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随着德正业的话音落下,不多时便看到乾清宫的门口浩浩荡荡的出现一行队伍。

    首行映入眼帘的是穿着一身明晃晃黄马褂的南秦皇,多日不见,不过半月有余的光景,叶婉若竟觉得南秦皇看上去好似苍老了好多,双鬓隐约可见新添了不少白发。

    在南秦皇身后侧紧跟着一身大红色凤袍的莫亦嫣,一如往常的端庄大方,仪态雍容。

    而莫亦嫣的身边则是一席淡蓝色宫装的慕寒,三千墨发梳成典雅的逐云髻,黑眸如墨色深潭,略微皱紧的眉心,就连叶婉若都看懂了她此时心不在焉的样子。

    接着便是今日才被晋封为圣王爷的尉迟景曜与太子尉迟盛,再后面是一众皇子以及叶玉山等几位重要的朝中大臣。

    乾清宫内,群臣与一众家属纷纷起身,朝着南秦皇的方向叩首行礼着:“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在这样喜庆祥和的日子里,就连南秦皇也难掩面容上的喜色,缓和回答:“平身吧,今日是大喜之日,众爱卿莫要拘谨!”

    “谢皇上恩典!”

    恭敬且整齐的声音响起,大臣们起身之时,南秦皇已率先坐到了主位上,左侧是仪态端庄的皇后,右侧是娉婷万种的慕寒,次位上左右两侧是太子盛与尉迟景曜,再下面则是依照官位品阶依次排好的位置。

    刚刚跟随在南秦皇身后的群臣也都回到各自的位置坐好,还不等众人坐稳,便听到南秦皇转而望向叶婉若,和煦的问道:“婉若丫头的伤可是好了?”

    不得不承认南秦皇对叶婉若,一直以来都是极好的,触及到南秦皇关切的眸光,叶婉若连忙起身,朝着南秦皇福了福身,柔声说道:“回舅舅的话,婉若的伤已经无碍了!”

    “无碍就好,无碍就好,这几日,朕总会在梦中见到你母亲如小时候一般拉着朕要糖吃的情景,一转眼羲和走了几年了。若不是朕的身子不争气,如今这个时候正在皇陵祭祀,也罢,明年再去也是一样的!婉若丫头若得了空,便多来宫中陪陪朕,以解朕的思亲之苦!”

    南秦皇的语气略显沧桑,一时间竟令叶婉若无法拒绝,只得轻声应和着:“婉若记下了,定会时常进宫来陪舅舅的!”

    “好!好!好!”

    得到了叶婉若的承诺,南秦皇一连说出三个好字,竟开心的像个孩子一般。

    这样的南秦皇竟令叶婉若一时之间心生酸楚,

    早就听闻了南秦皇对叶婉若的宠爱,如今得已一见,大臣们更加确定了叶婉若在南秦皇心中的位置 。

    就在大臣们暗自思绪时,南秦皇则将眸光转向群臣,沉声再次开口:“今日景曜封王,蕙贵人又怀了龙嗣,宫中也好久没有如此热闹过了。朕特许,今日众爱卿不必有所顾及,尽兴便好!”

    “臣等谢主隆恩!”

    群臣起身,再次朝着南秦皇躬身行礼拜谢。

    南秦皇转而侧目吩咐着:“众爱卿无需拘礼,德正业!”

    只见德正业迈着方步上前,打开手中的圣旨,看着慕寒,恭敬的说道:“蕙贵人接旨!”

    慕寒明显没想到德正业会将眸光转向她,神色间短暂的诧异过后,连忙起身缓缓走到主位前跪下。

    德正业这才再次朗声宣读着:“奉天承运,皇帝召曰:慕氏正十一品蕙贵人,淑慎性成,勤勉柔顺,率礼不越,性行温良,克娴内则,淑德含章。深得朕的喜爱,着即升为侧八品蕙嫔。钦此!”

