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此时,皇宫门口,各官宦府邸的马车云集,马车之中坐着的自然是应邀来参加此次宫宴的,各名门世家、官爵府中的各夫人小姐们。

    尉迟景曜打破惯例,被封为圣王爷,此事在各府之中都已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依照南秦皇如此明显的偏爱,即便日后不能继承大业,也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这无疑是给朝中大臣们,另一个攀附权贵的机会。

    家中有女儿的,更是牟足了劲,想要借此机会将女儿嫁到这圣王府中,与王爷结亲,那该是怎样的殊荣?

    相比往常清冷的宫门前,一时间被打扮各异、穿着争奇斗艳服饰的大家闺秀们所占据,成为一道不同的风景线。

    而尉迟景曜作为今日的关键性人物,正处于风头正盛的时期,难免会引起关注。

    面对何诗涵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即便心里通透,这很可能是何涵衍的手段,可众目睽睽之下,尉迟景曜就算再不情愿,也只得伸出手臂将何诗涵拦腰扶住。

    “多谢圣王爷!”

    虽然尉迟景曜的举止得当,礼数有度,但这亲密的动作还是令何诗涵双侧面颊上升起一抹可疑的绯红。

    尽管何诗涵这娇羞之色份外惹人怜爱,可尉迟景曜却对此置若罔闻,一双眸光则是第一时间紧张的望向叶婉若,神色间的小心翼翼,好似生怕会惹起叶婉若的不满一般。

    而叶婉若却没并有过多的表情,只是低眉颔首的立于一侧,好似没有看到一般,令尉迟景曜面色更加冷沉了几分。

    “哈哈哈,本太子就说圣王爷今日是主角,怎么会等在这里呢?原来是有与美人有约啊!看来,圣王爷刚举行过封王大典,即将就要双喜临门了!”

    尉迟盛突然开口大笑,在说出这番话后,眸光更是别有深意的从尉迟景曜与何诗涵身上瞟过。

    “太子殿下说的不错,确实快要有好事临门了!”

    对于尉迟盛的话,尉迟景曜完全没有否定,反而还赞同的点头迎合着,眸光却是一直紧锁在叶婉若的身上,寓意已经分外明了。

    原本在听到尉迟景曜的回答时,何诗涵觉得自己整颗心都快要跳出来的,心中简直快要乐开了花儿。

    却在转向尉迟景曜时,见他一双眸光如痴如醉的紧锁在叶婉若身上,何诗涵这才从憧憬中挣脱出来,看向叶婉若的眸光中满是憎恶,双拳紧握收敛于袖中。

    “既然圣王爷有佳人在侧,那么本太子与婉若表妹便不适合打扰了。婉若,不如表哥带你先入宫去见父皇如何?父皇这阵子龙体欠安,却还一直念叨着你呢!”

    尉迟盛当然看懂了尉迟景曜在看向叶婉若时,眸光中所表现出的缱绻依恋,这才别有深意的开口。

    对于尉迟盛,叶婉若只一心想与他保持距离,可此时,叶婉若更想做的是想借着尉迟盛来与尉迟景曜划清界线。

    毕竟眼前,像尉迟盛如此这般如狗皮膏药的存在,也再无其他的人选了。

    面对尉迟盛与尉迟景曜同时投递过来的眸光,在经过片刻的犹豫后,叶婉若这才温婉的对尉迟盛点了点头,轻声说道:“也好,许多没见舅舅了,对舅舅的身体,婉若也是挂念的很,那就劳烦太子表哥了!”

    原本尉迟盛也只是争取一下与叶婉若单独相处的机会,却没想到叶婉若这么轻易的就同意了。

    眸光中的欣喜也在转瞬间被阴郁所取代,看来,尉迟景曜与叶婉若之间果然有所不同,否则以叶婉若对他的排斥,绝对不会同意!

    即便心中已经了然,却还是以赢者的姿态对尉迟景曜示威的笑了笑,暧昧不清的开口:“那本太子便与婉若先行一步,就不打扰二位了!”

    叶婉若并未看向尉迟景曜,却依旧礼数周全的朝着尉迟景曜福了福身,率先一步朝着宫门走去,尉迟盛嘴角挂上灿烂的笑容,快步跟上,陪伴在叶婉若的左右。

    那笑容,以及面前即将要消失,且看似无比协调的身影令尉迟景曜快要发狂。

    没有人会知道,他此时多想将叶婉若带离尉迟盛的身边,好好惩罚那个可误的小女人,居然毫不顾及他的感受,与太子盛双双离开。

    “圣王爷,我们....”

    感受着身边尉迟景曜的变化,何诗涵轻咬贝齿,含蓄的开口,想要试图得到尉迟景曜的关注。

    “何小姐可是与家人同来的?”

    对于尉迟景曜突然问出如此不着边际的一句话,何诗涵也是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却依旧懵懂的点了点头。

    见状,尉迟景曜满意的点了点头,沉声说道:“那么何小姐便去与家人汇合,一会儿自有宫人前来安排的!子墨,我们走....”

