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此时,叶婉若一副泪眼朦胧的模样,垂下的眼睑却遮挡了她眸光中一闪而过的狡黠。

    当初在普华寺陈夫人为了帮助女儿陈嘉卉报仇,做出那般大胆的举动,想要致叶婉若于死地,虽然陈夫人句句说明是皇后所为,却不足以服众。

    叶婉若自是深知这点,便暗自决定顺势而为,若是她因毒性复发而死也就算了,可若是还有再生的机会,对于日后扳倒莫亦嫣也可以借此来做文章,只是叶婉若没想到的是机会来得这么突然。

    当初叶婉若生命危在旦夕,还能说出相信莫亦嫣的话来,相比此时莫亦嫣的质疑,叶婉若此时的表现倒也不为过。

    虽然叶婉若字字句句说是相信莫亦嫣,可这请求南秦皇作主洗清冤屈的行为又难免有些自相矛盾,可眼下显然不会有人去关注这些。

    “母后您快向父皇认个错,父皇会原谅您的,母后!”

    就在这时,跪在下方的太子盛再次开口。

    只是不知道太子盛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若是莫亦嫣认了错,那便等于承认了伺机想要毒杀慕寒与叶婉若的事实,到那时,哪里还是认错这么简单的事?

    尉迟盛的声音使莫亦嫣诧异的转过头,眸光中满是震惊,这样的神色僵持了片刻后,最终却突然笑了起来:“哈哈哈,你们....你们都想害我,你们都想置我于死地,对不对?简直是妄想!本宫是这后宫一宫之主,一宫之主....呵呵呵!”

    原本肆意猖狂的声音越来越低靡,最后跌坐在地上,眸光只是呆滞的望着某个点发呆。

    事态发展到这种地步,难免出乎莫亦嫣的意料,一时之间,哪怕是在算机中度过了大半生,此时却敢显得六神无主,不知所措了起来。

    “景曜,快扶婉若起来!婉若丫头放心,今日你所受的委屈,舅舅必定会为你讨回公道,切莫再伤心了,若是羲和在天有灵,也会怪罪朕没有照顾好她的女儿!”

    直到祈云殿中再次恢复了安静,南秦皇这才沉声安慰着叶婉若。

    叶婉若在尉迟景曜的搀扶下起身站到一边,隐约啜泣的声音在这安静如常的殿中显得略为清晰。

    就在这时,内殿中响起虚弱的声音,轻声唤着:“皇上!”

    正是处于昏迷之中的慕寒醒了过来,面色依旧惨白,值得庆幸的是总算活了过来。

    听到这几不可闻的声音,南秦皇连忙从软榻上起身,朝着内室的床榻前走去,当看到慕寒想要起身的动作时,更是快步走过去,柔声阻拦道:“爱妃莫要拘礼,躺着好生休养便是!”

    说话间,南秦皇已来坐到了床榻边,一双大手包裹着慕寒的葇夷,眸光中满是怜惜。

    “李世康,还不快点过来为蕙嫔请脉?”

    南秦皇的话音落下后,李世康也不敢迟疑,连忙快步走进到内室。

    在慕寒的手腕上垫上丝绢,半晌,只见李世康起身,朝着南秦皇叩首道:“回皇上的话,蕙嫔娘娘体内的毒素已无大碍,只是小产后身体虚弱,要好生静养才是!”

    “小产?我的孩子呢?臣妾的孩子呢?皇上您告诉寒儿,这不是真的对不对?我的孩子刚刚还在呢?怎么就突然没了呢?我的孩子....”

    从李世康的口中听到小产两个字,促使慕寒的双眼猛得瞪大,双手更是下意识的摸向小腹,泪水像是泉涌一般从眼眶中夺眶而出。

    悲伤的情绪在凄厉的哭嚎声中无止境的蔓延,祈云殿中的人皆是可以感受到这份无法言说的丧子之痛。

    “请蕙嫔娘娘以身体为重,这样大的情绪波动对蕙嫔娘娘的身体康健无益!”