    “臣妾接旨,谢皇上恩典,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德正业的话音刚落下,便看到慕寒朝着坐在正上方的南秦皇叩首谢恩,可叶婉若却并没有在慕寒的神色间看到任何的喜悦之色,反而略显寂寥。

    册封的圣旨宣读完毕,慕寒再次回到了坐位上落坐,随着德正业的示意下,大殿内莲步走进来一众舞姬,个个身着翡翠烟罗绮云裙,随着一曲荡人心魄的箫声轻扬而起,舞姬们曼妙的身姿也开始舞动起来,轻盈优美、飘忽若仙的舞姿着实引人注目。

    与此同时,站在身后的宫女们纷纷上前,为众人斟酒。

    叶婉若一双美眸只顾着欣赏舞姿,并未注意到身边的婢女一直在小心的想要引起她的关注。

    最后不得已便趁众人没注意到时,那宫女将身子挡在叶婉若一侧,动作迅速的将袖袋中的纸条装作不经意的丢在叶婉若的裙摆处。

    感受到异样,叶婉若轻瞥了眼那宫女,见那宫女小心示意,便偷偷将那纸条展开,上面写着:“切莫喝参汤!”

    切莫喝参汤?

    参汤有问题?可眸光所触及到桌面上却并未有参汤,那么这纸条又是怎么一回事?又是谁传给她的?

    叶婉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眸光从上方的几人身上掠过,直到看到慕寒向她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叶婉若这才了然于心。

    眸光自然的从慕寒身上划过,心中感叹慕寒在短短的时间便在宫中有了心腹,同时也升起不好的预感。

    为何她总觉得今晚的慕寒有些不对劲?那眸光中并未因晋升而有半分的喜悦,反而透出几抹决绝的色彩。

    就在叶婉若再想望过去一探究竟时,刚刚还婉转悠扬的箫声转眼间便停止,舞姬们纷纷停下动作,朝着主台上的尉迟景曜福身,如黄鹂般的声音齐声说道:“恭贺圣王爷与蕙嫔娘娘的晋升之喜,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赏!”

    南秦皇满意的点了点头,朗声吐出一个字。

    “谢皇上!”

    舞姬们再次叩首谢恩,这才扭动着摇曳的身姿走了出去。

    却在这时,南秦皇转而问向尉迟景曜,眸光中满是慈爱的开口:“景曜,之前因为围剿锁命门,你九死一生,今日父皇给你一个机会,有何心愿需要父皇为你完成?尽管开口,过后不补!”

    听到南秦皇的话,尉迟景曜踱步从座位中走出来,来到大殿之中,跪在下方,双手合于胸前朗声开口:“谢父皇恩典,儿臣确实有一心愿,请父皇为儿臣作主!”

    心愿?

    一直无欲无求、不争不抢的尉迟景曜此时竟然说出来有心愿,着实令人暗自诧异。

    “哦?是何事?讲!”

    听到尉迟景曜的话,就连南秦皇也表现出来一副浓厚兴趣的模样,疑声问道。

    谁知却在这时,尉迟景曜却突然将眸光转向叶婉若,深情的眸光注视了片刻后,这才再次面向南秦皇,沉声说道:“儿臣与婉若情投意合,恳请父皇为儿臣赐婚并同意待婉若及笈之礼举行过后,正式完婚!”

