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说话间,岑玉已经站起身,顾不得此时的狼狈,一只手指向叶婉若,摇摇晃晃的朝着她的位置走去。

    见此状,敛秋连忙挡在叶婉若的身前,横臂伸直将岑玉阻挡在一边,不允许她靠近叶婉若半分。

    毕竟人在极端愤怒的情况下什么事都会做得出来,敛秋是绝不会允许自家小姐受到任何伤害。

    叶婉若对此倒不在意,朝敛秋示意,让她退下。

    眸光却是紧锁在岑玉的身上,嘴角的笑意更加嫣然,而敛秋也满脸防备的站在一旁,生怕岑玉对叶婉若做出不利的动作。

    “是我怎样?不是我又怎样?”

    对于岑玉此时的表现,叶婉若的眸光中闪现出一抹讥讽,冷声问道。

    “一定是你!我就知道一定是你!武怀光的出现也是你安排的吧?叶婉若,为何你一次又一次的要害我?先是害死我哥,现在又来坏我的好事,你究竟想怎样?”

    “我想怎么样?岑玉你要搞清楚,岑元的死是他自己咎由自取!而你错就错在觊觎了本就不属于你的一切!如果不是你心存妄念,我怎么能够害得了你?还不是你那可笑的自尊心在作祟?人,妄图想要得到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总要付出些代价的,毕竟没有付出就没有回报,不是吗?”

    “这么说,你承认一切都是你做的了?”

    听了叶婉若的话,岑玉敏感的意识到了什么,心有不甘的反问着。

    “如果你非要知道真相才甘心的话,我可以满足你的心愿,不错,这确实是我做的!我认准了那晚你与父亲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才会和你约定了一月之期,就是认定了你会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而你果然没让我失望。你一定想不到在你第一次与武怀光做出苟且之事时,是我亲眼所见,我假装不知道,也不揭穿你,就是为了今日!

    如果你碰到其他的男子也就算了,偏偏武家只有武怀光一个儿子,而武怀光风流成性,至今为止尚未娶亲。不过,话说武怀光虽风流,却至今没有子嗣。你说武家知道你怀了武怀光的子嗣会怎么样?

    父亲与母亲伉俪情深,你却偏要令父亲愧疚不已,做出与父亲欢爱的假象,难道你不应该承受这个结果吗?这些年你们兄妹俩在公主府作威作福,令多少婢女含冤而死,如今你也应该感受一下这种滋味了!只是,武怀光是否还愿意接受你,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从今以后公主府的大门你都别想再踏入分毫。”

    叶婉若与岑玉对视着,一字一句说出了心中堆积已久的话,也令岑玉产生了严重的挫败感。

    她以为,运筹帷幄的一直都是她,却没想到她早已成为了别人棋盘上的一子,还不知趣的妄图想要得到的更多。

    一瞬间,岑玉觉得眼前的叶婉若很可怕,令岑玉下意识想要脱离开叶婉若的眼前,不断后退着。

    如今公主府抛弃了她,而武怀光刚刚走得也是决绝,她怀了身孕,又身无分文,今后要何去何从,岑玉这才后知后觉的产生了恐慌。

    欣赏着岑玉脸上的傲娇一点一点的消散变为失落,叶婉若这才对着一边的迎香说道:“迎香,给岑玉支一些银子,还有她身边伺候的丫头也一并赏了她,让她们离开吧。毕竟她如今还怀着身孕,念在她与父亲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就算是公主府最后一次帮她了!”

    “是,小姐!”

    说话间,外面已经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这阴郁的天气如同岑玉此时的心情。

    听到要随岑玉离开,紫萝连忙跪在了叶婉若的脚边。

    在府中虽做些差事,每月不仅有工钱可以领,还能够吃饱穿暖,可若是此时随岑玉离开,连个落角之地都没有,更别说其它了。

    紫萝也是个有野心的丫头,又怎会甘心于过那样的生活?哭着对叶婉若求饶:“大小姐,奴婢是公主府的奴才,怎能跟了一个外人离开?求大小姐不要赶走奴婢,奴婢日后定当一心一意的照顾大小姐,求大小姐成全!”

    面对紫萝的趋炎附势,叶婉若眸光中的冷冽尽现,缓缓低下身,单手抬起紫萝的下颌,看着她泪眼娑婆的模样,冷声开口:“现在知道自己是公主府的奴才了?你狗仗人势欺压别人的时候怎么不说你是公主府的人?公主府不需要你这种曲意逢迎、阿谀奉承的奴才,现在摆在你面前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和她走,要么死,你自己决定吧!”

    说着,叶婉若利落的起身,抬步从前厅离开。

    “叶婉若,你不得好死!你这个诡计多端的坏女人,谁看上你,谁都会倒霉,我岑玉诅咒你,诅咒你即使死后也要落下十八层地狱!诅咒你孤独一生!”

