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三天凌晨,叶婉若终于醒了过来,懵懂的睁开眼睛,这才看清自己正躺在闺房之中。

    随着呼吸,伤口处隐约传来的疼痛也随之加深,证明那一日所发生的事,并不是存在于梦境之中。

    只记得意识消散前,尉迟景曜一脸的担忧,轻声唤着她的名字。不过,想来尉迟景曜应该并无大碍吧?

    眸光转向一侧,这一瞥倒不要紧,刚好发现了令叶婉若震惊的一幕。

    赫然出现在眼前的,是侧躺在叶婉若床榻边的尉迟景曜,一只手撑在头下,另一只手再自然不过的抚在叶婉若的腰间,紧闭着凤眸,依昔还可见眼眶的淤青,似是近来没有休息好的缘故。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敛秋呢?迎香呢?叶婉若的脑海中快速闪过疑问。

    可眸光却还是不自主的朝着尉迟景曜紧闭的睡颜望过去,心中感叹着世间怎会有如此好看的男子,连她这个女生都不免自叹不如。

    只见他长长的睫毛似是在跳舞般微微抖动,轮廓分明的面容,性感的薄唇微抿。英挺的鼻梁,狭长的眼线,英气十足又不缺乏皇族的高贵气质。

    下巴处冒出来青葱的胡茬,并没有影响他的美感,反而使尉迟景曜看上去带着浅浅的沧桑感。

    因为侧卧的姿势,前胸的长袍若隐若现,隐约可见里面结实的胸膛,直看得叶婉若面红耳赤。

    别说在这里,就算在前世,叶婉若也从没和男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心中暗自咋舌这尉迟景曜真是闷骚男,平是看着一本正经,却没想到居然敢留宿在自己的闺房?

    不过能与这样的男神躺在一张床上,叶婉若觉得一定是自己前世修的福分?可是,究竟哪一世才是前世?叶婉若也懒得在想,一双眸光紧锁在尉迟景曜的睡颜上,右手也随之缓缓抬起,朝着尉迟景曜的五官轮廓摸去。

    手上的动作越是靠近,叶婉若发现自己的心跳也随之加速,脸色变得红润起来。

    眼看着手指即将快要碰触到尉迟景曜的面颊时,叶婉若竟突然停下了动作,手也随之僵持在了半空中,显然是在纠结不知道是否要试一下那皮肤的弹性?

    就在叶婉若刚要收回手时,竟被另一道力度握住,随之如心中所想一般,被拉着触碰到那细滑的皮肤,只是因为下巴的胡茬,有些微痒的感觉。

    来不及纠结这皮肤的手感,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叶婉若猛的抬起头,便撞进一双深情的眸光中。尽管叶婉若在心里提醒着自己,要快速转移开实现,可却还是被这如水的眸光所吸引,尤其是里面盛满的百转情思另叶婉若有些微怔。

    “手感怎么样?”

    两人对望着,仿佛距离上次见面,如同隔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昏暗的烛光,空气中弥漫着檀香的味道,轻纱床帐令人无限遐想,却在这时耳边想起尉迟景曜戏谑的声音。

    “还……”

    不经大脑的回答刚要说出口,只是可以两字还未说口,却突然回过神来,毫不示弱的指正着尉迟景曜,声音略显虚弱的开口:“明明是表哥你拿着本小姐的手摸上去的,好么?”

    “明明是我看你在迟疑,帮了你一下而已,难道你不应该领情?”

    如此说来,其实……好像……是尉迟景曜说得那么回事?

    即便如此,叶婉若依旧下意识开口辩解:“我……”

    话音还没落下,只感觉头上一道阴影罩下来,还没等叶婉若反应过来,唇瓣上已经传了柔软的触感,虽然只是浅浅的一个吻,却无处不透漏出尉迟景曜的小心翼翼与疼惜,仿佛生怕弄疼了叶婉若一般。

    强有力的心跳似是找到了共鸣,欢乐的跳动着。

    看着面前终于又能和她拌嘴的叶婉若,尉迟景曜欣喜若狂,眼中的疼爱尽显,一颦一笑,无一不在牵动着他的心。令他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也同时深深沉沦在这带着试探的吻中。

    眼前的情景,另叶婉若想起了之前,她坠入温泉井,尉迟景曜为了救快要窒息的她,夺走了她的初吻。

    可相比之下,此时的吻却是在两人头脑清晰的情况下完成的,这代表着什么,叶婉若不敢去想,只知道心如乱麻一般,令她无所适从。

    不断加速的心跳,以及埋藏在心里的小悸动终于浮出水面,令叶婉若清楚地感觉到,对于这个吻,她并不排斥,甚至……还有些渴望。

    纠缠在一起的唇瓣终究还是不舍的分开,尉迟景曜将头深埋在叶婉若的颈间,却又刚好压不到伤口,鼻息下萦绕着叶婉若身上独有的香气,缓缓平复着有些紊乱的气息。

    “还好你没事,不然叫我情何以堪?难道在你眼里,我已经懦弱到需要你来保护我?”

