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萧纤雪此时梨花带雨的模样更显柔弱,却依旧不能勾起叶婉若丝毫的同情心,冷眼旁观着一切。

    “贵妃娘娘!”

    看到萧纤雪摔倒,雪嬷嬷惊呼着朝着萧纤雪扑去,一时间老泪纵横。

    雪嬷嬷想要试图将萧纤雪扶起,却没想到萧纤雪看似柔弱,骨子里却异常倔犟,说什么都不肯起身,只是眸光中满是渴望的看着叶婉若,泪水如决堤一般流淌下来。

    对此,雪嬷嬷也倍感无奈,朝着叶婉若的方向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嚎啕着:“公主殿下,您错怪贵妃娘娘了,一切都是老奴的错,可当初老奴也是为了保护公主的身份,迫不得已而为之啊!若是公主殿下责怪老奴,老奴可以以死谢罪,但公主殿下您真的误会贵妃娘娘了。

    当年离开北海国的时候您还小,您又怎知,贵妃娘娘为了帮您选择一条不同的路,几天几夜没有合眼。老奴将您带走时,贵妃娘娘舍不得您,抱着您差点哭瞎了双眼。

    您离开北海国后,贵妃娘娘重病了好久,担心您在他乡异国吃不好,穿不暖,受了委屈。担心您身份被揭穿面临着危险,担心您有一天会不接受她,憎恨她的自作主张。长此以往,每日郁郁寡欢,就连君王也渐渐疏远了她。

    您在公主府过得好与坏,身处怎样的境况,时刻牵绊着贵妃娘娘的心。

    虽然您并未生长在北海国,但贵妃娘娘的寝殿里却全部都是您的画像,每当想您的时候,贵妃娘娘就会拿出来看看。虽然您不在娘娘的身边,但娘娘每年都会亲手为您缝制很多小衣服。

    后来各国向南秦国进供,为了见您一面,贵妃娘娘更是不在意身份,长途跋涉的以婢女的身份前来,只为了远远的见您一面。

    在您危在旦夕之时,我悄悄潜回北海国,贵妃娘娘听到这个消息更是一病不起,声声悔恨自己当初的一意孤行,还因此落下了顽疾。

    这次听到虎威将军说您还活着,更是不顾君王的阻拦,偷偷来此,只希望与您见上一面。待回去北海国后,还指不定要受到怎样的责罚,公主殿下,您能说这样的贵妃娘娘是不爱您的吗?

    若不是太子殿下心智聪颖,深得君王的宠爱,又有护国大将军做后盾,恐怕如今贵妃娘娘在宫中已经寸步难行。公主殿下,这些年,贵妃娘娘时刻都没有忘记您的存在,还时常和太子殿下说,若是有朝一日他继位,第一件事便是将您接回北海国,定然不再让您离开了。公主殿下,您不能这么说贵妃娘娘,这样对她不公平,不公平啊!这些年,贵妃娘娘已经过得很苦了,公主殿下切莫再伤了贵妃娘娘的心了!”

    雪嬷嬷阐述着这些年萧纤雪为了女儿所付出的一切,说不动容是假的,这样的母爱令叶婉若也不禁震撼。

    只不过为女儿摆脱两国联姻的命运,萧纤雪选择了将这种爱放在心里,这本没有错。只不过,错就错在,真正的北若凝已死,而她叶婉若不过是个替代品而已。

    在叶婉若的潜意识里,已将叶玉山和羲和公主认做是她的父母,此时萧纤雪的出现,以及叶婉若真实身份的揭穿,着实令叶婉若无法接受。

    如今的叶婉若已是身处险境,如今又多了重北海国公主的身份,这让她日后如何面对?这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又令她刚刚懵懂的情愫而何去何从呢?

    随着雪嬷嬷的话音落下,萧纤雪已哭得如泪人儿一般,体会到萧纤雪的诸多无奈,以及身处这样乱世之下的悲凉,无论是什么身份都难逃命运的主宰。

    叶婉若很想从这样复杂的身份中跳出来,可已经身陷囹圄之中,又怎能置身室外?

    叶婉若眸光中原本的盛怒,却在此时突然消失的烟消云散,释然的眸光依旧清冷,抬步来到萧纤雪面前,缓缓俯身轻声说道:“地上凉先扶您起来再说!”

    只是简单的几个字,却令萧纤雪因此突然破涕而笑,转而带着笑意的看向身边的雪嬷嬷,眸光中满是欣喜,竟一时间像个孩子般的满足。

    “贵妃娘娘,公主扶您起身呢,快起来吧,您身子骨本来就弱!切莫再着凉了!”

    见状,雪嬷嬷连忙出声相劝。

    萧纤雪也不再犹豫,连忙起身,身下冰冷的一片,令她忍不住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还不快倒水来!”

    叶婉若一边扶着萧纤雪朝着软榻前走去,一边对着依旧跪在一旁的雪嬷嬷吩咐着。

    “是,老奴这就去!”

    雪嬷嬷连忙起身,在萧纤雪坐在软榻时,雪嬷嬷已经倒了温水递到了萧纤雪的手中。

    而萧纤雪却一只手拿着水杯,另一只手说什么也不肯松开叶婉若的手,眸光还在不时的打量着叶婉若,这小心翼翼的神色,着实触动了叶婉若心中的柔软。

    叶婉若想,这大概就是因为母女之间血浓于水的缘故吧?

