    此时的情景,难免令尉迟禄一时之间有些感慨。

    看着锐英轻柔的动作,小心翼翼的进行着每一步,眸光中尽现心疼的神色,尉迟禄的嘴角竟浮现出暖心的笑意。

    直到伤口被包扎好,锐英低垂着眼睑,收拾起摊在一旁的药品,轻声说道:“主子以后切莫再要受伤了,主子是皇子,万事要以身体为重!”

    锐英个子略显娇小,不如男子的高大威猛,反而文质彬彬的像个儒雅书生,就连皮肤都好得惊人,吹弹可破一般,令人忍不住想要掐两下。

    而尉迟禄也是这么做的,只见尉迟禄眸光中闪现出万千情愫,一把拉过锐英的手,柔声说道:“今日后,一切都会是好的开始。你也不用再跟着我受苦了,待二皇兄夺得太子之位,日后的荣华富贵自是不用多言。二皇兄登机之时,我便和二哥奏请,与你归入田园,隐姓埋名的度过余生!”

    谁会想到,堂堂南秦皇二皇子居然有断袖之癖?就连尉迟贤也不会知道,那被送来的侍寝丫头,日夜独守空房。而尉迟禄的全部柔情却只给锐英一个!

    锐英是庄妃在世时为尉迟禄选的贴身侍从,从小与尉迟禄一起长大,因为尉迟禄不受宠,除了锐英,身边没有任何玩伴。

    两个少年,少不更世,产生感情也再所难免。

    只是因为尉迟禄不受宠,南秦皇想到他的时候自是少之又少,谁会在乎他是否娶了皇妃?或是有了侍妾?所以断袖之事并没有人知晓。

    就连三皇子府邸的人,也只以为锐英深得尉迟禄的信任,并未作他想。

    对于尉迟禄这亲密的动作,锐英白皙的面容闪现出一抹可颖的红晕,却是再自然不过,缓声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主子如此笃定?”

    “我以二皇兄的名义对叶婉若下了杀令,却没想到叶婉若中了我的雪蟾血毒清,不出三日必死无疑。而父皇也向太子下了最后通牒,若是三日之内查不出此事的来龙去脉,将会废了他的太子之位。到时候我自有办法令尉迟景曜与叶玉山反目成仇,有了叶玉山的支持,太子之位非二皇兄莫属,你说这对我们来说是不是有利的局面?”

    锐英是尉迟禄最为信任的人,所以并不会隐瞒。

    只是不知为何,听到尉迟禄的策划,锐英竟隐隐觉得不安,一切真会向尉迟禄心中所想的趋势发展吗?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