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云桐山庄,落座在距离京都八百公里处,其所通往的路程多为山路,崎岖难行。

    想到再回到京都时,便可以光明正大的上门迎娶叶婉若,离疏就像是不知疲倦一般,原本三天的路程,日夜兼程于第二日辰时便到达了云桐山庄。

    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更是换下了一身大红色的着装,低调的穿了上黑色夜行服。

    除到驿站更换马匹,离疏几乎没合过眼,只希望能够完成老头子交给的任务,尽快赶回京都,殊不知危险正在前方等着他的靠近。

    来到山脚下,马匹已经不能再通往山顶,在石阶旁立着一块高大的巨石上面刻着苍劲有力四个大字:云桐山庄。

    要说这云桐山庄的行事作风也实在令人摸不到头脑,居然将山庄建在山顶上,并且这通往山庄的惟一通道便是眼前这条细碎且陡立的台阶。

    只怕这走到山顶的石阶,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若是不懂功夫,只怕走到山庄口也会累的吐血身亡了吧?

    离疏将马匹系在旁边的大树上,拿着手中带的礼品,看着这一眼望不到边际的石阶,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身体轻松一跃,脚尖点在石阶旁的悬崖峭壁上。

    只看到一抹灵活的身影如同蝴蝶在飞舞一般,灵动俊逸,几个闪身人便已经来到云桐山庄的门前。

    黑漆漆的大门紧闭,虽然不知道这云桐山庄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这里这么奇怪,老头子是何时认识了结识了这里的老家主?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离疏还是敲响了大门。

    “有人在吗?”

    侧耳倾听,似乎院落里没有一丝响动,离疏开口问道。

    不多时,云桐山庄的门终于被从里面打开,从里面露出两颗小脑袋,年纪不大,看起来十一二岁的样子。

    当看到出现在的门口离疏时,小童带着稚嫩的声音,防备的问道:“你找谁啊?老家主不在,有事请择他日再来吧!”

    语毕,不给离疏回话的机会,便要再次将大门关上。

    离疏好不容易才来一次,若是无功而返,指不定老头子又会怎样的奚落他,挖苦他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想到这里,离疏迅速的出手,将手支在即将被关闭的门上,急切的开口说道:“等一下,这是我们家老头子让我带来的信笺,还在这些礼品也是带给你们家家主的,若是家主不在也无防,还请将这礼品收下,我回去也好交差。”

    两名小童在看到那特制的信笺时,眸光微闪,两人少年老成的相互对视一眼,礼貌的将门打开,恭敬的开口:“原来是贵客登门,还请恕我们眼拙,请快进来,老家主下山去采药,估计明早就会回来,还请贵客在府上歇息一晚,待与的我们家主见上一面再离开也不迟!”

    原本这一天一夜奔波劳碌,已经令离疏筋疲力尽,听到两名小童的话也没再做考虑,想着刚好借此机会歇息一晚再走,便抬步跟着两名小童走了进去。

    门外看似落魄衰败的样子其实里面却是别有洞天,走进门便可看到假山环湖,这湖水清澈见底,看不到引水之处,反而让人觉得这湖水似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一般。

    假山上水流湍急,一个活灵活现的小瀑布更是令人暗自惊讶这鬼斧神工之作。

    眸光若过假山三面都是红砖青瓦的房间,倒也是干净整洁。

    “这里只有你们两个孩子吗?”

    没有看到任何人影,想这云桐山庄的家主还真是奇怪,居然让两个孩子看家守门,难免令离疏有些诧异。

    “不,还有一位厨娘,在后院!”

    一名看上去身子有些单薄的小童开口回答。

    “公子请先休息下,等厨娘做好了吃食,我们再给公子送来!公子请随我们来!”

    另一名小童开口,虽然年纪不大,说话却是一板一眼、有模有样。说完,两名小童率先朝着左路侧的走出去。

    离疏暗自摇头,心中想着这两名小童还真是有意思!

    当走到其中一间门前时,突然从湖中窜出一条水蛇,直朝着离疏迎面奔来。

    只是还不等离疏做出反应,两名小童已经上前,动作快速且灵活的上前,一把抓在蛇的七寸上,将水蛇控制在手中。

    “灵霄切莫无礼,公子乃是贵客,冲撞了贵客,小心家主回来将你剥皮吃肉!”

    小童冷声呵斥,那通体为红色的水蛇仿佛听懂了人话一般,斗志昂扬的头颅立刻低垂了下去,就像是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般。

    另一名小童则面带歉意的向离疏解释道:“公子莫怪,灵霄虽怕见生人,但主动攻击这事也是第一次,或许灵霄是喜欢公子也说不定!”