    半晌,萧纤雪放下手杯拉着叶婉若坐在身边,柔声说道:“凝儿,不如就与母妃回去北海国吧,回去后,母妃去求你父王,求他不要再将我们母女分开了,好不好?”

    “求他做什么?凭借着妻女为他争夺天下,难道还指忘他是个慈爱的父亲不成?即便他同意我留下,日后的生活也可想而知,在后宫之中更是举步维艰,所以,不要去求他!”

    萧纤雪的话令叶婉若的眸光中瞬间布满寒霜,坚绝的否定着她的话语。

    “凝儿,你父君也是身不由己,他需要为他的天下苍生负责,为他的黎明百姓负责....”

    对于北海国的君王--北弘扬,北若凝的生父,叶婉若总是提不起好感来,当听到萧纤雪苦口婆心的劝解时,叶婉若更是不自觉的拧紧眉心,猛的从萧纤雪的葇夷中挣脱出来,沉声说道:“不要再他了!另外,还是叫我婉若吧,这些年听习惯了!”

    对于叶婉若过激的言行,萧纤雪的眸光中满是震惊,片刻的沉默后才恢复如常,才轻声答道:“好!都听凝儿....不,都听婉若的,只要婉若能够原谅母妃,让母妃做什么,母妃都是愿意的!”

    “他究竟想让我做什么?”

    叶婉若开门见山的问道。

    “你父君原本是说,想让你做上太子妃的位置,与虎威将军来个里应外合,一举拿下尉迟启作为威胁,吞并了南秦国。在我的再三劝说下,如今做出妥协,说想让你拿到公主府的兵符,以及尉迟启手中调遣南秦国兵权的虎符,除此之外,便再无其它!”

    萧纤雪缓声如实回答着。

    “呵,说得还真是轻巧!”

    听到北弘扬的野心,叶婉若嘴角勾起讽刺的笑意。

    恐怕自保是小,想到贪婪的吞并南秦国才是真的,只是这北弘扬的野心未免也太大了一些。

    公主府的兵符,叶婉若想得到,轻而易举,难的是南秦皇手中的虎符。

    自古皇帝生性多疑,就是他的一众皇子,他都未必能信得过,更别说是叶婉若了。恐怕这虎符还没到手,她便已经小命不保了!

    亏了萧纤雪还口口声声说是这北弘扬有苦衷,这明确的目的,是要和她的性命来交换吗?

    “那虎威将军就是他派来监视我的吗?”

    一再提起的虎威将军,令叶婉若意识到什么,冷声再次问道。

    “你父君派虎威将军来保护你的安全,若是得手后,虎威将军自会保护你回到北海国!”

    萧纤雪再次说出北弘扬的部署,却令叶婉若嘴角的笑意更加鲜明了几分,猛得转过身沉声质问道:“您好歹也是护国将军的女儿,难道没有自己的独立思维能力吗?他说什么您就信什么,还真是夫唱妇随!”

    叶婉若的话令萧纤雪沉默的垂下了头,看到萧纤雪神色间的委屈,叶婉若又顿时没了脾气。

    古代的女子确实是这样的,她们不是叶婉若,循规蹈矩了一辈又一辈,还能要求她们做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来?

    只是片刻,萧纤雪又再次抬起头对叶婉若说道:“你父君答应过我,会保证你的安全....”

    “不用再说了,这件事我会考虑的!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不等萧纤雪的话说完,叶婉若已经率先打断了她的话,沉声说道,便转身抬步离开。

    “婉若....”

    看着叶婉若决绝的背影,萧纤雪连忙开口唤道,快速起身来到叶婉若跟前。从袖袋中拿出一个锦袋,里面装着一条项链,一看就是特别经过定制的。

    叶婉若还在诧异间,萧纤雪便早已将那项链带在了叶婉若脖颈间,柔声说道:“这条项链是母妃特别为你定做的,还经过有名的高僧开过光。不仅可以保你平安,还是件防身的武器,这凤尾处便是个机关,只要轻轻触动,就会从凤眼的位置喷射出毒针,母妃留给你当作防身之物。

    此行,是母妃瞒着你父君出来的,明日便要回去。不论何时,婉若定要以安全为重,一旦身处危险便第一时间先让虎威将军送你离开这里,先回去北海国再做打算。另外,你身边没有个贴己的人,母妃想将雪嬷嬷给你留下.....”

    “不必了,留下她难道要继续害人吗?这件事我自会想办法解决,只希望若是他日我完成了北海君的交待,他能遵守当年与您的承诺。虽然您给了我生命,但我们毕竟没在一起生活过,但请原谅我对您没有过多的情感!如今我们身份有别,今日一别,日后相见,恐怕遥遥无期,还请您保重身体,此行一路山高路远,还请多多珍重!感谢您给予婉若生命,就此拜别!”

    说完,叶婉若朝着萧纤雪躬身拜了拜,便头也不回的朝着密室外走去。

    只留下萧纤雪纤细的身影,孤寂的站在原地,望着女儿决绝的背影,两行清泪无声的流下,纵使思女之痛肝肠寸断,却也自知无力改变。

    只得在心中默默的祈祷着,希望北若凝一切都好,有生之年,母女还有再次相见之日,而叶婉若的身影也随之消失在密室,石门沉闷的关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