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在夜幕的掩盖下,一道黑影在树林中快速穿梭前行着,看似脚步杂乱无章,实则却是有条不紊。

    叶婉若或许不知道,但男子却很清楚,脚下一个错步,都会触动机关,招来两人的杀身之祸。

    所以,他马虎不得。幸好每日往返这路途,对他来说也算是游刃有余。

    虽然叶婉若不清楚男子这是什么功法,可这速度快的着实令她头晕目眩,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双脚落了地,叶婉若还未从天旋地转的感觉中挣脱出来。

    只见叶婉若一手扶着额头,一边打量着眼前这简陋的不能再简陋的茅草屋。

    茅草屋的门前挂着两个红灯笼,异常明亮,上面写着令叶婉若看不懂的字体,不过叶婉若对此也不感兴趣,只当是照亮了这黑夜里的指明灯。

    虽说这房子看着破旧不堪,但院子里却是被打扫得干净整洁,一看就是因为常年有人居住的缘故。

    此时,叶婉若的眸光中闪现出一阵迷茫,这里住着的人究竟是谁?她又为何会被带到这里来?

    她很清楚,对方并没有要害她的意思,否则以那男人的身手,必定可以悄无声息的要了她的命。大半夜大费周章的将她带这里,叶婉若才不会认识只是想要她命这么简单。

    可这又与她有什么必要的关连呢?眼前的情景令叶婉若一时之间有些摸不清头脑。

    “进去吧!”

    男子一把拉下脸上的黑布,露出有些冷冽的面容,冷声吐出几个字。

    “这是哪里?”

    叶婉若忍不住内心的好奇问道。

    “进去你就知道了!”

    男子故意卖起了关子,率先抬步迈进了院子。

    你让我进去?我就进去?我又为什么要听你的话?叶婉若对男子的态度感到不满,径自转身朝着相反的树林中走去。

    “警告你,再多走一步,会死于非命!”

    身后再次传来男子威胁的声音,虽然心有不服,可叶婉若还是停下了脚步,刚想出口反驳,却突然从她的身边快速飞过去一颗石子。

    石子在叶婉若前方一百米的距离落下,接着便听到数万支飞箭、匕首,朝着那石子的方向窜去。

    随之叶婉若的身体也被那明明已经踏入小院中的男子带离开原地,待叶婉若站稳后,树林里也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最重要的是,借着微弱的灯光,叶婉若看到那坚硬的石子竟被那数万支的箭雨瞬间穿透,叶婉若瞪大了双眼,显然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石子都能穿透,若是刺破人的身体,叶婉若简直无法想像这后果会是怎样的可怕!

    “这树林里到处是机关,不怕死就走吧,没人拦着你!”

    男子清冷的声音再次在叶婉若的耳边响起,接着男子毫不犹豫的抬步离开,与此同时朝着院子里轻声开口:“人带来了,出来接驾吧!”

    话音刚落,便看到从茅草屋里走出来几名女子,虽为女子却没有半分的柔弱之气,也没有女子的柔媚之态,眉宇间反而多了抹肃杀,身上穿着并不属于南秦国服饰的盔甲,墨玉长发在脑后简单的束了个马尾,更显干练。

    在女子的身后,缓步走出来一位老嬷嬷,手拄镀金拐杖,一身暗绿色的裙装,服饰风格依旧与南秦国有所不同,丝丝银发梳进双鬓。

    虽然看起来老态龙钟,但眸光内却是透出炯炯有神的光彩,眉宇间的凌厉在看到叶婉若时,竟闪现出一抹激动,在身边婢女的搀扶下,快步走下台阶,朝着叶婉若走去。

    更让叶婉若惊呆的是,那老嬷嬷在距离叶婉若几米的距离时,竟快速跪下,就连身后几名身穿铠甲的女子也跪倒在一边,齐声说道:“老奴(奴婢)参加公主!”

    公主?

    叶婉若的眸光中闪现出不解,若不是刚刚扛她来此的男子还立于一旁,叶婉若一定会认为自己再次穿越了。

    看着眼前跪倒一片的身影,叶婉若下意识后退一步,原来大半夜将她带来这里,竟是误会她是什么公主?

    这简直是她听到最好笑的笑话,只见叶婉若连忙朝着那老嬷嬷急切的摆手解释着:“对不起,你们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口中所说的什么公主!我是叶婉若,我父亲是叶玉山,母亲是羲和公主,怎么会是你们口中的什么公主呢?”

    “她失忆了!”

    老嬷嬷连忙诧异的抬起头,刚想开口,便听到立于一旁的黑衣男子突然吐出几个字。

    老嬷嬷顿时了然,却依旧未起身,朝着叶婉若和煦的说道:“老奴是不会认错的,还请公主允许老奴起身,再容老奴将此事的原委向公主细细讲述!”

    “婆婆你快起来的吧,但是我真的不是你们所说的公主,那个谁,你绑错人了,快点把我送回去!”

    不知为什么,叶婉若此时只想尽快离开这里,好似心中已经预料到,这嬷嬷口中所说的真相,一定令她无法接受的一般。

    尽管吵着要离开,可那黑衣男子却根本没有理会她,径自朝着一侧的房间走去,还不忘打着哈欠对那嬷嬷说着:“我去睡一会儿,天亮前叫醒我将她送回去!”

