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二天一早,安九起床后在客栈里吃完早饭便出了门,来到城门口的时候,没见着宫墨澜的身影。

    “还警告我别误了时辰,自己比我还迟……”

    安九暗自嘀咕着,在城门口等了一会儿,便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骚动。

    转过身,便看到一队人马朝这边走来,为首的男子高坐在马背上,一袭墨色长袍衬得他俊美的面容更是冷酷,初升的朝阳落在他身上,仿佛给他镀了一层金光,炫目又迷离。

    那周身强大的气场,仿佛一个君临天下、睥睨众生的帝王!

    不过转瞬间,那骚动已然安静下来,百姓们兴奋又激动地看着宫墨澜打马走过,却被他的气势所慑,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这就是尊贵的墨王殿下,他们苍启国的守护神啊!

    安九也被那刺目的光芒晃了一下,眯了眯眼,心中冷哼一声。

    这男人长了一副好皮相又有什么用?性格残暴,脾气又那么臭,那些一脸痴迷地看着他的小姑娘,都是被他的外表欺骗了!

    宫墨澜在安九面前停下,扫了她一眼,冷淡地问道:“会骑马?”

    安九点了点头:“会。”

    前世她除了学医,还学过古武防身,骑射也是不在话下的。

    宫墨澜没有多说废话,直接命人给她牵来一匹马。

    安九昨晚打听了下,玉泉山虽在苍启国境内,但位于偏僻的东北部,路途遥远,骑马都要好几天。

    “多谢。”安九朝给她牵马的人道了声谢,单手抓住马缰,一个利落的翻身,便稳稳坐在了马背上,动作潇洒漂亮,引得宫墨澜多看了她一眼。

    “出发吧。”

    宫墨澜收回视线,双腿一夹马腹,胯下骏马当先飞驰出去。

    …

    宫墨澜随身带的一小队人只有十几个,但安九知道这只是明面上的,隐藏在暗处的还不知道有多少。

    并且每到一处落脚的城镇,都会有人提前准备好住处,奉上精致饭食,可见宫墨澜的势力范围之广。

    宫墨澜话少,除了下达命令,几乎不说废话,安九也懒得理他,只管跟着队伍走。

    前三天途径有人烟的地方还好,但到了第四天,一行人开始进入深山,不仅住的地方变成了野外,连伙食也直线下降了。

    山路崎岖,坐在马背上一颠一颠的,再加上吃不好睡不好,可把安九折腾得够呛,胃里翻滚着难受,却不得不咬牙坚持着。

    还是同行的一名护卫看见安九惨白的小脸,吓了一跳,犹豫着禀报了宫墨澜:“主子,安大夫好像身体有些不适……”

    “吁——”宫墨澜闻言勒住马缰,调转马头,看到安九脸色苍白,却紧咬着牙关强撑的模样,眉头微皱。

    “我没事……”安九强忍住胃部的难受,摇摇头道。

    她不是娇气的人,奈何这具身体实在太娇弱,这一路颠簸下来,还马不停蹄地赶路,就有些吃不消了。

    宫墨澜沉默了几秒,沉声下令:“今晚先在此地落脚,明日再赶路。”

    安九一愣,这才傍晚,太阳都没下山,照前几日的行程,至少还得再赶一个时辰路,天黑了才能歇脚,这残暴冷酷的男人,竟然肯因为她身体不适而提前休息?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