    尉迟景曜生硬的留下一句话,便着子墨离开。

    虽然语气依旧温润,可这字里行间所表现出来的客气与疏离还是令何诗涵变了脸色。

    藏于袖口中的双拳不由得握得更紧了几分,看着尉迟景曜决绝的背影,急迫的脚步,脑海里浮现出来的都是尉迟景曜看向叶婉若时,那副情意绵长的样子,眸光中的阴郁更盛了几分。

    直到尉迟景曜优雅的身影彻底消失,何诗涵这才愤恨的朝着家人的方向走去。

    ※※※

    皇宫内,尉迟盛带着叶婉若绕到御花园,朝着南秦皇的御书房走去。

    这一路走来,眸光所触及到的宫殿金顶、红门,古色古香的格调,每走一步,这皇宫所带给人的庄重感与压迫感便尤为强烈。

    叶婉若刻意与尉迟盛保持着距离,装作沉迷于美景之中,却依旧感受得到尉迟盛那赤热的且紧锁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好似快要将她吞没一般。

    终于,太子盛还是忍不住,大步上前,健硕的身姿挡在了叶婉若的面前,轻声说道:“婉若,我想我们应该谈谈!这段时间,我每次去公主府探望,你都对我避而不见,这样对我不公平。我知道此时你心中一定恨我,怪我,可你却不能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难道你不觉得这对我很残忍吗?”

    对于近在咫尺的尉迟盛,叶婉若下意识后退一步,虽然面色依旧如常,眸光中的疏离却刺得尉迟盛生疼。

    “太子表哥说得这是哪里话?婉若倒是越听越糊涂了,什么恨与怪?这敏感的字眼令婉若惶恐。若是有,婉若对太子表哥也只有尊重之心,除此之外,再无其它!别让舅舅等得太久了,我们还是快去探望舅舅吧!”

    对于过往的对与错,是与非,叶婉若明显不想提起,与尉迟盛打着哑迷,却率先朝着御书房的方向走去。

    虽然叶婉若是路痴,但上次去往御书房时,尉迟景曜恰巧也是带着他走得此路,好在叶婉若还有些印象,一个人也完全可以凭借着直觉找到。

    可就在经过尉迟盛身边时,尉迟盛却一把拉住叶婉若的手腕,眸光中闪现痛苦冷声问道:“难道婉若真的如此残忍?对于曾经的事,完全都不记得了吗?还是婉若害怕想起,害怕承认我们还有一段共同的回忆?”

    感受着手腕上的钳制,以及这近在咫尺的声音,无一不令叶婉若对此感到嗤之以鼻。

    只见叶婉若毫不犹的甩开了太子盛的束缚,冰冷的眸光没有过多的表情,带着一丝质疑沉声问道:“呵!婉若不懂,太子殿下所说的共同回忆究竟是什么?是太子殿下故意引我去你的酒楼,再以盛权的身份,趁我失忆借机与我相遇,博得我的好感?

    还是你故意引我去什么学者交流会,安排我景远的身份昭告天下,成为各党派纷争所想要结交的对象,意图让我主动找你求助?或是干脆想让景远成为你们各党派之间的牺牲品?要不然就是你安排了杀手,在花灯会上再次上演英雄救美的戏码?再或者,是太子殿下在我身边安排了菱香那条眼线,意图想要时刻掌握着我的行踪?

    请原谅婉若与太子殿下的观点有所不同,婉若并不认为这是美好的回忆,反而认为这是污点,是我叶婉若识人不清与你为了权利不择手段的见证。如果太子殿下是想和我叙旧,那么对不起,这样的回忆我宁可不要,也自认为从来没有过美好!”

    太子盛早就预料到叶婉若早晚会将这一系列的事,连贯在一起,由此想到都是他所为。

    还有龙船上的一幕,若不是叶婉若早就有所察觉,菱香怎么会那么恰巧的以莫名其妙的方式出现在他的床上?

    答案只有一个,就是叶婉若早就察觉了菱香的身份,才会想到以这样一种方式将菱香推回到他的身边。

    虽然这所有的事确实是他所为,可太子盛还是想要对叶婉若亲口解释清楚,试图得到她的原谅。

    可自从他的盛权的身份在叶婉若面前揭穿后,太子盛便从未能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能与叶婉若有单独的机会,可以说明。

    哪怕这次叶婉若在龙船上受伤严重,差点惨死,太子盛不顾身份的接连前去公主府探望,却一直被挡在门外,让他无计可施。

    “不是这样的,婉若你听我解释,事情并不是你想像的那个样子.....”

    尽管实事摆在眼前,可在此时看到叶婉若失望的神色,尉迟盛还是下意识的想要辩驳。

    “解释什么?解释太子殿下这么做也是迫于无奈?身不由已?别闹了,太子殿下你也不是孩子,理应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这世上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在你下定决心,想要得到什么的同时,也注定了你一定会失去什么。毕竟有舍才有得!太子殿下已经失去了婉若对你的全部信任,那么太子殿下认为,究竟是什么样的解释,才会令婉若改变主意?”

    叶婉若变了!

    这是在听到叶婉若这炮语连珠般的一系列指证与断定时,尉迟盛第一时间的想法。

    尉迟盛很想否认,可却发现面对这些,他竟无言以对。

    眼看着叶婉若的嘴角勾起讽刺的笑意,轻蔑的神色淡然的从他身上掠过,决绝的转身离开时,尉迟盛只感觉内心什么最重要的东西正在离她远去,此时正一点一点的消失。

    叶婉若离开,跟在两人身后的剑秋也连忙朝着尉迟盛福身行礼,快步朝着自家小姐追去。

    这样的感觉令尉迟盛竟一时间不知所措,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朝着面前那道纤细的背影表达着:“若是本太子说喜欢你呢?婉若你是否愿意停下来,听听我的解释?”

    身后传来的声音确实令叶婉若有过短暂的停顿,却也只是片刻而已,再次迈步离开时,尉迟盛的眸光中闪现出一片狰狞:难道他给的爱,真的如此这般廉价吗?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