    面前的一幕实在诡异,令离疏竟不知如何回答。

    想这云桐山庄看似平淡无奇,可实际看上去却暗藏玄机,单说这偌大的山庄交给两个孩子打理已是令人暗自悱恻。

    此时看来,以两名孩子的身手明显是会武功的,小小年纪便有如此造诣,日后定然非等闲之非。而这叫做灵霄的水蛇也实在诡异,不仅能听得懂人话,单这水蛇的颜色也是少见的。

    “无事!”

    思来想去,这一切又与他有什么关系?待会稍做休息便借口离开,也能早一日赶回去。

    心中暗自做了决定,离疏这才缓缓开口。

    另一名小童上前将房门打开,里面的布置并不奢华,倒也是干净整洁,就在离疏将打量这房间的同时,身边的小童再次说道:“公子先稍做休息,我们去看看小厨房准备的怎么样了?今日有公子到访,自然不可以马虎才行!”

    “多谢!”

    将手中的信笺与礼品都交到小童手中,并没有过多的客气寒暄,离疏抬步走进房间,将房门关上。

    刚刚的一幕还令离疏心怀不安,检查了房间中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便直接躺在床榻上。

    之前为了赶路也不觉得有多疲惫,现在放松下来,身上的酸痛感顿时传来,没过多大一会儿,困意袭来,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公子?公子?”

    门外的小童并未离开,直到听到房间内再没有响动传来,一盏茶的功夫,小童这才轻声唤着。

    只是,对于门外的声音,离疏却仿佛没听到一般,依旧沉沉的睡着。

    两名小童对视一眼,轻轻推开门,床上睡着的离疏依旧无动于衷。两名小童快步来到离疏跟前,面色严谨的相互确认着,只见其中一名小童轻轻拉动了床榻边的绳索。

    床板向两边收拢,睡在床榻之上的离疏也随之掉落了下去,转眼间床榻恢复如常,仿佛刚刚的一幕全然从未发生过一般。

    两名小童也转身离开房间,令人难免质疑,离疏是否真的来过这里?

    ※※※

    “成儿,你要相信,你的父君并没有做出对不起其它四国的事,也从来没有做过有悖同盟誓约的任何举动,若不是有奸人所害,你父君也不至于含冤而死!”

    “母妃,母妃,你怎么了?”

    “成儿,你要好好活下去,若是有朝一日能够为你父君沉冤昭雪,母妃与你父君也可以含笑九泉了!”

    “母妃,不要抛下成儿好不好?成儿好怕,母妃....母妃....”

    “成儿....快走,你是五洲国惟一的血脉,母妃不指望你复兴五洲国,只求你能够平安无事就好!快走...”

    “不要,母妃...母妃!”

    此时,一座地下冰窖中,冰床上躺着一名衣着白色亵衣的男子,墨玉长发披散开来,妖异的容颜,就连睡颜都美得无可挑剔。

    冰窖中,寒气逼人,可冰床上的男子却并未见有任何颤抖的动作,反而额头处细布着一层汗珠儿。紧皱的眉心,不断摇晃着的头,预示着男子此时睡得似乎并不安稳,似是在做梦一般。

    仔细看去,就会发现男子眉心中间,正隐约绽放也异样的光芒,正慢慢凝聚成一个红点,带着血一样的光晕,印在男子的眉心,逐渐清晰。

    梦境里,宫殿之中,火海连绵,随处可见他国的兵力,所过之处,烧杀掠夺,无所不为。

    一名男童无助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切,泪眼娑婆,却又无能为力。面前衣着艳丽华服的女子,绝美的容颜,两道清泪,彰显出她此时的诸多无奈,更是透出决绝,却惟独不见的原本应该出现在面色上的惊慌与害怕。

    那女子似是服了巨毒一般,话说到一半,便口吐鲜血,不甘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只是细嫩的葇夷也随之从男童的手中滑落。

    这是被称为成儿的男童第一次经历生死,对于他来说,那本模糊的概念在此时来面对,似乎有些残忍,却也无力挽回。

    身边一名男子大步上前,不容拒绝的一把将哭得撕心裂肺的男童抱走,尽管那只小手渴求般的依旧想要再抱抱那已经毫无生命特征的母亲,可男子的步伐令他几乎连抗拒的能力都没有。

    画面一转,当初的男童长大成人,如那美丽女子所言,男童安稳度过了一生,却并未能为父君与母妃查明当年的冤情。

    直到生命终止,终究未能如愿,最终化为强烈的执念印迹在他为后代留下的一串念珠之中,希望后辈能够完成他的遗愿。

    愿得到此念珠的后辈,能够铭记祖辈之冤屈,终有一日能为祖上沉冤昭雪,洗清当年的血耻教训!

    梦中的场景进行到最后,画面中最终只浮现出这四句话,冰床上的男子两行清泪从眼角缓缓落下,似是被感动了一般。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