    看到慕寒这副情绪激动的模样,李世康连忙出声提醒。

    “寒儿....寒儿....孩子日后我们还会有的,切莫再哭得伤了眼睛!”

    即便是心如磐石的南秦皇,在触及到慕寒此时流露出的伤感也难免不为其感动,只得软言细语的出声安慰着。

    “皇上,臣妾斗胆请皇上为寒儿作主,为寒儿还没得及出世便已丧命的孩儿作主!寒儿自入宫以来,自认本本分分,并未得罪任何人,究竟是何人要对寒儿如此残忍?还请皇上明查!”

    此时的慕寒依偎在南秦皇的怀中,哭得像个泪人一般,身体更是不断颤抖着,只是看着都令人肝肠寸断。

    可这副场景却也只维持了片刻,只见慕寒猛的从南秦皇的怀里挣扎出来,小脸没有一丝血色,泪眼娑婆的看向南秦皇,后知后觉的求证着:“中毒?难道是皇后娘娘?”

    这一次南秦皇没有回答,而是眸光晦暗的瞥向外面。

    顺着南秦皇的眸光,慕寒挣扎着从床榻上快步走下来,故不得还虚弱的身体,跌跌撞撞的朝着莫亦嫣走去,在她面前突然跌坐的地上,哭着问向莫亦嫣:“皇后娘娘,若是臣妾做错了什么事,皇后娘娘大可以惩罚臣妾,可皇后娘娘怎会对一个还未成形的孩子下手?难道皇后娘娘不觉得这件事做得太过分了吗?上次的事,臣妾便没有对皇上提及,为什么皇后娘娘还不敢放过臣妾?”

    “你这贱人,你在胡说些什么?本宫什么时候对你的孩子下手了?本宫还没找你找你算帐,你居然还敢来诽谤本宫?看本宫....”

    满腹委屈无处可诉,就连自己亲生的儿子都不相信她,莫亦嫣此时正处于失魂落魄的时候,却没想到慕寒会跑来兴师问罪,面容上顿现狰狞的神色。

    说话间,抬起右手便要朝着慕寒的面颊上挥过去。

    却在这时,手腕被人大力的握住,莫亦嫣诧异的转过身,便看到一脸盛怒的南秦皇,眸光望向慕寒,沉声问道:“还发生过什么朕不知道的事吗?”

    听到南秦皇的质问,只见慕寒擦了擦眼泪,再次柔弱的开口:“回皇上的话,臣妾刚入宫那会儿,皇后娘娘特派人送来了一对竹枕,说是具有安神之功效,臣妾看着喜欢便一直用着。可有一次太医来为臣妾请脉,才发现那枕头中居然含有麝香,虽然得知真相后,臣妾惊吓过度,却还是决定平息此事,叫人悄悄换了那对竹枕。却没想到,皇后娘娘这一次竟然会对臣妾肚子的孩子下手,臣妾恳请皇上为臣妾作主,为臣妾含冤而死的孩子讨个公道!”

    杀子凶手就在眼前,这让慕寒已经顾不得身份和形象,声泪俱下的道出当进宫时的遭遇,看似极小的一件事却为莫亦嫣的罪责上无疑又增添了一笔。

    “李世康,麝香是怎么回事?”

    慕寒的话音刚落,便听到南秦皇冷沉的声音响起。

    “回皇上的话,麝香不仅是味药材,同时也是种高级香料,只需要在室内放一丁点,便会满屋清香,气味迥异。麝香不仅芳香宜人,而且香味持久。

    但如果大量使用麝香,可促使子宫收缩力逐渐增强,节律增快,怀孕者会出现早产的现象;而未孕者,则会孕期延长,抗孕作用更趋显着,更有甚者,还会导致不孕。”

    李世康的话沉稳的响起,令南秦皇本就阴郁的面容上更沉了几分。

    早产?不孕?