    就在叶婉若还在暗自揣测尉迟景曜的心思时,耳边传来极度压抑的男音,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叶婉若的耳边,有些微痒,可这带着庆幸与责备的声音确是听了个真切。

    “以往都是表哥保护我,这一次换婉若来保护表哥,又有何不可?”

    叶婉若如实的说着,当时情况紧急,她也确实是这样想的。

    可叶婉若的回答却明显令面前的人不满意,猛的抬起头,认真的看向叶婉若,郑重的说到:“自古以来,你可曾听说过,有哪个男人是靠女人保护的?你只要乖乖呆在我身边就好!还有,不要再叫我表哥,你可以随父皇母妃一般叫我景曜!”

    早在醒来后就发现了尉迟景曜的与众不同,此时,叶婉若才后知后觉的明白了什么,可只是睡了一觉,尉迟景曜的变化来自于哪里?叶婉若有些摸不到头绪。

    “表哥,你……”

    疑问的声音还没说出口,唇瓣上再次传来清晰的触感,令叶婉若的话被硬生生咽了回去。

    还没等叶婉若沉迷其中,唇瓣上的柔软已经离开,眸光中再现尉迟景曜满脸警告的看着她:“记住,这就是不听话的代价!”

    看着面前的尉迟景曜,还真有点霸道总裁的范,心中想着,这尉迟景曜果然是披着羊皮的狼,还是只吃人不吐骨头的闷骚狼。

    都说古代人思想保守,可这尉迟景曜先是留宿她的闺房,又接二连三的夺走她的初吻,以吻为要挟!

    可为何她却这么喜欢他的霸道?留恋他的唇瓣?难道她真的喜欢上了他?

    一时间,叶婉若被自己内心的想法吓到,再也说不出话,竟不自觉的咳出声音来:“咳....咳....”

    剧烈的咳嗽震得叶婉若伤口传来刺痛,右手下意识的捂在肩膀处,一张小脸也跟着涨得通红。

    尉迟景曜连忙快速起身,为叶婉若倒了杯水,又快速返回来。

    动作轻柔的将叶婉若扶起,生怕弄痛她的伤口。

    叶婉若想要接过那水杯,尉迟景曜却不肯松手,轻声吐出两个字:“我来....”

    面对尉迟景曜的执拗,叶婉若只得作罢,任由这堂堂皇子喂她喝水。

    甘甜的水划过喉咙缓缓流淌下来,舒爽感传来,叶婉若竟将那杯中水一饮而尽。

    “还喝吗?”

    叶婉若摇了摇头,尉迟景曜将她倚靠在床榻边,看她的眸光将闺房内环视一周,不解的问到:“在找什么?”

    “敛秋和迎香呢?为何表……你会在这里?”

    刚想说出表哥,可想到尉迟景曜独特的警告方式,叶婉若竟硬生生转了口,面颊上闪现一模可疑的红晕。

    对于叶婉若的表现,尉迟景曜倒是非常满意,嘴角含笑,温润的回答:“我叫她们去休息了!她们照顾你我不放心!”

    “你留下来,她们倒是放心的很!”

    对此叶婉若不满的嘟着唇,轻声呢喃着,可爱的模样竟尉迟景曜嘴角的笑意加深了几分,继续说道:“她们有什么不放心?这几日都是我在照顾你,就连姑丈对我也很满意,婉若你在为什么懊恼?”

    听到尉迟景曜竟然照顾她多日,而且连叶玉山也没有阻拦?眼前的情况,着实有些反常。

    眸光触及到叶婉若紧锁的黛眉,尉迟景曜收敛起笑意,坐在床榻边,轻轻包裹住叶婉若的双手,认真的说道:“我已经和姑丈说好,待你及笄后,我便向父皇奏请将你许配给我做王妃,我即将封王可以申请封地,到时候你不必再置身于皇权争夺之中,我也不必假意附和,我们远离喧嚣,做一对野鸳鸯,可好?”

    甜言蜜语,叶婉若自认听得多了,也不免产生了抵抗力。

    以叶婉若的资质,身边自然少不了追求者,可叶婉若却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情话,美好的令她想要深陷其中。

    对于尉迟景曜小心翼翼的试探,叶婉若没有回答,只是低眉颔首的不停搅动着手指,面如桃花一般,显然是害羞了。

    就在尉迟景曜的整颗心即将跌入谷底时,却突然注意到叶婉若的神色后,竟激动的一把将她拥入怀中:“婉若,一生一世一双人,我尉迟景曜对天发誓,绝不负你!”

    感受着尉迟景曜强有力的心跳,叶婉若的嘴角隐现笑意,心中却盛装着满满的甜蜜。

    她想她是愿意的,这样优秀的男子,任谁能拒绝得了呢?

    既然天命不可违,那她逃,总可以了吧?

    只是,既然已知命运使然,真的可以逃得掉吗?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