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婉若虽然醒了过来,但因为流血过多,身体还很虚弱,两人说了会儿话,叶婉若便体力不支的再次睡着了。

    尉迟景曜却负手站在窗前,难以压抑心中的喜悦。

    看着床榻上熟睡的人儿,令他安宁。从未想过会有一日,他也会为情所困,甘愿说出如此令他面红耳赤的一番话来。

    一直以来内心的空缺在此时被填满,这样的感觉无法言喻,只知道身心愉悦的令他想要与所有人分享。

    而此时,皇宫内蓝月阁里也是人心惶惶的场面。

    话说南秦皇去宜妃的蓝月阁后,两人聊了很久,一番对话令南秦皇内心的烦恼与感慨被宜妃的心如止水所感染,竟也平心静气了下来。

    晚膳时,宜妃还亲自在小厨房为南秦皇烧了菜,两人吃的很开心。

    在蓝月阁,南秦皇总是很容易卸下皇帝的身份,与宜妃没有礼仪、没有尊卑、没有国事、没有家愁,就如同普通的小夫妻一般。

    只是单纯的谈天说地,说天南海北的稀罕事,平淡中寻得欢乐。

    或许也正是这种难得的宁静才会令南秦皇对宜妃,有种特殊的依赖。

    夜深,南秦皇便顺势留宿了蓝月阁,可谁知夜半时分,南秦皇的龙体却出现异样,头晕眼花,冷汗直流,还伴有头歪眼斜的症状。

    宜妃吓坏了,当即宣了太医。

    当值太医并不是李世康,可龙体却不敢耽误,便先让他来为皇上诊脉,宜妃又派人去府上请李世康。

    恰巧当值的太医正是平日里为皇后莫亦嫣请平安脉的太医--索智德,别看他外表老实憨厚,内心却人情事故的很。

    平时也没少收取皇后的银子,自然私下里为皇后做了不少丧尽天良的事。

    此时得知南秦皇是在宜妃这里出的事,虽然皇后从来没有提及过与宜妃的过往,可宫里人谁不知道莫亦嫣因南秦皇对宜妃的情感嫉妒的快要发狂?

    想到今晚宫内只有他一名太医当值,而南秦皇此时的症状又与中毒极为相似,这索智德只一心想要巴结皇后娘娘,便冒险诊断为南秦皇的症状是中毒所致。

    闻讯赶来的莫亦嫣大发雷霆,这些年与宜妃各不相干,不代表她不想致她于死地,只是因为南秦皇袒护的严密,宜妃又心性淡泊,远离是非,所以莫亦嫣才没有足够的理由来整治宜妃。

    此时,南秦皇脸色苍白的躺在床榻上,不知索智德为南秦皇开了什么药方?喝下那汤药后,南秦皇竟真的平静了下来,只是此时还在熟睡。

    而房间内的另一侧,莫亦嫣愤然的坐在软榻之上,宜妃跪在下方,眸光中满是坦荡。

    “宜妃你可知罪?”

    莫亦嫣冷眉凛立,怒瞪着跪在下方,不温不火的宜妃。看到她这副模样,其实骨子里已经气得只差冲上去,撕掉她的伪装了。

    这些年,莫亦嫣恨透了宜妃这副样子。

    与世无争?可宫里,为了自保,与世无争的嫔妃也不在少数,时间一久,南秦皇自然也就忘记了她们。

    且不说她们的吃穿用度是最差的,得不到南秦皇的宠爱,就连内务府的婢女,宫宫们也恨不得上去踩两脚。

    而宜妃这里呢?吃穿用度与她的宁贤宫相比,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南秦皇更是隔三岔五的就会来这里坐一坐,即使从来表现出对宜妃的过分疼爱,可莫亦嫣知道,这隆宠从未变过。

    哪怕她莫亦嫣与莫亦落有悖人伦做出了苟且之事,但在莫亦嫣看来,一切都是南秦皇所逼的。若不是他后宫佳丽三千,不能独宠专爱,令她日夜独守空房,她又怎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尽管如此,莫亦嫣依旧放不下心中的嫉妒与怨恨。

    如果此时宜妃抬起头来,就会发现莫亦嫣眼中不断肆意滋生的仇恨与火焰,好似要将她吞噬一般。

    “灵珊不懂,还请皇后娘娘明示,灵珊何错之有?”

    宜妃,原名唐灵珊,协办大学士之女。

    此时,若是宜妃坦然承认也就算了,这淡然的回答,却令莫亦嫣更加愤然,指着跪在一侧的索智德说道:“何错之有?索太医的话难道你没听到吗?宜妃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向皇上下毒,你可知这是诛九族的死罪吗?”

    “皇后娘娘所言极是,灵珊自是没有这样的胆量,所以断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索太医为何会如此冤枉灵珊,灵珊不知。可灵珊却自知没有下毒害皇上的理由,但索太医就说不定了!”

    “皇后娘娘,老臣冤枉啊,老臣所言句句属实,事关皇上龙体,老臣怎敢胡言乱语?”

    听到宜妃的话,索智德连忙叩首在莫亦嫣的脚边,无比冤屈的声音嚎叫出口。

    “既然如此,再找其他太医为皇上诊治一番可好?”

    不等莫亦嫣说话,宜妃却率先开口,转而望向索智德,镇定的说道。

    “这....这要不要找其他太医还要皇后娘娘首肯才行!”

