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婉若不会知道,此时坐在她对面的武怀光,一颗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在看到叶婉若的那一刻,武怀光只感觉以前的他真的是孤禄寡闻了,还曾以为青楼里的那些庸脂俗粉是上天给他最美的礼物,却没想到真正不识人间烟火的仙子他还并没有真正见过。

    只是当听清了叶婉若的问题后,武怀光不得不暗藏起内心的波澜,温润的开口:“怀光今日来此,是想向叶领侍提亲的,这些都是再下准备的聘礼!”

    “哦?老夫只有婉若一女,不知武公子所言的聘礼为何解?”

    武怀光的话音刚落,还不等叶婉若满脸不解的回答,便听到门外响起了叶玉山底气十足的声音。

    寻声望去,只见叶玉山从门外风尘仆仆的赶来,叶婉若连忙站起身,笑着迎了上去:“父亲!”

    叶玉山点了点头,眸光却是凌厉的转而望向一双青睐的眸光恨不得紧锁在自家女儿身上的武怀光。

    听闻南秦皇龙体欠安,叶玉山便打算入宫探望南秦皇,却没想到才刚进城,便刚巧在宫门口遇到正打算出城寻他的家仆。

    得知是叶婉若派人来寻自己,叶玉山自知定是有重要的事,便与家仆一同先回了公主府。

    只是,刚迈前公主府,便看到院子里,红色的聘礼摆满了院落,令叶玉山也不禁暗自皱眉。依昔听到武怀光的话语,叶玉山眉眼凛冽,大步走了进去。

    就在这时,武怀光似是感受到了叶玉山眸光中的不善,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连忙站起身。

    紧张的气氛令武怀光一时间将整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小心翼翼的朝着叶玉山躬身行礼道:“叶领侍,怀光此行是为了府中一名叫做玉儿的婢女!”

    玉儿?

    不知为何,叶玉山竟不自觉的将此事与岑玉连系在一起,眸光不为所动,冷眸从武怀光的身上划过,冷沉的说道:“坐下说吧!”

    说完,便率先朝着前厅内的主位上走去。

    与此同时,迎香走进来,分明为三人上了茶,最后到叶婉若身边时,叶婉若在迎香耳边轻声吩咐了几句,便看到迎香再次踱着莲步快步走出去。

    “不知我府上的婢女与武公子有何牵连?”

    “不怕叶领侍笑话,怀光与贵府名叫做玉儿的婢女有过几面之缘,暗生情愫,并私自相互许了芳心。今日听闻这婢女怀了我武家的骨肉,怀光便带着聘礼上门,希望叶领侍能够成全!”

    听闻武怀光如此说辞,叶玉山悬着的整颗心这才缓缓落下,一个婢女而已,既然怀了人家的孩子,自然再没有留在府中的道理,叶玉山也自是愿意承了这顺水人情!

    只见叶玉山点了点头,随即便将眸光转向叶婉若。

    叶婉若自知父亲的心意,嫣然一笑,轻声笑着看向武怀光:“武公子既如此说,父亲当然也断然不会做出那棒打鸳鸯的事来,只是府中婢女不少,单凭这玉儿两个字,着实不太好找,请问武公子还有什么其它的依据?”

    叶婉若此言不假,府中婢女众多,一等丫鬟,二等丫鬟,三等丫鬟,还有一些做些粗活的丫鬟婆子。算一算足足有几十人,想要从中找到一个人名为玉儿的人,着实如同大海捞针。

    听闻叶婉若的话,武怀光作沉思状,还不等武怀光回答,门外响起迎香恭敬的声音:“老爷,小姐,二姨娘求见!”

    二姨娘?这三个字令叶玉山瞪大了双眼,不解的望向叶婉若,这才几日,又怎么就出来个二姨娘?难道是....

    想到这其中的可能性,叶玉山紧皱着眉心,眸光锐利的转而望向门外。

    “还不快请二姨娘进来!”

    叶婉若率先开口答应着。

    不一会儿,便看到前厅门口出现了的岑玉一身淡绿色百褶如意月裙,梳流云髻,头上斜插着一支碧玉七宝玲珑簪。

    手如葇荑,肤若凝脂。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举手抬足间流露出来的贵气,令人无法忽视。

    只见她抬步走进来时,微抿双唇,莲步双移,径自走向主位上端坐着的叶玉山走去,双膝微微蜷起,福身行礼:“玉儿给老爷请安!”

    叶玉山没有开口,冷哼一声将头转向一边。

    倒是叶婉若最先反应过来,笑意吟吟的抬步上前,轻轻将岑玉扶起,柔声说道:“姨娘怀了身孕便不要行此大礼了,父亲也不会怪罪的!”

    叶玉山完全被眼前的一切所迷惑,想起叶婉若之前所说的解决此事,可眼前的此情此景又是怎么回事?叶玉山眸光中闪现出不解。

    “玉儿谢过老爷,谢过大小姐!”

    在看向叶玉山时,眸光中闪现出情丝绵绵的爱意,却又很垂下了头,一副含羞带臊的模样。

    而在岑玉走进前厅时,武怀光便已寻声望去,从门外走进来的人儿虽端庄高雅,可眸光中的妖娆与魅惑却是令武怀光觉得似曾相识。

    尤其是在听到岑玉的声音后,更是坚定了此人便是自己所来提亲的玉儿,虽然对于眼前的情况不明所以,却还是不由自主的朝着岑玉奔了过去,声音中满是诧异:“玉儿?”