    联想到之前宫中几位新晋的贵人、美人在怀孕后不是莫名其妙的死亡就是流胎,虽然南秦皇当时也怀疑过这个问题,但后宫嫔妃这么多,哪里顾及得过来?时间一常,这件事也就跟着不了了之。

    可眼前李世康的话,令南秦皇突然将此事联系到一起,像是捋顺了这其中的缘由一般,一把甩开莫亦嫣的手腕,怒声响起:“朕的好皇后,南秦国的一国之母,果然非同凡响,谋杀朕的子嗣,皇后,你可知罪?”

    “皇上,臣妾没有啊,臣妾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臣妾冤枉啊....皇上切莫听那小贱人胡说,臣妾一心辅佐皇上,断然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皇上....”

    那对竹枕确有此事,只不过当时慕寒初入宫中,根基尚浅,就算像南秦皇说起,也不可能对莫亦嫣有丝毫的影响,反而还招惹了莫亦嫣的妒恨,惹得南秦皇心烦。

    慕寒自知进宫目的明确,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只是缺失一个机会而已。

    莫亦嫣显然没想到会查出那麝香的事,虽然心中不安,却也只得顾作镇定的朝着南秦皇求饶着。

    此时的南秦皇已经怒火中烧,又怎会听得进去莫亦嫣的辩解?只见他毫不留情的一脚将莫亦嫣扑上来的身子踢倒,阴狠的眸光似是恨不得要将莫亦嫣千刀万剐了一般。

    眸光触及到还跌坐在旁,不断抹着眼泪的慕寒,莫亦嫣猛的坐去,双手一把紧握在她的手臂上,用力的摇晃着:“你这贱人,你说,究竟是谁你来害本宫的?你说,这一切不是真的,都是你自己信口雌黄捏造的,你说,是不是你与叶婉若那小贱人串通好来诬陷我的?你说,你说啊....”

    原本,慕寒就处于过度伤心之中,再加上身体虚弱,此时经过莫亦嫣的大力摇晃,面前一黑,紧闭着双眼,头也跟着无力的垂下。

    “主子....”

    祈云殿的宫女看到这一幕,惊呼出口。

    而感受到慕寒的异常后,莫亦嫣也吃惊的松开了手,而慕寒的身体却毫无知觉的倒向了一边,躺在地上,毫无生气可言。

    莫亦嫣下意识将手捂在嘴巴上,她只不过是晃了她几下而已,怎么会...?

    与此同时,南秦皇连忙大步上前,拦腰将躺在地上的慕寒抱起,朝着内室走去,李世康也连忙跟了进去,眸光中满是谨慎。

    经过诊脉,最终确定慕寒只是身体虚弱加上伤心过度导致的昏迷而已。

    不一会儿便看到南秦皇从内室走出来,凛然的气息威严尽现,大步迈向软榻落座,冷沉的开口:“德正业,传朕口谕,皇后失德,残害嫔妃子嗣,视人命为草芥,置国法于不顾,罔为人伦,罔为一国之母。但念其与朕夫妻数十载之情分,朕特准许禁足宁贤宫忏悔,任何人不得探视,没有朕的旨意不得离开宁贤宫半步。另,将皇后所掌管的凤印及宝册全部收走,暂且送去宜妃处保管。”

    “皇上,臣妾冤枉啊....皇上!”

    南秦皇的旨意声声传入莫亦嫣的耳中,宏图大业还未实现,怎肯如此凄惨的落幕?只听到祈云殿内响起莫亦嫣哀嚎的声音,而南秦皇却已尽现疲惫,朝着德正来挥了挥手,德正业便遣人将莫亦嫣拉走,送回宁贤宫。

    即便莫亦嫣已经被拉走,却依昔还可以传来那婉转诉冤的声音,莫亦嫣的危险信号解除,可看着躺在内室床榻上的慕寒,嘴角勾起若隐若现的笑意,虽然转眼即逝,却被叶婉若看了个真切。

    如果莫亦嫣只是一个恃宠而骄,为了儿子谋得权利的可怜母亲,那么相比心机深厚的慕寒才真正值得恐慌的,不知为何,叶婉若竟隐隐心升不安起来....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