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从城外回来时,曙光已经划破了沉寂的暗夜,天际边泛起了鱼肚白,而叶婉若此时驻足在窗前,看着金灿灿的朝晖,渐渐染红了东方的天际,将天际边的云霞逐渐染成一片绯红。

    看着万道金光普照大地,将院落里的池塘照耀的波光粼粼,树木青翠欲滴,对于这样崭新的一天,叶婉若的眸光中却毫无憧憬与希望可言。

    想到刚穿越来这里时,还以为老天厚爱她,如今这迷雾重重的身份揭开,叶婉若竟有种老天在玩她的感觉。

    一个公主府独女的身份已经令她应接不暇,如今又莫名其妙成了北海国的公主--北若凝,若是按照北弘扬所言,偷了公主府的兵符与南秦皇的虎符,别说尉迟景曜与叶玉山她无法面对,就连她也会恨死这样的自己。

    可若是对此置若罔闻....叶婉若下意识的摸向脖颈间萧纤雪为她带上去的项链,脑海中浮现的全部都是萧纤雪泪眼娑婆的模样,即便她们之间没有过多的亲情,叶婉若却分明感受到了萧纤雪对北若凝的疼爱与诸般无奈。

    而这些,叶婉若真的可以做到熟视无睹吗?

    耳边还隐约可以听到回城时,那虎威将军对她说的话:“君王有句话让我转告公主:你是北海国的公主,与生俱来便有自己的使命,就算你不为自己想,还有你的母妃与哥哥,他们未来的命运都掌握在你手里,所以君王说让公主三思而后行,尽早完成任务,才能早日得到解脱,得到自由!”

    若不是亲耳听到,叶婉若简直不会相信,这是一个父亲会对女儿说的话。

    字字威胁,句句利用,叶婉若终于明白内心对于这北弘扬没有好感究竟来自于哪里了。

    嘴角勾起一抹苦笑,看来,不管是作为公主府的独女--叶婉若?还是北海国的公主--北若凝,她都难逃成为棋子,被人利用的宿命!

    转过身便看到桌子上摆放着的礼盒,里面盛放的是她命迎香特意去烧制的水杯,想起现代一辈子的说词,难得叶婉若也信奉这些,可如今她的身份,已经再也配不上他。

    她肩上的使命注定着与尉迟景曜的情感背道而驰,他们注定不该有过多的交集。

    细腻的葇夷轻轻打开盒子,一对水杯安静的躺在里面。一只水杯上暗月星辰,男子手握长笛,笛声婉转,惬意悠然。另一只水杯上则是女子翩翩起舞,青山绿水竹林为景,眉宇间柔情娇媚,仔细看去竟与叶婉若有几分神似。

    隐约可见两只杯子上肆意飞扬的留下两句话,是叶婉若经过深思熟虑加上去的:

    ‘一生一世一双人,半醉半醒半浮生!’

    是啊,人生本无常,是她自己太过认真了!若是注定了终究是昙花一现,倒不如就此了断来得干净利落。

    眼眶周围的淤青证明她一夜未眠,只见叶婉若疲惫的闭上眼睛,似是下定了决心一般,手上一个用力,躺在锦盒里的杯子便顺势落在了地上,发出碎裂的声响,同时也惊动了的迎香。

    迎香她们起得早,不想打扰了叶婉若,便没有进来。

    此时听到这突然其来的声响传来,迎香连忙推门走进来,忧心忡忡的看着立在一旁的叶婉若,当眸光触及到那地上的碎片时,迎香瞪大的眸光中满是不可思议:“小姐,这....”

    “迎香,将这里打扫干净,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休息。还有,若是五皇子派人来接我入宫,就说我已经先走了。另外,给我准备身衣服,晚上宫宴穿!”

    叶婉若清冷的声音传来,绵长的语气,似是有气无力一般。

    这一晚,对于叶婉若来说,简直是黑与白的界限,北若凝的身份就是她永远无法启齿的黑暗开始。

    看着那曾被叶婉若珍视的水杯此时尽数成为碎片,还有叶婉若那决绝的背影,就连迎香都清楚感受到叶婉若的变化。

    迎香的神色间闪过迟疑,却在看到叶婉若踉跄的朝着床榻前走去时,刚想上前搀扶,便看到叶婉若朝她挥了挥手,缓声开口:“下去吧!”

    “是,小姐!”

    迎香福身恭敬的回答,将地上的碎片收起的同时,连忙退了出去。

    吱嘎一声,便听到迎香从外面将门关上的声音,躺在床上的叶婉若再次睁开眼睛时,泪水已经夺眶而出。

    打碎的分明不止是那一对水杯,同时破碎的还有她早已破碎不堪的内心。

    泪水肆意奔涌,而叶婉若却无力的闭上了眼睛,即便难得流露出来柔弱,内心却已做了决定。

    叶婉若不知道最终是怎么睡着的,只记得被迎香叫醒时,面颊上已满是泪痕,睡梦中尉迟景曜那失望的神色与决绝的背影,即使在睡梦中,也令叶婉若感到肝肠寸断。

    简单洗漱后,迎香便为叶婉若换衣打扮,经过询问才得知,子墨早就来过了,迎香便按照叶婉若一番说辞推脱了过去。

    叶婉若面无表情的听着,双手在袖中已经紧握成拳。

    原本今晚,叶婉若是不打算进宫赴宴的,只是想到早晚都要面对,还不如早点断了彼此的念头,也总算有个结果。

    尉迟景曜送来的衣裙还放在一边,叶婉若甚至连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待叶婉若准备好后,外面的天色已经昼夜更替,月亮高高的悬挂于半空中,皎洁的月光,如银丝一般倾泻下来,映亮了天空,同时也洒满了大地。

    叶婉若在敛秋的陪伴下坐进马车,前往皇宫。

    这一路叶婉若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看似像是闭目小憩,实则内心不断被啃噬侵蚀着,正在经历着它独特的蜕变方式。

    即便是少言寡语的敛秋也看出了叶婉若情绪中的波澜,却依旧静静的守护着叶婉若。

    马车一路畅通无阻的行驶在官道上,很快便来到了宫门口,外面响起车夫恭敬的声音:“小姐,到了!”