    早在尉迟景曜向她看来时,叶婉若便隐约觉得此事与她有关,突然想起尉迟景曜所说的惊喜,叶婉若猛得睁大眼睛,这才后知后觉的想到这其中的可能性。

    耳边传来尉迟景曜向南秦皇恳求为两人赐婚时,叶婉若只感觉心跳极速跳动着,即使明知不可为,却还是难免的为之激动。

    不仅是叶婉若,即使是身处大殿之内的群臣中,此事也不禁引起一片哗然。

    如今南秦皇龙体欠安,朝局动荡,各党派之间为了达到稳中有各自的目的不惜余力,而尉迟景曜在这个时候请求为他与叶婉若赐婚,不免令人暗自揣测他的居心。

    可尉迟景曜对此却并不在意,要么不爱,爱了便不会再有任何顾及。

    况且,今日在见识到尉迟盛对叶婉若的意图后,尉迟景曜便更加坚定了内心的决定。只是,此时的尉迟景曜还不知道叶婉若内心的变化。

    相比所有人内心暗藏的揣测与猜忌,恐怕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最开心的莫过于南秦皇。

    他的一番别有用心终于得到了回报,又怎能不欢喜?

    即便如此,南秦皇却依旧不得不收敛起眸光中的兴奋神色,刚要开口说什么,却在大殿之上响起了另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不可以!”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瞥向这声音的来源者--尉迟盛,众所周知尉迟盛觊觎公主府兵权已久,如今半道杀出来个程咬金,可想而知尉迟盛此时的愤怒。

    可众人并不知道的时,此时尉迟盛所想到的全部是叶婉若即将要属于别人时的不甘,而无关兵权争夺。

    只见,此时的尉迟盛如同中了魔一般,猛的站起身,眸光中带着一丝凛冽的射向尉迟景曜,双拳紧握着。若不是有南秦皇在场,指不定尉迟盛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这是做什么?”

    看到尉迟盛如此大胆的行径,南秦皇眸光中的欣喜被盛怒所取代,冷声问向尉迟盛。

    原本尉迟盛还沉浸在思绪中无法自拔,当听到南秦皇震怒的声音后,猛然回过神来,连忙走下来跪在尉迟景曜的另一侧,沉声回答:“回父皇的话,儿臣是说婉若是姑姑的独女,如今谈及婚事,自当要问婉若的个人意见。若是婉若嫁得不幸福,想必姑姑也不能心安,这大概也是父皇不愿看到的事吧!”

    尉迟盛确实狡猾,自知南秦皇在乎皇妹羲和公主,也自知刚刚的行为多么荒唐,却能够在短时间内找到令南秦皇无法拒绝的理由,单凭这一点,足以说明尉迟盛还不是真的傻。

    虽然这理由找到十分蹩脚,但却足以说明尉迟盛对叶婉若的用心。

    一边是太子尉迟盛,一边又是南秦皇宠爱的尉迟景曜,就连大臣们也不禁好奇着对此,南秦皇究竟会做何决策?

    即便对于尉迟盛此举已经非常不满,可多年来练就的城府已经令南秦皇做到,喜怒不形于色。

    须臾,才见南秦皇将深邃的眸光转向叶婉若,少了几许凌冽,却多了抹慈祥,缓声问道:“婉若丫头,景曜所说,可有此事?你是否同意朕为你们赐婚?”

    再见叶婉若,安静的坐在原处,恬静的面容上没有过多的表情,仿佛这大殿之中上演的事与她无关一样。

    正在群臣们想尽办法,要将自家的女儿塞进王府,送到尉迟景曜的身边时,却没想到这看似不懂儿女情长的尉迟景曜先一步请旨赐婚。

    这难免令群臣们有些好奇,这叶婉若除了出身好以外,还有哪一点是特别的,能够令尉迟景曜都如此倾心?

    面对众人的打探,叶婉若不为所动,在南秦皇的话音落下后,缓缓起身,来到大殿中央。

    俯身跪在地上,朝着南秦皇柔声开口:“回舅舅的话,婉若感谢圣王爷对婉若的偏爱,但婉若不能答应!”

    轰!

    叶婉若的回答如同一道惊雷一般在大殿之中炸开,众人还没从刚刚尉迟景曜的话中回过神来,却再次听到叶婉若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婉拒声响起。

    一时间空气中静谧的可怕,所有人都投过去诧异的神色,显然叶婉若的回答令他们始料未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