    宜妃的话令索智德眸光微闪,可是再有太医前来诊脉,他的谎话必定揭穿。暗自着急的索智德却不敢表露出来,只得将这决定抛给了莫亦嫣。

    两人共事这么久,自然对彼此有所了解。

    索智德这副支支吾吾的样子,莫亦嫣已经意识出了问题,自知若是索智德被揭穿,哪怕并不是她的指使,也难免与她有摆脱不了的关连。虽然懊恼索智德这不计后果的擅自主张行为,却不得不快速运缓着大脑,为他想推脱的理由。

    “启禀皇后娘娘,宜妃娘娘,李太医到!”

    还不等莫亦嫣做出回答,宜妃宫里的婢女便在殿外小心的禀报着。

    宜妃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依旧跪在地上,却率先朝着门外吩咐着:“快请李太医进来为皇上诊病!”

    就在宜妃说话期间,索智德却抬起头与莫亦嫣交换了个神色,眉宇间满是迫切的求救。

    若不是此时在宜妃寝宫,莫亦嫣一定会忍不住将这索智德踢出去。

    门吱嘎一声被从外面推开,李世康走进来后,当看到跪在一旁的宜妃时,明显一愣,却还是装作没看见一般,拎着医箱朝莫亦嫣作揖:“臣给皇后娘娘请安,给宜妃娘娘请安!”

    “起来吧!”

    莫亦嫣想了千万种想要阻止李世康的理由,可却又觉得哪个理由都不尽人意,不耐烦的朝着李太医挥了挥手。

    “劳烦李太医,快请为皇上诊脉!”

    宜妃再次开口,语气有些急迫,没有了刚刚的淡然。只是却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龙体着想。

    “娘娘折煞老臣了,为皇上诊脉是臣的份内事!”

    说着,便拎着药箱,朝着里侧的床榻前走去。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经过一番检查与诊脉后,又查看了放在一边,还没来得及收拾的药碗,李太医眸光微闪。

    只见李世康从药箱里迅速拿出一个针包,从里面拿出来的针,经过消毒插进南秦皇的发间。

    “大胆,这是做什么?”

    皇后莫亦嫣看到这一幕时,猛的开口,怒声斥责着。

    “回皇后娘娘的话,皇上的症状是中风了,此是针灸,皇上很快就会醒过来的!”

    说话间,十几颗长针已经插入了南秦皇的发间,经过他的不断旋转,不一会儿,南秦皇便清醒了过来。

    “皇上,您醒了!”

    看到南秦皇睁开眼睛,莫亦嫣连忙抬步走了过去,笑意嫣然,满脸柔情的问道。

    “朕这是怎么了?”

    南秦皇的声音略带虚弱,疑惑的语气中透着不解。

    “皇上,您是郁结于心,又受了湿寒,中风了!一会儿老臣再开两副药,就没事了!”

    李世康适时的开口,解释了南秦皇的病症。

    “灵珊,怎么跪在那里?快来朕的身边来!”

    李世康的突然开口吸引了南秦皇的目光,也顺势看到了依旧跪在不远处的宜妃。

    南秦皇说这话时,略带威严的眸光却是从莫亦嫣的面容上划过,宜妃之所以跪在那里的原因,莫亦嫣的出现就是最好的理由不是吗?

    还没等宜妃开口,莫亦嫣却率先回答着:“还不是皇上突然生病,宜妃心有不安?刚刚臣妾都叫她起身了,可她偏是不听,说是皇上您是在这蓝月阁发生意外的,心存愧疚呢!

    宜妃,皇上都叫你了,还不快过来,难道等着皇上亲自起身去拉你吗?别自责了,快来皇上身边!”

    莫亦嫣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有违事实的话语来,说完,还不忘当着南秦皇的面前,故作亲昵的叫宜妃过来,好似这一切都是宜妃太过任性的原因,对于刚刚又是中毒,又是要说法的话却连一个字都没提。

    秉持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对于莫亦嫣颠倒是非黑白的说法,宜妃并没有反驳,而是顺从的起身,朝着南秦皇走去。

    莫亦嫣端庄的笑着站起身,宜妃走过去,则坐在了刚刚的位置,没有丝毫的委屈,眉宇间却满是温柔与心疼,泪眼朦胧的轻声问道:“皇上可还有哪里不舒服?”

    “好了,好了,朕有你们的关心就都好了!”

    看着南秦皇宠溺的哄着宜妃,莫亦嫣嘴角勾起一抹牵强的笑意,藏在的袖口的双手却紧握成拳。

    却在这时,南秦皇的眸光却又转向跪在原地,正瑟缩发抖着的索智德,沉声问道:“那又是什么人?跪在那里做什么?”

    “回皇上的话,这是今日之中的当值太医索智德,老臣未来为皇后请脉之前,都是索智德在负责。可就在刚刚,老臣发现了,那汤药中竟含有安眠的成份。刚刚老臣还觉得好奇,明明中风病情紧急,皇上怎么会睡得如此沉,原来竟是他在药物中放了这些。”

    李世康的话令南秦皇直接将眸光射向索智德,却没想到他叩着在地面的动作更低了几分,不断喊着冤枉。

    “你还好意思说冤枉?大胆索智德,你可知这安眠的药效会直接影响了皇上的对病症的表现,从而导致错过了最佳的医治时间?如此草率,怎能做为一名医者民心的太医?龙体损伤,你难逃其责,你可知罪?”

    李世康的话令南秦皇深邃的眸光从莫亦嫣略显局促的神色间扫过,最后沉声吐出几个字:“拉出去砍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