    身后依昔可以看到岑玉歇斯底里的嚎叫声,叶婉若的脚步微缓,敛秋在一边小心的说道:“小姐,您千万别往心里去,不然我....”

    不等敛秋的话说完,叶婉若摇了摇头,继续抬步离开,声音极低的开口:“无妨,随她吧!这世上好人难做,倒不如做个坏人来得干脆!”

    听到叶婉若的话,敛秋的眸光中闪过一抹心疼,快速随着叶婉若穿过长廊,刚转弯却发现叶玉山负手而立,站在一旁,显然将岑玉的谩骂声全部收入耳中。

    “父亲!”

    叶玉山点了点头,眸光盯着公主府的大门,眸光深远。

    叶婉若也随之停下脚步,刚转过身,便看到岑玉与紫萝撑着一把伞在风雨中略显狼狈,艰难的朝着府外走去。

    在离开公主府前,岑玉竟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再次看了看她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即便心中再不情愿,却也不得不离开。

    叶玉山所站的位置因为有树丛的遮挡,刚好可以看到岑玉她们离开,而她们却看不到他的存在。

    “婉若这样的安排,父亲会怪我吗?”

    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感受着叶玉山有些低沉的情绪,叶婉若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

    “当然不会,我的婉若长大了,父亲开心还来不及,若是你母亲看到也一定会感到欣慰的!我只是在想,为什么人的本性可以在无形中迷失?岑元是这样,岑玉亦是这样!是本性如此?还是环境所变?”

    叶玉山的语气有些微沉,虽说岑元与岑玉如今的下场是罪有应得,可毕竟是生活多年的玩伴,一时之间难免有些感慨。

    “在婉若看来,是人无止境的贪婪心所致,因为想要得到的更多,所以才会从中迷失自我。一个小小的公主府亦是如此,更何况是无数人为之向往的皇位,若是每个人都能像父亲这样,手握重兵权却依旧不为权贵所动,那么岂不是和平了?还何来的勾心斗角,何来的皇权之争?百姓们安居乐业,岂不快哉?”

    叶玉山收回眸光,仔细打量起面前的叶婉若,女儿真的是长大了!

    这世间的万物他无能为力也无法改变,可叶婉若的成长却是令叶玉山欣喜若狂,接过迎香取来的披风,亲自为女儿披上,慈爱的开口:“我的婉若真的长大了,只要可以保证你这一生都平安无事,父亲做什么都是值得的。景曜和我说了他对你的情感,若是你的生活圆满了,即便日后去见了你母亲,父亲也毫无遗憾了!起风了,你的伤才刚好,回去休息吧!”

    “那女儿先回房了!”

    叶婉若朝着叶玉山微微福身,在叶玉山的注视下缓步离开。

    微风轻轻拂过叶婉若的三千青丝,身上披着的披风也随之在风中摇曳,令叶玉山不由自主的将女儿那远去的身影与记忆深处的人儿相结合。

    “羲和,我们的女儿长大了,待一切木已成舟,我便去见你!没有你的世界真的好孤独,好寂寞,也好冷!”

    ※※※

    话说岑玉与紫萝从公主府离开后,本想找一间客栈先住下再另做打算,却没想到还没等到达客栈,便被突然擦肩而过的马车将两人掳走。

    原地只留下一只破了的油纸伞,证明岑玉与紫萝确实曾在此地停留过。

    车内坐着几名身材高大的壮汉,眉宇中透着狰狞,即便内心惊慌,岑玉也不敢发出任何声响,只是小心的护着肚子,而紫萝却在寻找时机准备逃走。

    心中暗自菲薄着,还真是倒霉,本以为岑玉坐上公主府姨娘的位置她也能跟着沾沾光,享享福,却没想到竟连带着被驱逐了公主府,看向岑玉的眸光中充满怨恨,不自觉的将这一切归过于身边坐着的岑玉。

    马车快速奔离官道,朝着相对有些偏僻的地方而去,经过七拐八绕的终于停在了一户看似普通的落院前。

    车夫率先下车,敲开门口,大汉们这才拉扯着岑玉与紫萝走下去。

    院子里设计比较简单,除了门厅外,还分别有东西两院,虽然看似普通,里面设计的也别有一番情趣。

    跟随着壮汉们走向门厅,主位前正傲然屹立一人,只是一个背影,岑玉便认出了此人正是今日出现在公主府的武怀光。

    岑玉将手臂上的钳制甩掉,下意识的开口:“是你?”

    “不然你以为呢?不是我,难道还能是叶家的人后悔了不成?”

    武怀光随之转过身,眉宇间没有了刚刚所表现出来的痴情,嘴角反而挂着玩味的笑意。

    “你想干什么?为什么要抓我过来?”

    看着武怀光向她走来,岑玉警觉的后退着,冷声问道。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