    一路沉默不语的叶婉若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轻轻抬手撩起车帘,便看到尉迟景曜负手站在不远处。一袭绣绿纹的紫长袍,将尉迟景曜衬得更显雍容华贵,足蹬朝靴,靴外绣着精致的白云,腰间坠着一块小巧的白玉,皇族之威,尽现无疑。

    再看那温润如玉的面容上,剑眉微挑,澄澈的眸子,浓密而纤长的睫毛,细腻光滑的肌肤,无不流露出高贵淡雅的气质,恰到好处的配合着他颀长的身材。

    而在尉迟景曜的身边站着一位粉面桃花的女子,正与尉迟景曜低语着什么。

    那女子身穿碧色刻丝梅花雨丝锦的月华裙,淡雅的妆容,顾盼回眸间倒有种倾国倾城之美,墨玉长发梳成凌云髻,斜插点翠莲花琥珀钗,虽骨子里散发的柔美之气却在这着装下倒显现出几分妖娆。

    叶婉若记得她,正是初次在太子府相遇的翰林院掌院学士--何文礼的嫡女何诗涵。

    那个有着柔弱外表,却心思缜密的女子,再次相见,却打扮得如此艳丽,真不知在这皇宫之中,女子众多的地方,对她来说,究竟是好事还是湮灭的开始。

    相比何诗涵的含情脉脉,尉迟景曜此时竟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眸光急切的不断朝着远处张望着,直到看到公主府的马车临近时,这才扬起嘴角的笑意,朝着身边女子略施一礼,朝着公主府的马车走去。

    叶婉若不动声色的放下车帘,长长的吁出一口气,轻轻扯动嘴角:“下去吧!”

    该来的总要面对!

    “婉若!”

    刚走出马车,便看着尉迟景曜抬步迎了上来,在眸光触及到叶婉若身上并未穿着他特别为她定制的裙装时,闪过一抹不解,却转瞬即逝。

    叶婉若在敛秋的搀扶下缓缓走下马车,灵巧的躲避过尉迟景曜伸过来的手,朝着尉迟景曜略施一礼,福身行礼道:“恭贺表哥成为圣王爷,婉若给圣王爷请安!”

    “这是做什么?行如此大礼?不是说给我准备了贺礼?快拿出来给我看看!”

    看着叶婉若行态中的疏离令尉迟景曜的眸光中多了几许不满,却还是想要上前搀扶起叶婉若,像个孩子一般,朝着叶婉若要礼物。

    叶婉若顺势起身,却再一次躲避开尉迟景曜的手,冷凝的声音再一次传来:“回圣王爷的话,贺礼公主府早已备下,想来此时已经送到了府中,只是普通的贺礼,还请圣王爷不要嫌弃!”

    饶是反应再迟钝,尉迟景曜此时也感受出了叶婉若的反常,尤其是行态语气中的疏离,令尉迟景曜下意识的皱紧了眉心。

    先是拒绝了子墨去迎接,然后又没有穿精心为她准备的裙装,还有叶婉若神秘的礼物也变成了如今普通的贺礼,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提醒着尉迟景曜,叶婉若的变化。

    “婉若,你....”

    还不等尉迟景曜将心中的迟疑说出口,不远处传来太子盛暗藏深意的声音:“恭喜五弟、贺喜五弟,哦不,如今本太子要称五弟一声圣王爷了!”

    叶婉若转过身便看到尉迟盛,一身浅黄色的太子装扮,快速从马背上跳下来,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叶婉若的身边。

    看向尉迟景曜时,虽满脸堆笑,可叶婉若分明看懂了那笑意不达眼底。

    “太子殿下莫要嘲笑臣弟了,若不是有太子殿下的帮衬,臣弟又何得何能!”

    尉迟景曜并不居功自傲,反而将这一切的成绩都推脱到尉迟盛的头上,令尉迟盛满意的点了点头。

    将尉迟盛的神色尽数收入眼中,叶婉若的眸光中闪过一丝厌恶,却转眼消息,依旧礼数朝着尉迟盛福身行礼:“婉若给太子表哥请安!”

    “都是一家人,婉若何须如此?”

    尉迟盛柔声开口,刚想抬手将面前的可人儿扶起,而叶婉若却已经起身,尉迟盛也只得讪讪收回了手。

    而在这时,站在不远处的何诗涵也抬步走了过来,自然的站到尉迟景曜身边,朝着太子盛微微福身:“诗涵给太子殿下请安!”

    “起来吧,今日是五弟的好日子,无须多礼!”

    尉迟盛淡淡的开口,一双眸光却是紧锁在叶婉若身上。

    相比何诗涵此时艳丽妖娆的打扮,叶婉若的素色长裙,倒显得别有一番风姿。

    芙蓉色华衣裹身,外披轻薄纱衣,依昔可见清晰的锁骨与玉白美颈,将这一身优美的线条清晰的勾勒出来。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随意的披在脑后,一缕青丝还顽皮的垂在胸前,未施粉黛,却美得毫无瑕疵,肤若凝脂般的更显娇嫩可人,偶有晚风拂过,长裙与发丝随风飞舞,似是遗落在人间的仙子一般,美得令人移不开眼晴。

    就在此时,只见缓慢起身的何诗涵脚下一个踉跄,摇曳的身姿,以不可思议的弧度朝着尉迟景曜身上倒去....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