    “是,虎威将军!”

    直到那男子的身影消失在房间的门口,老嬷嬷这才在婢女的搀扶下,缓慢的起身朝着婢女冷声吩咐道:“还不将公主扶进去?”

    “是,嬷嬷!”

    没有一丝女人之态的婢女们,发出的声音也透出几抹坚毅,只是搀扶着叶婉若的动作,倒还算轻柔。

    随着她们的脚步步入茅草屋,再走进内室,只见老嬷嬷上前,在墙上有节奏的敲了几下,便看到墙壁随之翻转,露出里面狭长的隧道。

    叶婉若的眸光中显露出迟疑,谁知道这通道的尽头会有什么人或是什么事在等她?却在这时,老嬷嬷和蔼的对着叶婉若再次开口:“公主,娘娘在等您,还请随老奴来!”

    娘娘?眼前的情景令叶婉若更加迷惑,一会儿是公主,一会儿又是娘娘的?

    难道叶婉若的真相身份不止是公主府的大小姐?思及于此,就连叶婉若自己也被吓到了。究竟是认错了人?还是另有蹊跷,只有去了才知道。

    婢女们留在外,叶婉若便随着老嬷嬷走进了地室的通道。

    通道里显得有些狭窄,在老嬷嬷的指引下,叶婉若扶着光滑的墙壁勉强行走,不过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坚持很久,便看到眼前豁然开朗的一幕。

    一个宽敞的石门出现在眼前,竹光萦绕,照亮了石门上令叶婉若看不懂的图案。

    老嬷嬷又在石门上轻轻按动了图案中的几个石块,沉闷的吱嘎声传来,里面的情景也出现在叶婉若的眼前。

    层层珍珠串成的珠帘,轻纱萦绕,恍入仙境一般。再看里间,汉白玉的地面,将叶婉若窈窕的身影应得分明。

    依昔可见软榻前坐着一名女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带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衡比目玫瑰佩。

    身穿芙蓉色暗花细丝褶缎裙,那吹弹可破的肌肤在芙蓉色的映照下,更显娇媚。一双桃花眼,两道弯叶媚,身材纤细,体态丰盈,更现凹凸有致的身姿,举手投足间更现雍容华贵。

    “娘娘,公主殿下请来了!”

    那老嬷嬷上前停在轻纱幔帐之外,神色却依旧恭敬,福身行礼的轻声说道。

    老嬷嬷的声音刚落下,便看到女子随之诧异的转过头,猛的从软榻之上起身,快步从纱帐之中走了出来,眉宇间的欣喜尽现。

    岁月并没有在女子的脸上留下过多的痕迹,反而保养的相当精细,若是不知她的身份,反而会认为她与叶婉若的年纪相差无几。

    女子走出纱帐后几步来到叶婉若的身前,一把抓住她的手,水润的眸光立刻被泪花填满,那神间的情绪仿佛是找回了失而复得的至爱一般令叶婉若下意识的想要躲避,可奈何手上的束缚丝毫没有松懈。

    再看女子与她如出一辙的容颜,令叶婉若不自觉的拧紧了黛眉,心中当即升起不好的预感。

    “凝儿....”

    女子红唇轻启,半天才唤出这两个字。

    凝儿?叶婉若的眸光中闪过一抹不解,似乎是看出了叶婉若神色间的疏离,那女子一时间六神无主,转而望向身边的老嬷嬷,呜咽着问道:“嬷嬷,凝儿她....”

    “贵妃娘娘,公主殿下在经过那一场意外后,失了忆,贵妃娘娘莫急,慢慢和公主讲就是!”

    “我苦命的凝儿,都是母妃不好,没有照顾好你!”

    老嬷嬷缓声将那男子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却令这女子的面色更加凝重了几分,眸光中满是疼惜!也自知不能急于一时,轻柔的拉着叶婉若,抬步来到梳妆台前,示意叶婉若坐下。

    叶婉若此时很想说不,很想再次坚持着她们认错了人。但那女子与她长得简直太像了,如果说她与羲和只是有几分神似的话,她与这女子简直相似度竟高达了百分之八十。

    眼前的情景令叶婉若无法再否认,只得任由着那所谓的贵妃娘娘拉着自己坐在梳妆台前,心中好奇着她这是要做什么?

    只见贵妃娘娘接过老嬷嬷手中沾湿的绢帕,在叶婉若眉心处轻轻擦拭着,而后又拿起梳妆台上的一个透明的水晶瓶,将那水晶瓶中的透明液体,轻轻涂抹在叶婉若的眉心处。

    刚开始也并未见异常,可随着那液体不断渗透在皮肤里,不一会儿便在叶婉若的眉心处出现了一只活灵活现的缩小版金凤凰,若不是叶婉若亲眼所见,简直不敢相信这样的画面会出现在眼前。

    可为何叶婉若却从不知道自己的眉心处有这样一只凤凰?

    就在叶婉若诧异之时,又见那贵妃娘娘再次用浸湿水的绢帕擦拭在叶婉若的眉心处,再次拿开绢帕时,凤凰消失,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幕都不存在一般,惹得叶婉若向贵妃娘娘投过去不解的眸光....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