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许是难得见到宫墨澜跟一个平民较劲,太后稍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随即收回目光。

    慈和地对安九说道:“安大夫不必紧张,哀家这病是陈年旧疾了,治不好也不怪你。”

    安九闻言悄悄打量了太后几眼,太后是当今皇帝生母,苍启皇帝四十多岁了,太后也年近六十,却由于保养得当,看起来只有五十岁左右,慈眉善目的,让人心生好感。

    进门的时候安九就嗅到了这屋子里萦绕着淡淡的檀香,想来太后是常年礼佛之人,应该不会由着这残暴的墨王草菅人命的吧?

    这样想着,安九放心不少。

    一旁的李公公在小茶几上放了一张垫子,太后伸出了手腕。

    安九上前给太后把脉。

    屋里一时安静下来,谁都没有说话,宫墨澜在一旁看着,视线却若有若无扫过安九。

    安九被那极具压迫力的目光看得心里七上八下的,表面上却保持着镇定自若的样子,探了一会儿太后的脉搏,开口问道:“太后娘娘以前可是中过毒?”

    李公公一听,脸上就露出了惊喜,激动地说道:“安大夫可真是神医呐,太后娘娘……”

    话未说完,便觉逾矩,突然停下来自打了一下嘴巴:“奴才多嘴了,太后娘娘恕罪。”

    太后听了安九的话,眼中也露出惊讶,并没有在意李公公,只问安九道:“安大夫的意思是哀家的病症与中过毒有关?”

    当年她一入宫便被封了皇后,并且很快为先帝诞下长子,也就是当今皇帝,因此深得先帝宠爱,不久后又再次怀孕了。

    没想到后宫中有嫔妃嫉妒她,在她的安胎药中下了毒,她虽然侥幸捡回了性命,腹中胎儿却没有保住,身子也因此亏损,此后再没能怀孕。

    后来那嫔妃虽然被严惩,但由于这事是皇家丑闻,一直捂得很严实,没有对外泄露,因此知道她中过毒的只有少数人。

    宫墨澜闻言脸色也沉了几分,看向太后:“何人胆敢给母后下毒?”

    他的生母并不是太后,而是另一位深得先帝宠爱的妃子,可惜他的母妃在生他的时候难产去世了,他便被寄养在太后名下。

    虽然他五岁便离开皇宫远赴边关,但五岁之前,太后都对他关爱有加,虽不是他亲生母亲,却真正尽到了母亲的责任,他也一直把太后当成母妃敬爱。

    太后似是不想再提起当年的事,轻叹一声道:“都是陈年旧事了,不提也罢。”

    那个意外失去的孩子是她的痛,因此在她三十多岁的时候,宫墨澜的母妃难产去世,她便把宫墨澜领过来抚养,算是弥补一下心中的遗憾。

    “安大夫看着年纪轻轻,想不到医术倒是不凡,不知可有办法治好哀家的病?”太后又看向安九。

    她平日里头痛脑胀,出虚汗,一到了晚上便手脚冰凉不能入睡,别的大夫来诊脉的时候倒也能看出这些症状,但没一个能诊出她曾经中过毒的。

    连她自己也没想到这病症还跟当年中毒有关。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