    话说,岑玉刚刚还坐在院子里的摇椅上晒太阳,听着紫萝站在一旁,兴致勃勃的说起,不知是哪家的公子抬了满满几大箱的聘礼,似是来提亲的。

    岑玉并未多说什么,只是想到若是叶婉若嫁离了公主府,那她便真正意义上的成为了这公主府的女主人,思及于此,岑玉的眸光中不免有些向往。

    更让岑玉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一会儿,迎香在亲自来转告岑玉,说是叶玉山回府,命岑玉换好衣服去前厅请安。

    岑玉一时心开怒放,还以为是叶玉山在得知他怀孕后,改变了心意。

    连忙换上了最喜欢的裙装,化了一个美美的妆容,便朝着前厅而来,殊不知脚下走的每一步都是距离事情真相被揭穿又靠近了一步。

    只不过,岑玉走进前厅时,整颗心都系挂在叶玉山的身上,并没有注意到坐在一旁的武怀光。

    此时,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武怀光,岑玉只感觉一时间呼吸停滞了一般,眸光中透出不可思议。

    眼前的武怀光,他的声音,他的身体,岑玉再熟悉不过的,当然,还有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也是这个男人所给予的。

    可此时,岑玉却怕急了见到他!

    突然想起紫萝说起有人来上门提亲,岑玉的脑海里快速闪过一丝念头,难道就是他上门提亲?难道他想要迎娶的不是叶婉若?而是她岑玉?

    这种可能性简直是微乎极微!

    那一次过后,她确实也曾与武怀光又见过几面,接连发生过肌肤之亲,可却并未说起她在公主府,她只告诉他,她是某府中的婢女。

    甚至,对于她个人的事情,都从来没有提起过,也不知道对方是谁?有着怎样的身份背景?

    他们的结合倒用交易来形容更为贴切,而交易结束,各自回归各自的生活,而他又如何知道她怀孕的呢?

    可无论如何,岑玉都不会允许有人在这个时候来破坏她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切,绝不!

    尽管心中满是疑问,内心惶恐不安,岑玉却还是故作镇定的退开了一步,躲过抓在她手腕上的束缚,礼数周全的行礼道:“还请这位公子自重,奴家确实叫玉儿,却并未与公子见过,想必是公子认错了人!”

    “玉儿,难道你不认识我了吗?你的声音我怎会不记得?刚刚我还在与叶领侍商量成全了我们婚事,你如今怀了身孕,无论如何,我们武家的骨肉也是不允许流落在外的!”

    武怀光表达着内心的所想,在感觉到岑玉的疏离后,声音显得有些急切。

    刚刚还不明所以的叶玉山,在看到这一幕后,眸光转而危险的眯起,难道这才是被女儿叫回来的真正目的?

    既是如此,倒不如看一场好戏!

    叶玉山并不多言,冷眼旁观着一切,而叶婉若却面露不解,眸光在两人之间兜兜转转后,最终落在武怀光的身上,轻声问道:“难道武公子认识我们府中的姨娘?”

    “姨娘?叶小姐说玉儿是....”

    叶婉若的令武怀光想起刚刚确实那丫头说是什么二姨娘求见,难道这玉儿真是公主府的姨娘?那她便是叶玉山的....妾室?

    认识这样的真相后,武怀光竟忍不住皱紧了眉心,或许是事实来得太突然,当看到岑玉低垂着的眸光时,武怀光下意识后退一步,不住的摇着头,显然不也相信这样的事实。

    他难道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居然与叶玉山的妾室睡在了一起,以南秦皇对公主府的青睐,武怀玉竟开始有些担心他武家的安危,与他此时的项上人头!

    随着他退后的动作,口中还阵阵有词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看到武怀光与岑玉的表现,叶婉若的眸光中闪过一丝冷意,却瞬眼消失,继续开口解释着:“怎么不可能?二姨娘仅凭父亲的一次宠幸便得了子嗣,如今还在怀着我们叶家的骨肉呢?倒是武公子,刚刚说的那些话,倒是令婉若有些摸不到边际了!”

    提到孩子,武怀光的眸光中再次闪现出希望,想起早上武旭语众心常的一番话,武怀光怎能忍心告诉武旭一切皆是假的?

    武怀光他不缺女人,他只是想要能为他生儿孕女的女子。

    脑海中突然想起了什么,再次大步上前否定着叶婉若的话,冷沉的反驳着:“这不可能,玉儿明明和我说的很清楚,她只是这府中的婢女,怎么会成二姨娘?更何况,玉儿的清白之身明明是给了我的,我有这丝绢为证!”

    随着武怀光的话音落下,只见他从怀中取出一块绢帕,上面清晰的处子之血灼伤了岑玉眼眶,同时也令叶玉山父女俩看了个清楚,父女俩默契的相互对视了一眼。

    此时在看清那血迹之后,就连岑玉的面颊上也不自觉的升起一抹可疑的红晕。

    下意识的将眸光转向叶玉山,见他目光凌厉直逼她而来,岑玉垂首的头埋得更深了几分,双手紧握,脑海中快速运转着,想要挽回眼前的局面!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